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大国重器 > 第五十章 冒名顶替
    “秦工,怎么回事,不是说通到底了吗?”张宏问道。

    “张工,来之前的确用钢筋通到底了。”秦舒淮硬着头皮道。

    对于通声测管等问题,施工队也不敢马虎,尤其是桩基施工队,在签订合同的时候,工班在合同中明确要求,最终交付给工班的桩基,是合格的成品桩基。

    什么叫合格的成品桩基,指的是第三方检测完后合格,没有任何问题的桩基。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桩基出现质量问题,工班有权扣除相应的合同款。

    因此,作为桩基施工队伍,对通管方面不能马虎,会尽量通到底,如果真出现一些状况,比如进了水泥浆、混凝土,造成了堵管,没法通到底,在检桩前,桩基队伍的老板,都会提前和工班检桩人员沟通,让工班检测人员和第三方检测的现行沟通。

    如果不是质量问题,提前沟通的话,也能解决,如果是因为质量问题,就麻烦了。

    “那这怎么回事?”张宏放下检测仪器道。

    “张工,不行我们检测剩下几颗吧,这颗我安排人再通通。”秦舒淮也没其他办法,声测管不到底,这颗桩基检测便没法进行下去,只能等通完再说。

    见秦舒淮望着自己,张宏神色楞了楞,最终还是点头道:“行,看在你第一次接触检桩的份上,这次先检其他的桩基。”

    一直以来,第三方检测单位的人都很牛叉,尤其像这种大线,在检测的时候,一旦有问题,很多都是直接撂摊子,直接不检了。

    这次能检剩余桩基,已经很给秦舒淮面子了。

    秦舒淮安排工人,将测绳放入另外一颗桩基的声测管内,能到底。

    同时,秦舒淮迅速安排给郭彬打电话,让对方老板到现场来,一是通通那根声测管,看是否能通到底。

    实在通不到底的话,秦舒淮只能想其他办法。

    不到十分钟,桩基施工队的徐老板便来到现场,秦舒淮让对方安排两个工人先通通那根没到底的声测管。

    由于工人就在附近干活,很快便来到现场,拿着通管的工具,另一侧,继续检桩。

    “秦工,已经到四十八米多了。”秦舒淮没关注通管过程,不一会儿,徐老板便道。

    “到四十八米了?”秦舒淮有些意外,就在刚才,测绳的探头才下到四十米,不到五分钟,就到底了?

    “是的,你看我在这做好了标记,就是四十八米的位置,现在已经超过这个地方了。”徐老板说着,将通管的钢筋提了提,露出一个用红色油漆做好的标记。

    “这就怪了,怎么通到底,探头怎么下不去?”秦舒淮懵逼了。

    不管是前世还是重生后,对于检桩方面的事情,此前秦舒淮没有真正负责过,最多就是工班检桩负责人回家了,自己顶替一两次,大体知道桩基怎么检测。

    在检测的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如何处理,秦舒淮并不熟悉,最多就是吴愧此前和自己讲的一些经验。

    像这种能通到底,探头却下不去的情况,还真没遇到过。

    “张工,你看这到底怎么回事?”秦舒淮只好请教张宏。

    “应该是声测管不顺直,你通管的时候,到了四十米左右的位置,是不是很难下去,要花费一定的力气。”张宏抬头,随口道。

    “是的,刚才还用了不小的力。”工人点头道。

    秦舒淮还是不懂,他望向张宏,想听他解释。

    “声测管一旦弯折,钢筋因为可以变形,稍微用力,是可以弯曲,沿着弯折的声测管通到底。但是探头是二十来公分的头,这个地方是没法弯折的,遇到声测管弯折的地方,肯定下不去。”张宏解释道。

