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九百二十四章 有原则的小幽


    这特么的是厨房?!

    闻人尚第一次看到步方的厨房,望着那与自己记忆中厨房完全不同的设备和工具,他只剩下一脸懵逼。

    嗡……

    站在厨房的门口,闻人尚眼前一片迷茫,宽敞而干净的厨房,给他十分剧烈的冲击,那些闪闪发光的厨具和橱柜,彻底的刷新了他的世界观。

    忽然,一阵雷霆霹雳碰撞的声音响彻而起。

    闻人尚被吓了一跳,扭头一看,便是看到了厨房的门口站着一具铁疙瘩傀儡。

    那傀儡脑袋上趴着一只在吐泡泡的金色皮皮虾,傀儡的眼眸中满是雷霆在闪烁和碰撞,身躯之上也有电弧在跳动。

    那电弧迸射,不时的冲击在了那趴在傀儡脑袋上的皮皮虾身上,使得那皮皮虾在吐着泡泡的过程中都是不由的抖动身躯。

    “白爷?”

    闻人尚自然是认识小白的,当初小白大发神威,大战墟狱强者,硬抗天威雷劫的画面他都是亲眼目睹,对于小白,他由衷的感到敬畏。

    “别站在门口了,进来吧,熟悉一下厨房中的工具,你要学习酿酒,很多工具都的熟悉……”

    步方淡淡的声音从厨房中飘出,陡然打断了闻人尚的思绪,让闻人尚赶紧走了过来。

    对于小白的敬畏也是抵不上闻人尚对于这厨房的兴趣啊。

    这厨房,跟他所见过的厨房完全不同。

    就算是饕楼厨房,饕餮谷中装修的最华丽的厨房,和步老板的厨房比起来,似乎都差了那么意思韵味。

    想要做好菜,自然是要学会对工具的使用,所以接下来,步方便是耐心的教导闻人尚关于这些厨具的使用方式。

    ……

    随着闻人尚成为了步方的厨师学徒,这个消息只是刹那,便是席卷了整个饕餮谷。

    许多人都是面面相觑,感到十分的不可置信。

    为什么?

    闻人尚作为一个一等厨师,而且是有机会冲击特等厨师的潜力厨师,居然成为了步老板的厨师学徒。

    什么是厨师学徒?

    就是步老板的学生才被称作厨师学徒。

    就算步老板的厨艺很高超,可是闻人尚作为一等厨师应该有着属于厨师的骄傲,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便是成为别人的厨师学徒。

    这是一种屈辱啊!

    许多厨师都是扼腕叹息不已,为闻人尚感到叹息,因为做出这般违背信仰的决定,闻人尚终身的成就可能都要止步了。

    凤轩阁。

    “啊!!闻人尚那臭小子居然成为了步老板的厨师学徒!这么好的接近步老板的机会居然被老娘给错过了!”

    凤轩阁的员工们都是无语的望着那在那儿懊悔的沐橙。

    后者穿着宽大的袍子,遮掩住了丰腴的身材,满头的发丝披散,面上不施粉黛,但是看上去依然妩媚动人。

    只是此刻的沐橙却是张大了嘴巴,咬牙切齿,不断的懊悔。

    和别人那种对闻人尚扼腕叹息的反应不同,沐橙那是感到极度的后悔,如果可以,她也想成为步老板的厨师学徒。

    如果成为了步老板的学徒,那就有更多的时间和步老板接触……然后就可以发生一些不可言述的事情。

    可惜,她怎么就错过了那么好的机会呢!

