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八百零九章 冥墟……三狱


    “玉恒圣师,许久未见,近来可好?”

    老妪拄着拐杖,立在原地,扬起了头,脸上那一层层的苍老皮肤叠在一起,越发显的沧桑。

    天穹之上,玉恒圣师浑身像是在散发着光芒似的,犹如神灵降世一般,周身都是萦绕着一道道璀璨的阵法,阵法轰鸣,带来无上波动。

    “莫婆婆……你老了啊。”玉恒圣师温润如玉,整个人看上去犹如弱冠少年。

    他目光熠熠,看着那仰头的老妪,眼眸中浮现出了复杂之色,不由的开口道。

    “岁月催人老,几百年过去了,花开也花落,人老不是很正常么?”莫婆婆拄着拐杖,淡淡而道。

    下一刻,也不再看那玉恒圣师,颤颤巍巍的朝着那饕餮谷中行走而去。

    圣师周身的阵法逐渐的沉寂,尔后消散开来,光芒也是逐渐的黯淡。

    那圣师迈步落下,出现在了莫婆婆的身侧。

    满头乌黑浓密的发丝垂至腰际,像是蒲扇一般铺散开来。

    他跟在莫婆婆的侧方,共同行走。

    莫婆婆冷笑了一声,拄着拐,继续前行。

    一入饕餮谷。

    负着手的圣师和莫婆婆脸上便是浮现出了些许的怀缅。

    “多少年没有来饕餮谷了,当初饕餮谷辉煌的时候,你我可都是在这儿展现过绝代风华。”莫婆婆道。

    圣师点点头,当年的饕餮谷,强盛无比,势压诸多圣地,在圣地之中颇具威名,当时的饕餮谷谷主,更是惊才艳艳之辈,让许多圣主都是黯然失色。

    那时候的饕餮谷,吸引了无数的强者,潜龙王庭风华绝代之辈都是会在这儿聚会畅聊,共同交流。

    当时的时代,是一个美好的时代,让人怀缅的时代。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饕餮谷落寞,当初那时代的惊才艳艳之辈,也皆是成为了一方巨擘。

    有的成为了圣师,有的则是成为了莫婆婆,紫尊这样的教主级存在。

    “饕餮谷的变化很大,但是依稀可见当年的故地,落日湖依旧在,但是望花亭却是已经无踪。”圣师负着手,走到了那落日湖畔,威风吹拂而来,像是轻柔的小手,拍在了他的脸上。

    波光粼粼的湖面,一望无际。

    当初那湖面上有一座大亭,名曰望花亭,无数的天才汇聚亭中,共同茶话,交流修炼心得。

    当初的莫婆婆也是艳压群芳,作为天机圣地的圣女,自然是美不胜收。

    可惜……岁月是把无情的杀猪刀啊。

    圣师扭头看了一眼那苍老的不像话的莫婆婆,叹了一口气。

    心中那仅剩的一点小心思也是破灭在了莫婆婆咧嘴一笑的瞬间。

    就让当初那份小心思,随风飘散吧。

    “莫婆婆此行前来,是来饕餮谷品尝美食?”圣师看着莫婆婆,笑着说道。

    两人沿着落日湖而行,徐徐缓缓,闲庭信步。

    莫婆婆一手扶着腰,驼着背,笑着摇了摇头,拄着拐,颤颤巍巍而行。

    “婆婆莫不是算到了什么?”圣师眼睛一眯,凝重的说道。

    天机圣地,算天算地算尽天下事……

    莫婆婆作为天机圣地的一方教主级巨擘,肯定不会无缘无故来饕餮谷。

    毕竟如今的饕餮谷已经没落,不是当年的繁华势力。

    “玉恒圣师所言不错,老身此次前来,就是为了品尝美食……当年的饕餮谷,美食之名,享誉潜龙,老身至今依旧忘不了那些美味,如今时日无多了,来饕餮谷缅怀一下曾经的美好。”莫婆婆说道。

    两人行走着,路过了许多重新修建好的村子。

    不远处,是餮仙楼,繁华无比,就算在黑夜,依旧是灯光闪烁。

    餮仙城在深夜依旧是灯火通明,光芒璀璨,香气缭绕,美食在散发着腾腾热气。

    即使在深夜,营业依旧在继续。

    这份热闹,或许只有餮仙城才有了,作为美食之都,自然是吸引了无数的人前来品尝。

    王庭圣地弟子,其他顶尖势力的强者,游走的散人,孤独的剑客,都是会被美食所吸引,来到饕餮谷,为了满足口腹上的享受和心神上的沉沦。

    圣师和莫婆婆踏入了餮仙城,眯着眼看着这不夜城的繁华。

    空气中飘荡的香味,让两位强者都是不由的深深嗅气,怀缅不已。

    这种画面,他们已经差不多有几百年没有见到了,如今再度见到,心中却是有种莫名的感动。

    “莫婆婆,在下还有事,那就先行一步了,后会有期。”

    玉恒圣师负着手,笑着和那莫婆婆说了一句,尔后一步踏出。

    犹如缩地成寸一般的朝着前方行走而去,只是刹那,身形便是消失不见。

    莫婆婆拄着拐,满脸怪异笑容看着那消失的玉恒圣师。

    她颤颤巍巍的拄着拐,慢慢行走。

    “玉恒圣师……老身掐指一算,如若作死,必有大劫。”

    ……

    “黄泉奈何酒,传奇菜品,酿制方式,选用冥墟二层,地狱黄泉河源头黄泉草,以及奈何桥畔奈何花,加上生命之泉酿制的一种美酒,酒劲十足,可入菜,可入药……”

    系统严肃而认真的话语声在步方的脑海之中响彻而起,给步方介绍着黄泉奈何酒。

    步方摸着下巴,在餐馆之中缓缓的踱步。

    冥墟地狱?

