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青莲剑说 > 第612节-留下
    “我来自西方!”

    虽然出身于卑贱的奴隶,泰坦却有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除了看上去有些吓人外,笑起来还是落落大方。

    西方?

    李小白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极西之地的圣庭果然来人了。

    “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已经是东土圣庭的地盘。”

    看在对方老老实实,束手就擒的份上,李小白的态度倒是挺温和的。

    “我是来游历和学习的。”

    巨汉嘿嘿笑着,表示自己并无任何恶意。

    十几个身影落在了宫殿大门外,振颤的光翼迅速收敛,东土圣庭的几位圣士听闻大武朝的术士军有擒获新的圣士,当即过来察看。

    光是看到那个魁梧的身形,他们便条件反射般脱口而出。

    “泰坦!怎么是你?”

    “好吧,给他松绑!”

    李小白挥了挥手,既然不是冒充,态度又比较配合,为了拉拢人心,他让术士们替这个巨汉解开身上的粗绳。

    “多谢!”似乎被绑得手脚气血有些不足,泰担扭了扭脖子发出噼哩啪啦的声音。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那些进入宫殿的圣士们却仿佛如临大敌般将他围在当中。

    “冕下,他不是寻常圣士!”

    “泰坦是圣徒!”

    这些圣士已经决意效力东土圣庭,自此与西方圣庭对立,犹豫着要不要干掉这个西方圣庭的圣庭,送上一份成色十足的投名状。

    “圣徒?”

    押着泰坦返回的术士们依然没有反应过来,他们偶尔或听到这个名字却毫无概念。

    “圣徒,岂不是下一任圣皇喽?”

    李小白好奇的再次上下打量着这个巨汉,山大王更像过圣皇,却没想到人不可貌相。

    “没错!”

    “没错!”

    泰坦倒是和东土圣庭的圣士异口同声。

    “冕下,如果干掉他,西方圣庭将会失去继任者,元气大伤。”

    东土圣庭的圣士倒是真心替李大魔头考虑,圣庭失去了大部分飞行舟,高级圣士也损失不小,再非常不凑巧的遇上分裂,可以说是元气大伤。

    如果再赔上一位圣徒,可以预见到圣庭在极西之地的修行界地位极有可能会不保,什么样的牛鬼蛇神都会冒出来,对于在东土生根发芽的东土圣庭而言,却是好事。

    “光明在上!”

    泰坦还想要说什么,却是最终摇了摇头,不再言语。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对方若有杀心,自己多说我益。

    “不必!你走吧!”

    李小白想了想,他倒是想起了有关于圣徒泰坦的资料。

    这个泰坦于十年前被选为圣徒,出身于低贱的奴隶,在一次圣光弥撒仪式中引发异相,幸运的解除了奴隶身份并送到了圣庭,很快通过了圣火的考验,最终得以成为这一代的唯一一个圣徒。

    虽然成为圣徒,这个泰坦在世俗百姓中口碑和名声却是极好,不仅谦和宽容,平易近人,而且还乐于帮助那些贫苦之人,并没有一旦脱离苦海便心态大变,急欲挤入上流社会,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最终变成一个自己曾经最讨厌甚至憎恨的人。

    关于泰担的信息倒是让李小白对这个巨汉生不出一点儿恶感,圣术、巫术和法术本身并没有邪恶与正义之分,以这副生人莫近的尊容,却能够得到如此多的称颂,至少可以证明泰坦的心地善良,不是那种险恶小人,或者是目中无人之辈。

    这样的人,要么大奸,要么大善,别无第三种可能。

    所以李小白打算放过对方。

    “不能让他走!”

    术士们惊疑不定,李小白的态度让他们感到惊讶,但是那些东土圣庭的圣士们却叫喊了起来。

    “为何?亚瑟先生!”

    李小白认得领头的那个初级圣士。

    对方正是自己遇到的第一支初级圣士小队一员,因为高级圣士梅林私生子奥古斯丁之死而被迁怒,遭到边缘化和排挤,趁着圣庭发生分裂,便带着整支小队和禁咒徽章投靠了过来。

    “圣徒不仅仅是下一任圣皇,更是代表了整个圣庭,如果将他扣留或者斩杀,西方圣庭失去圣徒,以至于后继无人,正统性将会受到动摇。”

    亚瑟·潘德拉贡的献策也是绝户计,横竖都已经脱离西方圣庭,他绝不介意再补上一脚。

    “没这个必要!”

    李小白却摇了摇头,如果天邪教被铲除,他或许会采纳亚瑟圣士的提议,但是东土内忧外患未平,西方圣庭底蕴深厚,如同百足之虫,死而不僵,若是激得不死不休,反而会给东土带来更多的麻烦。

    他依然冲着老实待在原地等候发落的巨汉挥了挥手,说道:“泰坦,你可以走了!”

    抛开圣徒的身份,他还是比较欣赏这个奴隶出身的西人。

    “不,我不愿离开!”

