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八百七十九章 青铜宫殿……开启【万字更新!求订阅!】

第八百七十九章 青铜宫殿……开启【万字更新!求订阅!】



    一道金光乍现,光芒散去,便是露出了一只小巧的黄金皮皮虾。

    直筒复眼滴溜溜的一转,落在了步方的身上,刷的一声,便是在虚空之中疾驰,窜到了步方的身边,趴在了步方的肩膀上。

    “你这小家伙怎么来了?”步方疑惑,抬起手,摸了摸小皮的脑袋。

    小皮没有说话,口中吐着泡泡。

    远处,小幽的身形也是踏着锁链而来,出现在了青铜宫殿之前。

    她也是看到了步方,面无表情的对着步方点了点头。

    小幽也来了么?

    看来是小幽带小皮来的……

    不过他们来这儿做什么?

    步方心中的疑惑之意更重了。

    不过,步方还有一点也是颇为疑惑,那就是这儿是禁空的啊……小皮为何还能够飞行?

    而且还飞的那么的轻松。

    难道禁空对小皮无效么?为什么无效呢?

    敖白呆滞的看着那趴在步方肩膀上,十分亲昵的虾祖,脸上的神色越加的怪异了。

    那是虾祖啊,不是你家的宠物啊!

    在无尽海海族之中,身份尊贵无比的虾祖怎么就变成了这人类的宠物?!

    虾祖……可是他的敖白的祖父啊!

    老者从地上爬起来,面色依旧是那么的狰狞,他死死的盯着小皮,脸上布满了凝重之色。

    这青铜宫殿可是禁空,这只虾为什么能够飞行?

    老者深吸了一口气。

    忽然,他的目光一缩。

    小皮从步方的肩膀上飞驰了起来,朝着青铜宫殿所在的方向飞了过去。

    尔后……

    钻入了青铜宫殿中。

    落在了那碗热气腾腾的,香味四溢的阳春面之前。

    小皮围绕着阳春面滴溜溜的转了一圈,尔后高高的跃起,便是从那碗中拽出了一根晶莹的面条,滋溜的在那儿吃着。

    步方呆住了,老者呆住了。

    所有人都是惊呆了。

    那碗面……不是没有人能够吃的到的么?

    为何……这只虾可以?!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能够在青铜宫殿的周围飞行,能够钻入青铜宫殿之中……

    这只黄金皮皮虾,好神秘啊!

    老者在惊骇之后,顿时发出了兴奋的大笑!

    小皮吃面,那便是证明了那碗存在了万年的面……是真的!

    并不是幻象!

    那便是说明,他选择的路是对的,宫殿之内,存在超脱!

    他要吃面!他要超脱!

    老者连滚带爬的朝着那青铜宫殿跑去,很快,便是来到了宫殿门前。

    他伸出了手,却仍旧是如镜花水月一般,摸不到大门后的那碗面!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老者愤怒到了极致……

    跪伏在青铜宫殿前的那尊最强魔主身躯之上满是冥气在缠绕。

    下一刻,那冥气缠绕着的身躯陡然抖了抖。

    紫尊抬起手,他手掌心中的魔眼满是兴奋之色。

    他很快就要占据那具最强魔主的肉身了,只要占据了这尊肉身,那他魔眼族的魔主便是能够彻底的威震墟狱,甚至进军地狱!

    忽然。

    紫尊手掌心中的魔眼陡然一颤,眼珠子转动,有黑色的鲜血从中流淌而出。

    魔眼发出惨嚎之声,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眼眸中流露出了惊恐之色。

    “不……不可能!你的精神海为何还未曾枯寂?!”

    轰的一声。

    紫尊身躯一僵,他发现他手掌心中的那魔眼爆裂了……

    漆黑色的血液从中流淌而出。

    紫尊脸色陡然变得煞白。

    轰隆隆!!

    滔天的冥气陡然迸发。

    那跪伏在地上的最强魔主身躯颤抖了起来。

    下一刻,轰鸣声剧烈响彻。

    那最强魔主的身形动了……

    跪伏在青铜门前的老者身躯陡然一僵,尔后站起身,不可思议的看了过去。

    嗡……

    恐怖的气息弥漫开来,像是要撕裂诸天。

    那跪伏的身形扬起了脑袋。

    眼神冰冷而淡漠。

    “一万年……到了么?”

    声音在虚空中响彻,每个人都是心神微微颤栗。

    下一刻,最强魔主,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高达三米的身躯,让人看了极具压迫。

    最强魔主的眼神扫视四周。

    “哦……还挺热闹的。”

    最强魔主说道,下一刻,他的目光落在了远处的小幽的身上。

    “幽冥女?”

    小幽面无表情的点点头,不卑不亢。

    最强魔主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开始呼吸,口鼻之间有冥气喷薄,浑身的气血如龙般轰鸣流转。

    曾经的墟狱最强者,如今似乎终于复苏了过来。

    小皮仍旧是在滋溜溜的吃着阳春面,那一根面被他不断的啃咬,很快,一碗面便是见底。

    下一刻,小皮便如醉倒了似的,晃晃悠悠的在地上爬着,尔后吧唧一声,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了起来。这只虾……被一碗面给醉倒了。

    轰!!

    最强魔主的眼眸顿时瞪大!

