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黑暗王者 > 第二十三章:绝地反击
    杜迪安顿时明白,为什么他的手臂会变成那样,多半是用自己的身体进行过「生命构造」实验,从结果来看,显然是实验失败了,手臂上的扭曲触体虽然能听从神经信号来行动,但每次行动,都会付出相应代价,否则,单凭那变异触体的力量,在这个冷兵器时代,绝对是一大杀器!

    佝偻老者似乎已经休息好了,向杜迪安冷声道:“去那里趴着。”说话间,干枯手掌摸在小型弩弓上,似乎只要杜迪安拒绝,立刻就会射击。

    杜迪安脸色变了变,咬牙站起,在这生死存亡时刻,脑子里却急得有些乱糟糟,他深深呼吸,想保持冷静,可是任谁在这样阴森绝望的环境下,都难以维持镇定,他身子微微颤抖着,以最慢的速度挪向佝偻老者指向的地方,那里是一个工作台,像手术床,边上有许多切割用的刀具,有的刀具上还沾着没有洗净的血渍。

    杜迪安忽然听到左侧有动静传来,斜眼望去,立刻脸色一变,只见在一个铁笼中,有十几条大蛇盘在里面扭动,其中还有像白天见过的那种黄鳞蛇,显然,这些都是对方抓来进行「生命构造」实验的材料。

    佝偻老者并没有催促杜迪安,只是静静地看着他,就仿佛猎人在静静地看着猎物做最后的垂死挣扎,当他看到杜迪安脸上变色时,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残忍笑意。

    这时,杜迪安已经来到了工作台前。

    “看见那上面的锁链没,自己绑上。”佝偻老者命令道。

    杜迪安望着固定在工作台上的几条锁链,知道多半是对方以前用来绑住其他实验者的工具,他目光微微闪动,但还是抓起了一条锁链,缠向自己手腕。

    佝偻老者脸上露出一丝冷笑,准备等杜迪安绑好自己后,起身将他切割。

    嘭!

    徒然,正在缠弄锁链的杜迪安,猛地一个下蹲,缩到工作台下面,与此同时,甩动锁链击向侧面那个距离不远的铁笼,哐当一声,笼中沉睡的十几条大蛇,立刻惊醒,在笼内挣扎扭动。

    佝偻老者脸色沉了下来,寒声道:“小鬼,本想让你死的痛快点,你偏偏要自作聪明,你以为,你能够从这里逃出去么,就算再次耗损一次身体,我也会将你擒下,你若识趣,就乖乖出来,我最后再原谅你一次!”

    杜迪安自然不会信他的鬼话,抬脚狠狠踹在铁笼上,有工作台的掩护,佝偻老者那个角度无法射到他,一旦对方靠近的话,他就有机会跟对方近身搏斗。

    虽然,佝偻老者有变异触体,近战也极为可怕,但他的脑袋终究是人的脑袋,致命点是薄弱的,这就让杜迪安有了一拼的资本!

    哐当,铁笼只是用锁轻轻拴住,没有锁紧,此刻在杜迪安的踢踹下,铁笼立刻打开,十几条大蛇从笼中飞快游出,有的朝黑暗中游去,有的朝佝偻老者游去,而其中大部分却是朝杜迪安游来。

    佝偻老者冷冷一笑,“不知死活!”

    下一刻,他的笑容却骤然停顿,只见那些游向杜迪安的大蛇,忽然像回心转意一般,绕了个弯儿,游向了其他地方,其中有四五条朝他游来。

    “怎么会……”佝偻老者睁大眼睛,忽然想到什么,望向旁边一个台子上,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竟然把雄黄偷走,难怪有胆子开蛇笼。”

    杜迪安牢牢抓着手里一瓶雄黄摸碎的粉末,将他洒落在自己全身各处,这瓶雄黄粉应该是佝偻老者在捕捉这些大蛇时所准备的,他在注意到蛇笼时,就想到了雄黄粉。毕竟,这佝偻老者虽然号称「炼金术士」,但本质上只是这个时代的生物科学家罢了。

    而且又如此年迈,想要赤手空拳抓住这些大蛇是不可能的,只能依靠别的东西。

    结果,他很快就看到了这瓶雄黄粉,或许是这里太久没人来,一直是对方一个人生活,所以东西摆放的很随意,恰好就在他经过的地方,于是被他偷偷摸了过来。

    “哼!”佝偻老者冷哼一声,抓起旁边墙上挂着的另一套棕黄色大袍,披在身上。这时,那些游向他的大蛇,立刻停了下来,然后扭动着身子,游向周围的黑暗中。

    看到这一幕,杜迪安立刻知道,这件袍子上多半洒有雄黄粉,很可能就是他专门去捕捉大蛇时穿的外套。

    “小子,你最好乖乖出来。”佝偻老者目光阴森,紧盯着工作台,手指紧紧贴着弩弓,只要杜迪安稍一露头,立刻射杀!虽然对方只是个孩子,但是接二连三地制造出变故,已经让他感受到威胁,不会再给杜迪安任何机会了!

    杜迪安抬头四处打量密室,目前唯一活命的办法,就是制服这位炼金术士,而想要制服对方,单靠自己手里的匕首,还远远不够!

    没错,他的手里有一把匕首,这是刚才蹲下来的时候,趁机从工作台上抓到的切割工具,也是他准备跟佝偻老者近战拼命的唯一武器!

    就在这时,杜迪安忽然看到,在侧面一个靠墙的柜台上,堆积着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上面贴着标签,其中两样,赫然是硫磺和木炭!

    这是黑火药的主要原料之一!

    杜迪安眼睛一亮,心中顿时狂喜,急忙四下张望,却并没有看到火硝,不禁脸色微变,没有火硝这个主要原料的话,单靠硫磺和木炭是无法制造出黑火药的!

    他握紧拳头,这感觉就像一只脚踏入了生门,却又被硬生生推了回来。

    “小鬼,我知道,你手里有匕首,准备跟我拼命是吧?”佝偻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杜迪安心中一沉,知道他已经留意到工作台上少掉的匕首,只听他继续道:“咱们就继续这样耗着吧,我先吃点东西补补,你饿不?”说着,冷笑两声。

    杜迪安听他一说,立刻感觉饿了一整天的肚子,胃汁灼烧起来。

    不过,他心底却稍稍松了口气,至少自己还有时间,能够继续想办法。

    就在这时,徒然一股绿雾飘来。

    杜迪安瞳孔一缩,急忙捂住嘴巴和鼻子,他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在这狭小密室中放出这个东西,显然,对方有解药,或是别的应对措施。

    杜迪安捏紧鼻子,心脏怦怦狂跳,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没有急切站起拼命,料想对方可能已经瞄准他的位置,只要他一站起,就会被射中。

    他微微咬牙,攥紧匕首,看着另一只手的雄黄粉,刚准备投掷出去,先来个声东击西,徒然,他脑海中猛地闪过一道灵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