    泰坦却是坚定的摇了摇头。

    方才还口口声声说要扣押甚至斩杀这个圣徒的亚瑟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家伙明知道身处险境,居然还想要留下来,当这里是饭馆子,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么?

    “为什么?”

    大魔头的眉头扬了扬,这倒是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凡事皆有动机,但是这个泰坦的动机他却猜不出来。

    如今东西双方圣庭互为敌对,可是这位西方圣徒如冒天下之大不韪,坚定要留下来,需要的不止是勇气。

    “听闻冕下已经激发圣炎,是否为真?”

    泰坦目光炯炯的盯着李小白,一脸认真。

    “没错!”

    李小白打了个响指,一团栗子般大小的金色火焰平空出现,在指尖悬空燃烧。

    精纯至极的圣力波动与神圣气息,让在场的所有圣士不约而同的露出了虔诚的表情,暗暗向光明神祈祷。

    “光明在上,果然是圣炎!”

    泰坦与其他人一样,对代表了至纯至粹光明的圣炎保持着敬畏,眼中更是浮现出一股狂热。

    没有人能够仿冒出圣炎,任何一位圣士都能够在第一时间分辨出完全无法作伪的精纯圣力与神圣气息。

    泰坦突然向李小白跪了下来。

    “吾欲以冕下为导师,请教导我激发圣炎。”

    “嗯?”李小白疑惑,对方已经是正儿八经的圣徒,这是又要拜哪门子的师,要知道自己这个所谓的“圣徒”或“冕下”完全是半桶水在晃荡。

    “冕下,泰坦虽为圣徒,却只是经过圣火考验,并没有像冕下一样激发出圣炎。”

    了解实际情况的亚瑟作出了解释,他倒是能够猜到泰坦留下来的理由。

    未能激发圣炎的圣徒,终究还是不完美的,即使接过了圣皇的制裁之杖,依旧不是最让人满意的圣皇,是有残缺,有缺陷的。

    圣徒不多见,至少每六十年才出现一个,甚至断代,也从未出现过两位,像李小白这般直接面对圣火净化,并且当场引发圣炎的,在圣庭历史中的例子,屈指可数。

    明明已经有了一位圣徒,遥远的东方又突然冒出了一个引发圣炎的家伙,着实让圣庭上下措手不及。

    不过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新诞生的圣徒压根儿就不认可圣庭,反而直接分裂了圣庭,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很抱歉,我也不懂得如何激发圣炎,其实就像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然的出现了。”

    李小白耸了耸肩膀,做出一副无可奈何的动作。

    事实上他的圣炎并不是激发,而是压制,如果他不刻意控制的话,分分钟就会变成超级赛亚人、金色火炬,人形烧烤炉,金色照明灯,诸如此类。

    “没关系,圣炎的激发缘由原本就是千奇百怪,依靠的是机缘,吾愿意随侍冕下身旁,观摩学习,直至点燃自身的圣炎。”

    泰坦一心想要让自己这个圣徒的身份真正名符其实,根本不在意东西方的圣庭对立,直接说出了足以让西方圣皇维克多郁闷不已的话。

    圣皇维克多用了许多办法,都未能让泰坦激发圣炎,只好让他自己修行,就像历代前辈一样,自然而然的等着与机缘相遇,例如种花植草的时候,走路吃饭的时候,甚至睡梦中,各种千奇百怪的机缘令人匪夷所思。

    泰坦直奔东土,还没开始游历寻找自己的机缘,便听说了东土圣庭成立的事情。

    经过圣火考验,成功点燃了圣炎,似乎自立圣皇完全顺理成章。

    “随你的便吧!”

    李小白算是看出来了,这家伙打算死皮赖脸要当牛皮糖呢!

    他摆了摆手,直接无视了这个巨汉,对着那些辛苦扫荡了一天回来的术士们说道:“开饭,晚上吃火锅!”

    术士们立刻爆发出一片欢呼声。

    他们爱死了这种畅快淋漓,自由又热闹的美食,一口大锅无可不炖,添上一点辣味和红油,简直是人间美味。

    红泥炭炉铜盆锅,白藕肉片金汤池。

    强烈的滋味刺激着所有人的味蕾,畅快淋漓的吃得不亦乐乎。

    也就是这些心智不坚的散修,才会被火锅的魅力所诱。

    看着热闹的火锅盛景,亚瑟等圣士情不自禁的咽了咽口水,他们忙不迭的释放出圣斗甲的光翼,冲上天空,飞到那艘主战型战争机关舟上。

    圣庭并不讲究饮食奢豪,尤其是初级圣士,几样蔬果、些许粗盐和夹着糠麸的粗砺干面包便能对付一顿,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脸见了鬼似的,压根儿就不敢尝试,生怕乱了心智,以致圣术修行受影响。

    反倒是死活不肯离开的泰坦一个人坐在角落里,从一件巴掌大小的角状储物法器中拿出了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干面包,夹了点熏肉片和奶酪干,便就着飘荡在宫殿内的诱人香辛料味道,自顾自的啃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