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一品道门 > 第三百九十四章 名册下落
    张家到底有什么身份背景?

    我母亲背后又有什么故事?对此我一概不知!

    张百仁闭目沉思,眼中满是无奈之色,这些老家伙各各惜字如金,装神弄鬼,我即便是在精明也摸不到半点线索。

    “大人,道观内有发现!有重要的发现!”一为军机秘府侍卫走了过来。

    “什么发现?”张百仁一愣。

    “温大夫的正房夫人在道观内被找到”侍卫道。

    张百仁闻言精神一震:“这是活口,证明咱们之前所做都是对的,所有事情都是这三山道做的,将此事通传天下上报天子,本官去见见温夫人。”

    张百仁一路急行,来到了某处偏僻、精致的楼阁内,楼阁内道道哭啼声传来,接着就是一阵猛烈的撞击声。

    张百仁面色一变,猛然登上楼梯,推开门愣在那里,一个衣衫半裸的美腻妇人倒在血泊中,额头已经深深塌陷下去,显然活不成。

    再看看远处挂在墙上的绳索,张百仁已然明白了什么。

    看着那双逐渐暗淡的眼睛,张百仁心脏莫名一抽,缓缓蹲下身子将妇人半裸的身子整理好。

    “替……我……报……仇”温夫人嘴唇微微抖动,声音弱不可闻,但以张百仁道功却听得一清二楚:“你放心吧,所有参与此事的人,一个都跑不了。”

    话语落下,温夫人眼角泪痕滑落,脖子一歪眼睛闭上,张百仁面色难看的站在那里,有侍卫道:“刚刚发现温夫人的时候,全身半裸的被绑靠在墙壁的床上,显然这些日子惨遭蹂躏淫辱。”

    骁虎闻言深吸一口气,在张百仁耳边低声道:“温夫人被解开束缚后便将我等赶了出来,谁知道居然想不开……。”

    张百仁面色阴沉的站在那里,阴沉的仿佛能滴出水来。

    “三山道死不足惜!追杀所有三山道余孽,一个都不可放过”张百仁面带冷色。

    “将此事通报朝廷,传遍天下,叫天下各大道观过目”张百仁眼中杀机缭绕。

    众人退去,张百仁独自站在山头迎着夜风许久无语,今日一幕叫其回忆起了当年的女子,一头撞死在石碑上,这世道太浑浊,浑浊的叫人无法呼吸。

    “大人!”一道略带胆怯的声音在张百仁背后响起。

    “是你”张百仁转过头,正是之前带路的三山道弟子之一。对于叛徒,张百仁从心里瞧不起,在这灾祸连年的时代,能把你养活已经是大不易,你居然还想着背叛,实在狼心狗肺至极。

    “大人是不是瞧不起我?”男子看着张百仁,眼中带有一抹倔强、不屈。

    “哪里有,这次突袭,你们三兄弟立下功劳,朝廷不会亏待你们的”张百仁摇摇头,他又不是傻子,这种事情即便有,也不能说出来啊。

    男子看着张百仁:“大人可知我三兄弟的身份?”

    “不是这三山道的弟子吗?”张百仁一愣。

    男子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唉,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说那么多做什么,只是文帝与我父亲有大恩,虽然我父亲遭奸人陷害死于非命,但我兄弟三人依旧心向大隋,三山道既然敢谋篡大隋江山,我兄弟三人尽人事听天命。之前听到大人在找花名册,小人倒知道花名册的下落。”

    “嗯?你知道?”张百仁眼中精光爆射,一缕缕剑意不由自主迸射而出,叫眼前男子低下头颅,不敢对视。

    “被大护法刘武带走了,大护法刘武乃半步见神不坏的强者,若一心想走军机秘府根本就拦不住”男子话语深沉。

    张百仁眉头皱起:“刘五?走向了哪里?”

