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其他小说 > 深圳打工:厂花爱上我 > 第224章 过后依旧空虚
    一阵疯狂过后,又归于静。虽然我平复了,压抑在内心里的那那一段仇恨,事后想想,却感觉到无比的空虚。

    是的,自从李燕离开我后,身边虽然多了很多的女人,心里却越来越觉得空虚。

    终于把憋在胸中的一口闷气发泄出来了。我疼快地一把将她抛了起来,丢在座椅上,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怎么样?我行不行,啊!”

    我原本以为她会生气,哪知这娘们,被我这么一抛反倒来劲了,起身再次用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在我的脸上亲个不停。

    “亲爱的,我爱死你了。”

    这娘们真是坏到骨子里去了。我轻轻地拨开了她的手,心里勉强得到了一丝安慰。

    气也出了,火也发了。好一会儿,我才幽幽叹了口气道:“走吧!今晚我们还要回去呢!”

    我以为这妖精会就此罢休,岂料,她一下爬到了我的身上,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亲爱的,我不想回去了,我要你今晚陪我。”

    “可是我身上没有钱了啊!”我向她装起了穷,老实说,我心里对她还有一点气,今天还没有心情带她去开房。

    她忽然想起钱包的事来了。“对了,我的钱包,还在车座后面呢!”

    说着,再次从我的身上爬过,跳到了后面的车座上,弯下腰,去捡车厢里的那只红色夹子。

    她捡起钱包,快速地翻了翻,很快便皱起了眉头,“啊!我的钱包里怎么才剩几十块钱了啊!不可能啊!”

    她挠了挠脑袋,“对了!我想起来了。都怪大红这个妖精,刚才从我钱包里拿了三百多。怎么办啊!弄得我今晚都开不成房了。”

    她摆出一副苦瓜相,嘟着嘴巴望着我。忽然,她高兴地从后座上弹了起来,“有了,今晚我们回宝安去,去金姐的健身房里,金姐在那里有一个休息室,我有她的钥匙。要不我们就去那里过夜吧!”

    “你就不怕金姐发现了,修理你啊!”我笑着问道。其实,是我心里有些担心。老实说,真的让金姐知道了我和小红的关系,还不知道她会怎样对我呢!

    想起金姐,我心里不禁又泛起一阵愧疚。

    “哼!她才不会发现呢!她现在正和那个死胖子在一起,哪还有心情管得了这么多。她既然可以和严胖子快活,那我也可以。这对男女都不是好东西,最好去了西藏就永远别回来了。”小红在嘴里咒骂道。

    “喂!你可别忘了,你曾经当过严胖子的秘书啊!还有你是金姐的助理呢!”我说。

    “切!如果不是看在钱的份上,我会看上那个死胖子么?至于金姐嘛,虽然她人不坏,但是她把我的男人抢了,让严胖子冷落了我。所以,我也希望她永远留在西藏不要回来。”

    小红咬牙切齿道。看来,这女人对金姐和严厂长的怨念很深啊!

    她再次在方向盘前坐了下来,系上了安全带,“走吧!我们回宝安去。”

    我将一只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自己的钱包,朝她微笑道:“我们还是别去宝安了。过几天金姐回来了,万一看出点蛛丝马迹,对你我都不好。”

    不知为何,我想起在金姐的地方和别的女人好,我就会觉得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我觉得这是对金姐的不敬。虽然对金姐谈不上有多爱,但对于她,却是打心眼里的敬重。毕竟,这女人救过我命,替我挨过刀子。如果她能够和严胖子斩断的话,就算要我娶她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你放心好了,金姐过年肯定回不来了。她这一次去西藏是有目的的,不但要去西藏,还要去云南呢!她打算在那边开酒吧!现在是去那里考查了,没个半年是回不来的。”

    听了小红的话,我心里总算长舒了一口气,还好金姐不会回来,要不然她知道我和这么多的女人有关系,她一定不会饶过我的。

    不过,她不也和严胖子在一起吗?想到这里,我心里又有些不平衡了。 朝一侧的小红望了望,道:“走,我带你去开房。”

    “你不是说你身上没带钱吗?”小红惊讶地问道。

    我把钱包掏了出来,打开给她看了看,“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去住几十块钱一晚的。走,我们住酒店去。吴所谓能够让大红住宾馆,我就能让你住酒店。”

    “亲爱的,我爱死你了。”小红在我的脖子上猛地亲吻了一口。

    那晚,我带着她在一家三星级的酒店里,住了下来。

    第二天早上,我还没有睡醒,便被小红给弄醒了。这女人十分的缠人。我只好依了她。

    中午退了房以后,我便让她送我到小辣椒的店子里。小红和我道别后,她对我说,她要过了年之后才会回来。

    想想,我又是白忙乎了一趟,本想找个女人填补一下过年时的那一段空白。可还是没能找成。唉!我这苦瓜命,真是一年十二个老婆,却没有老婆过年啊!

