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原血神座 > 第十二章 颜无双


    今年的春天来得格外早些。

    报春花提前开了,形成一片淡黄色的花海,花香满园,香气溢人,让整个苏家都沉浸在一片香海之中。

    推开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感受着那怡人花香,苏沉步出房间,来到院子中的紫荆树下。

    随手给自己泡上一杯茶,苏沉坐下,动作行云流水,已越发的顺畅自如。

    年终大比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因为苏沉的逆袭,苏家上下自然免不了一阵鸡飞狗跳。苏克己固然是气得暴跳三丈高,听说又有几个家丁遭了殃,就连苏成安也没有因此给他好脸色看,反而更加不满。小儿子苏浩的出生,更是让苏成安转移了大部分的感情,现在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陪四姨太了。唐红蕊与丈夫争执无果,儿子双目失明又成为众矢之的,心中愤懑,生了一场大病,身子骨一下弱了许多,现在轻易连门都不迈了。

    好在家主苏长澈对他还是很欣赏的,只是欣赏愈多,遗憾愈重。

    据说苏沉夺冠当晚,苏长澈摇头道:“是个好孩子,可惜过犹不及,刚则易折。”

    过犹不及,刚则易折,这就是家主的评语。尚算贴切,却也表明了家主的态度——不反对,不支持,系随自便。

    从那天起,苏沉就感受到了一种异样的排斥。

    两个月的时间,许多事就这样在悄然无息中发生了改变。

    但并不全是坏事。

    也有好事。

    苏沉的眼睛已经越发好了许多。

    与先前的只有光感不同,现在他已经能模糊的看到一些东西了。虽依然难以分辨,却总算不再是什么也看不见了。

    这让苏沉对未来倍感期待,就连家族如今对他的态度也不再在意。

    这刻正在品茗时,剑心走来:“少爷,四姨太有请。”

    “四姨娘要见我?”苏沉呆了呆。

    这位春月楼出身的颜无双姑娘,自从进了苏府后,只在入门,家族祭典上见过两次,其后苏沉就再未与她接触过,不过私底下,苏沉听到的关于她的风评可不是那么好。

    据说这女人性情相当的精明伶俐,进府没多久,就将玉带巷的生意抓到手中。

    玉带巷是临北城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苏家在这里有四处铺面,交由苏成安掌管,而现在,这四处铺面就是颜无双打理。据说唐红蕊也曾为此和苏成安大吵一场,却最终无果。尤其可恨的是,这四处铺面再颜无双的管理下竟然还欣欣向荣着,没出半点岔子不说,还很是做成了几笔大买卖,以致于那些说闲话的再说不得什么。

    人长得漂亮,又会做买卖,还会哄人,最后还生了个儿子,也就难怪这位四姨娘倍受宠爱了。

    不过四姨太做事的风格可不那么讨人喜,听说不久前,还刚刚把翠玉坊的掌柜连带三个老伙计一起辞退了,理由就是对她不恭敬。那可是在为苏家干了二十年的老人啊,说赶就赶!

    现在四姨太突然邀请自己,就连苏沉一时都想不明白是为了什么。

    想了想,终是点头道:“知道了,我这就过去。”

    收拾了一下自己,换了身新衣,苏沉由剑心带路,去往四姨太的兰芳轩。

    颜无双这会儿就坐在兰芳轩里,手里拿着杯子,身前还跪了一对男女,正在瑟瑟发抖。

    颜无双长着一张鹅蛋脸,一对细长的柳叶眉,形容是美的,只是眼神中却带了些许煞气。

    苏沉进来的时候,正听到颜无双用杯盖撇着茶末,好整以暇的道:“按理说呢,你们两个情投意合我也不应该阻拦。可要是就这般放纵了你们,那这府里还要不要规矩了?这上上下下的人等,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我又该如何管束呢?你说是不是呢,四少爷?”

    见到苏沉进来,颜无双随口加了这最后一句。

    苏沉低头回答:“姨娘处理下人,苏沉无权干涉。”

    颜无双漫声道:“无妨,就随便说两句也是可以的。我若听得有理,说不定便采了你的意见。”

    想了想,苏沉回答:“家族中虽然规矩众多,但对这下人私通的事,其实一直没有明规定。这主要是因为此类事件,涉及太多,不易处理。若置之不管,难免放纵,到时府中怕是要一片乌烟瘴气。可要是管得太紧,又未免有拆散人家,棒打鸳鸯之嫌。所以依我看,最简单的做法,就是只管归于府中的那部分,不管不归于府中的那部分。”

    “只管归于府中的那部分,不管不归于府中的那部分?”颜无双重复了一遍,问:“哪部分是归于府中,哪部分又不归?”

