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临时监护人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吉原大爷的家庭生活
    对小月弥生来说,这是她从没有享受过的完美旅行。身边有自己爱慕的人陪着,有事事都能想在前面,遇事不慌永远有办法的“爸爸”,有可以任她滚进怀里撒娇,就算是无礼要求也只会细心劝慰的“妈妈”,又是到了富士山这种东瀛玩乐圣地,她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

    他们一行人是跑出东京来避风头的,自然也不会急着回去,登完了富士山,便将山下能玩的地方全玩了,甚至花了一整天用来泡温泉,尽享悠闲时光。

    他们一起在永不冰封的精进湖里划了船,又一起去滑雪场滑了雪,参观了富士山的冰洞风穴,还去著名的自杀森林里逛了逛。当然,星野菜菜强迫众人跟她去了好几家博物馆,众人也免费听了不少课。

    小月弥生人生中第一次滑雪、骑马、坐了狗拉雪橇。桃宫美树品尝了无数当地美食偷师不少,而且她这次旅行只是头上撞出了一个包觉得运气极好,心喜不已。星野菜菜沉迷在温泉缺氧的快感中不能自拔,反正三个人都是开心的。

    在高原牧场三个女孩子还一起认养了一只小羊羔,小月弥生当成了宠物喜欢的不得了,连连合影。桃宫美树想等这小羊羔长大了做爱心料理,心里想着食谱连连微笑。星野菜菜只是觉得这钱买只天然养殖的羊比较划算,说不定长大了会升值。

    这次旅行仅小月弥生拍照就拍满了128G的存诸卡,收获不可说不丰。

    一直待了快两周的时间,小月弥生才恋恋不舍的被吉原直人塞进了车里,一路频频回首,舍不得离开这充满欢乐的地方。直到望不见富士山了才长吁短叹着开始埋头思考怎么才能大家再去迪斯尼乐园玩——听说那里也是极好玩的!

    登山之旅将星野菜菜的一身郁气基本洗了去,终于不只是嘴上说着支持上杉香了——自己爱她,她真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自己应该真心为她高兴才对。自己也要早日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然后朝着这个目标努力前进,九死不悔!

    还没到东京呢,她已经从休假状态中脱身而出了,一路低着头认真判断着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什么。

    桃宫美树一路也是不停张望,不过她是在关注她买的腊肉、猪油、轧面机、铁木菜板、盘子饭碗之类的东西会不会碰坏了。

    吉原直人闭目养神中——两个孩子玩得欢,可把他累坏了。小月弥生胆子小得很,骑马他得去牵着,和骑他差别不大。星野菜菜太聪明胆子又肥过了头,上了马背自己找到了窍门,一个没留神就开始纵马狂奔,他得在后面玩命得追,跑的舌头都随风摇摆。

    滑雪也类似,不是这个滚下去了,就是那个脑袋扎进雪堆里了,没有片刻安宁。划船星野菜菜又不服,非要自己用一只浆,将船弄得在湖里团团转,差点用小木舟就制造出四个晕船症患者。

    桃宫美树也不能说多省心,她经常出意外,吉原直人得整日放三分精神在她身上,免得她出来玩还要扭了脚摔破了头,最后进了医院——他算看出来了,桃宫美树很有匠人天赋,做事注意力太集中了。注意力一集中了,她就忘了自己脚边手边是什么了,看人刮奶油都能看入了神,走着走着就往沟里栽,特别容易出意外。

    而且她还特别招动物喜欢,连牧场里的牛见了她都想顶她,让牧场的工作人员咂舌不已。

    要不是出来玩星野菜菜开了恩,每天能混几两酒喝,吉原直人都不一定能熬过这十几天——责任使人生活充实,但无论当个“好男友”还是当个“好爸爸”,他都觉得好辛苦。

    不过等大包小包回到了家,他就觉得这些辛苦又值了。

    桃宫美树进了家门,摇身一变就成了家庭主妇,一双锐利的杏眼闪闪放光,不放过任何一点灰尘。小月弥生去收拾半层,星野菜菜将带回来的纪念品登记造册,将行李归回原处,分门别类处置,一切井井有条。

    吉原直人在屋里转了几圈,想给几个人帮帮忙,但都被拒绝了——三个女孩子也都不是没心没肺的人,知道他这次旅行一直忙前忙后很辛苦,基本上全都在伺候她们三个姑奶奶了,这会儿回到家便主动请他当大爷。

    于是“吉原大爷”抄着手无事可干了,桃宫美树还给他泡了热茶和准备了干果,一脸柔柔笑意,一副恭请“吉原大爷”颐养天年的模样。

    吉原直人心中有着淡淡的暖意——他是极不喜欢干家务的,他自己的家和猪窝一样,能不干是最好了——无事可干的情况下,他便去打开了电脑,想看看西九条琉璃的情况。

    从富士山下来后,西九条琉璃便去应付她母亲大人了,双方没再有什么交集。毕竟只能算是熟人,说是朋友都很勉强。

    吉原直人也没机会问问事态如何了,现在便打算查查她的处理结果怎么样了,给调到哪里去坐冷板凳了。

    一查之下发现连环绑架案的影响正在渐渐消退,虽然受害六人的家属、朋友还在拼命督促呐喊,但这种事和普通人关系不大,在一直没结果的情况下,整日看媒体们按着东京都警视厅道歉也渐渐没了兴趣,反而是注意力转向了新热点。

    刚巧前几天有个国民级别的男演员出轨被小报记者拍了个正着,而以前这男演员受欢迎主要是人设做得好——伉俪情深,发达了也与糟糠之妻不离不弃,多次在各种综艺节目中大秀思爱,广发狗粮!

