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医鼎天下 > 第七百一十八章 登门拜访
    佘青竹白了他一眼,五年六个,也太频繁了,还让不让人休息了?

    “你以为我是猪啊?五年就能生六个?”

    秦天呵呵一笑:“你拿什么和猪比?人家浑身是宝,你有什么?”

    佘青竹抬手打了他一下:“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连猪都不如吗?”

    秦天一脸的委屈:“哪能啊,青竹姐这么漂亮,就算是猪,也是一头双眼皮的猪。”

    佘青竹伸手在他腋下狠狠的掐了一把:“没大没小,看我不好好教训你。”

    秦天疼的呲牙咧嘴连声惨呼:“不得了啊,傅老大,你老婆杀人了。”

    傅任鑫笑道:“活该,老嫂比母,谁让你不尊敬嫂子,疼死也不冤。”

    秦天叹了口气:“唉,说了半天,就我是个外人,被孤立的滋味好难受啊。”

    秦天边说边抬头看向了天花板,两个眼睛一个劲儿的挤,看样子眼泪都快出来了。

    佘青竹哈哈大笑,没想到秦天还有表演的天赋,装的就和真的似得。

    有秦天的插科打诨,傅任鑫的心情大好,甚至忘记了身上的痛楚,和秦天聊起了往事,直到疤哥给秦天打来电话。

    虽然秦天早已用手机给疤哥发送了位置,但是这个城中村太乱,私搭乱盖的违章建筑比比皆是,小巷子又多,所以疤哥只能找到大概位置,但是却不知道这个小院在什么地方。

    秦天让疤哥在原地等候,他出去去接,时间不长,就带着疤哥和两个护士抬着担架回来了。

    傅任鑫和佘青竹上了担架,用白布单盖住了全身,四人抬着他们上了救护车。

    秦天将安顿这两人的任务交给了疤哥,他并没有随着急救车回医院,来这儿的目的是为了看望秦湘莲,和傅任鑫只是偶遇,如今这个主要任务还没有完成。

    秦湘莲租住的地方离这儿并不远,就隔了两条小巷,没用几分钟,秦天已经站在了她家的门前,敲响了院门。

    开门的是苏婉容,看到秦天,先是一愣,紧接着问道:“你来干嘛?”

    秦天翻了个白眼,这个苏婉容不仅长得丑,说话也没水平,上门就是客,不管来意如何,都不应该用这种态度对待,难怪她这么大年纪还是个老处女。

    “当然是来看望阿姨了。”

    苏婉容似笑非笑:“是吗?你看人一向是两手空空吗?”

    秦天这才明白,原来苏婉容是嗔怪他没有带礼品。

    “带了一个果篮,但是丢了。”

    苏婉容白了他一眼:“你也不小了,怎么办事一点都不靠谱,那么大的果篮都能丢,怎么没把你自己丢了呢?”

    一再受到苏婉容的抢白,秦天的火气也被逗了上来:“你还懂不懂点礼貌?有客人来了让人家站在门口的道理吗?”

    苏婉容哼了一声:“那也比空着两个爪子到人家蹭饭吃的强。”

    “你......”

    秦天怒不可遏,一指苏婉容:“到底让不让进,说个痛快话。”

    看到秦天真火了,苏婉容反而笑了:“亏你还是个大老板,怎么几句玩笑话都受不了,快进来吧。”

    秦天哭笑不得,苏婉容年纪一大把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喜欢开玩笑,一点出息都没有,怎么看都不像是秦湘莲的女儿。

    “我说你也太不懂事了,秦阿姨病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这几十岁算是白活了。”

    苏婉容笑道:“已经没事了,要不然我心情怎么会这么好呢?”

    秦天懒得和她再废话,一把将她推到一边,进了院子。

    苏婉容说的没错,秦湘莲果然痊愈了,正在小院里打太极拳,动作潇洒飘逸,煞是好看。

    秦天忍不住拍起了巴掌,秦湘莲这拳打的太好看了,极富美感,优雅程度堪比银幕上的李连杰。

    听到掌声,秦湘莲吐气收势,看向了秦天。

    “小秦,你什么时候来的?”

    秦天挠了挠头皮:“阿姨,合着我和苏婉容在门口拌嘴,您根本没听见。”

    秦湘莲笑道:“太极重意不重力,练习的时候必须心静体松,精力集中,全神贯注的投入进去方能掌握要领,如果心不在焉左顾右盼,怎么能练好太极拳呢?”

    秦天点了点头,看来秦湘莲还是此道的行家。

    “怪不得您六十岁的人了,看上去却这么年轻,这个太极果然有保健的作用。”

    秦湘莲呵呵一笑:“养生只是一方面,作为武术的一种,技击才是他的核心。”

    秦天看了她一眼:“您的意思是说,太极也可以用来和人动手?”

    秦湘莲点了点头:“当然了,要不然怎么能称之为拳呢?不信的话你可以过来试试。”

    “我和你试?”

    秦天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秦湘莲可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自己年方二十,正是体能充沛的时候,别说自己练过几天三脚猫的工夫,就算从来没有接触过武术,要打秦湘莲也不成问题。

    秦湘莲笑道:“怎么?不敢?放心吧,我不会伤到你的。”

    一句话激起了秦天的好胜心,秦湘莲明摆着没把自己当盘菜,太小瞧人了。

    “阿姨,别怪我说话不好听,您这老胳膊老腿的,禁得住我的铁拳吗?”

    秦湘莲呵呵一笑:“是骡子是马得拉出来溜溜,行与不行一试便知。”

    看到秦湘莲自信满满,秦天也不再客气,走到了她的面前。

    “阿姨,现在反悔还来得及。”

    秦湘莲摇了摇头:“小秦,你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这么墨迹?麻利儿的,来吧。”

    刹那间,秦天竟然生出一种错觉,这秦湘莲难道是要碰瓷儿?激自己动手,然后讹自己一笔?

    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如果秦湘莲是这种人,绝对不会受到大家的尊敬,更不会为了救治一个孩子三天三夜不合眼把自己累病。

    秦天上下打量了秦湘莲几眼,寻找下手的位置,说实话,他确实有些为难,打脸,恐怕会让她毁容,打胸,说不定会让她心脏骤停,打腿弄不好下半辈子就坐轮椅了,思来想去,也只有打肩了,就算弄个粉碎性骨折,生活也不至于不能自理。

    主意已定,秦天一拳击向了秦湘莲的左肩,不过只用了三成力,即便如此,他心里依然忐忑不安,毕竟对方是个六十岁的老太太,骨质早已疏松。

    只是出乎他的意料,骨头碎裂的声音并没有传出,秦湘莲肩头微微一缩,秦天感觉如同打在棉花上一样,根本没有受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