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异世界的美食家 > 第六百四十八章 饕……饕餮


    肥金?

    步方看着那缓缓的从人群之中走出的肥金,眉头不由的皱起。

    这是打算秋后算账么?是因为厨斗输了所以来找他?

    看着那一道道逼近的身影,步方轻轻的吐出一口气,脚踩在地面之上,身上的雀羽袍顿时扬了起来。

    他张开手,将小丫头小芽按在了身后,眸光淡淡的斜眼看向了四周。

    肥金脸上布满了狰狞之色,眼眸中尽是疯狂。

    厨斗他败了,这意味着他的厨师生涯便是彻底的结束,连菜刀都是被剥夺,这几乎让他一无所有。

    原本他有机会登上那餮碑厨榜,可是因为这个小子……他一切都是失去了。

    那让他感到心脏都是几乎要崩碎,心痛到难以言明。

    所以他要步方死,要这个导致这一切发生的步方彻底的死去!

    唯有那始作俑者的死,才能够消解他心中的愤怒!

    他知道步方很邪乎,一口黑锅居然能够越级挑战。

    不过还真就不信了,凭借一口黑锅,这小子能够以挣断一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对抗神体境巅峰强者!

    他这一次凭借人情叫来的几个人中,有一位正是神体境巅峰强者。

    为了万无一失,他也是彻底下了血本。

    所以他此刻看向步方的目光之中都是充斥着血色。

    神体境巅峰啊……

    步方皱着眉头,目光之中也是有些凝重。

    如果此刻小白或者小幽在这儿,那区区神体境巅峰根本不算什么问题。

    但是此刻只有他自己,他还需要保护身后的小丫头。

    所以步方也是感到有些头疼。

    当然,步方也可以选择使用美食阵法……不过,布置美食阵法需要时间,对方显然是不会给他布置阵法的时间。

    “杀了他!”

    肥金浑身的肥肉都是在乱颤,脸上的横肉抖动起来,发出了一声嘶吼。

    在他身后的一位强者,眼眸一阵闪烁,刹那真气迸发,恐怖的真气在虚空之中扭动,一根根的真气枷锁摇曳而起。

    哗啦啦!

    枷锁碰撞,像是要将虚空都是撕裂一般。

    这就是神体境巅峰的恐怖威压!

    轰隆隆!

    那强者脸色冷峻,并不说话,他看向步方的目光带着几分讥诮。

    对于肥金浪费一个人情请他出手,就为了对付一位挣断了一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这件事,他是感到颇有几分可笑的。

    区区一个挣断一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肥金自己对付起来都应该绰绰有余了。

    居然浪费了这个人情。

    不过也好,这人情欠着总不是事,解决倒是也好。

    所以,他就尽力出手。

    真气涌动,仿佛将狂风都是掀起。

    落日湖中的湖水微微的泛起涟漪,像是在压抑着。

    步方微微后退了一步,那捆绑着发丝的绒绳被这真气狂风一吹,顿时崩断,满头的发丝张扬而起。

    身上的雀羽袍在猎猎的作响,其上的红色光华像是要燃烧起来似的。

    步方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修长而白皙的手掌抬起,微微一扬。

    顿时一碗热气腾腾的暴走拉面便是落入了他的手中。

    那出手的强者面色顿时一滞……

    这小子居然在战斗的时候吃美食?这是在看不起谁呢?

    不过听说这个小子可是在厨斗上赢了肥金,想来这小子的厨艺颇为不俗。

    不过既然已经得罪了,那就不能再留手……必须斩草除根!

    想到这,那神体境巅峰的强者眼眸中的杀意越来越剧烈。

    轰!!

    地上的青石板都是几乎要被踩的崩碎。

    恐怖的压力轰然落在了步方的身上,要将步方完全压趴在地上。

    小芽怯生生的站在步方的身后,一张脸似乎都是被那压力给压的通红,

    虽然有步方帮助她挡住了大多数的威压,可是那少部分的威压还是让她感到十分的难受。

    嗤啦!

    一口将拉面吃完,步方面无表情的盯着那爆冲而来的强者,一抹嘴角,感到体内的真气沸腾了起来,气势节节攀升。

    玄武锅祭出,由小化大,对着那强者便是砸了过去。

    轰的一声响。

    那神体境巅峰强者顿时眼珠子一凝,身躯后退了一步。

    玄武锅旋转的落回了步方的手中,被步方托在手掌心。

    步方面色淡然,虽然依旧只是挣断了一道至尊枷锁,但是此刻的战斗力却是越加的强大。

    手一翻,一枚热气腾腾的牛肉丸便是浮现,轻轻抛起,一口咬尽,

    那油汁飞溅开来,让周围的强者们都是目瞪口呆。

    肥金也是感到一脸的错愕。

    这家伙……居然在战斗的时候吃东西?果然是一如既往的狂妄啊!

    大力牛肉丸入腹,步方眉头不由的一皱,感到手臂上的力气在飞速的攀升,让他眼眸中都是绽放出了神芒。

    单手拎着玄武锅,步方一步踩下,身形爆射而出。

    呼啦一声响。

    玄武锅划过空气,似乎要将空气都是轰的崩碎一般!

