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要当超人 > 025章 对差生方远的照顾
    “嘀铃铃……”

    早上五点半,起床铃声响彻了整个市中校园。

    铃声是联动的,实验楼里也有电铃,这倒让方远省掉了买闹钟的钱。

    六点四十前必须进教室开始早读,寄宿生们得提前一个多小时起床准备。

    方远在楼下的洗手池洗脸刷牙后,拿了装了米的饭盒匆匆跑去食堂。

    一大碗粥加咸菜三毛,肉包子两毛一个,茶叶蛋三毛一个,方远没舍得买包子和茶叶蛋,他端了一碗粥就着咸菜吃了起来,看了看挂在窗口的小黑板——

    今日菜单:大排一块五,鸡腿一块五,炒鸡蛋一块,炒青菜五毛,冬瓜汤五毛。

    心里盘算了一下,要想吃得好一点,一天最少要四五块,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喝完粥,方远拿着铝饭盒来到食堂门口一长溜水龙头下开始淘米。

    二分之一饭盒的米,加上三分之一饭盒的水,等到蒸好,就是满满一饭盒的饭。

    方远小心的盖上饭盒盖子,在一堆铁制饭笼子中,寻找挂了高三(六)班牌子的饭笼子。

    水要是翻了,中午就只能吃夹生饭。

    等到学生们去上课,食堂的师傅就会把饭笼子拿到蒸锅上去蒸,午饭前再拿出来放在食堂门口。

    饭盒上都刻着自己的名字,一般是不会拿错的。但是也不能避免有些调皮的坏学生,他们忘了带饭,胡乱拿走一个饭盒就吃,吃完到处瞎扔。

    在宏村读书的时候,方远就有好几次没能吃上饭,饭盒也是找了半天,才在食堂边的水沟里找到的。

    一朵淡黄的花盛开在方远眼前,那是穿了淡黄裙子的柳小曼。

    “柳小曼,你也在学校吃饭?”

    “午休这么点时间,还要做作业,除了家在学校边上的,几乎都在学校吃。”

    女孩子的饭量都比较小,柳小曼的饭盒里只有薄薄的一层米,她一边把带菜的小饭盒细心地放在饭盒中央,一边告诉方远——

    她爸爸工作忙,妈妈又在宏村,所以她住大姑家,由大姑照顾。大姑父前几年去世了,大姑又没有孩子,对她挺好的,不过大姑在城关小学当老师,中午也没空料理她。只能起早帮她抄一点菜,让她带了中午吃。

    还是通学生好,方远想起在宏村读书的时候,每天老妈也会给他准备好一小饭盒中午菜,省钱又好吃。

    “唉,要是天冷就好了。”

    “天冷有什么好,淘米水冷手都冻僵的,要是老师拖课,过来拿饭盒,饭都冷了。”柳小曼歪着脑袋,好奇的看着方远,摇摇头,“我还是喜欢夏天。”

    “夏天,你就可以穿许多漂亮的裙子了吧。”方远脱口而出。

    “瞎说。”柳小曼白皙的脸庞氤氲淡淡的红,有些羞恼的瞪了方远一眼。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穿啥都漂亮,不,我也不是……”方远口舌笨拙起来,他后悔刚才的话实在太轻佻。

    “那你告诉我,天冷为什么好?”

    柳小曼撩开落在眼睛上的几缕头发,方远的赞美,她听了也有些高兴,不过,她隐约觉得这似乎已经超越了心中的男女生界限,只是她对方远也生不出气来。

    “天冷就能从家里带些菜来,我妈腌的咸肉、烧的熟菜,味道挺好的。”

    “是呀,学校的菜又贵又不好吃。”

    九十年代是个奇怪的时期,收入不高,东西却挺贵。

    “方远,天热就不能腌肉吗?”