    冥墟之中也有地狱?冥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地方?

    步方对冥墟忽然有些好奇,不过好奇归好奇,步方也懒得去探究,毕竟冥墟离他实在是有点远。

    忽然,步方一愣,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系统,既然黄泉奈何酒的酿制食材这么的珍贵,是你提供么?”

    步方心中忽然有股不好的预感。

    系统这一次的奖励,只是这黄泉奈何酒的酿制方法,但是却未曾提到过会提供那些黄泉草,奈何花和生命之泉。

    这也就是意味着,步方如果要酿制这黄泉奈何酒……那他便是需要去寻找这些食材?

    要找这些食材……难道要他前往冥墟之地么?

    “系统不提供酿制黄泉奈何酒的食材,需要宿主自行寻找。”系统严肃而认真的说道。

    嘶嘶……

    步方嘴角抽了抽,才说了冥墟离他太远,现在看来,冥墟似乎离他一点都不远。

    步方揉了揉自己的脑袋,尔后便是走出了厨房,来到了餐馆之中。

    狗爷紧闭着狗眼,趴在悟道树下呼呼大睡。

    小花这七彩噬天蟒也是倚靠在狗爷的侧方,眯着眼,不断地吐纳呼吸。

    口鼻之间,有莹白色的能量在流转。

    漆黑冰冷的幽冥船坐落在侧方,安静而沉寂。

    远处,楚长生满头银色发丝铺散而下,整个慵懒的躺在椅子上,小憩。

    步方想了想,来到了幽冥船之前,既然他有可能要前往冥墟之地,寻找黄泉草,奈何花以及生命之泉,那就必须事先好好的了解一下冥墟。

    别人如果想要了解冥墟或许很难,但是步方的餐馆之中,便是有两尊冥墟中的大佬,自然是可以询问一番。

    抬起手,在船板上敲了敲,幽冥船中顿时响起了一阵慵懒的呻吟声。

    下一刻,一脸清冷的小幽便是从幽冥船中钻了出来。

    “步方,你找我?”小幽面无表情的看着步方,淡淡的说道。

    “找你谈谈心。”步方嘴角一扯,道。

    小幽眉毛一挑,尔后黑长直的发丝便是铺散而下,整个人如美女蛇似的从幽冥船中爬了出来,修长笔直的美腿立在了地上。

    “嗯?”

    小幽拉了一张椅子,坐下,双腿叠起,淡淡的看着步方,琼鼻微微的上扬,轻哼了一声。

    “黄泉草你知道么?奈何花呢?”步方也是拉了一条椅子,坐在了小幽的对面,问道。

    小幽意外的看了步方一眼:“黄泉草是生长在黄泉河畔的一种灵草,具有强大的毒性和药性是一种非常矛盾的灵药,黄泉草分为一到四叶,一叶是一千年,珍贵无比,潜龙大陆没有这种灵药。”

    小幽停了下来,看着步方。

    “你继续说,不要停,等会给你做夜宵。”步方道。

    小幽古怪的看了步方一眼,似乎明白了步方想要了解什么一样。

    尔后,她抬起手,顿时一股漆黑的能量便是扩散开来,那能量瞬间弥漫,覆盖住了她和步方。

    坐在一边,小憩的楚长生嘴角顿时一抽……

    这女人怎么会知道他在偷听的?

    “黄泉草很难得,生长在黄泉河畔,黄泉河属于冥墟地狱的地带,奈何桥也属于地狱范畴,冥墟分三层,一层墟狱,二层地狱,三层冥狱。每一层都是相隔如天涯,依靠冥梯相连,交流不多,关系也不好。”

    “潜龙大陆上的圣地所说的冥墟生灵应该是所谓的墟狱生灵,墟狱生灵残暴无比,杀戮成性,他们带有极大的侵略性,若是真的被墟狱强者攻破潜龙大陆的位面壁,确实是会生灵涂炭。”

    小幽说道。

    步方听的目瞪口呆,冥墟原来这么广阔和巨大。

    按照小幽的语气来看,小幽狗爷还有冥王尔哈可能都是来自地狱的冥墟强者?

    “那冥狱呢?”步方问道。

    “这个不可说,冥狱是冥墟中最神秘的地方,我不知道……”小幽坦然的说道。

    下一刻,她挥手便是将那黑色能量罩给散去,眨巴着漆黑如墨的大眼睛盯着步方。

    该说的她都说了,接下来就是步方实现承诺的时候了。

    步方摸着下巴沉思了许久。

    墟狱……地狱……冥狱……

    三大狱?!

    好吧,步方关注的就是地狱的黄泉河,他需要黄泉草和奈何花……

    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去地狱走一遭了。

    步方站起身,抬起手,轻轻的揉了揉小幽的脑袋。

    小幽漆黑的眼睛看着步方。

    步方转身向着厨房走去,既然答应给小幽做夜宵,那就去做吧。

    只是,步方才刚刚走了几步,还没有进入厨房,那紧闭的门,便是发出了哒哒哒的敲门声。

    步方一愣。

    他的饕餮餐馆晚上是不营业的,会是何人敲门??轻轻的皱起了眉头,步方便是朝着门口走去。

    嘎吱一声。

    大门的门便是缓缓的被打开。

    在门口,一位丰润如玉的弱冠少年站在门前,满脸温和笑容的看着步方。

    “步老板,我们又见面了……在下千里迢迢而来,想好好尝一尝阁下的手艺,顺便与阁下……算算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