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无敌奶爸的捉妖日常 > 第11章 如何是好
    啪!

    一人一羊同时摔落地面。

    沈崇双臂再度发力,想把怪羊就此拽入怀中。

    但怪羊却靠前蹄着力,滑溜的打了个滚,后蹄挣脱出去,闪到花台侧边。

    怪羊稍稍一压身子,试图跳上花台。

    但它身子刚腾空,已经重新站起来的沈崇却使出了一记教科书般的上撩腿,脚弓从侧面侵入,自下而上正中怪羊腹部。

    倒是得益于断裂的骨茬,沈崇这一脚踢出了榔头般的效果,骨茬死死卡在怪羊小腹上,着力十足,将百多斤中的怪羊踢得腾空两米多高,正好从花台上空掠过,落在另一边。

    怪羊在地面打了个翻滚,腹部遭受重创终于让它稍许有些不适,动作略微迟缓。

    等它重新调整好状态,沈崇却已经沿着花台闪身过来,依然挡在怪羊与欣欣中间。

    欣欣还不知道此时沈崇已经身受重伤,看他神气活现的把山羊踢得在空中飞来飞去,兴奋着给沈崇比了个大拇指,“爸爸真厉害!好棒好棒!”

    沈崇脸上浮现一抹灿烂的笑容,“爸爸当然棒啦。”

    又得了十几秒钟缓冲时间,之前手掌上的皮肉伤倒是已经痊愈不少,血还在流,但小了很多,伤口也在,但起码肉没翻出来了。

    就是可惜骨头上的伤势恢复得不够快,一时半会儿似乎好不了。

    不过没关系,现在已经抢到地利,只要自己不倒下,怪羊就没机会!

    前方的怪羊终于没再疯狂抢攻,看来它虽然觉得自己比这个人类厉害,但也知道这是个扎手的对手。

    沈崇则背靠花台,如山峰矗立。

    他用宽阔的后背,为欣欣筑起了一道墙。

    突然,怪羊竟像人类拳手那样调整了一下呼吸,又往后退出去两步,两只后蹄在草地上刨动。

    沈崇瞳孔猛缩,这畜生还知道蓄力?

    十几秒后,怪羊两只后蹄刨出两个着力的小土坑来,然后再度压低身子,做扑击状。

    它要冲了。

    “来吧!”

    沈崇一声低喝,眼神前所未有的坚定。

    三秒后,沈崇左手狠狠一拳砸在了怪羊头顶。

    怪羊两只犄角撞到了花台瓷砖上,发出金属般的声响,带出一溜火花。

    沈崇没再试图抓住它,已经抓不住了,两只手都已骨折,手指根本使不上力。

    并且,由于他俯身的动作,本就断裂的脚掌再度被压弯,刚恢复了一丢丢的断骨再次折断。

    可他依然没有倒下,怪羊又再次退开。

    三十秒后,沈崇以左脚跟支地,右脚踢出鞭腿,小腿迎面骨命中怪羊侧腹,将腾空的畜生踢飞到旁边。

    这牲口,还知道换战术,刚才是压低身子冲自己,这又突然变成腾空了!

    这智商怕是至少得有八十吧?

    又过三十秒,这次沈崇却是以已经断掉的右手,强行打出勾拳,命中怪羊下巴,将它再度击飞。

    这货还知道连续两次腾空!

    以正常的思维,它这次本该压低!

