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续薪火 > 第二十九章 承担
    “曹家大少爷,洪城猿魔曹庚鲲。”

    一群人的气势瞬间一泄而尽,个个似斗败的公鸡一样垂头丧气。

    其中最为明显当属之前意气风发挥斥方遒的宁二哥,其修长挺拔的身体似是枯槁的竹子般,被抽去了精气神,嘴角带着苦涩的笑容说道:“竟然是曹大少爷,之前多是误会,还请牛爷金老板不要怪罪。”

    曹庚鲲是谁?洪城三主家族之一曹家的大少爷,洪城最优秀的天才。

    12岁武徒,20岁开启下丹田突破武者,顺利考入一本大学,24岁大学毕业加入大学所在的门派,随后气成一片,成为先天武士,成为洪城近百年来最年轻的武士,同辈人还在武者,而他已经武士攀登更高的高峰,所有洪城年轻一辈都活在其阴影之下。

    牛爷没想到那位便宜大妹夫的威名如此大,仅仅一个名头便让这群趾高气扬的公子哥个个一言不敢发,他一个小地方的屠夫卖肉的没想到也能有如此威风时刻。幸好有一个便宜好妹妹,想起自己三十多连媳妇都娶不到的人,能够在洪城这样的大地方,玩最漂亮的妞,让这些公子哥俯首道歉,内心不禁得意,一口大黄牙笑的咧出来。

    “问金老板就可以了。”自己的妹夫好像是不得了,可是这自己其实也不熟,连自己的便宜妹妹也是她自己找上门刚相认的,不可能有什么都去麻烦,虽然自己没脑子,可也知道自己的最大的靠山是谁,所以能不麻烦额就不麻烦,让其手下人处理就行了,小人物也自有自己的生活智慧。

    金老板倒是意外的看了其一眼,没想到这鲁莽粗鄙的家伙知道自己妹夫如此显赫,竟然不是嚷嚷着各种方法,反而书让自己处理,看来也不是完全没有脑子,也许可以加深联系,作为和曹大少爷的一个纽带。

    “既然牛爷交给我了,也不为难你们,每人掌自己一巴掌,低头认错即可。”金镶玉不屑的看着众人,手指着宋霸刀和小夏:“不过他们两个要磕头认错,磕到牛爷满意为止,不然的话你们只能交给曹公子处理了,想必曹公子的性格你们也略有耳闻吧,可没有耐心听你们解释。”

    “明白,明白,我等接受,就不劳烦曹大公子了。”宁二点头哈腰称是。曹庚鲲的脾气是什么样的,大家都清楚,极度护短,脾气暴虐,一言不合便动手。

    “魔猿声声敌不住,一棍横挑万重山。”讲的就是曹庚鲲,魔猿乃是说其驭兽,青眼碧耳猿,乃是一只顶级变异兽,相当于武士的实力,擅长精神攻击,而一棒,是讲其武器乃是棍,力大无穷,而棍乃百兵之祖,素有棍扫一大片,密集如雨,所以习棍者性格也是直来直往,不与你分说,有问题先来一棒。所以曹庚鲲,无人敢惹,年轻的无人修为能及,而老一辈慑于其潜力也未必拉的下脸面亲自对付他。

    然后之前义薄云天满腔热血的公子哥们纷纷戏剧化的抽起了自己,个别不情愿的,也在同伴们的注视下的压力下,以及不敢得罪曹庚鲲曹大公子照做。

    “你两呢?还不赶快照做,可别得罪曹大公子牵连到我们。”楚续身旁的公子哥一直就看着两个从头到尾都在喝酒,无甚波动的楚续和谭绝不爽,只不过一直不好发作。

    楚续淡淡的看着他:“与我何干。”

    “你”旁边人脸色瞬间绿了。

    在其关注到大家都照做了,只有这两人没有任何动作的时候,立马就发难,就在大家都把目光转向楚续的时候,一阵争吵声传来。、

    “二哥,我等大好男儿为何要……”宋霸刀双目含泪的看着宁二公子。

    “你为何不愿意,此事都是你二人牵连的,还不速速求饶谢罪,避免触怒了曹大公子触怒了我等。。”宁二恼羞成怒的看着宋霸刀。

    “二哥,你竟是如此想的,如果没有你的默许,我等……”

    “闭嘴,我没有你这个胡作非为,不明事理的弟弟明明是你二人自作主张,牵连大家,还敢狡辩。”宁二矢口否认道。

    “小夏都已经在磕头谢罪了,你可当真不磕头求饶?”宁二双眼一眯,凶光从眼中绽放,整个面部表情格外狰狞。

    “不,我绝不像你们这些蝇营狗苟的人一样,低头,我虽然实力低微,但我还知道骨气两个字,没有那么厚的脸皮转首摇尾乞怜。”

    宋霸刀这句话一出,在场的除了楚续两人之外都变了脸色。

    众公子哥纷纷跳脚指责骂着宋霸刀,似是被踩到什么痛楚一样。

    宁二先是脸色一沉,随即不怀好意的笑起来:“好,你宋霸刀竟然如此看不起牛爷,看不起我等,看不起曹大公子。”

    宋霸刀咬紧牙根一言不发。

    “金老板你也看到了,我等都照做,可是只有这始作俑者毫无悔改之心,非我等不悔改,而是这贼子桀骜不驯,我都皆是被其所误。”宁二指着宋霸刀冷冷的说道,仿佛忘记自己之前和宋霸道刀是有多亲密。

    “对啊,对啊,都是宋霸刀指使我才会不长眼的犯上了牛爷啊,他仗着自己是宋家唯一继承人,无法无天,毫不将我等放在眼里,桀骜不驯,有时候连宁二哥都不放在眼里,这次就是他强行要找麻烦的,还请金老板牛爷原谅我啊。”一直跪在地上的磕头小夏看到宋霸刀不愿磕头,也停下来顺着宁二的话对着金老板说道,其眼神恶毒的盯着宋霸刀,好像对于牛爷金老板的怨恨不敢向事主发,所以全部往宋霸刀身上宣泄。

    “所以所有的事都是宋霸刀鼓捣出来的是吗?”金镶玉不屑的看着众人。她当然知道这件事是什么回事,那群小鬼头的心思她清楚地很。只是这件事总该有个承担的人,不可能把所有人都牵扯进去,而宋霸刀既然不肯低头,自然是他承担所有的罪责,而其他人也受到教训了,那么这样处理自然是个完美的结局。

    “没错,就是他。”众人众口一声的说道。

    “既然这样,这件事就没你们的事了。”看着宋霸刀,金镶玉眼底闪过一丝怜惜,可惜一不识时务,如是想道。:“既然宋霸刀,还不肯认错道歉,那便替宋伯父教训下他这不成器的爱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