    “放冰箱也行,虽然晒不到太阳,味道没有那么香,可也不错。”

    “冰箱我大姑家有,空着也是空着,方远,你要是带来了,就放我大姑家好了。你们男生都挺喜欢吃肉的。”

    “这样行吗?”见柳小曼很肯定的点头,方远笑笑,“我家的咸肉你们女生也会爱吃的。割一块洗干净放在淘好的米里,油油的咸香,几口就能吃下一大盒饭。”

    “真那么好吃?我倒想尝尝了,不过,我平时喜欢吃鱼。”

    ……

    ……

    早读铃声没响,学生就几乎全到齐了。

    看到方远走进来,讲台上的唐儒林把他叫住,看着下面:“同学们,这是新来的方远同学,他原来在宏村中学读书,大家鼓鼓掌认识相互认识一下。”

    教室里响起一片掌声。

    男生大都象征性的拍了几下,女生的热情相对高多了。文科班本就是女生的天下,高三(六)班,五十六个学生,男生只有十九个,所以掌声还是挺响的。

    方远的形象,整体上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大帅哥了,他的相貌大约到了八十五分左右,当然就算最优基因改造完毕,也只能在九十分出头。

    九十分出头,说是千里挑一也不为过,最难得的是他的气质。尽管他脸上还有些不自信,可他就像是水,浩荡、沉稳,又带着不可知的神秘。这样的气质远比他的相貌更令人着迷。

    女生都是外貌动物,班上来了个赏心悦目的男生,甭管有没有微妙的心思,看了也舒服。

    男生则相反,隐约觉得又多了个强大的对手。

    早恋并不稀奇,一个班上总有那么几对,不过大都是半公开、甚至隐蔽的,要是给班主任发现了,那就惨咯。

    大多数学生心里只是对某个异性,有一点朦胧的好感和爱慕而已。

    “方远,你就坐陈健边上的空位。”唐儒林指了指教室最后排。

    陈健偷偷的向方远招手,等方远坐下来,悄悄说:“兄弟,我就知道你会陪我坐。哎,我今天身上有没有鱼腥味?”

    这家伙还是挺在意的,方远轻轻摇头,他能闻到并不代表其他人能闻到。

    “同学们,高中阶段的课程,基本已经完成,整个高三阶段,我么就是复习加复习,考试加考试。”

    唐儒林双手撑着讲台,目光扫视,“本周六,进行全年级的摸底考试,这是对同学们综合水平的测试,也是考察你们暑期的学习情况。考试严格按照高考的评分标准,大家可以掂量掂量自己的层次,上大学有没有希望?有些同学尾巴翘的很高呀,我希望你们能夹紧尾巴,认真度过高中最后、最艰苦的一年!”

    “古人说十年寒窗苦,你们呢,要十二年,收获来之不易。好了,开始早读吧,方远,你下了课来我办公室一趟。”

    下了课,方远去了唐儒林办公室。

    “方远,这次摸底考试可以说难度远远超过了高考,你还是当练习卷做吧,这次就不计算成绩了。”

    说是摸底,其实就是给学生敲敲警钟,打击他们的浮躁,换而言之,这是一次受挫体验。这样的体验要恰到好处才行,轻了,打不醒;重了,一下把信心全打没了。

    可对市中学生的恰到好处,对方远是不合适的。六门功课总分六百四十,万一方远只考到一二百分,灰头土面不要说,还能有啥学习的劲头?

    唐儒林考虑再三,还是决定和方远推诚布公谈一谈。

    “唐老师,不用了,我也想知道自己到底处于哪个层次。”

    看见方远眼中的坚定,唐儒林犹豫了一会,“好吧,希望你不要有畏难情绪,坦白说吧,这次考试并不能真正反映出你们的真实水平。”

    回到教室,陈健好奇的问:“方远,班主任召见,有啥事?”

    “鼓励我好好考试,不要有畏难情绪。”

    “说笑吧,你能从宏村来市中,学习还能差,肯定在你们学校是头牌!”

    “陈健,我说我以前学习很差,你信不信?”

    “信个鬼!到时候,你不要一鸣惊人把我吓着就行。”陈健笑着拍拍方远。

    一个中等个子,胳膊有其他小男生两个粗的男生走到方远课桌前:“方远,我们来扳手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