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寒门枭士 > 第三百七十九章 勇劫法场
    黄昏时分,在汤阴县两条主干道的交叉口上,数百名士兵已经搭起了法场,这里也是汤阴县商业最繁华之地,左侧便是当年李延庆和同伴喝鹿血的庆福楼,右首是张记酒楼.

    此时在张记酒楼前搭起了一座一丈宽、两丈长的木台,上面摆放了三把椅子,而在路口中间也搭了一座木台,这边却是斩首台,中间竖一根高高的木杆,木杆上挂了三只木笼子。

    此时,四周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前来看杀官的民众,虽然梁山军在中午时分洗劫了半座县城,杀近千人,数百女人惨遭凌辱,但听说要公开处斩县官,还是有不少胆大的县民跑来看热闹,毕竟宋朝立国一百多年,杀官的盛况很难能看到。

    ‘咚!’随着一声追魂鼓响起,卢俊义、王英和扈诚三人走上木台,坐在看台的椅子上,这次出征处斩官员是由王英全权负责,卢俊义无法插手,他脸上表情十分复杂,始终一言不发。

    监斩官是王英,他坐在最左边,他向两边看了看,不解地问道扈诚道:“怎么不见三娘?”

    扈诚淡淡道:“她不想见这种血腥之事,出城去了。”

    王英笑了起来,“梁山的女中豪杰还怕见血吗?”

    扈诚笑了笑没有说话,王英碰了个软钉子,心中有些不悦,便喝道:“把知县押上来!”

    片刻,赤着上身的知县蒋大道被五花大绑地推了上来,他嘴里堵着麻布,‘呜!呜!’地大喊。

    “死到临头,就让他说几句!”

    嘴里的破布被拿掉,蒋大道立刻大喊:“孬种,倚多胜少算什么英雄,有种和老子单打独斗,看谁能杀死谁?”

    王英大怒,甩掉外套跳上场去,“今天老子就跟你玩玩!”

    卢俊义也不阻拦,依旧是冷眼看着他,卢俊义此时也明白了王英为什么一定要进城,他早就策划好要屠城,不用说,这肯定是宋江的授意,置自己于不义之地。

    卢俊义心中异常恼恨,但一点口风也没有露出来。

    王英也赤着上身,喝令道:“给他绳子解开!”

    一名士兵挑断了蒋大道的绳子,王英扔给他一把刀,蒋大道接过刀,反手一刀便杀死了旁边押解他的士兵,引起四周一片惊呼,蒋大道骂道:“狗杂种,敢在老子脸上撒尿,你以为老子会放过你吗?”

    王英却没把手下的死当回事,他招手道:“来!来!来!跟爷爷大战三百回合。”

    蒋大道自知必死无疑,他也豁出去,大吼一声,冲上前刷地一刀劈向王英,来势极为猛烈。

    “来得好!”

    王英也不躲闪,举刀硬挡,‘当!’一声巨响,蒋大道被震得后退几步,不等他站稳身子,王英一步上前,猛地一刀刺穿了蒋大道的身体,蒋大道惨叫一声,血红的眼睛瞪着王英,身子晃了晃,倒地毙命。

    周围一片唏嘘声,蒋大道绰号蒋大刀,在汤阴当了多年知县,最终还是惨死在刀下。

    王英一刀斩下蒋大道的人头,将人头扔给士兵,“装进笼子!”

    第一颗首级装进了木笼,此时就在五十步外的庆福楼的二楼,李延庆冷冷地望着王英斩杀了知县蒋大道,尽管他可以一箭射杀王英,为汤阴无辜的遇难者报仇雪恨,但理智告诉他,留着王英会更有价值。

    紧接着县丞张喜被推上来,跪在斩首台上,张喜早已被吓瘫,当他看到蒋大道的无头尸体,顿时‘嗷!’地一声晕了过去。

    王英冷酷无情地喝令一声,“斩!”

    刽子手手起刀落,第二颗人头落地,也被装进了木笼中,这时,第三名官员也就是县尉周春被押了上来。

    周春嘴被破布堵住,他拼命挣扎,两名士兵强行将他按跪在喷满鲜血的斩首台上,周春心中充满了绝望,他才二十余岁,前途光明,却要死在乱匪手中,他想到了生死未卜的妻子,还有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子,泪水忍不住涌了出来。

    ‘咚——’催魂鼓敲响,扈诚忍不住向卢俊义低声道:“请卢帅三思!”

    卢俊义缓缓摇头,这件事他无能为力,王英冷冷地瞥了一眼扈诚,既然三娘不来求自己,那就别怪自己手下无情了。

    “斩!”

