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修真小说 > 三界术神录 > 第二百二十五章 帝王家出痴情种
    说起这个宝贝,还的再提起大半年前咸阳城外小湖中的一段雅事。

    那日嬴三四正与几个往日里最要好的狐朋狗友坐在湖中最大的客船中谈笑拼酒,偶然兴起,就招来一艘唱曲的小船,船舱中的女子眼见不过十二三岁的模样,瘦的如同个竹竿一般,可不知怎的,嬴三四就被这个瘦弱的黄毛丫头吸引住了目光。

    再不去看船舱之中的莺莺燕燕半眼,只觉着瞧见这些庸脂俗粉简直是侮辱了他的眼睛。

    就这么着,那黄毛丫头抚琴,嬴三四高歌,变成了那日七殿下嬴逸回城以外全城最大的谈资。

    一曲终了,黄毛丫头领了十两银子的赏钱,退回了那艘小破船中。

    随着小破船的远去,嬴三四只觉着浑身的精气神都随着这艘小船渐渐远去了。

    第二日一大早,嬴三四便薅起了几个还在睡觉的狐朋狗友,继续去小湖上泛舟。一行人从湖中哪家美人更狐媚,聊到咸阳城里谁家的姑娘还没嫁人,再到琴棋书画诗酒花。实在没什么可聊的了,只得拿起桌上杯子、湖中渔火来扯扯话题。

    这一通下来,已经是日近黄昏,这嬴三四还没有丝毫要走的模样。可谁让他是宗正大人最疼爱的小儿子呢,他不说走,谁又敢先提。只好就这么干坐着,等待着夜幕降临。

    功夫不负有心人,就在日头将落的时候,嬴三四终于等着了那个小黄毛丫头,只见她刚从一艘船中退出来,似乎也瞧见了远处船头的嬴三四,略微点了点头,微微笑了那么一笑。嬴三四顿时觉着,这一日的辛苦就没有白费。

    第三日,几名狐朋狗友有了前日的经验,谁还会傻傻的自己独自上船。纷纷从各处有名的楼里叫来了当红的姑娘,一行人吟诗诵对笑谈庙堂,唯有嬴三四,什么不闻,什么不听。就这么一个人站在船头吹风。

    众人也在悄悄留意着,究竟是什么人,值得宗正大人的小公子这么上心。

    直至天色渐渐暗了下来,湖中游船上大多已亮起灯光,那艘嬴三四苦等的小船还是没有出现。

    “三四哥,你是在等人?”马公子问道。

    嬴三四站立船头点了点头:“我在等一位仙子,这几日都瞧见了,今日不知道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来。你先进去吧,我在等一会儿,你们陪我那么久,想必也是累了,再等一个时辰,不来的话,我们就回吧。”

    清风徐来,画船映月。又等了两个时辰,眼见月亮都已西斜,那艘孤零零的小破船还是没有出现,那个黄毛丫头也不知是去了哪里。

    嬴三四坐在船头,捧着一个酒壶默默喝着闷酒。直到眼目朦胧、人脸微红,才将手中酒壶抛入湖中。

    也许这几日自己唐突了佳人,惹了人家反感,这才躲着不见。嬴三四打定决心,明日再不来了。

    第四日,嬴三四再没有叫上那群狐朋狗友,而是独自一人买了身蓑衣斗笠与鱼竿竹篓,雇了艘渔船,就这么在湖中泛舟。

    马公子他们临近傍晚去宗正大人府上寻着嬴三四出去喝花酒,才听宋管家说起,小公子今日又去湖上泛舟至今未归。

    这群人哪个不是心思活络的主儿,当即明白,嬴三四这是入了魔了。只是不知道,哪家姑娘能入得他的法眼。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将这几日发生的种种细节拿出来推敲一番。大家伙儿这才愕然发现,似乎,是那个弹琴的干瘪丫头,居然获得了三四公子的青睐,真不知咸阳城中那些个花魁们又该怎么想。

    宋管家送走了几位小公子的朋友,当即吩咐下去,派人去寻小公子想要找的那个黄毛丫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总之是要把人请进府来。众人连忙分头寻着。

    本是蓑衣垂钓的嬴三四不知何时已经醉倒在了渔船之中,怀里捧着一个已经空了的酒葫芦,呼呼睡得正香。

    这酒味混合着满湖的花香脂粉香,就这么弥散开来,渐渐地,整个空气中都充满了一股子暧昧的香甜味道。

    嬴三四翻了个身。

    梦中,那名黄毛丫头正在不远处的画船上抚琴。见他来了,微微一笑。起身迎了过来,就这么脚尖轻点,已经落在了这艘小渔船上。

    香气渐渐浓烈,满盈在这悠悠湖水之中。一艘小船,一对璧人,就这么顺水漂流。船上略显单薄的女子捧了一手湖水,慢慢给嬴三四喂下。

    “公子,公子,快醒醒。”嬴三四睁开朦胧的睡眼,映入眼前的可不是那个已经被忘了存在的渔夫嘛。

    那渔夫眼见这穿着蓑衣的公子醒了,连忙讨好的笑道:“公子,夜深了,该回了。这今日的钱……再过半个时辰就得算两日了。”

    嬴三四坐起身,瞧了瞧这座小湖,如今只剩下这一艘小船还在湖中飘着。

    叹了口气,吩咐渔夫向着岸边划去。等他到了岸边,宋管家安排的人手连忙为小公子脱下蓑衣斗笠换上平日里的华贵衣物。

    渔夫一见如此阵仗,哪还敢多做停留。这一天租船的钱都没敢收,连忙划船跑远了。

    第二天嬴三四就病倒了,一连昏睡了三四天。他朝思暮想的黄毛丫头,也再没人见过踪影。

    宋管家发了无数次火、挨了无数次骂,翻遍了这座小湖也没找到公子心心念念的姑娘。

    等十来天后,嬴三四的病好了,再到这湖边。

    只见满湖飘着没头的尸首。嗡嗡飞舞的绿头苍蝇在湖上附着了厚厚的一层。一瞧见有人来了,呼啦一下子飞起,真叫一个遮天蔽日。

    原来此处已经成了秦王诛杀的太医们的葬身之处了。

    秦王有令,包括这些庸医的亲属在内,都不得入土。那些大臣们思来想去,唯有把尸体都抛入这城外的无名小湖里头。不在这些行列内的,才去抛在了乱葬岗中。

    自此,嬴三四再也没见过这名黄毛丫头。直到十几日前,宋管家派出去的人马才在北荒一处绝地外的小镇上见到了公子画中的姑娘。按照宋管家的吩咐,将那姑娘头上的簪子和衣物偷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