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轮回者 > 第71章 身心皆残
    陈彦至非要跟着,一起去华山。

    宁中则无奈。她没有想到,陈彦至堂堂魔教左使,江湖中的绝顶高手,居然有着这么“无耻”的一面。

    阻止不了陈彦至,宁中则只能让他跟着。但宁中则还是给留在少林寺养伤的岳不群写了一封信,将陈彦至去华山的目的说清楚了。

    岳不群接到宁中则的书信,非常生气。

    陈彦至这个大魔头,不但相貌英俊,武功高强,好像还对宁中则有着特殊的兴趣。岳不群和宁中则的关系,再不好,那也是夫妻。

    现在陈彦至和妻子的关系,已经超出了普通友谊的范围。就算岳不群自宫练剑,不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但他同样妒忌如狂。

    想要立刻回华山,岳不群又重伤未愈,不是陈彦至的对手。就算回去了,不说灭了陈彦至,怕是自己倒是要死在陈彦至的剑下。

    此刻,岳不群只能忍。

    岳不群冷声道:“陈彦至这个魔教妖人,我是绝对不会放过他。他竟然还惦记着我华山派的剑法秘籍?还有宁中则这个贱人,先让你得意一段时间,等我的伤势痊愈,再收拾你。”

    岳不群没有给宁中则回信。

    因为他知道没有任何意义。就算自己不同意陈彦至的要求,又能怎么样?以陈彦至的武功,想要进入华山派,寻找那些剑法秘籍,谁又能拦得住?

    ……………………

    陈彦至、宁中则、岳灵珊,终于到了华山脚下。

    陈彦至看着华山的风景,说道:“这里就是华山啊。风景果然秀丽,山势险峻。比起黑木崖,别有一番味道。”

    陈彦至是第一次来华山,觉得有些新奇。

    以前,陈彦至在网络上浏览过华山的图片,但就算摄影师的技术再高明,也不能和身临其境相比。

    只有亲身到了华山,才能感觉到华山的险峻和气派。

    陈彦至感叹道:“云雾缭绕,犹如仙境。怪不得当年陈传老祖要从宋太祖赵匡胤的手里将华山夺过来,当做自己的修炼场所。要是早知道华山如此气派,我也愿意在此定居啊。”

    陈彦至的话,将宁中则和岳灵珊吓了一跳。

    陈彦至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想要来个鸠占鹊巢,待在华山不走了吗?

    宁中则冷声说道:“陈彦至,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华山是我们华山派的地盘,想要占领华山,除非你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

    陈彦至笑着说道:“宁女侠,你别误会,我可没有霸占华山的想法。将来,就算我来华山定居,那也是退出日月神教之后。你放心,你们华山派,有一位绝世剑客在,没有人能将你们驱赶走。就算是东方教主亲来,都不行。”

    东方不败和风清扬的武功,到底谁更厉害,陈彦至不好判断。要打过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二人绝对是同一层次的武者。

    宁中则问道:“我们华山派,真的有这么一位绝世剑客在世?可是,这么多年,我和家夫为什么一点都不知道。”

    陈彦至微微一笑:“你和岳掌门,都是属于华山气宗,那位前辈,是华山剑宗的人。当年,气宗将剑宗彻底铲除,你觉得作为剑宗的前辈,有必要出来见你们吗?如果不是有这位剑宗的前辈在,令狐少侠的独孤九剑,又是从什么地方学的?”

    宁中则惊呼一声:“剑宗的前辈?”

    她还真没有往这个方面想。

    ……………………

    华山派练武场。

    林平之正在练剑。

    他此刻的辟邪剑法,和当年的相比,不可同日而语。

    陈彦至和宁中则岳灵珊经过练武场的时候,只见林平之的剑化作一道道剑光,由于挥剑的速度太快,长剑切割空气,发出一连串的呼啸之声。

    气势惊人。

    陈彦至对宁中则笑着说道:“林平之拜入华山门下,不过两年的时间,没有想到他的剑法,已经到了如此境界。华山派又添加了一位剑术高手,宁女侠,可喜可贺啊。不过可惜的是,好像林平之练的,并不是华山派的剑术。”

    宁中则点头说道:“不错,平之练的是他林家的辟邪剑法。”

    一套剑法练完,林平之向宁中则和岳灵珊走了过来。

    “师娘,师姐,你们回来啦。”林平之嘴角带着笑意,可是他的眼神中,却闪过一丝残忍和暴戾。

    陈彦至对林平之抱拳道:“平之,两年不见,没有想到你的剑术日进千里。你现在已经是江湖中超一流的剑术高手了。恭喜你。”

    林平之笑着说道:“还要感谢陈大侠当年的救命之恩,若不是当年你出手相救,我怕是早就死在木高峰或余沧海的手里。还有,我能得到辟邪剑法的内功心法,同样要感谢陈大侠。”

    林平之这个人,其实还是很不错的。

    当年要不是为了仗义出手相助岳灵珊,尽管岳灵珊并不需要林平之相救,失手将余沧海的儿子余人彦给杀了。余沧海或许不会那么快对林家动手。

    余人彦的死,给了余沧海一个绝佳的借口。灭了林家,整个江湖正道,都没有说他的不是。

    林平之尽管很努力地表现得更加正常,可是他的一举一动,还是不由自主地表现出来阴柔的意味。

    陈彦至说道:“平之,为了亲手杀余沧海和木高峰,你最后还是修炼了辟邪剑法。值得吗?”

