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1010章 小幽的暴力姐姐【第二更!求票票】


    “你不相信我么?”步方看着金角,很认真的问出这句话。

    “凭什么让我信你?”金角询问道。

    连仙厨界的界主都做不到的事情,区区一个凡人,一个一品仙厨,哪里来的勇气说能够做到。

    狗爷没有说话。

    他从虚空中飘落而下,落在了满是废墟的地上。

    “可把狗爷给累的,让狗爷我趴会儿……”

    狗爷趴在地上,脑袋抵着地面,哼唧一声,一动不动。

    其实他是相信步方的,因为步方……与众不同。

    步方的厨艺总是会出乎人的意料之外。

    而且,狗爷是亲眼见证过步方的厨艺压制幽丫头身上的诅咒的……

    虽然狗爷知道,但是他不说。

    连飞都嫌累的狗爷,现在只想安静的趴着……

    金角等人也是落下。

    步方托着玄武锅也是落在了地面上,他淡淡的看着金角。

    “金角大人……步方的菜,真的能够压制我的诅咒。”

    远处,幽冥船上,小幽一步一步的从其上走下。

    黑色的裙子在风中吹动,微微的摆动。

    满头乌黑的发丝如瀑布般垂落而下,垂落到了腰际,肌肤洁白如玉,黑白色彩形成了冲击眼球的对比。

    仿佛是从画中走出的人儿似的,美的让人窒息。

    笔直的美腿,如玉般的晶莹。

    金角瞥了小幽一眼,没有说话。

    虽然小幽很美,但是一看到小幽那张精致到让人窒息的脸,他总是会不经意间想起那个暴力的女人。

    想起那暴力女人,浑身便是会忍不住的打寒颤。

    那可是握着一把剑,就敢对抗整个地狱大族的可怕女人啊。

    暴力,美艳,还有高冷三者集于一身的奇女子。

    想起那女人嘱咐的话,金角觉得还是得将幽冥女带回去……

    金角嘴角抽了抽,他就不明白了,自己的弟弟怎么会迷恋上那种暴力女呢?

    像地狱冥狐族的女人多好,腰细胸大屁股圆……简直是完美女人的典范。

    “幽冥女,你要知道……你身具诅咒和这个人类在一起,是没有好下场的。”

    金角看着小幽,脸上的肌肉动了动,说道:“不要在为他说话了,你要明白自己身上所背负的诅咒,可是足以毁灭整个仙厨界……”

    “若是爱他,就请放弃他。”

    洛姬一脸呆滞的看着金角,这个家伙什么时候居然变成了爱情的心理导师了?

    说的还真有那么一点道理。

    步方和小幽都是有些无语……

    这个大块头,哪里来的那么多的爱情哲学。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步方的菜品,很不一样,能够压制诅咒,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小幽面色清冷的说道。

    金角微微皱眉,因为他发现,小幽似乎不是在开玩笑。

    难道……

    这凡人厨子烹饪的菜品真的能够压制小幽身上的诅咒?

    如果真的是这样……

    那还真的是一个好消息!

    金角意外的看了步方一眼。

    轰隆隆!!

    忽然。

    虚空一阵颤动。

    金角和洛姬面色顿时一变,朝着远处看了过去。

    那儿,虚空浮现出了一道裂痕,尔后一双精致的手,从裂缝中伸出。

    猛地将裂缝往两侧撕扯开来,一个巨大的豁口便是出现。

    两道身影从那豁口中缓缓的走出。

    “既然这小厨子说他的菜能够压制我妹妹的诅咒,那就将这个小厨子也一起带回……地狱吧。”

    一道淡漠的声音响起。

    声音中充斥着英气,还裹挟着可怕的杀气。

    远处。

    公输班等人身躯都是在颤栗。

    那两道身影一出现,整个空间都仿佛是被杀意所笼罩起来似的。

    吓的他们双腿都是在发颤。

    “好……好可怕的气息!”

    漆黑的铠甲,包裹住火爆的身材,满头如瀑布般的发丝被用一个个的金属圈给捆起,化作了一条鞭子,宛若马尾辫似的撑在脑袋上。

    但是那每个金属圈都仿佛是大杀器似的。

    甩动之间,仿佛能够将虚空轰碎。

    这是一个女人,一个长的非常好看的女人。

    精致的面容,比起小幽都丝毫不弱下风,两者有七八分相似。

    女子穿着黑甲,但是却是和洛姬有着完全不同的风格。

    洛姬身材同样火爆,穿着黑甲,显得十分的妩媚和成熟。

    但是这幽姬穿上黑甲,却是显得英气勃发。

    长腿则是穿着黑甲靴,包裹到了膝盖位置,露出了膝盖以上的白皙大腿。

    英气勃发,又不失魅惑之意。

    “好……好美!”

    公输班和轩辕下惠看到从虚空中踏出的女人的时候,都是微微的一呆,呢喃道。

    公输芸看着轩辕下惠那猪哥相,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肘子顶在了轩辕下惠的鼻子上,让轩辕下惠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看什么看,不许看!”公输芸道。

    狗爷意外的朝着那两道身影看去。

    一位是女人,另一位则是一位英俊的男子,头上顶着银角,满头银色发丝铺散下来,高贵华丽,又不失优雅。

    和金角那粗犷的光头倒是有几分不同。

    “幽姬……银角?你们怎么来了?”