    “这是大护法的画像,小人也不知道向那个方向走了”男子递上一副画卷。

    所谓的半步见神不坏只是一个称谓,仅仅只是一个称谓而已。

    半步见神不坏是易骨大成武者精气神皆已经调节至巅峰状态后,只差一个顿悟就是见神不坏强者的称谓而已。

    半步见神不坏强者与易骨大圆满之间实力方面并没有太大差别,内里却是天翻地覆,天地云泥之别。

    “危险啊!这些道观的底蕴果真不可小觑”张百仁拿住画像看了一眼,然后猛然纵身跃起,跳入了群山中:“告诉大将军,就说我去追刘武了。”

    “大人,刘武乃易骨大成强者,你去了未会免有危险”

    “无妨,只要见神不坏不出,谁也要不了本官的命”张百仁消失在丛林中,身形融入月色下。

    奇门推算之术运转,张百仁的奇门测算虽称不上精确,但却能测个大概。

    至于说这兄弟三人的身份,张百仁有些了然,鱼俱罗能找上他们三个,显然是因为三人身份特殊,能被鱼俱罗信任,必然是大隋死忠分子。

    借着月色打量手中画像,谁要说古时候画像不准、不像的,张百仁一个大耳光子抽死你。

    人家官府里有人专门吃这碗饭,岂会不像?至少不比二十一世纪的素描差。

    而且官府通缉画像并非大家想象那样,第一幅画是相当精确的,其余的画像大部分只要把嫌疑人主要特征凸显出来就行了,就像是牛,只要你把牛犄角、牛腿、骨架画出来,细微之处根本不必在意。

    张百仁缩地成寸速度相当快,低头看着脚下的花草树木,张百仁心中一动,莫名奇妙的自己似乎能与脚下草木交流。

    上古大椿树带来的奇异之力终于开始逐渐显露出来,只见张百仁眼中神光流转,莫名其妙这些花花草草树木传递给自己某些模糊莫名的意志。

    “三刻钟前此地有一道人影经过,与我要找的人有八九分相似”张百仁抚摸着脚下草木,看着泥泞里清晰的脚印,猛然纵身一跃,脚踏青草向远处追去。

    “刘武此人胆敢犯奸做科,死不足惜,若不能将其授首,岂能对得起死去的温家满门老小!”张百仁眼睛里怒火熊熊。

    生在道门,却不守清规戒律,理应正法。

    “大哥!”

    夜色下两道人影在丛林中奔驰。

    “刘周你速度快点,朝廷大军就在附近,若是迟了咱们兄弟少不了步老祖后尘,大将军鱼俱罗亲自到来,就算背后势力都龟缩起来不敢出面,至高武道强者实在太过于恐怖,若被其发现咱们没死,绝对不会放过咱们的”刘武一路奔驰,卷起层层音爆。

    “大哥,花名册就是一个烫手山芋,如今已经东窗事发,朝廷不见花名册绝对不肯善罢甘休,咱们兄弟拿着花名册朝廷早晚要找上门来”刘周在后面气喘吁吁道。

    刘武眉头皱起:“你懂什么,有了这花名册,咱们兄弟才有和门阀世家谈判的筹码,我如今卡在武道门槛,若没有门阀世家提供资源,一辈子也休想见神不坏。”

    后面的刘周一边奔跑,一边拿出布条缠绕住自家腰间,将肠子塞了回去:“大哥,我怕是不行了,抗不过这一关了。”

    “别胡说,为兄距离见神不坏只差一步,只要为兄突破见神不坏,荣华富贵近在眼前,少说也要拜封个大将军当当,莫要说丧气话”前面的刘武怒斥了一声。

    刘周无奈,只能闭嘴,过了一会才道:“大哥,你走吧,我走不动了!我若是没有被朝廷的人追上,我便悄悄返回长白山找你,我若不幸被朝廷找到,这所有事情我自己扛下来。你我兄弟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刘家血脉不能断掉。”

    ps:第二更,感谢以前各位同学的打赏,貌似找不到名单了,加一更意思一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