    中午我带着小辣椒去买了一点年货,下午请了两个小时的假特意去送了小辣椒。

    第二天就放假了。母亲打电话过来了,她问我会不会回家,我说不回了。直接把一万块钱寄回了家。

    母亲仍旧不高兴,他说,我怎么光记着赚钱,就不想家了。想来,我心里也痛苦。如果不是为了李燕这件事,我肯定是要回家的。可是有什么办法呢!谁让我碰上李燕这么个女人,我的名声算是彻底的坏了。

    我不干出一点名堂出来,是别想回家了。否则,只会遭来别人的冷眼。

    放假了,我心里特别的空虚。宿舍里就剩我一个人在,曾爽回家了,就连宿管室里的高妹也请假回家了。

    我打电话给龚畅丽问燕妮有没有回家,龚畅丽告诉我,她过年回去看奶奶了。这丫头成了我外头唯一的牵挂了。

    本来老八也是我心里的一个牵挂。可是自从他追余静那件事后,我们之间心里便有阴影了。我打算就在大年三十那天,去看一下他,给他派个红包完事。

    我想好好冷静一段时间,或许时间可以让我们忘记这段不太光彩的事情,或许是我想多了。但仔细想想,我去粮油店里,也没有多大的意义了。人家有花云这大美人陪着。我去干嘛呢!还不是当电灯泡?

    罢了,我就老老实实的陪着吴所谓过年吧!我们昨天还约好了呢!

    我心里正这样想着,哪知放假第二天的下午,我便看到那小子背着个小背包回家去了。我问他,“你不是说,你不回家过年吗?”

    他笑着说,“现在不一样了。我现在是有女朋友的人。”

    “哦,这么快就和大红确定关系了?”我问。

    他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兄弟,好好努力,把小红搞定了,以后我们过年就可以约好一起去丈母娘家拜年。”

    望着这小子离去的背影,我又些羡慕,又觉得有些好笑。这年头的爱情也太草率了吧!去酒吧里喝一回酒,就可以确定关系,并且会考虑谈婚论嫁。

    这也发展太快了吧!不过,也难怪,吴所谓和大红可是同一个地方的,有着老乡这层关系,谈起恋爱来,就更靠谱一些。

    我不禁想起了小红。我仔细想了想,这丫头,也只能当一当床友,这种女人不适合当老婆。可我仔细一想不对啊!每年扫黄都要抓那么多的小姐,还有那么多没有被抓的,按照我这种逻辑,人家不要嫁人了?最后还不都得嫁人生孩子,过上普通人的生活。

    想想在外边,这些随便谈恋爱的女人,睡来睡去,到最后还指不定是谁的老婆呢!爱的时候口口声声叫老公,事实上,养的却是别人的老婆。

    而男人也不过如此,你一口一个亲爱的,结果到最后却当的是别人的老公。唉!在这充满欲望的城市里,一切都可以是浮云,包括我们的生命。

    那一晚,我站在美临公司宿舍楼的最顶层,望着下面白花花的水泥地,陡然间有一种,想扑下去,一了百了的冲动。

    当然,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然而却是如此的恐怖。

    那一晚,我想到了很多。我想每一个在外边打工的人,可能在失落的时候都会有过这样的感觉:每当过得不如意的时候,就会特别的想念曾经过去的种种美好,包括女人;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就特别的渴望身边有一个亲人或者情人陪伴。

    最初,我是带着一种好奇的心态爬上了楼顶。然而,当我真正站在顶端的边缘的时候,就会有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念头,甚至想过死。

    幸好,那一晚,我及时离开了那地方,并且之后再也没有上去过。

    那个地方的确有些邪乎。我听厂里的保安说,就在我刚才站立的地方,曾经有三个人从这里跳下去,结束了自己的生命。两男一女。

    女的跳楼那次,我是亲眼目睹过。那时我和杨云嫣正在谈恋爱,并且产生了误会,我记得当时杨云嫣误以为是我跳楼了。

    这事想起来就有点恐怖,我没有想到自己会走到那个地方去。并且最终会有过想自杀的念头。虽然只是一刹那,但已经够吓人了。

    “喂!程宇!你快点下来吧!”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我的身后。

    我回头一望,竟然是马小丽。

    “你来这里干什么?”我惊讶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