    金角眸光一缩,看到两人,不由的问道。

    幽姬淡淡的看了金角一眼,抬起手,一股冥气在她的手掌之上萦绕。

    很快。

    一声嗡鸣。

    远处传来了可怕的轰鸣。

    漆黑色的光华陡然撕裂而来。

    下一刻,一把漆黑色的大剑便是被幽姬握在了手中。

    那大剑非常的巨大,仿佛比幽姬的身躯还要大。

    正是先前压制冥王尔哈的五神器之一,霸者重剑。

    “哥,你办事效率太慢了……而且,发现了幽冥女,我的宝贝等不及的就要过来了呢。”

    银角眯着眼笑着说道,英俊而温和。

    只是话语刚落,呼啦一声。

    一把大剑便是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寒意从那大剑之上散发而出,带着可怕的寒意。

    “谁是你的宝贝?”

    幽姬淡淡的说道。

    “宝贝,你说什么呢!我的心里只有你,你就是我的宝贝!”

    银角眼眸中满是深情。

    “就喜欢你这暴力的模样,哦~”

    嘭!

    大剑横拍而出,下一刻,银角便是化作了一道银色流光,迸射到了远处,砸在了地面之上。

    整个地面都是坍塌崩碎了下去。

    “不要脸的家伙……滚一边去。”

    幽姬冷漠无比,将霸者重剑重新架回了背部,看也不看被打飞的银角。

    远处,哗啦一声,碎石滚落。

    银角从废墟中爬起来。

    鼻子中流淌出两条鲜红小蛇,他整理了一番自己的银色发丝,尽量让自己优雅又不失风度。

    “宝贝,你好坏坏哦……暴力的模样,太可爱了!”

    金角抚额,想他金角一世英名,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受虐的弟弟。

    洛姬撇了撇嘴,看着银角浑身都是泛起鸡皮疙瘩。

    “还是我的冥王哥哥比较帅。”

    清晰的脚步声响彻在虚空中。

    很快,幽姬的目光便是落在了小幽的身上。

    小幽漆黑的眸子一动不动的注视着那穿戴着黑甲的女子。

    嘭……

    幽姬前行,路过步方面前的时候,不躲不避,肩膀直接撞在了步方的肩膀上,让步方的眉毛不由的一挑。

    这女人……很霸气啊。

    这就是……小幽的姐姐么?

    “姐……”

    小幽看着幽姬,脸上的清冷不由的颤抖了一番,尔后才是开口。

    轰隆!!

    一声巨响,所有人都是被吓了一跳。

    那重剑猛地插在地上,地面都是被砸出了龟裂纹路。

    幽姬一手扶着那重剑的剑柄,看着小幽,伸出手,抓住了小幽的脑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胸口上。

    “丫头,跟姐回家,诅咒的后果……姐替你扛!”

    这深情的话语,这霸气的动作,让全场都是惊呆了。

    步方微微一愣,一时间倒也是没有什么动作。

    忽然。

    那抱着小幽的幽姬眉头微微一皱。

    抬起了头,看向了天穹之上。

    那儿,有一道赤果身躯,长着洁白羽翼的小孩童在扑棱着翅膀。

    “看什么看。”

    幽姬语气冷淡。

    下一刻,便是猛地将插在地上的霸者重剑拔起来,朝着天穹上的那小孩童抛去。

    撕拉一声。

    虚空似乎都是被轰的崩碎似的。

    那孩童没有办法躲避,便是被一剑斩为了两半。

    吧嗒……

    那被斩为了两半的孩童落在了地上……化作了一种果实。

    喷香的汁液从那果实之中流淌了出来。

    全场再度变的鸦雀无声。

    “哦!我的宝贝……帅呆了!”

    银角抹了一把鼻子上的鼻血,满眼沉迷的说道。

    “丫头别怕,姐的职业病罢了,最烦人偷窥,姐其实很温柔的。”

    将小幽的脑袋抬起,幽姬看了小幽一眼,认真的说道,说完,又是将小幽的脑袋按回了自己的胸口。

    幽冥船上,守护在沉睡的小花身边的黑龙王看着那霸气而又暴力的幽姬,嘴巴一阵猛抽。

    他就说小幽为什么那么暴力呢,原来是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暴力基因啊。

    特么的还有一个更暴力的姐姐。

    许久之后。

    幽姬才是松开了小幽,扭头看向了四周。

    最后……目光落在了步方的身上。

    “你……就是那个说能够压抑丫头诅咒的厨子?”

    步方一愣,四处张望了一番,最后才是点了点头。

    “如果你问的不是别人……那就是我了。”

    “很好。”幽姬嘴角一翘。

    下一刻,霸者重剑便是被挥动起来,猛地轰出一阵狂风,重剑剑锋所指,正是步方。

    “既然这样……那你就跟我妹一起回地狱吧!”

    ……

    仙厨界,顶层仙树伞盖木屋前。

    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尴尬。

    “我……我的人参果小弟弟啊!这该死的暴力女!”

    金发男子捂着自己的脸,一脸的悲戚。

    丫丫有些无语。

    “走走走,马上动身,我要和那女人理论!凭什么斩了我的人参果小弟弟!”金发男子泪水横流,一脸悲戚,说道。

    丫丫一愣。

    下一刻,便是发现,金发男子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了那伞盖的边缘。

    哗啦啦……

    风吹拂而来,吹动男子的金发不断的飘动。

    “风真的是凉爽啊……感觉到了心灵的悸动,这就是赤果的艺术……”

    金发男子陶醉的说。

    下一刻,便是在丫丫瞪大的眼眸中,一跃而下。

    抱住膝盖,赤果的身躯,仿佛在一轮小烈日似的绽放神芒,转体三百六径直落下。

    “我擦嘞……我的界主大人啊!您不能就这样赤果的下去啊!”

    丫丫脸色大变,成熟的脸上,眼泪都快下来了。

    身形一闪,抓着长袍,成熟丰满的身姿摇曳一番,便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