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九百一十三章 热火朝天的拍白菜【第三更!万字更新求订阅!】

第九百一十三章 热火朝天的拍白菜【第三更!万字更新求订阅!】



    用力砸这个袋子……

    这也是一种烹饪方式么?还真的是从未见到过啊。

    楚长生的眉头微微的一皱,露出了一抹惊异之色,步方居然要求他全力砸这个袋子?

    这么脆弱的一个袋子,恐怕他一拳下去,这袋子就炸开了吧,里面装着的食材也是会迸溅而出……

    那时候的画面,想想就觉得尴尬,所以这种事情……楚长生还是有些犹豫,有些下不了手。

    冥王尔哈倒是非常的好奇,还有这种简单明了不做作的烹饪方式?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冥王尔哈以后也能够烹饪菜品了?

    之前的那炭黑辣条,简直是冥王尔哈心中的污点,简直不是人吃的东西。

    老者倒是陷入了沉思,看着这袋子,皱起了眉头,老者脸上的皱纹微微的抖动,思考了一会儿之后,眼睛亮了起来。

    “步老板这是打算用剧烈的撞击,使得里面的味道与那食材融合在一体么?”

    步方诧异的看了老者一眼,没有想到老者居然能够懂得这其中的原理。

    不过老者显然也只是明白了一些,这种方式说起来简单,但是实际操作起来,却是很困难。

    “可是,这袋子能够承受的住小楚的一拳轰击?小楚的修为也不算弱,一拳下去……一个房子都能轰没了。”

    “尽管砸,破了算我的。”

    对于老者的担忧,步方拍了拍胸膛保证。

    系统出品的袋子,如果能够被楚长生那么轻易的砸破,那楚长生这是要上天了。

    “步老板很有信心啊,亦或是,对老夫的拳头没信心?”

    楚长生看着步方那信誓旦旦的样子,心中也是有一股气被激了起来。

    他楚长生好歹也算的上的一方教主级存在了,融合了饕餮之心的他,肉身的力量非常的强大,一拳下去,没准会将这袋子轰成渣滓。

    “不是我看不起你,而是你真的砸不破。”

    步方看着楚长生,扯了扯嘴角,面无表情的说道,实际上,他也不想瞎说大实话。

    楚长生深吸了一口气……不再说话,看来是真的得露一手了。

    看着那摆放在餐桌前的一个透明袋子,楚长生抬起了手掌。

    步方淡淡的看着他。

    冥王尔哈饶有兴致的观望着,老者摸着自己的头顶上的一撮白毛,兴致强烈。

    如果楚长生这一掌下去,这袋子爆碎,那步老板的脸色应该会很好看吧?

    冥王尔哈和老者偷偷的看了步方一眼,心中忽然有些小激动。

    “步老板……那我砸了啊。”

    楚长生吞了一口唾沫,扭头看向了步方,郑重的说道。

    “砸吧……别怕,放心大胆的砸吧。”

    步方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道。

    哼……

    楚长生心中不由的一哼,看来步老板还是小看他。

    既然如此……

    爆破吧,小袋袋!

    楚长生眼眸一缩,手掌猛地用力拍下,呼啦一声,像是撕裂空气似的。

    嘭的一声,这一掌结结实实的拍在了餐桌之上。

    餐桌都是猛的一抖,发出了嘎吱声。

    厨房中,小白的灰白色的眼眸一阵闪烁,眼眸中更是有雷霆在穿梭。

    “闹事者……扒衣以示众。”

    小白冒出个脑袋,机械的声音响彻而起。

    楚长生也是有些尴尬的看了小白一眼,“老夫跟步老板在愉快的玩耍呢。”

    解释了之后,小白才是重新钻回了厨房中。

    而楚长生抬起手。

    桌上,那袋子完好无损,里面的白菜依旧没有什么剧烈的变化。

    步方看了一眼,叹了一口气。

    “不行,你还是太弱了。”

    还真的没有拍爆?

    楚长生一张脸都是变得通红,满头的银色发丝都是垂落而下。

    “意外意外……这小袋袋还真的有些坚固啊!步老板,再给老夫一次机会!”

    楚长生认真道。

    看来步方并没有开玩笑,这个小袋袋可以让他随便砸!

    既然如此……那他就不客气了!

    “行。”

    步方点头,再给楚长生一次机会又何妨?

    “走,我们去外面,省的白爷等会又误会了。”

    楚长生说道,他抓起了那小袋袋,朝着餐馆外走去。

    步方倒是没有在意,负着手,也是跟了上去。

    餐馆中,冥王尔哈和老者好奇的也是凑了上去,原本趴在悟道树下眯着眼的狗爷张开了眼,有些无语的打了个哈欠。

    小花倒是张大了眼睛,屁颠屁颠的跑出去看热闹。

    小幽自然也不会错过这个凑热闹的机会。

    倪颜作为天机圣地圣女,因为天机圣主的要求,到天机圣地如今的驻地中教导诸多弟子去了。

    还没有回来,否则以那女人的尿性,必定要掺和上一拳。

    一行人走到了餐馆门前。

    周围路过的行人都是被众人给吸引。

    楚长生将那装着大白菜的透明袋子放在了地上,示意众人后退,让出了一个位置。

    楚长生身躯之上,真气萦绕而起,下一刻,眼睛中,都是有光芒迸射而出。

    身躯陡然变大,肌肉鼓鼓,刹那间化作了三米多高的巨人。

    吼!