    沈崇再度上调了对怪羊智商的评估,至少九十以上。

    “孽畜!我念你修成正果不易,如果你现在退走,我可以当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他试着言语恐吓。

    但这没用,迎接他的是怪羊再度送上来的双角。

    先前吃了他鞭腿,这次怪羊竟将目标对准了他的小腿。

    幸好他反应快,及时挪开,不但让怪羊一头撞在水泥花台上,顺便还用脚后跟补了记战斧式斩腿到怪羊背上。

    整整十分钟后,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之下,沈崇双手手腕完全折断,就靠着点皮肉挂着。

    无可奈何之下,有时候来不及抬腿,他只能冒险选择用肘关节去撞。

    运气好撞实在了,肘关节倒比拳头更结实,给怪羊造成的伤害也更大。

    但运气不好,稍微歪了点角度,那就惨了。

    二十分钟后,在欣欣看不到的正面处,沈崇的衣服早已被划得破破烂烂,深可见骨的伤口在他胸腹又或者锁骨的位置千沟万壑。

    他已经记不得自己到底击退了怪羊多少次。

    断腕、手肘、肩膀、脚弓、脚后跟、小腿、膝盖甚至大腿,一切可以用来攻击或者防御的部位,他一样没落的全用上了。

    代价是全身是伤,处处都痛,但他就是不倒。

    一人一羊交手到现在,怪羊的动作倒也慢慢迟缓下来,头顶更是冒出殷红鲜血,头皮同样裂开,露出里面白森森的天灵盖。

    它的脊椎有些明显的扭曲,或许是在某一次交手中被踢歪了。

    它腹部肋骨处也有两处明显的凸起,是被踢断了。

    沈崇大口深呼吸着,谢天谢地,它也会累,也会受伤。

    还得感谢自己,自愈能力治疗骨伤是慢,但皮肉伤却好得快,所以现在手掌还没掉,肚子上也没内脏流出来,脖颈处被划破的口子也没出现大动脉飙血。

    最要感谢的,是下午才领悟到的暴强体能。

    别说在国内搏击界都没打出名气的他了,哪怕是MMA霸主,巅峰状态下的菲多、战警米尔科这些大佬站这儿,在重伤状态下鏖战二十分钟,也早该脱力倒下。

    当然,如果他真能打出那些大佬的爆炸伤害,大概几脚下去这怪羊说不定就先倒了。

    深吸口气,沈崇再度打起精神,死盯着前方怪羊。

    试试看吧,到底是你先倒下还是我先倒下。

    沈崇很明白,打到现在,双方已经从单纯的肉搏战变成了意志力的比拼。

    看看到底是父亲的责任意志更强,还是你这畜生想吃欣欣的本能意志更强!

    又过了十分钟,双方交手整整半小时,沈崇终于抓准一个机会,使出全身力气,狠狠甩出侧鞭腿,用踝关节实实在在的命中怪羊侧腹部。

    这次他连续听到两声明显的骨裂声。

    一声是自己的踝关节碎了,但另一声是这畜生的肋骨又被踢断了一根。

    他并未收力,而是任凭甩腿继续往前推去,右脚像是戳进了棉花,踢断的羊肋排又往前支出去不知道多远。

    怪羊飞出去几米,落在地上猛抖一阵。

    它又勉强站起来,不甘心的抬头看了沈崇一眼,似乎恨不得用目光穿透沈崇,看到他背后的欣欣。

    摇摇晃晃走两步,怪羊侧倒而下,再没了声息。

    沈崇走近怪羊身边,稳了下,确定它真没动静了,才一屁股坐下仔细检查。

    刚踢断的肋骨异常凸起着,似乎断骨的另一头刚好插进了它心脏。

    沈崇长出口气,这畜生可算死透了。

    他回头冲欣欣咧嘴直笑,“看吧,说了爸爸是超人嘛,爸爸赢啦!”

    欣欣有些惊疑不定,她是想欢呼的,可随着沈崇转身回头,她看到了爸爸鲜血淋漓的正面,又吓到了。

    沈崇又笑笑,紧绷许久的神经就像断了的弦,视线渐渐模糊,脑子昏昏沉沉,仰天就要倒下。

    就在此时,旁边草丛里又传来一声尖锐的叫声。

    沈崇骇然转头,一只白猫正迈着小碎步从花台后转了出来,已经靠近到欣欣两米之内。

    “不!”

    刚放松的神经再度紧绷,沈崇挣扎着想要起身。

    打死怪羊,自己已是强弩之末,又来一只猫,这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