    折腾累了,她让其他人离去,自己则是趴在了凤轩阁的窗口上,看着对面灯火通明的饕餮餐馆,红唇微启,吐出了一口气。

    “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么?老娘不服啊……”

    夜黑风高。

    闻人尚行走在餮仙城的小路上,准备往自己的房子的地方走去。

    他此刻整个人的心神都是处于震惊之中,那是对于接触到新事物的震惊。

    他完全没有想到,原来烹饪还可以这样进行,原来烹饪还可以使用这么多的工具。

    那些工具的方便性,超出了他的想象。

    “步老板……真的是一位有创新精神的厨师啊。”

    闻人尚心中赞叹了一口气,尔后转身,踏入了一条幽黑的巷子中。

    忽然。

    闻人尚感觉到眼前一黑,一个大麻袋突然出现,从天而降,将他整个人都是笼罩了起来。

    什么情况?

    闻人尚再一次的懵逼。

    朗朗乾坤之下,居然有人敢用麻袋来罩住一位一等厨师?

    闻人尚惊醒,顿时大怒。

    他的修为也不弱,一声怒吼,便是打算用真气将麻袋给冲爆。

    然而……

    嘭!

    闻人尚的真气刚刚提起来,便是被一阵巨力给轰击在了身体之上,一口气顿时崩散。

    闻人尚眼珠子都快迸出来了。

    嘭!

    闻人尚感觉自己的脸仿佛被石头砸中了一般,眼圈顿时吃痛。

    “何人胆敢在饕餮谷中犯事?!”闻人尚身躯之上真气流转,神魂境的修为爆发而出。

    可是,宛若是当头棒喝似的,闻人尚感觉脑袋又被人砸了一拳。

    他顿时生无可恋,什么仇什么怨,要用麻袋罩住他,死命的狠揍,都说打人不打脸,对方为何每一招都是往脸上招呼?

    感觉毫无反抗之力的闻人尚顿时被按在地上猛揍,拳打脚踢,招招轰出。

    许久之后,闻人尚都懒得挣扎了,每次被打,都象征性的叫唤一声……

    一阵微微的喘息之声响起,喘息之声略显温柔,还带着几分女性的娇哼。

    沐橙瞪着眼,身上裹着夜行衣,将她火暴的身材给展现的淋漓尽致,胸前的高耸,随着她每一次动手都是会出现剧烈抖动。

    看着死猪不怕开水烫似的的闻人尚,沐橙恨恨的咬了咬牙,最后跺了跺脚便是转身离去。

    揍了闻人尚一顿,总算是出了些气。

    待到没有了动静,闻人尚顿时一个翻身站起,真气迸发,将麻袋撕的四分五裂。

    “到底是何人敢偷袭你闻人大爷?!有本事站出来,我们一对一的单挑!”

    巷子中,空无一物,只剩下闻人尚的爆喝之声在回荡。

    清冷的月光从天穹之上洒落而下,照在了闻人尚的身上,略显几分凄冷。

    闻人尚此刻狼狈不堪,一边眼睛肿起来,黑印浮现在其上,鼻子红肿,其中有点点血流淌出。

    鼻青脸肿的闻人尚感觉到心中一阵憋闷。

    他招谁惹谁了都……

    到自家门口还被人给揍了。

    主要是他能够感觉到揍他之人,修为肯定比他强一些,否则他早就能够挣脱那麻袋了。

    找不到敌人,闻人尚只好憋屈的打开了房门,回到了房间中。

    远处,黑瓦屋顶之上。

    沐橙安静的坐着,她取下的夜行衣的面巾,叹了一口气。

    ……

    第二日,当闻人尚来到餐馆中的时候,所有人的面色都是变得十分的奇怪。

    看着闻人尚那鼻青脸肿的样子……都是纷纷忍住了笑意。

    冥王尔哈看到闻人尚的时候,叼着根辣条便是开怀大笑,那大笑之声仿佛要将屋顶都是掀开似的。

    闻人尚怒了,盯着冥王尔哈,一定是这个家伙搞的,这家伙嫉妒他的美貌,大半夜的套麻袋揍他!