    陈彦至的话,宁中则和岳灵珊听不明白。但林平之却很清楚。

    自宫练剑,这个代价,对于男人来说,真的太大。为了剑术,林平之失去了一切。

    林平之哈哈大笑:“值得?当然值得!那些打我林家主意的贼子,我会亲手将他们杀干净。杀父杀母之仇,不共戴天。为了能用林家的家传剑法杀尽仇寇,付出再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

    晚饭的时候,陈彦至、宁中则、岳灵珊、林平之,四人坐在一张八仙桌上。

    陈彦至吃着饭,对宁中则说道:“宁女侠,我们明天去思过崖,找那位剑宗前辈。”

    宁中则点头道:“好。如果真的有这么一位剑宗前辈,只要他同意你的要求,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陈彦至笑着说道:“那位前辈会同意的。”

    深夜。

    陈彦至打算休息,屋外却传来了敲门声。

    听脚步声,是林平之。

    陈彦至打开房门,让林平之进来。

    “林平之,你这么晚了,不睡觉,找我有什么事?要不,我们明天再谈。”陈彦至说道。

    林平之笑着说道:“陈大侠,你看我来都来了。坐吧。”

    林平之带了卤肉和酒。

    将酒肉放到了桌上,林平之坐下后,说道:“陈大侠,我相信你不会无缘无故来到华山。我知道,你对我师娘有好感,岳不群修炼了辟邪剑法,不能人道,他们之间算是完了。还有,我虽然和师姐成了亲,但我们没有洞房,她还是完璧之身。你要拥有她们两个,我可以帮你。不过,我有一个条件,和我联手,杀了岳不群!”

    林平之虽然和岳不群都修炼了辟邪剑谱,可是岳不群的功力比林平之要深厚得多。

    林平之不惧余沧海和木高峰,但是对付不了岳不群。

    岳不群修炼了辟邪剑法,林平之一眼就能瞧出来。当然抢走辟邪剑谱的黑衣人是谁?自然水落石出。

    岳不群的心机深沉,林平之觉得他比起余沧海和木高峰更加可恶。不杀岳不群,林平之如何能善罢甘休?

    林平之并没有声张,而是选择了蛰伏,苦练剑法。可惜的是,林平之的内力修为太差。就算辟邪剑法的内功可以速成,但他依然不是岳不群的对手。

    为了能除掉岳不群,林平之愿意舍弃一切。包括妻子岳灵珊和师娘宁中则。

    男人所追求的,无外乎是权利、金钱、女人,还有武功秘籍。

    陈彦至在日月神教是左使,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可谓是位高权重。不缺权利。

    至于金钱。陈彦至有权,自然就有钱。他同样不缺。

    武功秘籍?陈彦至的武功修为,早已经是江湖绝顶,他哪里还需要什么武功秘籍?

    林家的辟邪剑谱他都看不上。

    林平之认为,陈彦至来华山,肯定是为了宁中则和岳灵珊。她们母女二人,是江湖中难得一见的美人。

    陈彦至摇头说道:“林平之,我没有你想得那么龌龊。你师娘很漂亮,你师姐同样很漂亮,漂亮的女人,男人都喜欢。可是喜欢,并不是就意味着霸占。恩,我这么说,你或许觉得虚伪。但这是我内心的真实想法。”

    “我会用尽毕生的精力,来探索武道和生命的真谛。这就注定我不可能将心思花费在女人身上。我来华山,是为了翻阅参考一下华山派的剑法秘籍,还有和隐居在华山思过崖的那位绝世剑客切磋探讨武学。”

    如果陈彦至注定要一辈子留在笑傲江湖的世界,那么拥有宁中则和岳灵珊母女,或许他会很有兴趣。可是,陈彦至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离开。

    为了探索武道和生命的真谛。陈彦至每前行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为了自己的修为能不断进步。陈彦至一直抱着“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心态,不敢有丝毫松懈怠慢。

    林平之不但身体残了,连心都残了。

    他的心态,变得扭曲,脑海被仇恨和暴戾之气充满。林平之不再是以前那个行侠仗义的少年。他现在只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复仇者。

    林平之凄惨地笑了一声:“陈大侠身为魔教中人,竟然比江湖正道更有侠义精神。有意思,真是有意思啊。不帮忙就算了,我林平之练成辟邪剑法,早晚会除掉岳不群。当年我曾祖父林远图可以凭着辟邪剑法,纵横江湖无敌手,我林平之同样可以。”

    林平之站起来,转身离开。

    林平之走门口的时候,陈彦至说道:“林平之,谋夺林家的辟邪剑谱,是岳不群一手策划的。你师娘和师姐,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别伤害她们。”

    陈彦至当年给过林平之机会,可惜,林平之不愿意去黑木崖学武,嫌时间太久。他要用家传剑法来报仇。

    路,是林平之自己选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