    “面被吃了?”

    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所有人都是心中一紧。

    步方眉头一皱,玄武锅被他抓在手中,如果形势不对,他便是会马上砸出玄武锅。

    轰轰轰!!

    魔主庞大的身形大迈步,两步便是来到了青铜宫殿之前。

    他看着被吃完的面,眼眸中流露出了惊喜之色……

    没错!

    就是惊喜之色!

    所有人都是一愣,那碗面都被吃了,为何魔主还会露出惊喜之色?

    那面不是他苦苦跪伏一万年所等待的一碗面么?

    吼!!

    一声吼啸,声音仿佛要震碎天穹似的。

    天空之上的岩浆都是在滚滚沸腾。

    尔后,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那魔主的双手拍在了青铜宫殿的大门之上。

    那宫殿的大门这一次,没有再如镜花水月一般的幻化消失。

    反而是坚实了起来。

    魔主的双手撑在其上,眼眸中迸发出了惊喜之色!

    一碗面,困了他一万年!

    如今……面被吃了,超脱之路,也是时候该给他开启了!

    “给我!开!!”

    魔主怒吼,身躯之上的气血如龙般在沸腾,似惊涛骇浪!

    嘎吱嘎吱……

    仿佛亘古悠久的声音响起,那青铜宫殿的大门似乎许久未曾被开启。

    那嘎吱声,响彻在所有人的耳畔,让人身躯都是泛起了鸡皮疙瘩。

    饕餮谷谷主刘墨白眼中也是流露出了兴奋之色,他懂了,他一切都懂了。

    最强魔主为求超脱,求了一碗面,吃了这碗面,超脱之路便是开启。

    可是面在门后,如镜花水月,根本吃不了,一天未曾被吃,青铜宫殿便是不会开启。

    最强魔主吃不了,便是跪伏在了这儿,足足等了一万年……

    终于……面被吃了!

    那超脱之门也终于打开了!

    嘎吱之声响彻不绝,响彻诸天,闯荡到了整个潜龙大陆!

    饕餮谷,饕餮餐馆。

    趴在悟道树前呼呼大睡的狗爷,缓缓的睁开了狗眼,眼眸中流露出了一丝意外之色。

    “被吃了么?那玩意被吃了?被谁给吃了?”

    眯了眯狗眼,狗爷摇了摇脑袋,吐了吐舌头之后便是再度趴在了悟道树前。

    “超脱超脱,谈何容易……还是吃步方小子的醉排骨来的逍遥自在。”

    许久之后。

    狗爷哼唧了一声,还是从地上慢慢悠悠的爬起来……

    “狗爷我只是去看热闹的……”

    ……

    冥王尔哈负着手,缓缓的行走在漫天雪地的街道上。

    忽然,他的耳朵一动,似乎是听到了那亘古的嘎吱声,眼珠子顿时一凝。

    “有点意思……墟狱的人这是要上天啊,还真的想超脱……”

    冥王尔哈咧了咧嘴,尔后便是伸出了手,在虚空中一划,使得那虚空撕裂开来,将虚空扒拉开,便是往其中钻了进去。

    一直跟在冥王尔哈身后的紫云圣女微微一愣,也是跟着迈开了步子,踏入了那虚空裂缝中。

    ……

    吼!!

    一直闭合的青铜大门终于缓缓的被打开。

    老者的眼眸中满是兴奋之******主的眼中也是希冀万分!

    轰隆隆!

    一声巨响,大门彻底的大开。

    所有人的心神都是一颤。

    饕餮谷的老者二话不说,便是往那其中疾驰而去。

    最强魔主,喘了一口气,迈开步子也是前行。

    紫尊迟疑了半响,也是飞速窜入了其中。

    步方倒是没有跟上去,而是走到了门口,将像是喝醉了的似的小皮给抓了起来,放在了肩膀上。

    “你这人类……想对虾祖做什么?!”

    敖白似乎鼓起了勇气,颤颤兢兢的对步方问道。

    虾祖啊,那特么的可是虾祖啊……

    是他们黄金虾族的领头人,他觉得自己有使命和义务将虾祖带回去。

    步方一手拎锅,一手握菜刀,斜过脑袋,淡淡的看了那敖白一眼,吓的对方浑身都是打了个激灵。

    这人类如今可不是弱鸡,那口锅若是砸过来,他可能会变成一只扁虾。

    步方扯了扯嘴角,将那地板上的那瓷碗给抓了起来。

    碗还有些温润,很难想象,这居然是一碗放置了一万年的面。

    到底是何人烹饪的这碗面?

    碗中还残留着汤汁,那汤汁散发着淡淡的温润光华,还在发光。

    说明烹饪这道菜品的人,厨艺很不错……

    至少不比步方弱。

    轻轻吐出了一口气,看来他的厨神之路还很漫长。

    厨神之路上,他并不孤单。

    步方心中顿时斗志昂然,既然要成为站在玄幻世界食物链顶端的厨神,那就要碾压所有人。

    这是他的目标!

    为了这个目标,步方努力奋斗!

    将这碗放下,步方收起了玄武锅和黄金龙骨菜刀,便是朝着那青铜宫殿之中疾驰而去。

    敖白盯着步方的背影,咬了咬牙,也是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