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写肆意人生 > 234 奇怪的技师
    234 奇怪的技师

    晚饭结束,顾远一家人一起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王芳明显心思没放在电视上,看了一会就转头问顾远点什么。

    顾远也不嫌烦,一边漫不经心的看着电视,一边随口回答着她的提问。

    “既然买黄金不划算,那买什么更赚钱呢?”某一刻王芳问了一个极其经典的问题。

    “房子。”顾远言简意赅的给出了答案。

    “房子?”王芳明显没想到会是这么一个答案。

    “没错,就是房子,从今年年初开始,基本上大一点的城市房价都在往上涨,尤其是在沪上,燕京,羊城这几个地方房子更是涨的有些离谱。现在的大部分公司一年挣得都没买房子涨得多。”

    对于顾远的话王芳有些将信将疑,她倒不是怀疑顾远说得不对,只是她有些想不通。

    “既然这样,那大家都去买房就好了,还开什么公司呢?”

    “因为买房需要的资金投入太大了,而且在没有卖出前可是一分钱都收不回来的,可是房子价格很可能一两年才能涨到一个满意的价格,这中间你总不能不吃不喝吧?”

    这么一说王芳顿时理解的点了点头,意思很简单嘛,投资房产的钱必须是闲余资金。

    回答完了王芳的十万个为什么,顾远便起身去洗漱,洗漱完,顾远也就回房睡觉了。

    第二天一早,顾远带着现金沿着水库跑了一圈,随后回家吃早饭。

    等他吃完,顾建国和王芳已经准备好各自上班去了。

    看他们各自忙起了正事,顾远也就没继续在家待着,开着车就回了金陵。

    回到金陵,顾远去了一趟远东商城的指挥部金陵虹桥酒店。

    到酒店的时候,几个股东都在,不过并不是在指挥部,而是在酒店一间包房里打着麻将。

    顾远到的时候他们一时都有些不好意思,颇有种上班偷懒被领导抓住的感觉。

    顾远倒是没有给他们难堪,反倒是和和气气的说道:“周末娱乐一下也是应该的,以后工程正式开始了,我们也要实行单休。打麻将什么的都是可以的,不过有一点,不要和施工单位一起玩。”

    这句话说完,顾远认真的看了几人一眼。

    “我们和施工单位绝不是朋友,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的从工程里捞钱,不论是正当或者不正当的,所以我们必须和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只有保持了足够的距离,我们才能有威信,才不会中了对方的套。”

    一众股东听了顾远的话,当即纷纷点头,实际上以他们的性格,真要是和他们混熟了,他们还真可能被对方给下了套,毕竟江湖草莽,讲得就是一个义气。所以为了兄弟情谊,做出点傻逼的事情,也不是不可能。

    顾远此时给他们打的这个预防针,对他们还是颇为及时的。

    因为顾远的到来,麻将肯定是不能继续打了,一众股东结束牌局。

    不过他们也没去会议室,而是一起去了桑拿按摩区。

    十月份的金陵天气已经不算太热,但蒸桑拿肯定还不现实,所以他们就做了一个足浴。

    在一间超大的豪华包间里,一行九个人各自躺下,酒店里最水灵的几个妹子齐齐站在那里,顾远也没仔细挑,随便点了一个,然后便任由她施为了。

    “最近拆迁进行的怎么样了?”顾远躺在那里一边享受着按摩,一边随口问道。

    “拆迁的还算顺利,我们按照小顾总你的意思,一条边一条边的拆,拆完之后就建围墙,还真别说,自打我们围墙建起来后,银行的款子都好贷了不少。”回话的还是老金。

    顾远闻言笑着说道:“设计院那边的图纸也快出来了,等到审批完毕,我们把效果图往墙上一打,到时贷款还要简单呢。”

    听了顾远的话,众人顿时纷纷附和,心安理得的享受了一众大佬们的吹捧之后,顾远又继续说道:“等到图纸出来之后,我们差不多就要开始进行招标了,这个事情呢可以仔细点,招标周期弄得长一点,招标单位多找几家,把时间往后拖一拖,等到总包找好之后,再把土方工程拿出来做一个专业分包,等这一系例的事情都做完,怎么也要明年五月份了。”

    “等正式施工了,还有严格审核各项施工方案,该专家论证的就论证,总之开工的时间越晚越好,我们的目标是在2007年之后完成主体建设,然后在2008年的时候正式竣工,否则我们早早把商城建好了,结果周边一个小区都没有,那我们不是成笑话了。”

    “小顾总分析的对。”众人当即再次送上一堆恭维。

    就在众人闲聊中,技师们也做完了足疗项目,老金这时转过头来,一脸色迷迷的对顾远说道:“小顾总,我们酒店还有一些其他项目,你要不进去试试?”

    顾远作为一个混迹欢场多年的老江湖,自然闻弦音而知雅意,眼看他们都是一脸奉承的样子,他也不推辞,跟在自己的技师就进了一间小包间。

    进了这间包房之后,顾远这时才认真的打量了眼自己的技师,只是这一打量不要紧,他却意外的发现他技师的神情似乎有些怪异。

    他从这个技师脸上看出了一种挣扎,不是那种不得不屈服于现实的挣扎,而是那种为了某种目的而一时隐忍的挣扎。

    这个发现让顾远顿时大为意外,这一刻他不由冒出一个想法来,这个技师的身份有问题。

    想到这里,他也不点破,反而大大方方的往按摩床上一躺道:“先给我按按背吧。最近腰有点酸。”

    顾远注意到,那个技师听了他的要求时,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就这样,技师慢慢坐到了顾远的边上,然后力道适中的给顾远按起背来。

    按了一会,顾远蓦然开口:“你这样按我很不舒服啊,你还是坐到我背上去按吧。”

    技师听了顾远的吩咐,手上的动作不由顿了一下,犹豫了几秒钟之后,技师还是小心翼翼的跨坐在了顾远背上。

    就在对方坐到顾远背上的时候,顾远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背上多了一种滚烫的暖意。

    这个感觉让顾远不由愣了一下,随即他就想到了之前的一个细节。

    刚刚做足疗的时候,老金他们几个似乎都是半躺在按摩椅里,而视线落点似乎也有些奇怪。

    结合此时的触感一分析,顾远当即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这些技师此刻身上除了一件工作裙之外,怕是就没别的衣服了。

    也就是说,如果顾远不是穿了一件浴衣,那他们此刻就已经是零距离的接触了。

    而此时,即便是隔了一层衣服,顾远也能清楚的感觉到对方的体温,而技师的动作此时更是已经完全僵硬了。

    这时顾远不由更加肯定这个技师有问题了。

    只是他依旧没有直接点破,而是又起了个捉狭的主意。

    “这样按摩还是不舒服,你帮我把上衣脱了,然后给我做个刮痧,然后再继续按摩。”

    顾远清楚的感觉到,当他提出这个要求之后,坐在他身上的技师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顾远心中暗自想到:“让你图谋不轨,这下乱套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