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三百六十一章 目不识丁
    没办法不心慌,刚才的事儿,老爷子和秦妈体谅人,给他一顿板子敲警钟,终究没强行插手进来,可不代表老俩口没怒火。

    这种情况下,万一被他们发现,女儿在桌底下悄悄蹭儿子的腿.....毕竟桌子说大不大,腿都挨的挺近。

    秦泽脑子里浮现老爸刚刚说的话:你想象不到我会对你做什么!

    其实能想象,这双腿估计没了。

    而且,老妈看好子衿姐,可她对苏钰也蛮有好感,刚才在厨房责怪了他一句,就没了,不但如此,还护着他,世上只有妈妈好。

    不管是子衿还是苏钰,麻麻都松口气了,归根结底,只要不是她害怕的那只蛆,儿子娶什么媳妇,秦妈都会赞同。

    但,如果被她发现那只蛆在桌底下挑逗儿子......

    秦泽艰难的咽了咽口水。

    秦泽觉得,这会是自己人生中最胆战心惊的一个大年夜,而且,还要守岁,长夜漫漫,不知道他能不能熬过今晚。

    电视机里鞭炮声,恭贺声,欢声笑语。

    在这喜庆的节日里,秦泽却感受不到一丝丝的温暖,渴望大佬的被单。

    姐姐的脚丫子可灵活了,从小腿爬到大腿,也就她腿长,可以尽情的动,上半身却能保持不动。可是,就不怕蹭到边上的妈妈么?

    秦泽不理姐姐的挑逗,加快了扒饭速度,早点吃完,到客厅看电视去,爸妈都在的情况下,姐姐不敢放肆,苏钰不敢搞事,王子衿不敢招牌斜眼,大家和睦融融的看春晚,多好。

    美滴狠!

    就这么办了。

    那只脚丫子从小腿滑到大腿,继续往上.....再往上就十八禁了。

    秦泽不动声色的把手伸到桌子,捏住作怪的小脚丫,用力掐了一把。

    “哎呦!”姐姐蹙眉,痛叫一声,同时缩回脚。

    “怎么了?”秦妈关切的问。

    老爷子也看过来。

    姐姐瞪了眼秦泽,嗔道:“小赤佬踩到我的脚了。”

    秦泽:“不好意思。”

    姐姐倒打一耙,皱着鼻子:“这么大的人啦,吃饭还不安分,讨厌的要死。”

    秦泽:“.......”

    这个锅我背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下次注意。”秦泽低头认错:“改天请姐吃糖。”

    “吃什么糖。”秦宝宝下意识问道。

    脱氧核糖!

    秦泽心道。

    继续吃饭,两对话唠又聊上,秦妈话里话外的问王子衿家的事儿,说起来,王子衿和自己儿子好上,做为儿媳妇一号,她却不知道王子衿家里的情况,只知道住在京城,父亲似乎是体制里的。

    王子衿应对的很好,父亲是当官的,多大,没说,母亲是富裕家庭的千金,家里有个七十几的爷爷,因为年轻时受过伤,身体不太好,早早的退休了。还有叔叔伯伯堂弟堂妹若干。而她本人,独生女,没有兄弟姐妹。

    乍一看,好像把家底都坦白了,仔细一想,这种模板的家庭,全中国千千万万,完全没什么参考价值。

    嘿,子衿姐的道行,感觉如果和老妈掐起来,会很精彩。

    王子衿吃的很矜持,只夹自己身边的几道菜,秦泽好几次看见她把目光落在他面前的雪菜炖冬笋,但距离有点远,她没夹。

    在叔叔阿姨面前,她各方面都表现的无懈可击。

    但秦泽心疼她。

    “子衿姐,吃这个,我炒的,以前家里没给你和姐做过。”秦泽给她夹了一筷:“尝尝味道。”

    王子衿开心的眯着眼,灿烂一笑,阿泽真贴心!

    突然,秦泽感觉一道目光落在他身上,扭头看,是苏钰!

    苏钰没说话,柔柔的目光锁定他。分明在说:我也要,我也要!

    不患寡而患不均的道理,秦泽懂,可问题是.......为什么大家的表情都辣么奇怪?

    老爷子冷笑一声。

    秦妈呵呵一声。

    姐姐漂亮的眸子锐利盯着他。

    王子衿:(¬_¬)

    父母眼里,大概是两个准儿媳争宠什么的,姐姐和王子衿眼里,苏钰又在搞事情。

    苏钰喜欢秦泽,她俩看出来了。但苏钰这次来家里,名义上是看望老爷子。

    小钰儿,收收你的眼神啊,哪有这样盯着人看的。

    秦泽好捉急,硬着头皮:“你也夹不到?我帮你。”

    给苏钰夹一筷。

    苏钰甜甜笑道:“谢谢!”

    膝盖被狠狠踹了一脚,贼痛!

    是姐姐,姐姐看一眼自己的碗。

    可以可以,自己造的孽,跪着也要造完。

    “姐,你也尝尝。”

    “妈,你也来一筷。”

    “爸.....您吃。”

    老爷子大有深意的看他一眼。

    总觉得老爸的目光,很复杂很复杂,恨铁不成钢?羡慕嫉妒恨?

