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灭世执行者 > 第七章 变数(7)
    办公间的门“哐铛”一声弹开了,潘洛这次连敲门也省了,端着托盘大咧咧地径直走到修染的办公台前,把冒着热气的饭菜往舅舅面前一放。

    焦糖面包片配肥鹅肝、酿青椒、飘着一圈圈油花儿的炖鸡汤。

    当某人准备美美的饱餐一顿然后上床睡个好觉时,这些美食会非常受欢迎。但它们却不适合此刻的修染。他需要的是少量清爽的食物和提神的药茶,以保持头脑的清醒和身体的敏捷,为即将到来的开学典礼做准备。这些油腻的食物会让他昏昏欲睡的。

    这一定是潘洛自作主张定下的食谱,我的厨师很了解我,不会在这个时候给我送来这些。

    修染拿起托盘边上的纸卷,那是今天递来的晨报,刚读了两行他便心浮气躁起来。却发现潘洛还站在桌前,一脸期待的望着他。他无奈地举起托盘上的玻璃杯,准备象征性的喝一口就打发潘洛离开。没想到杯子里盛的竟是金珠烈酒!

    他重重地把杯子放下。

    潘洛连忙凑上前问道:“怎么了舅舅,太凉了么?那笨厨师就不会动一动脑子!要我拿回去给您热一下么?”

    “若非必要我很少喝酒。更不曾在早餐饮酒。”修染冷冰冰地说道。

    “舅舅,这……这怎么能算早餐呢?”潘洛结巴起来,这证明他开始紧张了。“您……您…都忙了一……一整夜了,该吃些有……有营养的宵……宵夜,然……然后好好休息啊!”

    修染明白了。

    他向后靠在椅背上,饶有趣味地打量着潘洛的脸。肥胖的年轻人脑门上浮着一层油津津的汗,两只小眼睛竭力瞪大盯着他舅舅,两片厚厚的嘴唇紧张地抿在一起。

    呵呵,为了挑个合适的时间来找我,这蠢货大概也一夜没睡吧,真难为他了。

    “潘洛,好孩子。你一直挂念着我让我心中宽慰。”修染慢悠悠地说,“舅舅年纪大了,工作时间稍长便深感疲累。哎……我确实应该去休息了。可眼看天就亮了,展翼台前应该已经开始进行开学典礼的准备工作了,我这时候去休息,实在害怕睡熟了起不来,赶不及参加开学典礼啊!”

    “舅舅的身体要紧,快去休息吧!开学典礼由外甥代您出席,您大可放心!”

    看样子这句话是他早就想好的,一个磕绊都没打就说了出来。

    修染微微一笑,“也好,你确实该去台面上试试了。”他在一堆报表信件中抽出两张纸,递给潘洛。“这是我写好的讲稿,你把纸上划红线的那两句话念给我听听。”

    潘洛接过信纸,吞吞吐吐地念起来:“神陆一统、五岛归宁、百城具贺、万众齐心,皆因诸神荣光再临。然则,顾自神陆……肇始,各岛变乱纷乘,影陆妖氛方……方炽。幸有诸代先贤,以坚毅不扰之精神,闯艰难……嗯什么之境地,虽……嗯什么者楼…,嗯”

    “不是‘楼’是‘屡’。”修染打断潘洛,从椅子上起身,昂首朗声背诵起来:“然则,顾自神陆肇始,各岛变乱纷乘,影陆妖氛方炽。幸有诸代先贤,以坚毅不扰之精神,闯艰难崄巇之境地,虽踬踣者屡,终因感天动地诸神援手以纾祸。”

    修染语毕,看向潘洛,对方额头上已经布满了汗珠。

    “潘洛,没有你想象中那么简单。”修染探身从外甥手中拿回讲稿,“金乌院是五岛最高学府,能来这里的学生都是顶尖的人才。你这样在开学典礼上发言,难道不担心别人笑话?”

    潘洛将头拧向一边,不服气地争辩道:“舅舅,你……你明知我不善表达,还故意为难我,我……”

    修染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他,“对,我知道你不善表达,我还发现两年来你毫无进步。那么是否应该发掘一下你其他方面的优点?到战神岛实习军务怎么样!血眼之夜后那里急需人手,我会拜托战神岛军统拿萨斯·斯卡莱特对你多多关照。”

    听到“血眼之夜”这四个字,潘洛惊恐地抬头嚷道:“拿萨斯的军营是送死的地方!影陆的毁兽都能越过叹息山了,舅舅你这话的意思是……”

    话还没说完,他的眼神与修染迎面相撞。

    突如其来的静寂之中,舅舅消瘦的脸颊在灯影中忽明忽暗,而那双鹰隼一般精光四射的眼睛却牢牢地盯住他,吓得他把后半截话硬生生吞了下去。

    “请……请舅舅把外甥留在身边,外甥一定谨记舅舅教诲!”

    修染垂下双眼,再次抬头时,面露无可挑剔的慈祥笑容,他柔声说道:“好孩子潘洛。不仅要学习,还要有进步才是。不然你母亲问起时我该怎么回答?”

    “是,舅舅!外甥记住了。您……您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把托盘拿走。一会儿你要去参加典礼。”

    潘洛点头称是,拿起托盘就要离去,又被修染叫住。

    “以后进我的办公间要敲门,记住么?”

    那注视潘洛的目光虽与平时无异,但见识过修染偶露峥嵘后的潘洛再也不敢放肆,他连连躬身,灰溜溜地离开了。

    没喊卫兵把潘洛拖出屋,或亲自把他踹下楼,修染觉得自己的克制力还是不错的。他的日常工作就是与各种人打交道,但身居高位,很少碰到有人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挑战他的权威。即便有,他也有本事让那些人迅速从他眼前消失。但对潘洛却不可以。

    为什么?

    他问自己。

    只是因为对唯一的妹妹嘉陵有一份古怪的保护欲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