    “自然是职责归于府,私情不归。”苏沉回答:“依我看,若他们感情忠贞,那也不必拆散,到不如就让一人离府。如此一来,就不存在府中下人私相勾通一事,既能给后人以警告,也不至于拆散一对姻缘,所有事情自然解决。”

    那下跪二人一起感激地看苏沉,若真能如此处理,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颜无双愣了楞,柳眉却渐渐凝聚出一点煞气:“说得到是有理,却未免责罚过轻,依然有纵容之嫌,只怕到时候又要有人效仿,更有人说我治家不严。我看还是每人四十板,然后两个人都赶出去算了。”

    苏沉大惊:“姨娘,这责罚过重了吧。”

    两人都赶走,一时找不到事做的话,可就彻底没有了收入,更何况还要挨上四十大板,估计半个月都不能下床,就更加艰难了。

    颜无双看了一眼苏沉,突然一笑道:“既然四少爷亲自开口,也罢,我给你一个面子,就罚二十板吧,把知礼,雁月推出去,打!”

    苏沉知道,这一番连消带打,既给了苏沉面子,还彰显了她自己的威风,果然颇有些手段,只是苏沉对她却越发多了几份厌恶。

    屋内。

    刚刚处理过两个下人的颜无双,先是好整以暇的喝了口茶,这才道:“久闻四少爷人中龙凤,少年俊杰,今天我到是见识了。的确是个俊秀少年郎,只可惜这处事的手段还是软弱了些,对待下人也不够威严。这也难怪,四少爷走的是龙虎之道,以壮大自身为主,又怎么会看得上这区区驭人之术呢。”

    苏沉淡定回答:“姨娘过奖了,苏沉一个瞎子,还能有什么龙虎之道好走,苏沉只是不想随便就放弃而已。”

    “好一个不想随便放弃。”颜无双拍手笑道,只是脸上却无半点笑容。她说:“那看来,我要是让想让四少爷放弃点什么,只怕也不行了。”

    苏沉眉头微皱:“不知姨娘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颜无双便道:“话可得说清楚,不是我想从你这儿得到什么,我这么做也是为了苏家的产业好。需知道,如今大房这边,太太抱恙,你又双目不良于行。虽然两个月前,四少爷在擂台上大显神威,打败了二少爷,可是那能让四少爷耳聪目明,看账记事吗?能让大少爷洞察人心,明辨忠奸吗?能让四少爷管理产业,应对无误吗?有些事,终究还是需要明眼人来做的。”

    苏沉呆了呆,终于醒悟:“原来四姨娘是看中了母亲的那几处产业。”

    颜无双纠正道:“都是苏家的,不过是由太太代管而已。但现在太太身子骨不好,四少爷又立志要走强人之路,又何必再把着这产业不放呢?到不若放手,由我这个贱命人为大家出力,打工,你母子二人在后面坐享分成,收取花红,日子岂不逍遥快活?”

    苏沉问:“这件事,四姨娘为什么不找我母亲来谈。”

    “谈过了,太太性情执拗,听不得人言。不过你一向是她的骄傲,若你肯放手,想来,太太也会尊重你的意见的。”

    苏沉明白了,感情颜无双已经找唐红蕊谈过,但肯定是遭到了唐红蕊的驳斥,结果就找上了自己。

    的确,如果是苏沉去跟母亲说项,唐红蕊没准还真答应了。

    有一件事颜无双说得没错,那就是唐红蕊现在的身体现在已的确不适合多打理产业,苏沉也不合接手,所以早有心交出去。

    不过交出去是一码事,交给谁是又一码事。

    颜无双作为四姨太,独得恩宠,唐红蕊想来是怎么都看不惯的,交给谁也不会交给她。

    没想到这女人心思更狠,对方不给就自己来抢,竟然把他找了来谈这件事。

    真以为自己是好欺负的吗?

    苏沉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颜无双犹自在撇着茶末,姿态做足道:“四少爷打败二少爷后,虽然达成所愿,却也得罪了二老爷,甚至还连带得罪了一批支持他的人。这段时间,四少爷的日子过得想必相当寂寞吧?”

    “姨娘想说什么?”

    “也没什么,就是想说,这人哪,终还是要有几个朋友的。否则树敌过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那暗处的冷箭射到。”

    “姨娘的意思是,为了能多几个朋友,就应该任别人予取予求?我到觉得,这样的朋友,不交也罢。”

    颜无双的脸色变了。

    她的语气陡然低沉下来:“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苏沉微笑:“我在说,我二叔花了三年都没能让我低头,那可是我苏府主家正统嫡传的二老爷。他都没做到的事,一个前春月楼的婊子竟想做到,未免太过异想天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