    秦泽坐下,端起碗,扒两口饭,那只脚丫子又来了,顺着他的小腿,灵活的往上爬。

    有完没完了,苏钰和王子衿让我水深火热,你还瞎凑热闹,虽然是我自己造的孽,但好歹做了二十几年的姐弟,给条活路信不信,大佬!

    秦泽用力瞪姐姐一眼,放下碗,伸到桌子,用力捏一把。

    “哎呦。”苏钰吃痛,惊呼一声。

    “怎么了?”老爷子问道。

    “.......”秦泽:“可能,可能又被我踩了一脚?”

    苏钰立刻点头,“就是被他踩了一脚。”

    “你怎么回事,吃个饭要踩这么多人?”老爷子不悦的瞪儿子。

    秦泽:“......”

    来来来,窦娥在哪里,我要和你solo。

    心力交瘁,爱作妖的姐姐和爱搞事的苏泰迪,都不让人省心,还是子衿姐好,这种桌底下蹭人腿的风骚操作,子衿姐断断做不出来。

    而且,她一米六五的身高,坐的又远,好像要伸腿撩拨他,上半身的姿势会很大。不像两个一米七二的长腿怪。

    腿短也有腿短的好处。

    秦泽看一眼子衿姐。

    王子衿:“???”

    总感觉阿泽的眼神,怪怪的。

    终于吃完饭了,六个人,十几道菜,还有一大盆饺子,菜基本吃见底,饺子没剩几个,三个漂亮女人靠在沙发,舒舒服服的享受着温饱后的舒坦。

    那么问题来了,碗筷怎么办?谁协助秦妈收拾?

    老爷子是不会干家务事的,于是秦妈瞅瞅王子衿,温婉贤惠的头号媳妇没反应。

    秦妈瞅瞅苏钰,清冷优雅的二号媳妇也没反应。

    秦妈再瞅瞅女儿......算了,这个要是有反应,就不是她女儿。

    “妈,别瞅了,瞅到眼干她们都没这个自觉。”秦泽低头说着,把饭碗叠在一起,“我帮您吧,姐姐是老爸的贴心小棉袄,我是您的贴心小棉裤。”

    诶,小棉裤不贴着心的,说法不对,应该叫做贴臀小棉裤,但说出来会被打死吧。

    秦妈叹口气:“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吧,你这小子,挑媳妇的眼光还是欠了点。”

    秦泽就想,还不是你和爸的锅!

    母子俩在厨房洗碗,老妈感叹道:“以前啊,一直担心宝宝的婚事,她可能单身惯了,没心没肺。倒是没怎么在意你,一不留神,你倒找了两个。”

    说起这话题,秦泽就很心虚,他知道老妈知道姐姐是弟控。

    秦泽着急的向秦妈明确子衿姐是她女朋友这件事,就是为了打消老妈的疑虑。

    “都说了我是妈妈的小棉裤嘛,妈妈不用为我担心的。”

    “妈不担心你,妈老家有好多女孩子,心心念念的想嫁到大城市来,”秦妈笑道:“你以后娶不到媳妇,妈就去老家找个姑娘给你相亲,随便找几个,样子过得去就行,毕竟你普普通通的,长的也不算帅,要求不能太高。”

    秦泽:“麻麻,你这样会失去我这个儿子的。”

    他不甘心,说道:“妈,您瞅瞅,我真的不帅吗?”

    秦妈看他一眼:“仔细看,还是挺帅的,可能你以前营养不好,起色差,所以看起来不帅。”

    秦泽:“......”

    秦泽五官很端正,只是不够精致,系统稍稍把他变精致了些,颜值马上提升好几个档次。

    用网络流行语说:你不是丑,只是帅的不明显。

    “妈也很漂亮,年纪一大把了,竟然只有一丁点鱼尾纹。”秦泽道。

    “......”秦妈:“儿子,你想失去我这个妈妈么?”

    洗完碗筷,秦泽来到客厅。

    “阿泽,过来我们打牌。”秦宝宝提议。

    这会儿电视没什么好看,春晚没开始,大城市的年夜,过的其实蛮枯燥,自从外滩那边出事后,跨年夜的活动都少了,出去玩的话,感觉和平时也什么区别,年味不重。

    往常的跨年夜,秦家四口就会打牌,秦泽和秦宝宝联手从爸妈那里坑一点零花钱。

    秦妈坐在沙发休息,笑道:“你们四个玩,我们老人家看电视。”

    老爷子道:“娱乐为主,别玩太大,子衿、苏钰,你们仔细点,秦泽和宝宝以前经常眼神通牌,从我和他们妈这里骗零花钱,默契的很,别着他们的道。”

    秦泽道:“别听我爸瞎说,说的好像我们能用眼皮打摩斯密码似的。”

    苏钰表示自己不爱打牌,然后挪动秦泽身边,挨着他,看他打牌。

    秦宝宝冷笑道:“害怕输钱啊。”

    王子衿补一刀:“我借你,不用还。”

    苏钰小声嘀咕:“两个目不识丁的蠢货。”

    就秦泽一个人听到了,而且听懂了。

    但愿.....能和和睦睦的度过跨年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