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妖龙古帝 > 第644章 诅咒之力
    听到苏寒的话语,段天生身体一震,不但没有停顿,反而速度更快。

    其身上的龙力爆发出来,连同身后那二百人左右的玉虚宫弟子,都是脸色狠狠的变化了一下,迅速朝着远处奔逃而去。

    的确是在奔逃!

    段天生在奔逃,玉虚宫的弟子,也在奔逃!

    之前一战,段天生差点死在苏寒手里,即便是龙皇境强者出手都没用。

    至于玉虚宫的弟子,被凤凰宗强力压制,瞬息间便击杀了数十人,导致进入这远古战场的一千人,此刻只剩下了九百多人。

    那是一种实力上的碾压,根本就无法抗衡。

    玉虚宫的弟子在攻击凤凰宗之时,大部分都被躲开,实在是躲不开的,便会被轰击在凤凰宗体外的那大地守护上面。

    若只是一层也就罢了,关键还不是一层!

    再退一步来说,不管多少层,都被玉虚宫的弟子给轰开,但当那攻击落在凤凰宗弟子身上的时候,竟然……丝毫无伤!

    但凡凤凰宗的人,尽皆都修炼了鲲鹏圣体,肉体或多或少的强化,当那攻击穿过层层防守和削减,轰击在了身上的时候,几乎已经没有了什么威力,他们的肉体,可以轻易承受。

    而反观玉虚宫就不同了,只要被击中,就疼的要命,他们若是没有了修为,和凡人没有什么两样,肉体太过脆弱。

    此刻一想到当初的那场战斗,他们就闻风丧胆,惊恐异常,根本没有了跟凤凰宗再交战的心思。

    “站住。”

    苏寒再次开口,声音传来,极为平静。

    可落在段天生耳朵当中的时候,段天生头皮发麻,脸色再变,咬牙之下,浑身轰的一声出现了一道雷霆,带着他迅速远去。

    这一幕,让雨晨还有那神月宗的广天苑都是双瞳收缩,不敢相信。

    若说之前他们还认为段天生是忌惮苏寒,那此刻,他们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段天生,不是忌惮苏寒,而是害怕苏寒!

    忌惮与害怕,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

    “这……”雨晨睁大眼睛,不敢相信。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个超级宗门的天骄,被一个六流宗门的宗主,吓的屁滚尿流,仓皇逃窜。

    “这段天生,真的是玉虚宫的人?”

    广天苑眉头大皱,他甚至都有些怀疑,段天生是不是已经加入凤凰宗,成为玉虚宫的叛徒了。

    不然的话,凭借他超级宗门绝世天骄的身份,跑什么?

    “段天生,本宗再给你一次机会,你若站住,本宗不杀你。”苏寒第三次开口。

    段天生咬牙切齿,哪里会听苏寒的,之前的伤势还没好呢,此刻留下来,完全就是找死。

    见他继续奔逃,苏寒目中一冷,手掌翻转之间,蓦然拿出了段天生的那一半肉体。

    “你看看,这是什么?!”苏寒大喝。

    肉体的出现,段天生立刻升起了血脉反应,他脚步一顿,回头看去,只见苏寒正拿着自己之前被斩下的一半身体,而此刻,这身体上面,正有着不少的印诀在闪烁着光芒。

    “你……你拿我的肉体做什么?!”段天生脸色苍白。

    “诅咒。”

    苏寒淡淡道:“你若再跑,我会让你尝一下诅咒的滋味儿。”

    段天生脸色阴晴不定,片刻之后,露出果断,转身就跑。

    苏寒冷哼一声,手掌伸出,朝着其中一个印诀蓦然一拍。

    “痛!”

    “啊!!!”

    此字落下的瞬间,那段天生奔逃的身体骤然停下,一股无法形容的疼痛,猛的从他体内爆发。

    这种爆发,不仅仅是肉体,若肉体的话,他不至于如此。

    这种爆发,是直接从元神当中,涌现出来!

    段天生的痛苦,有百分之九十都来自于元神!

    仅仅是瞬息的时间,段天生便感受到,自己的元神萎靡,一蹶不振,看起来随时都要消散一般。

    他调动了所有的修为,更是吞下了数十枚丹药,但那疼痛,没有丝毫的减少,反而越来越剧烈。

    段天生毫不怀疑,若再这么下去,自己会硬生生的疼死!

    “苏八流!!!”

    段天生嘶吼道:“我与你无冤无仇,之前也只是切磋而已,你何必如此对我!”

    “切磋?”

    苏寒忽然笑了,笑容当中带着浓郁的森冷。

    “搬弄是非,颠倒黑白,你推卸责任的功夫,倒是比你的实力强了太多。”

    话音落下,苏寒又拍向另外一个印诀:“痒!”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段天生元神当中的痛苦立刻消失,转而出现的,是一股难掩的瘙痒。

    这种瘙痒,一样是从元神当中传出,段天生时而发出大笑,时而剧烈挣扎,整个人如同疯狂一般,看的在场所有人都愣住。

    他的指甲,深深的抓在了身体各个地方,有一条条狰狞的伤口被其划破,但那瘙痒,来自于元神,根本无法制止。

    “放……过我……哈哈哈哈,我……哈哈,我错了……”段天生开口,目中露出求饶。

    “这瘙痒与疼痛,仅仅是其中两个印诀而已,我若想杀你,凭借诅咒之力,可瞬息间将你崩灭。”

    苏寒冰冷道:“交出本命金血,然后给本宗滚过来!”

    段天生不想交出本命金血,但那种折磨实在是难以忍受,他甚至都想要一死了之。

    此刻听到苏寒的话,当即一拍眉心,有一滴本命金血飞出,飘在了苏寒手里。

    与此同时,段天生的身影,也是不再奔逃,急速的朝着苏寒而来。

    “还有他们。”

    苏寒指向玉虚宫的二百人。

    “交出本命金血!!!”段天生立刻嘶吼道。

    那二百人相互间对视,他们有些不甘,一旦交出本命金血,那自己的生死,可就真的掌握在苏寒手里了。

    “快!!!”

    段天生再次嘶吼,头发散乱,浑身伤口,目中充满了凶狠与戾气。

    见此,那二百人叹息一声,都是将自己的本命金血交了出来。

    与此同时,他们与段天生一同,老老实实的来到了苏寒前方。

    苏寒冷笑一声,一拍印诀,段天生身上的痛苦顿时消失。

    他心中对苏寒恨到了极点,可有本命金血在苏寒手中,却又不敢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