    那强者面色一凝,五道锁链摇曳,仿佛是缠绕在了一起,肌肉鼓动,和玄武锅对轰了一拳。

    砰砰砰!!

    步方感到身躯之中似乎有着用不完的力量,那强者居然是被步方用一口锅,活生生的砸退。

    周围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仿佛是看妖怪一般看着步方。

    这家伙是哪里来的恐怖存在?!

    居然硬生生的是以挣断了一道至尊枷锁的实力,硬抗一位神体境巅峰!

    肥金浑身都是在抖动,他感到有几分不可思议和绝望!

    “不可能!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肥金咆哮。

    忽然,他的眼眸一转,落在了远处俏生生的小丫头身上,狰狞的脸上神色顿时一变,变得颇为恐怖。

    呼啦一声响。

    他的身形便是撕裂过空气,刹那出现在了小丫头的面前。

    小芽满脸惊恐的看着那肥金。

    肥金庞大的身躯所倒映下的黑影彻底的遮蔽住了她的身躯。

    步方斜眼看了一眼小芽方向,眉头顿时一皱,一抹冷意在眼底一闪而逝。

    他迈开步子,身形瞬息迸射,欲要阻止那肥金对小芽动手。

    然而,那位肥金请来的神体境巅峰强者早已经暴怒。

    他居然被一位蝼蚁压着打,这已经很没有面子了,如果还让步方脱身,那他真的该去找块豆腐撞死得了。

    所以,一阵破空之声。

    五道枷锁摇曳同时垂落而下。

    那位神体境巅峰强者挡在了步方的面前,面色阴沉无比。

    “你应该是用了什么秘术来提升战斗力的对吧!既然如此,这一次,你就更必须死了!”

    能够让一位挣断一道至尊枷锁的神体境强者硬战神体境巅峰存在的秘术,必定不凡,说明步方的来历也是不凡。

    这种人既然已经得罪,那就必须彻底的抹杀!不能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否则会惨遭报复!

    “滚!”步方冰冷的看了那强者一眼,淡淡道。

    那强者嘴角一抽,一拳便是轰出。

    步方眉头皱起,黄金龙骨菜刀瞬息之间化作青烟缭绕而起,几乎凝聚成了实质。

    金色的光芒璀璨,仿佛黄金浇筑的一般。

    步方扛着锋锐无比的龙骨菜刀一刀横扫而过,对着那强者便是砍了下去。

    ……

    肥金冷冷的看着小芽。

    看着这个蠢丫头,他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沸腾,如果不是这个丫头,他怎么可能会和步方厨斗。

    如果不和步方厨斗,那他就不会被剥夺烹饪的权利!

    一切的导火索都是这个蠢丫头!

    步方得死,这个丫头……也得死!!

    肥金出手,这一次他绝不留情,要将这丫头一巴掌活生生的拍死!

    真气弥漫,在他的手中氤氲的汇聚,变得有几分朦胧,但是那朦胧中所具备的威能却是非常的可怕!

    这一掌若是拍实了。

    这小丫头可能会尸骨无存!

    小芽似乎也是知道这一点,她虽然年幼,可是她的心智已经颇为成熟,自从疼爱她的爷爷逝世后,她经历的太多了。

    她紧紧的咬着唇,大眼睛死死的盯着那肥金的手掌,瞳孔深处倒映着那充满杀气的手掌。

    轰隆隆……

    落日湖中,波浪忽然沸腾和滚动。

    水花冲天而起,掀起了滔天波浪,波浪化作了雨水,变得大雨磅礴。

    那雨水将所有人都是笼罩在了其中,让每个人都是微微的一愣。

    肥金心中一凛,他的手掌选在小芽的头顶上方,想要往下拍,可是却发现,自己怎么都无法拍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

    肥金心中一凛。

    他对上了那小丫头的目光,那目光……让他浑身的肥肉都是抖动了起来。

    如凶兽一般……好恐怖!

    怎么会这么恐怖?!

    湖水洒落在他的身上,忽然就像是变成了一只大手,紧紧的攥住了他的脖颈,让他呼吸都是变得十分的困难。

    “你……”

    肥金眼眸一缩,看着那发生了陡然剧变的小丫头,整个人都是瘫软了在地上。

    远处,步方也是看到了小芽的变化。

    眉毛一挑,倒吸一口凉气。

    落日湖似乎也是跟小芽的变化互相辉映了起来一般,随着小芽气势的变化,湖水在不断的沸腾。

    湖水之中,有一道道恐怖的目光从中迸射而出。

    那是落日湖中的强大灵兽,

    但是这都不是步方关注的重点,步方看着小芽。

    深吸了一口气。

    因为此刻的小芽的模样依旧彻底的发生了变化,化作了一只裹在了黑暗之气中的神秘灵兽。

    噗嗤!!

    一只人类的手掌抓出,不过皮肤是漆黑色的,散发着让人心寒的光泽,狠狠的拍落,那满脸惊恐的肥金顿时被一掌拍成了肉末,崩碎!

    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心中充斥寒意。

    下一刻,那裹在黑气中的灵兽猛地转头,猩红眼眸落在了步方等人的身上。

    那原本在和步方对峙的神体境巅峰强者,顿时被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伸出手,惊恐无比。

    他的口中还在恐惧的呢喃:“饕……饕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