    步方从厨房中走出,面无表情的看着闻人尚的样子,没有笑,这让闻人尚心中感到几分慰藉。

    只是看到步方那嘴巴不断抽动的样子,闻人尚又觉得仿佛有无形的箭矢噗嗤一声刺在他的胸口。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教导了闻人尚关于一些菜品的烹饪,步方则也是空闲了许多,毕竟闻人尚比起肖小龙等人而言,底子厚实了不少,一教就会,倒也省去了许多的麻烦。

    负着手,步方在餐馆中溜达,一边走,一边沉思关于前往无尽海的事情。

    拉过一张椅子,坐在了餐馆门前,闲看门外花开花落。

    前往无尽海,步方眯起了眼眸,既然是入海,那自然是要寻找到一艘船,如果没有船……那在海中将寸步难行。

    当然,以步方的修为,也可以踏浪而行。

    但是那样会让步方很疲惫,没有办法闲下心来安静的烹饪海鲜美食。

    这倒是一个严肃的问题。

    忽然。

    步方缩躺在椅子上的身躯陡然坐直。

    他扭头朝着悟道树方向看了过去,在那儿,小幽正捧着一份冰镇的酸梅汁在美滋滋的喝着,眼睛微眯,白皙的脸上带着一丝满足。

    她坐在了幽冥船上,晃荡着笔直的白腻长腿,黑长直的发丝铺散开来。

    步方看着小幽,眼睛越来越亮。

    坐在步方隔壁的冥王尔哈看到步方的样子,鼻孔都是不由的张大。

    “我说步方小年轻,你不会是在打幽丫头的主意吧?我告诉你……趁早死了心,你们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冥王尔哈叼着根辣条认真的说道。

    步方脸上的神色顿时一滞,扭头看了冥王尔哈一眼,用你是白痴的眼神注视了对方一会儿。

    尔后,步方站起身,朝着小幽走去。

    走到了小幽的面前,步方看着喝着冰镇酸梅汤的小幽,转身,也是坐在了幽冥船的船板上。

    趴在悟道树下的狗爷和小花不由的睁开眼,一娃一狗用充满八卦的眼神看着。

    “小幽啊,冰镇酸梅汤好喝么?”步方问道。

    小幽一愣,清冷的扭过头,看了步方一眼,“没有龙血米饭和油焖血龙虾好吃……”

    小幽的话让步方顿时一滞……

    “那油焖血龙虾和龙血米饭那个好吃呢?”

    小幽自己呢喃嘀咕着,一边喝着冰镇酸梅汤,一边认真的思考。

    步方嘴角猛地抽了抽。

    “小幽啊,步老板我马上要出海了,可否借一下你的幽冥船啊?”

    步方问道。

    噗!

    远处喝了一口酒的冥王尔哈,听了步方这话,顿时将口中的酒全部都是喷出。

    步方小年轻真会玩啊……居然跟幽丫头借幽冥船出海。

    幽冥船是用来在海上行驶的么?

    幽冥船行驶的是秘境虚空,不是星辰大海啊!

    果然,步方的话语一出口,小幽的眼神顿时变得犀利万分。

    那犀利的眼神,让步方感到心中有几分发毛。

    “幽冥船只入秘境虚空,不入汪洋大海。”小幽郑重的说道,咕噜一声,一口饮尽碗中的冰镇酸梅汤。

    看着郑重其事的小幽,步方顿时遗憾的摇了摇头。

    “不能下海啊,那就算了……本来还想一起去无垠大海中抓大龙虾吃呢,听说清蒸大龙虾比起油焖血龙虾丝毫不差啊,既然你不去,我就去找别人了。”

    步方遗憾无比的嘀咕。

    小幽身躯一僵,尔后一口酸梅汤顿时喷出。

    擦拭了口中的酸梅汤渍,小幽面无表情的看向了步方。

    “幽冥船无所不能,上天入海……都可以,我答应你了,什么时候出发?”

    远处正准备看热闹的冥王尔哈差点没有被一口辣条给噎死……

    变了!幽妹子变了!

    你的坚持,你的原则呢?!

    以前的幽妹子不是这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