    眼下人设一崩,顿时举国哗然,众人感到智商受到了极大侮辱,愤怒之下大有将这人捶到死的地步。可刚捶了半天,剧情又有反转,这国民演员的妻子主动跳出来挡刀,表示丈夫找情人是得到过她允许的,顿时又是一片哗然,纷纷议论这还算不算出轨……一时之间,这种娱乐新闻倒把刑事案件压下去了,东京都警视厅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感觉轻松了不少,准备以后就算查到这国民演员酒驾也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吉原直人看了一会儿也有些无语,觉得到哪里都是娱乐至死,全是一个德性,大众和媒体的兴趣转移也太快了。不过他在网上搜了一会儿,发现在之前的连续道歉中,之前参与办案的不少人都受到了公开处罚,而西九条琉璃夹在了名单一个不起眼的角落中完全看不出曾经是督办案件的主力。

    吉原直人认真看了看,确认西九条琉璃平调去了后勤部门,而且也不是多有油水的地方,更不会有什么功劳可以拿。只是拼资历的话,她大概要老实好几年了。

    这种事吉原直人是帮不上忙的,觉得能免了黑锅已经是西九条琉璃的万幸了,里面不知道涉及到多少人情交换,也就只能祝她早日东山再起。

    他承认,他是对西九条琉璃有好感的,说不太清为什么,但和她在一起,吉原直人感觉说话很轻松,不用考虑那么多。

    虽然免不了两个人会有些冲突,互相之间勾勾心斗斗角,但氛围是轻松的,总是能有话说,感觉在一起很有趣。

    而且他看着西九条琉璃总忍不住心中有些怜惜之情,这大龄女孩子心中其实是饱受困扰的,但外表却又冷漠坚强,对比之下份外让人觉得心软。

    当然,吉原直人也不是毛头小伙子了,两个人的身份、社会地位、家庭条件各方面大概差着南极到北极的距离,根本不可能在一起,他也没多少幻想。

    解决完了对西九条琉璃的好奇心,吉原直人又登录上了邮箱,里面填满了户布织发来的公务邮件,还有联络感情索要旅行礼物的玩笑邮件,吉原直人将玩笑邮件都看了一遍,公务邮件留着不动等星野菜菜代他批示。

    他正有些笨拙的移动着鼠标,星野菜菜已经完成了她的工作,桃宫美树也将白布罩、浮尘一扫而空,正转战厨房,而小月弥生正把她的那些玩偶押出房门外挨个拍打除尘。

    星野菜菜坐到了吉原直人身边,探头看了看屏幕,又自然而然接过了鼠标看了一下历史记录,确认吉原直人没有偷看C人网站后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浏览户布织发来的公务邮件——基本都是汇报,户布织很有职场经验,事事都会和上司说一声,哪怕上司去渡假也不例外,会早早就发到邮箱里等着。

    星野菜菜一边看着一边说道:“你明天要去SPM投资露露面,免得人心浮动。还有,不能完全信任户布织,凡事你就算是装样子也要多过问过问,不能让她失去了约束。”

    吉原直人乖乖点头,“知道了!”他答应完了又看了看星野菜菜精致的侧脸,为她分忧道:“我看连环绑架案的热度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大约以后也不会有人来骚扰我们了,你安心学习为将来打下基础,户布织我会盯着她的,你不用操多少心,我没那么好骗。”

    星野菜菜轻轻颌首,说道:“我知道,我精力肯定是要放在学习上的。对了,弥生补习也要加强强度好准备迎接年考,原计划提升她的偏差值到五十一,现在看看不行了,至少要提到六十五——将来我计划考入一所名大学的附属高校,弥生要跟我去,成绩也必须提上来。”

    吉原直人有些同情的望了一眼正忙碌着来回运送玩偶的小月弥生,估计她乐不了多久了,忍不住想拉她一把,笑道:“多读书总是没坏处的,你有想过跳级吗?”

    小月弥生情况和星野菜菜不同,让她慢慢学比较好吧?你厉害先去高年级怎么样,也不用非得揪着她吧?

    星野菜菜思考了一会儿,摇头道:“高校二年级可以考虑直接参加升学考,在高校二年级之前暂时不考虑了。妈妈以前说过不能跳级的,她肯定有用意,虽然现在她不认我了,但我觉得还是应该听她的吩咐。”

    吉原直人看了一眼小月弥生,暗叹一声:救不了你了,自求多福吧!

    他笑道:“行吧,你有主意就好,有什么事需要我做告诉我!”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看着厨房里正用刀背敲肉的桃宫美树,又看看正举着玩偶小跑的小月弥生,感觉老老实实过几年家庭生活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