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狂探 > 第1040章 答案
    “可能是长期以来没有遇到太大挫折吧!”程凌菲继续说道,“在姜科越狱的计划中,我还是太过自负了!我犯了一个低级错误,赵神探,你能猜到,我的低级错误是什么吗?”

    “你不该把杨泽彪牵扯进来,”谁知,赵玉还未开口,苗英却抢先说道,“不该在邬芳芳的指甲里,放置杨泽彪的DNA。”

    “厉害!”程凌菲点头称赞,“不愧是赵神探的女警花,你说得没错,在这件事上,我的确是有些画蛇添足了!

    “我的本意,是想通过阿彪的DNA来干扰你们的视线,让你们看不透我的真实目的。要不然,当邬芳芳和姜科的照片出现之后,你们或许已经能够猜到,这可能是一场阴谋了!

    “当然,不可否认,我这么做,也是一种挑衅!”她看向赵玉说道,“赵神探不是抓了姜科吗?赵神探不是破了恶魔案吗?赵神探不是号称悬案清道夫吗?好啊,我现在把杨泽彪的DNA给你,看你怎么抓我?”

    我靠……赵玉面如土灰,深深皱眉,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如此多的隐情?

    “现在看起来,我的确是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可是……”程凌菲神色一冷,对赵玉说道,“我当时那么做,是建立在你被炸弹炸死基础上的。所以,站在我当时的立场上讲,也并不算是败招了!”

    对!

    赵玉暗自回忆,当时,正是因为忽然冒出了杨泽彪的NDA来,才导致他们的调查工作出现了混乱。要不然,在发现照片之后,他或许只会随便派个人去审问姜科,并不见得会亲自前往耀名!

    但是,杨泽彪的出现,却让赵玉看到了破获农合血案的希望,感觉到事关重大,他这才亲自去审问姜科,从而中了程凌菲的圈套!

    “不管怎么说……”程凌菲说道,“帮姜科越狱的计划,还是失败了!当我得知曹四坟派人去抓姜科,并且还在海产品超市发生爆炸的时候,我便已经意识到,我得早作打算了!

    “只可惜啊……”她轻叹一句,满含幽怨地看着赵玉,“我当时还心存侥幸,不忍舍弃我辛苦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就算明知道姜科的金主们已经被警方抓获了,却仍然还在执迷于那场大火,试图用大火毁灭所有痕迹!

    “唉!要是我当时知道你赵玉没有死的话,恐怕早就已经下定决心撤离了!”

    嚯……赵玉冷汗都下来了,现在看起来,他当初选择装死,是多么得明智?要不然,就算他能查到程凌菲的头上,人也早就没了踪影了!

    “这就叫多行不义必自毙!”苗英狠狠地喝了一句,问道,“那下面,就说说你的撤离计划吧!”

    听到此话,程凌菲亦是没有任何抵触,当即把她的一些后续计划讲了出来,包括她要乘坐直升飞机到哪里中转?然后再乘坐哪艘海船偷渡?到了国外又有谁接应之类,全都交代得一清二楚。

    从她的老实交代来看,赵玉可以看出,程凌菲已经彻底放弃了抵抗。于是,他又趁机把那些具体的杀人情节问了个清楚。比如,用锤子杀死邬芳芳的,正是那个女杀手贺雨冰;而开枪打死了曹四坟和姚文明,以及给余浮生下了毒的人,却是程凌菲本人!

    至于那场大火,则是刘光星与贺雨冰一起完成的……

    等到问完这些问题之后,这场现场审讯,也算是进行得差不多了,剩下的细枝末节,可以等回到警局之后,再慢慢审问。

    “总之,我阿妈、江儿,还有阿彪,他们都是无辜的,所有的案子,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这么多年来,我该报的仇已经报了,该得到的也全都得到了!”程凌菲依旧眼神冷冽地说道,“被警方抓住,也在我当初的预料之中。所以,你们放心,我会配合你们,把我的事情全都说出来的!

