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逆战狂兵 > 0244 让人为难的苏哲
    尼玛,老爷子性子刚烈,最佩服的就是有骨气有担当的男人。

    你霍晓秋再害怕,那苏哲也不可能在唐家杀了你,你丫的就不能争口气,表现的有点风骨?有点担当?

    唐成军暗叹了口气,佩芝,我已经仁至义尽,是你的侄子不争气,可怨不了我。

    唐成国心里暗爽,三个妯娌之间,就霍佩芝那娘们尖酸刻薄,爱慕虚荣,最是难缠。

    自从嫁到唐家,就一门心思放在帮助霍家壮大上,甚至不惜损失唐家的利益。

    归根结底,她就是爱表现,贪图回到娘家时,受到所有人的崇拜和尊敬,以满足她的虚荣心。

    唐成国虽然不是家主,但也掌管着唐家的很多产业,很多次和霍家利益产生冲突,都不得不顾及这个泼妇和三弟的面子而让给霍家。

    这更助长了霍佩芝的气焰,甚至几次主动找上门来提出一些过分的要求,让他很是头疼。

    现在有了老爷子的尚方宝剑,他以后就不用再这么为难了。

    只是,那个泼妇真能就此收敛吗?恐怕很难啊,这样未必是坏事,干脆趁此机会把那嚣张的娘们赶出唐家得了。

    想到这里,他偷看了一眼唐成军,三弟也在外面养情妇,看来也对那泼妇不满,想必和泼妇离婚,还是能接受的吧。

    不知道为何,他突然有些羡慕起唐成军来,如果他们真离婚了,老三岂不是能把小情人名正言顺的娶进门来?

    哎,我什么时候才能离婚娶我的小情人呢?他突然觉得老婆贤惠了也不是好事,想离婚都没有借口。

    这大概就是男人的通病了,老婆再贤惠,时间长了也会厌倦,都想寻求点刺激。

    可他就没有想到,真的离了婚,他的小情人会比他的妻子更贤惠吗?

    只是当局者迷,只有真正的失去后,他才会明白自己曾经失去的是多么珍贵的东西。

    唐成军大气都不敢出,唐成国心思飘浮,在想着自己的小情人。

    密室里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唐老爷子看着这两个儿子,心里叹了口气。

    看来当初自己让最老持稳重的大儿子唐成营接手家主之位是正确的。

    这两个孩子,真不是当家主的料,唐成国太轻浮,唐成军耳根子太软没有主见。

    直到唐成营训诫完唐英雄匆匆赶来,才继续如何面对苏哲的话题。

    唐成营在审问唐英雄一番后,顿时哭笑不得。

    本以为这厮是个搞情报的料,哪里想到这家伙竟然是因为喜欢寻花问柳,每次被发现都会被狠狠的责罚一番。

    久而久之,这夯货就长了个心眼,花了一笔小钱专门雇佣了几个人。

    什么事都不干,就是每天盯着唐家的这几个叔伯,防止自己寻花问柳的时候被逮住。

    结果就无意间发现了唐家三兄弟私会情人的秘密。

    知道这些秘密后,唐英雄自认为抓住了他们的把柄,万一到时候自己再被抓住,就有了讨价还价的筹码。

    可转念一想,自己虽然有了唐家三兄弟的把柄,但老爷子的把柄自己还没有啊。

    于是唐英雄又派人专门盯着老爷子,可是老爷子常年都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几年都没有任何消息。

    人无完人,他就不信老爷子就没有犯过任何错,所以这货一咬牙,竟然请了个私家侦探秘密调查老爷子。

    私家侦探调查了一年多,也没有任何消息,直

    (本章未完,请翻页)

    到前段时间,随着混血儿秘密进入唐家,这引起了私家侦探的注意。

    唐老爷子虽然把私生子放在欧洲,从来没有见过面,但作为父亲,他依然还是派了自己最信任的属下白山河密切关注着那边的动静。

    如果不是白山河引路,唐向华也不可能无声无息的进入戒备森严的唐家,见到唐老爷子。

    私人侦探也是有本事的,白山河虽然对唐老爷子忠心耿耿,但他是人,是人就会有弱点,白山河也不例外。

    针对白山河嗜酒如命的弱点,私家侦探做了局,在酒中下了药,把唐老爷子的秘密套了个一干二净。

    所以唐英雄才掌握了唐老爷子的把柄,结果一时得意忘形,说了出来。

    唐家老爷子这样隐私的秘密,万一泄露出去,那可是唐家最大的丑闻。

    所以,唐成营在得知消息来源后,第一反应就是这个私家侦探绝对不能留。

    即便侦探都很有职业道德,会为客户保密,但隐患就是隐患,必须要清除。

    所以在他赶往密室面见唐老爷子前,已经派出了人手去干掉那个私家侦探,销毁所有的资料。

    唐老爷子还没等唐成营发问,就直接做出了决定:“把苏哲驱逐出重川。”

    “爸,苏哲的身手你也看到了,我有信心能够干掉他,但是没有信心把他赶出重川啊。”

    唐成营很为难,苏哲这样的人,或许杀掉更容易一些,想要把他活捉驱逐出去,那基本上没可能。

    唐老爷子老谋深算,眸中闪烁着精芒,缓缓的摇头:“绝对不能杀,不管怎么说,他都对我唐家有恩,而且他的身份也不一般,死在我们重川,只能让我们唐家背负骂名。”

    “那我可没有本事把他驱逐出去。”

    唐成营脸色很是难看,在重川唐家的一亩三分地上,却奈何不了一个年轻人,这让他升起一种无力感。

    唐老爷子有些烦躁的摆了摆手:“我考虑下再说吧。”

    苏哲带着苏东阳兄弟大摇大摆的出了唐家大院,竟然没有人拦截,这让他有些意外。

    “首领,我们下一步怎么办?”

