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战国明月 > 第96章 君王后
    是夜,临淄宫内,路寝之台上。

    路寝之台算是齐王宫的主殿之一,但除却外面的装饰华贵,越往内去,就会惊讶地发现,作为齐王宫主人,君王后的寝宫陈设略旧,足见她的简朴。而且哪怕是入夏的四月份,除正门外所有门窗俱还闭着,隔帘处处皆用的仍是厚锦毡毯之物,并未换成夏日的薄纱。

    究其原委,是因为齐王田法章身体不佳,近年十分怕寒怕冷,所以宫内依然保持着冬日的模样。

    在别处招待完长安君后,齐王又拖着病体回到了这里,刚进来就说怕冷,君王后连忙让他服下方术士的药丸,又在屋内加了一个铜炉。一时间,室内宫女都感觉到炎热潮闷,君王后也在以绢帕频频拭汗,整个王宫弥漫在香炉缓缓吐出的香气中,有一种古怪的味道,据说这是方术士为齐王调制的,有醒神功效,齐王一直对此深信不疑。

    等身体稍微感觉舒适一点后,左右无人听见时,齐王田法章才拉着老妻的手,动情地说道:”距你我在城阳初识,一晃十多年过去了,我这齐王能做得安稳,不须操心宫内之事,多亏了吾妻贤惠……“

    田法章在做齐国太子时也有不少女人,但在那场五国伐齐的灾难里,他们田氏几乎失去了一切,十万大军丧师于外,临淄也丢了,齐闵王累累如丧家之犬,在卫、鲁、邾各国间仓皇逃窜,田法章则一路流亡到了莒城,后来齐闵王几经辗转,也来到了这里,建立了齐国的流亡朝廷。

    或许是老天终于开始报复田氏两百年前对姜齐公室的欺压屠戮,田齐的厄运到此还未结束,秦赵魏瓜分了齐国的西境,燕国乐毅占领了齐国大部,这时候没有参与五国伐齐的楚国却打着救齐的名义,派大将淖齿来莒,齐闵王如今只能寄希望于楚国的救援,便以淖齿为齐相。

    谁料,那淖齿也不安好心,已然接受了乐毅”与燕共分齐之侵地卤器“的条件,待他强迫齐闵王把淮北之地重新划给楚国,又派楚军进驻城阳后,这位一度号称”东帝“不可一世的齐王也就失去了价值……

    田法章直到现在依然记得,淖齿将他父亲带到了莒都最为繁华的鼓里街,责问责齐闵王:”千乘和博昌之间方圆数百里,天上下起了血雨,沾湿国人衣裳,大王可知?”齐闵王一脸茫然说:“不知。”

    淖齿又问:“千乘和博昌两地之间地裂涌泉,大王可知?”齐闵王也回答:“不知”。

    淖齿再问:“有人在宫门口哭泣,去寻找却不见人,走开又听见哭声,大王可知?”齐闵王第三次说不知。

    于是淖齿开始数落他的罪状:“天上下血雨沾湿衣裳,是上天告诫大王;地裂涌泉,是大地告诫大王;有人在宫门前哭泣,是有人在告诫大王。天、地、人都告诫了大王,可是大王为何还是执迷不悟不知道警戒?今日淖齿就要为齐国百姓除掉你这个暴虐昏庸、怙恶不悛之君!”

    最后,淖齿便派人将堂堂齐闵王抽去四肢的筋,悬吊在莒城社庙的梁柱上,悬吊了一天一夜煎熬而死。

    田法章至今尤记得,他父亲临死前的哀嚎惨叫……

    齐之国命,至此滑落到了最低谷;齐之社稷,至此不绝若线。

    淖齿认为齐国已经没有再存在的必要,打算屠尽齐国公室后,就让楚国吞并莒、琅琊等地,于是大索城阳,四处寻找齐国公子公孙,尤其是太子田法章!

    田法章只好剪去一头黝黑的长发,改名换姓躲在莒城太史敫家做佣人。然而太史敫那聪明伶俐的女儿,却觉得这个佣人状貌奇伟,谈吐不凡,绝非平常之人,便时常接济他,甚至与他私定终身……

    田法章感动之余,也将自己的真实身份告诉了这个在危难里结实的女子。

    此时,莒城齐人不满楚国的统治,终于有王孙贾站了出来,与愤怒的齐人发起暴动,杀了楚将淖齿,并把楚军赶走,他们也开始四处寻找失踪许久的齐国太子。

    目睹齐闵王的惨死后,田法章为人谨慎,害怕遭到诛杀,迟迟不敢站出来,还是在与他私通的太史氏劝诫下,才硬着头皮承认自己是太子,经齐国流亡大臣们确认后,被拥戴为新的齐王……

    田法章也没有忘旧,做了齐王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太史氏之女立为王后,也就是如今他面前的君王后!