    周春猛地抬头,眼中悲愤地望着远方,他的父母,他的妻儿.......

    刽子手缓缓举起了厚背大刀,就在这时,一支狼牙箭‘嗖!’地射来,正中刽子手眉心,刽子手惨叫一声,翻身滚落下木台,与此同时,两匹雄健的战马拉着一辆马车出现在数十步外的街角转弯处,只听有人大喊:“给我闪开!”

    突来的变故惊得所有人目瞪口呆,人们纷纷向两边躲闪,王英反应极快,他知道有人来劫法场了,厉声喝道:“给我把人犯斩首!”

    两名士兵冲上来,挥刀向周春劈去,两支箭一左一右射来,虽然是连珠箭,但速度太快,就像是同时射出的一般,两名士兵同时被射穿眉心毙命。

    王英大怒,扭头向庆福楼中望去,他看出这两支箭是从庆福楼中射出,只见从二楼窗口前纵身跳下一个手执弓箭的青衣蒙面男子,一个前滚翻,便向斩首台扑去。

    王英一跃跳起,俨如一只老鹰般纵身向十几丈外的斩首扑去,这时,青衣男子手一挥,一块飞石如电光石火般射来,快得无以伦比,正在半空中的王英躲闪不及,‘啪!’地打中他的面门.

    青衣男子出手力道稍重,打得王英惨叫一声,翻身滚落在地,竟然被打晕过去。

    这一块飞石使卢俊义和扈诚同时认出了此人,竟然是李延庆,两人面面相觑,谁也没有出手。

    这时,栾廷玉驾着马车疾奔而至,数十名士兵举矛冲上前拦截,栾廷玉手执短铁棍左右翻打,神出鬼没,所过之处,打得士兵头骨碎裂,死尸遍地。

    当年栾廷玉号称西北军第一高手,在周侗所有的徒弟中,或许他的沙场厮杀不如林冲,但他的短距离近战却无人能敌,一根短铁棍可以打遍天下无敌手,就算以棍法闻名于河北的卢俊义也不是他的对手。

    这时,站在卢俊义身后的义子燕青勃然大怒,拔刀要冲下去,却被卢俊义一把抓住,“不要去送死!”

    李延庆已经斩首台上周春救下,低声对他道:“我是延庆,大嫂安好!”

    短短八个字顿时令周春激动得满脸泪水,“上车!”栾廷玉驾驶马车奔到李延庆面前,李延庆一个鹞子翻身,抱着周春跳上马车,随即用两副盔甲将他身体盖住,防止被流矢所伤。

    数百名士兵呐喊着从两边杀来,扈诚站起身大声令道:“让他们走!”

    士兵们纷纷停住脚步,不解地望着扈都统,李延庆站在马车上,远远向扈诚抱拳行一礼,马车随即疾奔远去,卢俊义暗暗叹了口气,这道命令惹下麻烦了。

    .........

    汤阴县南门聚集着一百多名士兵,他们此时并不知道法场出事,正聚在一起谈论今天的收获,这时,远处有人大喊:“马惊了,快闪开!”

    只见两匹骏马拉着一辆平板车疾奔而来,驾车之人是个手执铁棍的男子,在他身后车上站着另一个青衣男子,手执一副弓箭。

    士兵们都愣住了,马惊了,要不要替他们拦截住,距离城门还有五十步时,远处传来的刺耳的警钟声,‘当!当!当!’这是王英醒来了,敲警钟命令城门处拦截。

    为首队头顿时醒悟,大喊道:“拦住马车!”

    话音刚落,一支箭‘嗖!’地射来,正中他咽喉,队头捂着咽喉倒在地上。

    李延庆左右开弓,迅疾如电,短短五十步内便一口气射出了二十箭,二十名拦截在城门口的士兵纷纷中箭倒地,城头上也有五名士兵中箭毙命。

    栾廷玉忍不住赞道:“师弟,好箭法!”

    栾廷玉是识货之人,这是师傅亲创的暴雨箭法,除了师傅外,恐怕天下没有第二个人能李延庆的速度相比。

    阻挡大门的二十人被李延庆的乱箭射杀,其余士兵吓得魂不附体,跌跌撞撞向四周逃去,马车瞬间冲出了城门,沿着官道向南方疾速奔去。

    不多时,王英率领大队士兵追了过来,只见马车已绝尘远去,他恨得牙齿咯咯直响,狠狠一刀砍在城门上,如野兽般低声吼道:“此仇不报,我矮脚虎誓不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