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恐怖教育系统 > 53.不速之客
    53.不速之客

    霆峰阁卫京八大酒馆之一,也是京城中少有的高层建筑,一般来说,在京城建筑一般不得超过三层,否者就会逾制。但是,这家酒楼的后台,乃是当今皇上最宠爱的儿子,排行老四的齐王赵佑廷。哪怕如今已经及冠,却是人依旧赖在京城不走,而每当大臣弹劾,也是被皇上留中不发,足以见其喜爱的程度。

    今日周冥和小旋风叶冷便是在这里蹲点,坐在三层街边的位置,也不主动前去攀谈,而是利用叶冷能力,不停地勘察者情报,但是这个能力也有限制,只有对实力比叶冷低的人才有效。而如今周冥几乎已经摸到了武宗的门槛,叶冷如今还是勉强达到了武师中段的水准。

    看看那个,周冥指着一名身着华丽的青年公子哥。叶冷顺着周冥的手指隐晦的看了过去,而后闭上了眼睛。

    一刻钟后,

    看到了啥,周冥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

    各种不穿衣服的女人和男人,酒池肉林花天酒地。叶冷忍着恶心说道,而后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算作压惊,不过这货脑子里倒是有个女人长得极美,简直惊为天人,只可惜沦落风尘,叶冷接着说道,仿佛陷入了回想。

    真有这么漂亮,周冥惊讶道,毕竟二位也是来自信息大爆炸的时代,并且二位同是天涯屌丝男,什么小电影没看过,什么幺蛾子没见过,能让叶冷如此推荐,回味无穷。想必不说风华绝代,至少也是国色天香。

    反正二人寻思着在这酒楼也呆了半日了,再久也容易引起怀疑。大概的风言风语也了解了差不多,也正好准备换个地方继续守株待兔。

    青楼自然是个极好的地方,如今大概申时的样子,也就是正常时间下午三点到五点,青楼大多也开了门,只不过门可罗雀,少有人烟。

    叶冷凭借着搜寻来的记忆,带着周冥来到了所谓的青楼,不过这个名字颇为熟悉呀,周冥看着朱红色大门旁挂的招牌上,用着极为规整的隶书三个毛笔大字,红袖招。

    如今红袖招的街道上,倒是人烟稀少,不过每到夜里这里便会车水马龙,如今的街上的小贩们也逐渐开始收摊子,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以免冲撞了某些心情不好的达官贵人们,被扔进护城河喂鱼可就不妙了。

    不过街旁边却是有一位老和尚,打扮的人摸狗样,摆着小摊,桌上放着几枚铜钱,连个横幅也没有,也不叫卖。这人的行径瞬间就吊起了周冥的味口,便叫上了叶冷向着小摊子晃悠过去,在这个世界周冥还是第一次见到土著和尚。

    阿弥陀佛,大师有礼了。周冥虚伪的问候道

    阿弥陀佛,施主有礼了。不知施主所求何事?

    重金求子,周冥直言不讳。

    既然如此,老衲替施主卜上一挂。和尚也不拖延,但是也不同于普通人算卦的方式,铜钱一撒,而是将六枚铜钱一颗一颗的摆在桌面上,阳面朝上连成一线,摆成了六连阳,天乾卦的模样。

    大师的这个方式我喜欢,这个卦象表示什么呢?周冥顺势问起来。

    困龙得水好运交,不由喜气上眉梢。一切谋望皆如意,向后时运渐渐高。词讼和吉,病人痊愈,功名有成,求名大吉。大师如灌口一般将卦辞背诵一番。

    周冥对此甚是满意说着就要掏出钱,但是却被叶冷拦住了。

    叶冷看着二人心里想到,一个无理取闹,一个封建迷信。不服气的说道,大师,不如给我也算上一挂。

    施主,求什么?和尚问道。

    你不是会算么?还用问我,叶冷一副不屑的样子。

    和尚抓起铜钱,然后往桌面上一撒。六枚铜钱,阳阴阳阴阳***火未济卦,太岁入运事多愁,婚姻财帛莫强求。交易出门走见吉,走失行人不露头。官讼不吉,口舌有灾,目下忍耐,过月无妨。

    什么意思,叶冷还是有点没有听懂。

    就是说你最近有点倒霉,少说没用的,过了这个月就没事了。周冥讽刺道,国外的孩子语文就是不行。要知道我小学初中,周冥本想吹个牛,但是话到嘴边,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咳咳,大师颇为人情世故的帮周冥化解了尴尬,左手手掌竖起端在胸前,右手拇指中指食指一撮。神情肃穆,宣了一声佛号,阿弥陀佛,仿佛在朝圣一般。

    周冥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大师我还是想问下,佛是什么嘞,你可千万不要告诉我,佛即心。那样我会鄙视你的。

    佛本是道,可否。阿弥陀佛,和尚这次直接伸出手,直白的向着周冥要钱。

    呵呵,大师你真调皮。不过,你还缺徒弟么,乖乖的,可以养老送终,还有钱的那种?