    君王后年纪其实不大,现在才不到四十岁,容貌端庄,愈发有一国之母的风范,闻言一笑:“大王何出此言?只是身体不适时,何必强撑着去亲自召见长安君呢?让相邦或建儿代劳不就行了?“

    ”事关重大,我不能不亲自过问,岂能让相邦专权?至于建儿,唉……他竟依然是孩童性情,与长安君屡有冲突,我就算将此事交予你,也不放心交给他!“

    田法章素来多疑,先前就怀疑过田单,现在虽然借口说将相不可同人担任,罢了田单的相位,可新的相邦,也就是那位振臂一呼带着莒人杀了淖齿的王孙贾,他同样疑虑重重。

    放眼齐国,唯一能让他信任的人,就是君王后了,在妻子面前,他甚至都不用称孤道寡。

    随着齐王的病势一日重过一日,他也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见儿子又平庸碌碌,已然萌生了死后让君王后摄政的念头,所以许多朝政外交的大事,也开始同君王后商量。

    “我今日召见长安君,不但是要告诉他赵兵已退,催促赵国速速履行承诺,交割城邑,其实也是想再试探试探此子。”

    ”一个比建儿大不了几月的孺子,有何好试探的?“君王后却是不太在意,在母亲眼里,永远是自己的儿子最好。

    ”不然,此子不可小觑。“

    齐王说话说不长,就要歇一会,他顿了顿后道:“王后,你可还记得,半个多月前,寡人以范睢做了秦相一事,试探平原君、长安君?长安君不但应答得当,还以范睢不一定知恩图报来讹我,致使我最终还是令安平君出兵击秦助赵。”

    君王后点了点头:“大王今日重提,莫非又有变故?”

    “是有变化,当时范睢逼走了魏相魏齐,而赵国二公子得知此事后数日,平原君就借口要回去交割城池,匆匆归国。如今我却从邯郸那边得到了一个消息……”

    齐王眯起了眼睛:“有传言说,平原君已经接纳魏齐!王后,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君王后也有几分见识,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平原君真是大胆,这是想告诉天下,赵国不怕秦相,并彻底与秦决裂结仇啊……”

    “然也,接纳了魏齐,平原君之名必然被列国厌恶秦国的士人称颂,彼辈也会将赵国说成是一个有担当的大国,争相投奔。我此次让安平君击陶救赵,只想不得罪赵国,同时换取赵国归还几座城池,而后是否还要与赵国结盟,尚在两可之间。”

    他眼神阴冷,丝毫没有忘记当年的仇恨:“五国伐齐,赵国出力不少,之后十余年里,赵屡次与燕伐我,占领高唐等大城。故而我素来不信任赵国,也没兴趣与赵国结长久之盟,一旦齐国有难,我不认为赵会救我,这等盟友,要了有何用?“

    ”但这件事,倒是让我疑窦顿生,赵国今日能纳一魏齐,来日或许也能投桃报李救齐国,结盟之事,却是有利可图……”

    田法章眼睛雪亮:“吾妻,若是答应了赵国结盟一事,再嫁长公主与赵王巩固盟约,你觉得如何?”

    “妾本不应多言。”君王后垂首道:“但吸取先王的教训,齐国的处世之道,应当学习黄老,事大国谨,与诸侯信,如今秦强赵弱,在妾看来,还是不值得开罪秦国。”

    ”但齐国伐陶邑,已经得罪秦国了,现在就算齐国想中立,恐怕也不容易。“田法章有些无奈,世上的事就是这样,有时候他们才来得及做出一个决定,局势就瞬息万变,让先前的决定显得莽撞。如今仔细想想,接纳长安君,出兵助赵,就显得有些鲁莽和短视了。

    ”大王不如再等等。“

    君王后笑道:”应该着急的是秦,因为秦惧怕齐赵联手,赵国也着急,因为赵害怕齐国抛弃赵国,让赵独自面对强秦,现如今,应当是两国竞相拉拢齐国才对,大王急什么?“

    ”我哪能不急……“

    齐王一激动,又猛地咳嗽起来,良久后才艰难地说道:”毕竟我能否活过今年都不得而知,也想在死前,将齐国的国策定下来,岂能将一切抉择,都交给吾妻呢。赵国虽然与齐有不少冲突,但如今是吾妹在摄政,她这人我清楚,虽不至于卖赵与齐,却绝不会轻易与齐决裂,放眼四面,相较于楚魏燕,还是赵国靠得住……“

    “大王真是用心良苦。”

    齐王虽然多疑而寡恩,可对君王后却是发自内心的好,君王后也不由眼圈发红,拉着丈夫的手哽咽不已。

    就在此时,有寺人趋行入室,在帷幕外垂首道:”大王、王后,貂勃大夫求见。“

    齐王与君王后面面相觑,这么晚了,负责外事的貂勃还要求见,有什么事比打搅齐王休息还重要?

    等齐王挣扎着起身,披上常服,在君王后搀扶下,让貂勃入内后,却见貂勃面容看不出喜忧,只是手里捧着一封帛书,小心翼翼地下拜,献上信件。

    ”大王,王后,恕臣无礼,此乃秦王口述,秦相亲笔所写书信,必要大王亲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