    张宏一解释,秦舒淮微微一想,便明白什么意思了。

    显然,这是工人施工过程中,声测管和钢筋没绑好,要么就是下钢筋笼的时候,声测管便是弯的。

    “张工,那这个还能检测吗?”秦舒淮道。

    “等下再说吧。”张宏道。

    没说可以检,有人没说不可以检。

    很快,剩余的桩基检测完了,就剩下这颗声测管有问题的桩基了。

    张宏没让工人检测那颗桩基,他就坐在那里看检测的数据。

    秦舒淮一看,这不太对劲啊,想了想他从基坑内上去了,直接找到徐老板此时,徐老板和徐庆辉正在上面聊天。

    “老徐,你这颗桩基张工没让检,你下去和他谈谈,塞一千红包,好了叫我下去检。”秦舒淮道。

    对于检测桩基出现问题,通常都是用钱解决,没有其他办法。

    如果是一般的扩孔和缩径,需要开挖后查看情况,如果离桩头近,开挖容易,一旦在桩头下面三米以下,开挖起来就麻烦了。

    这种情况,通常情况,给检桩的一点好处,这种事便过去了,毕竟扩孔和缩径对桩基的质量没有多大的影响,检测人员完全可以说检测合格,拿点小钱也没什么风险。

    遇到声测管堵塞,没法通到底的情况,内部的潜规则是一根声测管多少钱,业内的人都清楚,关键是这颗桩基质量上没什么重大缺陷。

    最后那种断桩、夹泥现象,就属于三、四类桩,也叫废桩。

    断桩,就是一颗桩基,从中间断了一次甚至多次,不是完整的一颗桩基,对受力有很大影响。

    断桩的出现,最主要的原因很可能就是拔导管的时候,拔出了混凝土面,形成断桩,或者一次、二次封底失败,形成断桩。

    夹泥指的是桩基混凝土里面,夹杂着泥浆。这种情况主要是因为把导管的速度太快,尤其是最后一节导管拔出时,当导管拔空后,周围的混凝土,还没来得及填充导管的空隙,泥浆先一步填入,导致的夹泥现象。

    还有就是在浇筑过程中,塌孔严重,也可能存在夹泥现象。

    对于断桩,即便是第三方检测,也不敢乱来,通常都是要求用冲击钻把既有的桩基钻掉,然后重新浇筑一颗新的桩基,这种办法,浪费的钱,可以干三颗新桩基。

    工班为了减少损失,通常会和第三方勾结,花大价钱让第三方检测员,出具合格报告,减少损失,这种情况,在施工中或多或少的存在。

    毕竟一颗废桩要出合格报告,被查出之后,不止是饭碗保不住,更可能是牢狱之灾。

    因此,不到万不得已,第三方检测也不敢拿这笔钱。

    一些狠的第三方检测员,毕业三年靠自己买车买房的情况,的确存在。

    如今,像声测管弯曲这种事情,不算什么大事,花点小钱便能解决。

    但是秦舒淮不想经手钱,这玩意经手后,容易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转交给了第三方检测手里。

    为了避嫌,秦舒淮还是直接让施工队老板去谈。

    徐老板对这方面的事情显然很懂,已经习以为常了。

    他站起身,对秦舒淮道:“秦工你不用管了,我去处理。”

    说着,便下基坑里去了,不一会儿,帮忙检桩的工人都上来了,就留了徐老板和张宏在基坑内。

    显然,两人在下面谈事情。

    “秦工,我那颗桩基怎么办?”看着徐老板下去,徐庆辉问道。

    他那边有一颗桩基要下挖三米,可是要花费不少工,这钱搞不好要算到徐庆辉头上,这也是为什么,他一直陪着秦舒淮检桩的原因,目的就是为了检测完,看能不能和张宏沟通沟通,那颗不要下挖,差不多就过去了。

    “先等等看,一会老徐那颗桩基搞定了,晚上你请张工吃顿饭,我们和他谈谈,不行的话,你去买两条烟放着,他不去吃饭的话,给他塞两条烟。”秦舒淮轻描淡叙道。

    低应变检测不出什么问题,如果确定是断桩的话,张宏就不是让秦舒淮下挖三米了,而是直接不挖,不出报告。

    既然不是严重质量问题,沟通一下,还是可以解决的。

    这不,十分钟不到,徐老板便面带微笑的上来了。

    “搞定了?”秦舒淮问。

    “搞定了,下去再检一次,这次我和秦工你去,工人就不要跟着了。”徐老板道。

    显然,这也是张宏的要求。

    “走吧。”既然解决了,秦舒淮也没有墨迹,直接道。

    走下基坑,张宏也是个爽快人,直接对秦舒淮道:“这颗声测管通不到底的就算了,调旁边这颗检吧。”

    秦舒淮一听,嘴角便露出了微笑。

    张宏的意思很明显,他是想重新检测一下另外一颗桩基,来代替这颗声测管有问题的桩基。

    其实在检桩的过程中,这种办法相当常见,一颗桩基一旦出现问题,沟通后,都是采用没有问题的桩基检测两遍,来代替另外那颗有问题的桩基。

    “好的。”秦舒淮点头道。

    随后,秦舒淮拉绳,徐老板加水,很快便检测完了,整个墩的桩基,都没有问题。

    “张工,你看天气也不早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收拾完仪器后,秦舒淮道。

    “不了,我还得回去处理数据,你先送我回公司。”张宏拒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