    苏东阳毕恭毕敬的问道,自从他服用复络丹,不但修复了丹田,还突破到了天武境后,对苏哲愈发恭敬了。

    苏哲暗想你是我准岳父,樱雪这妮子是我准媳妇,你们老是喊首领也不是个事啊。

    苦笑一声道:“东阳叔,东海叔,你们是长辈,可别再喊我首领了,以后你们就喊我的名字就行。”

    “首领,那万万不可。”

    苏东阳和苏东海顿时大惊失色,诚惶诚恐的表示不能接受,在倭国,隐者的等级分明,绝不可僭越。

    苏哲头疼的摸了摸鼻子:“我们出门在外,你们老是喊我首领,别人听到了,还以为我们是什么邪教组织呢,这样吧,以后在外人面前,你们就当是我的保镖,喊我少爷好了。”

    “是,少爷。”苏东阳兄弟这个能够接受,立刻改口,那恭敬的态度绝对比保镖还保镖。

    苏哲也只能由着他们,“阳叔,这唐家太小气,我们大老远的把他们家小公主送回来,都不管我们饭吃,实在太抠门了。”

    苏东阳呵呵一笑:“少爷都快把他们的客厅拆了,他们哪里还敢请您吃饭啊。”

    “得,我们自己找地方吃饭去。”

    苏哲大手一挥,拦了辆出租车,准备找地方吃饭。

    “等

    (本章未完,请翻页)

    等我,姐夫。”

    刚上了出租车,唐丫头就开着一辆奔驰越野G65AMG拦在了出租车前面。

    苏哲皱了皱眉头:“丫头,你怎么来了。”

    “赶紧下车,我带你们去吃饭。”

    唐丫头从副驾驶的车窗上露出了小脑袋,一脸的巧笑嫣然。

    苏哲歉然的冲出租车司机道:“师傅,对不起了。”

    “没得事。”出租车司机连忙摆手示意不要紧,唐家的小公主他还是认识的,哪里敢有丝毫不满。

    上了奔驰越野的副驾驶,苏哲疑惑的问:“丫头,我记得你是个路痴,不是不识路吗?”

    “哼,自从上次在燕京我开了一次掠夺者后,就对开越野有了很大的兴趣,这段时间我就拼命记路,早就不是路痴了,要不然本女侠怎么能独自杀到江州。”

    唐丫头很不满的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

    苏哲顿时无语,不过想到这妮子恐怖的智商,以前路痴是因为她没兴趣,只要她感兴趣,再难的她都能学会,何况区区识路。

    “你怎么跑出来了?不是应该会被禁足吗?”苏哲不解的问。

    “之前被禁足是因为怕我给你通风报信,可现在你已经来了,再禁我足又有什么用,所以本女侠现在自由了,也不枉我往江洲跑了一趟,不管怎么说,我也得招待你们一顿不是。”

    唐丫头一脸解脱的笑容。

    苏哲为之哑然,感情这丫头那么热心的跑去江州求援,是为了解放自己啊。

    “你们能吃辣吗?蜀都的口味可都是以麻辣为主。”

    唐丫头热情的介绍着蜀都的风味。

    “我都可以。”

    苏哲看向苏东阳兄弟,“阳叔,海叔,你们能吃麻辣吗?”

    苏东阳兄弟互视一眼,“入乡随俗,虽然没吃过,但蜀都的美食天下闻名,尝试一下也好。”

    “那我们去一品天下的大蓉和酒楼吧。”

    唐丫头说着,开始介绍:“一品天下美食商业街是蜀都饮食文化的代表,大蓉和是美食街的一家酒楼,他们的出名的菜式有开门红、石锅三角峰、鲍汁蔬菜豆腐、一把骨、蓉和葱椒鸡、雪媚娘、蓉和第一骨、青椒鸡杂、牛排、土豆泥等等,我最喜欢的是他们家的土豆泥。”

    唐丫头边吸溜嘴,口水都差点流下来了。

    苏哲好笑的看着她:“没想到你还是个吃货。”

    “哼,你才是吃货呢。”

    唐丫头翻了个白眼,不满的伸出手在他腰间拧了一下。

    苏哲吃疼,连忙抓住她的手拿开:“好好开车,别乱。”

    她的小手柔若无骨,让苏哲蓦然想起之前在浴室里看到她赤裸的模样,心里不由一荡,竟然忘了松开她的手。

    唐丫头瞥了他一眼,见他似乎有些神不守舍,气的哼哼一声,抽回手继续开车。

    手一拿开,苏哲竟然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回过神来,不由暗骂自己一声,真是禽兽不如。

    她可是嫣儿的妹妹,又是个纯净无暇的小丫头,自己怎么能对她有那种想法。

    强行收敛心神,坐在座位上闭目凝思,要如何才能把嫣儿救出来。

    一个多小时后,一行人已经坐在了大蓉和酒楼的包间里。

    唐丫头似乎是这里的常客,毫不客气的把所有招牌菜点了一遍,让亲自负责点菜的女经理喜笑颜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