    楚长生一声怒吼,满头的银色发丝如钢针一般在空气中扎过,使得空气都爆碎似的。

    眸光一转,落在了那地上的袋子之上,楚长生双拳握在了一起。

    尔后嘴巴张大,肌肉如虬龙一般的密布,如钢铁一般坚固。

    猛地抬起了双手,朝着地上的透明袋子便是砸去!

    速度极快,仿佛空气都是要被砸碎一般!

    周围人都是被吓了一跳,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是在做什么呢?

    这么大的力气砸地上的袋子,地面恐怕都是要被砸穿吧?

    那袋子还不被楚长生给砸的爆碎?

    这有意思么?

    轰!!

    众人心神一颤,感觉地面都是在震动似的,一阵波动扩散开来。

    地面凹陷了下去,剧烈的波动浮现,有纹路密布散开。

    化身三米巨人后的楚长生,力气巨大无比,徒手可以轰碎一座小山。

    这力气淋漓尽致的展现,让周围人都是惊叹不已。

    然而,步方却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冥王尔哈和那老者也是叹了口气。

    那袋子……还是完好无损。

    化身巨人的楚长生后退了数步,伸出手,将深陷在地面中的那包透明袋子给扒拉了出来。

    发现那袋子却仍旧是完好无损,没有丝毫的破裂和损坏。

    “居然真的砸不破?”化身巨人的楚长生有些呆滞。

    他的身形缩小,重新化作了年轻模样,只是脸上挂着几抹尴尬。

    “有点意思……老夫来试试。”

    老者有些好奇,迈步而出,他接过了楚长生手中的那袋子,放在了地上,深吸了一口气。

    嗡……

    老者的修为强绝,周遭的灵气似乎都朝着他的身躯席卷而来。

    尔后老者抬起了拳头,全身真气凝聚,仿佛是化作了一道咆哮的兽影。

    一拳,砸下!

    地面顿时一颤,再度凹陷了下去,凹陷出了一个半球。

    周围人惊呼……

    这个看上去苍老无比的老头力量居然也这么的强悍?!

    “步老板的东西果然神秘……老夫老了,砸不烂哦。”

    老者身形从深坑中漂浮而出,手中抓着那完好无损的袋子,苦笑道。

    步方看着那袋子,里面的白菜已经和深渊辣椒酱和其他调味料开始融合了一些,不过……距离达到步方心中的预期,还差的远呢!

    “让本王来!”

    冥王尔哈嘴巴一阵咀嚼,将口中的辣条给吃完,撸起了袖子,满脸的兴奋之色。

    能够参与到烹饪之中,冥王尔哈也是很兴奋,特别是这么独特的烹饪方式,冥王尔哈更兴奋!

    老者看了冥王尔哈一眼,眼睛顿时一亮。

    随手便是将那小袋袋抛给了冥王尔哈。

    尔哈接过,袋子中的白菜都是有些温热了。

    显然,老者和楚长生的轰击还是有些作用的。

    “步方小年轻,如果这袋子被本王砸破了……不扣本王辣条吧?”冥王尔哈眯起眼,道。

    “不扣,如果能够砸破,奖你三根辣条又何妨。”步方负着手,说道。

    “哟呵……步方小年轻,你很狂哦?你可别忘了,本王是多么牛逼的存在!”

    看着步方那自信的样子,冥王尔哈眼眸顿时一眯,头顶上的发丝都是飘飞而起。

    下一刻,他猛地将那小袋袋抛起,身躯之上,有浓郁的冥气扩散而出。

    手一挥。

    万千冥气汇聚,化作了遮天蔽日的庞大手掌。

    那手掌带着恐怖的压力,仿佛要将整个饕餮谷都是一掌拍碎似的!

    这是一种可怕的末日来临的感觉。

    餐馆中,狗爷不由的睁开了眼,“这逗比……又发疯了?!”

    轰隆隆!!

    一掌拍下,所有人都感觉宛若隔世……

    下一刻,眼前恢复了清明。

    虚空之中,仍旧漂浮着一个透明的小袋袋,里面的白菜和调味料似乎在沸腾。

    步方眼睛微微的一亮,冥王尔哈这一巴掌威力还是很强悍!

    心神一动,精神力扩散开来,包裹住了那透明的小袋袋。

    步方嘴角一扯,可惜了……虽然冥王尔哈的这一掌很强,但……仍旧是差了一些。

    袋子中的白菜和调料的融合并没有完成。

    冥王尔哈有些尴尬的看着那完好无损的袋子,干笑了起来。

    “额呵呵……这袋子还挺结实的,不错哈,本王看好它。”

    “步方,你应该让狗大人来一爪的……那样保准破裂。”

    一直没有说话的小幽,忽然清冷的开口。

    步方一愣,尔后眼睛猛地亮起。

    对啊,狗爷的玲珑狗爪威力多么恐怖,劫云都是能够一爪子拍碎,拍个白菜还不是跟玩一样。

    所以步方的目光一转,落在了趴在悟道树下的狗爷身上。

    狗爷一呆,浑身狗毛似乎都是炸开似的。

    “别闹,你当玲珑狗爪是玩的么?狗爷轻易不出爪!”

    狗爷温和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看着狗爷那郑重的样子,步方认真的点了点头。

    尔后抬起了手。

    “一爪一碗醉排骨,如何?”

    “狗爷像那种会轻易接受诱惑的狗么?”

    “一爪一碗龙肉醉排骨,如何?”

    “你不早说,成交!”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