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仕途之风云再起 > 第038章 谷中人仙逝
    小崔同志哪里敢说自己刚刚用了“邪术”审问?他挥挥手:“把他压下去,我的伤病犯了,要去修养一下!”

    “嘎嘎嘎!我就说么,谁敢在一根棍面前装棍?”

    糗大了!崔嵬暗暗苦笑,醍醐灌顶术的后遗症越来越明显,他的脑子里像是针扎一样,为什么会这样?

    没办法只好来到十八层地狱找上老不死,不等他说话人家先开口了:“用醍醐灌顶术了?嘿嘿!好大的胆子,如果那边精神力稍稍强那么一点,本可以反控制你的,甚至可以反击你让你变成脑死亡的白痴!”

    “这么严重?”

    之前真的没把什么醍醐灌顶术当回事,可是刚刚针对刘贵的效果是显而易见的,只是自己的能力太次,导致严重的后遗症。

    “怎么办?师父教我!”

    老人叹口气,静坐半晌仿佛在做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忽然伸手按在崔嵬头顶百会穴上:“闭目凝神!不要反抗!”

    一股冰冷刺骨的寒气从头顶灌输而下,只一瞬间就感觉脑子里面清凉不少,随着那股寒气的注入,脑子里越来越清明。

    不只是眼睛的刺痛不见了,头疼也消失无踪,最神奇的是感觉自己听力在增强,确切的说是五感都在增强。

    之前只能听见那几位的呼吸声,现在居然听到某个角落里老鼠撕咬声,鼻子可以嗅到十八层地狱内部各种味道,这简直是一种折磨。

    其实自从崔嵬来到十八层地狱,这里的卫生状况好了太多,他每天都为老人们清理房间,甚至为他们清晰衣物被褥。

    只是比之前强大了太多的嗅觉,居然可以嗅到老人身上的体臭,太神奇了!更奇怪的是,脑子仿佛被打开一扇窗,记忆力极速飙升。

    像是一本书打开在眼前,原本以为早就淡忘的,一点一滴呈现在他眼前,随着那股寒气的灌注,他的记忆力持续飙升到极致。

    脑海中闪过的画面并不是外来的,而是全都铭刻一样记在最深处,他不知道怎么会这样,仿佛连幼儿时代的记忆都有。

    脑中闪过早已淡忘的画面,闪过父母亲的画面,他忽然泪流满面!也不知道老不死对自己做了什么,可是嗅觉和听力的提升,让崔嵬隐约猜到了什么。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不死的手颓然落下:“呼!人老了,精气神不足了,滚蛋吧!累死我了!”

    毫不犹豫噗通跪在铁栅栏外面,崔嵬给老不死重重磕三个响头:“谢师父成全!”

    “嘿嘿!你终于诚心诚意认我这个师父了?”

    老不死哈哈大笑三声,突然剧烈咳嗽不止,崔嵬向前跪趴两步,伸出手轻轻拍打老人后背。

    尽管不懂自己收获了什么,仅凭老人让自己清晰“看到”父母亲音容笑貌,他对老人的感激无以复加!

    半晌,老人的咳嗽终于停下来:“老夫大号谷中人,如果记得我今日醍醐灌顶传功之德,将来有时间去云梦山鬼谷子洞烧掉我的这身衣物,写上谷中人愧对师恩即可!”

    这是交代后事吗?崔嵬犹豫一下:“师父的话弟子记下了,师父福寿延年一定能长命百岁!”

    身后传来邋遢道长幽幽的声音:“你在咒他吗?我认识老不死的时候他就这副德行,那还是清光绪二十二年,那个时候老道初出茅庐意气风发。结果被一个邋遢的老不死一招击败,从此后心灰意冷,没想到几十年后我们居然在十八层地狱重逢共死,嘿嘿!时也命也!”

    清光绪二十二年那是哪一年?崔嵬对清王朝皇帝的年号不知道,不过清王朝覆灭在1911年还是知道的。如果邋遢道长所说的属实,那个时候谷中人就已经五六十岁,现在岂不是一百出头?

    鬼医孙明义叹口气:“老邋遢你底气十足再活十年都不是问题,老谷气息微弱脉象几乎微不可闻,恐怕只有三五天好活,小崔子给老不死准备后事吧!”

    啊?崔嵬惊呆了,尽管早就知道鬼医医术神奇,可是隔着十几米都能听出谷中人的脉象,这也太玄妙了吧?

    只听谷中人叹口气:“人生终了一堆灰,奔波此身又为谁?可笑世人勘不破,红尘富贵梦一回!哈哈!哈哈!哈哈哈!”

    三声大笑过后,谷中人声息皆无,十八层地狱中各位齐声叫道:“谷老一路走好!”

    “师父!”崔嵬大惊失色,伸进手去探到谷中人鼻端,已经是一点呼吸都没有,“师父!”

    他跪拜在地重重磕头嚎啕大哭,原本拜十八层地狱诸人为师,无非是要求个自保,从宿舍遇袭来看,这帮江洋大盗传授的确是保命绝技。

    如果没有奇门十三肘,凭自己在军队学的庄稼把式,恐怕根本逃不脱两人的追杀。

    现如今谷中人去世,心中的悲伤不亚于得知父母亲遇害,毕竟那个时候他只有十二三岁,还不懂什么是悲伤。

    特别是谷老的去世因为自己,为了给自己施展醍醐灌顶术,才导致早夭的!

    老人对他恩同再造,崔嵬大声道:“师父您放心,我一定把您的骨灰送到云梦山鬼谷子洞,您成全弟子的大恩大德永世不忘!”

    这份情无论如何也无法偿还!十八层地狱死人是要向省干警厅报备的,这些程序自然有人去走,崔嵬报告之后回到十八层地狱,为谷老换上一身新买的寿衣。

    这是他孝敬老人的,十八层地狱中异常安静,一群老江湖没想到,崔嵬真的会为谷老充当孝子贤孙,这可是犯大忌讳的事情!

    第二天一个班荷枪实弹的士兵,进入土字牢甲字监舍,法医再三确认谷中人死亡:“的确已经死亡,火化吧!”

    “在这里火化?”崔嵬厉声喝问,“这里是全封闭地下,就算有通气孔也不足以把烟雾彻底排出,难道你想要谋杀这里十个人吗?”

    呃!谁也没想到崔嵬会替罪犯说话,法医瞠目结舌看向跟进来的宁海指导员,后者皱皱眉:“崔嵬同志,你应该知道这里的规矩,坚决不允许任何人走出去二道门,尸体也不行!除非……”

    “不行!”崔嵬很清楚宁海要说什么,“人死为大,绝对不能亵渎死者的尸体,火化可以在土字牢小院中单独进行,我可以持枪警戒,有任何问题第一时间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