    “不仅仅是我的事情,我还知道一些有趣的秘闻,这些秘闻,牵扯到政商两界,我估计,会有很大一批人,都会跟着我遭殃的!

    “哼!既然有那么多人跟我一起陪葬,我也就不亏了!”

    程凌菲扬起嘴角,又发出了数阵冷笑。

    “程凌菲,”这时,苗英面色阴沉地说道,“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很想知道……”

    “你问吧!”程凌菲无所谓地说。

    “当你闭上眼的时候,你可曾会看见过谢梦琴的女儿吗?”苗英眼睛不眨地盯着她说道。

    谁知,一听到此话,程凌菲的脸立刻收紧了,显得异常警觉。

    “真的……一次也看不到吗?”苗英冰冷地问道,“亲手用枪打死一个只有6岁的小女孩,你的良心,真的没有一丝愧疚吗!?你开枪的时候,是看着她的脸扣下的扳机吗?”

    “这……”程凌菲的脸微微颤抖,显得异常难堪。

    “你口口声声在讲述着自己的仇恨,可是,你可曾换过角度去看问题呢?”苗英又道,“如果……那个被枪打死的孩子,是你的江儿呢?”

    “不!不!”程凌菲激动地说道,“别说了,别说了!”

    “你害死了那么多人,你就从来没有想过,你已经变成了一个丧心病狂的杀人恶魔了吗?”苗英继续施压,“你可曾想过,那些被你杀死的人,他们一样有亲人,有爱人的?”

    “别……别说了,那都是他们自找的!”程凌菲扯乱了头发,愈发激动,“如果不是他们那样对我,我也不会去报复他们!都是他们自找的……”

    “是啊,”赵玉适时地重重叹了口气,喝道,“冤冤相报何时了?程凌菲,知道为什么江湖人也要讲规矩吗?有仇可以报,但是要讲公平啊!

    “他们骂了你,好啊,大不了你也骂他们,再大不了,你可以打他们一顿!可是……你却杀了他们,一次忏悔的机会都不给他们,那就太不讲道义了!”

    “我不是什么江湖中人,我做事只讲目的,不懂什么叫道义!”程凌菲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歇斯底里地吼道,“我不想听你们假装正义的教诲!”

    “错!”赵玉摇头叹息,“我又不是菩提祖师,教诲你做什么?我只是,想点化你而已!我想让你明白,你不幸的根源,完全来自于你的执念!你本来应该有更好的选择的,你的幸福本来唾手可得,可你却亲手毁掉了它!”

    “我不需要你跟我提什么幸福!啊……”程凌菲嘶吼一声。

    “你和杨泽彪那种畸形的爱情能叫幸福吗?”苗英反驳,“将来等孩子长大了,知道了你们的秘密,他又会怎么想呢?”

    “闭嘴!”程凌菲疯狂吼道,“你们不配评论我的感情,评论我的仇恨!你们没有经历过,你们永远也不会懂得的!他们连我最心爱的大提琴都不给我,我必须得亲手夺回它!”

    听到此话,苗英还想继续施压,却忽然被赵玉拦住了。

    “行了,程凌菲!”赵玉冲程凌菲沉声说道,“你用不着太激动了!关于你的仇恨,你说你看了那么多书,却从未找到答案是吗?

    “那好,现在,就让我来告诉你答案吧,其实,答案一直都很简单,只是你看得书太深奥了而已!”

    “什么?答……答案!?”听到赵玉的话,程凌菲终于冷静了下来,好奇地问道,“你知道答案?”

    “对!”赵玉心平气和地说道,“其实,答案就在我刚才说的话之中,就是那句:冤冤相报何时了!知道吗?它后面还有下句呢!下句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啊!”

    “什……什么?得饶人处且饶人?得饶人处……”程凌菲浑身颤抖,目光逐渐变得呆滞,嘴里却在不停地重复着赵玉的话,“得饶人处且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