    贫僧大概还差二十年才能圆寂,不劳施主费心。

    呵呵,大师见笑。周冥掏出一锭银子摆在桌上。大师,后会有期。

    阿弥陀佛,施主,请便。和尚收了钱,然后开始收摊。

    时间打发得差不多了,周冥便带着叶冷跨步来到了这红粉之地,红袖招。

    既来之,则安之。周冥告诉自己,自己是客观上来完成任务的,绝对不是主观上想来嗨皮。

    呦,二位爷。可是来的早呀!姑娘们还在装扮呢!要不,先给二位爷烫一壶小酒,上几个小菜。老鸨年纪看起来三十左右,脸部保养得还算不错,只是胸部微微有些下垂,82,62,86身材还可以,说话声音也甜。

    周冥将老鸨揽在怀里,姐姐,我可是听说,你这里有那么一位大美人,弟弟我今天可是赶早来的,可别让我失望呀!说话间更是将一锭银子塞进了老鸨雪白胸脯里。

    死鬼,你们呀。就知道追逐那些小年轻的,姐姐也是风韵犹存呢!这老鸨也不打包票,轻轻地扭动着自己的水蛇腰,可见这头牌应该也不是那么好见的。周冥当然知道这是欲擒故纵,待价而沽,老伎俩了。

    姐姐的风韵,待弟弟下次再来领教,不顾老鸨的白眼,周冥熟络捏了下老鸨的一只大白馒头吩咐道,先去给我上菜,一会还有客人要来,给我安排个好位置,伺候好了银子有的是。

    老鸨见周冥大方也就不在推脱,二位爷里面请吧!一会儿先让春香秋菊接待二位,等到了晚上水凝姑娘自会出来和诸位见面,届时是否能一睹芳容,就看二位爷的本事了。

    老鸨玩笑似的拍了拍周冥的胸口,这才走开到后院去安排工作。在听后,院子里一阵鸡飞狗跳,老鸨也不再嗲声嗲气,而是狮吼功全开,一妇女阎王的模样,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不知道跟这个有没有关系。

    夜色如水,华灯初上。

    红袖招的小曲已然悠悠作响,不过在作为现代人的周冥和叶冷听起来,却有点牛嚼牡丹的意思。

    期间,春香秋菊分别坐在二人身边服侍着,不时的勾引下这两位年少多金的公子哥。好来个春风一度,你舒服了,我也把钱挣了。这样GDP就有了,皆大欢喜。

    坐了一会儿,周冥突然对着已然熟络的春香问道,听说你们水凝姑娘的美貌,直追京城第一美人慕容嫣然是真的吗?

    公子好坏,春香半推半就轻轻的推开周冥的安禄山之抓,娇嗔道,抱着香儿却想着水凝。

    不妨事,今晚公子左边抱着水凝,右边抱着你,保证雨露均沾。哈哈,周冥喝了口酒,一副色中恶鬼的模样。

    你说这第二美人都这么漂亮,那第一美人得美成什么样?叶冷适时的插话。

    公子,这句话可就说错了哦!要罚酒,秋菊端起酒杯喂给叶冷。

    哦,说说看,我这贤弟的话,何错之有啊?周冥仿佛来了兴致。

    秋菊再次将酒杯填满,如今我们水凝姑娘在一个月前,就已经是京城第一美女了哦!

    那,慕容嫣然呢?叶冷问道

    她已经死了呀!秋菊人长得脸嫩,明显年纪娇嫩,胸却发育的有榴莲大,仿佛脑子都长在胸上了,容易被套话。

    怎么会死了呢?可惜啊!

    据说是因为被皇上看上了,抓进

    秋菊,别乱说。嫣然夫人路上不小心坠车而亡的。春香明显谨慎一些,开阻止秋菊乱说。

    于是几人又开始融洽的喝起了小酒,周冥还不时的讲两个荤段子,逗得二位美女笑的满脸绯红。一时间宾主尽欢,不过欢乐的时光终究短暂,不速之客就这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