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钢铁皇朝 > 第四百二十九章 历史
    罗德从海滩上抓起一把白色的沙子,任由沙子从手指的缝隙中滑落。

    望着沙子飘散的方向,罗德轻轻嘟囔道:“北风。”

    在他身后,负责运送士兵的小船不断往返将士兵从船上运到海滩上,远处十艘战舰呈一字型排列,他能够看见坐在甲板上吹着海风的克莱尔。

    自从钱塘海战之后克莱尔就一直对楚王说的消息耿耿于怀,于是在修整补充了弹药之后,他们向登州出发,准备探探这位大渝国又一个藩王的虚实。

    不是克莱尔敏感,而是他们需要掌握如今这片海域周边国家的真实情况。

    事实上,他们的战舰在八十年前就抵达过这里,也曾经在现在的琉球岛上建立殖民地,但是当时荷兰人正在和英国人争夺海上霸权,而且在三十年中的六次大型战役之后,他们最终败给了英国人。

    那时正是荷兰最虚弱的时候,他们还未站稳脚跟就被这个海域的海盗击败,不过他们一直没有忘记这块富庶的土地,在休养生息了十余年之后,他们再次回到了这里夺回了琉球岛,并且一直统治四十年的时间。

    不过和曾经的记载一样,这个东亚最大的国家依旧不值一提,他记得第一批试图和大渝国建立外交关系的使团曾经这样描述大渝国:

    我们总督的礼品在大渝国变成了贡品,而且在广州就被当地的官员堂而皇之地私吞了,大渝国的官员谎报了关于我们抵达这里的消息,并且撕毁了我们要给大渝国皇帝的信件,并且为了掩饰私吞贡品最终将我们驱赶出境。

    大渝国对我们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国家,但是神秘的面纱之后却是一个虚弱和堕落的国家。

    这里的官员贪污覆盖,一种相当于欧洲贵族的阶层统治着这里,只是和欧洲的贵族不同,这里的被称为“士族门阀”的阶层只顾自身的利益,无视自己的行为给自己的国家将会带来巨大的上海和隐患。

    这里的官吏无知狂妄,贪污腐败,百姓生活在对官吏的不满中,他们像我们征服的土著一样怯弱无能,倭国和菲律宾人都比他们勇敢,而且这个国家面对北方的野蛮部落只会簌簌发抖,没有一丝我们欧洲人逢敌必战的高尚精神,这一点足以佐证我的观点。

    同时这个国家的皇帝和官员都不是民族主义者,他们对待外族总是不可思议的慷慨大方,而对自己的人民又不可忍受地残暴和冷酷。

    伟大的国王,如果你愿意出兵,如同我们征服美洲的土著一般,我们一定会顺利击败这个国家,将这里变成我们的殖民地。

    回忆着这段记载,罗德的眉头挑了挑,至少在南方他发现使团的描述没有一丝夸张之处,甚至是美化这个国家。

    他们接触的楚王正是一个这样的君王,虽然楚地很富裕,但是财富却掌握在士族门阀的手中,百姓们生活的还是很贫穷。

    不过正当他们以为整个大渝国都是如此的时候,楚王的话引起了他们的疑虑。

    因为在这个落后愚昧的国度竟然出现了燧发枪,而在战败之后,楚王甚至说这个齐王还造出了热气球。

    这让他们十分惊讶和惊恐,虽说热气球在欧洲已经被氢气球淘汰,但是在这个地方会出现热气球依然让他们骇然。

    因为这意味着一个不同于大渝国其他的地方的文明正在这里崛起。

    而这就是他们恐惧的来源,能够制造出火绳枪,以这个国家的人口数量,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击败他们。

    毕竟他们能够维持在东亚的军事存在已经很艰难,根本无法支持一场大规模的战争。

    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们准备前往登州,甚至是青州,一旦摸清了这个齐王的底细,他们将决定是和齐王建立贸易关系,还是将这个威胁消灭在萌芽状态。

    毕竟荷兰人已经失去了太多的殖民地,他们不想再失去这片海域。

    “登州城就在前面二十里处。”

    正在罗德愣神的时候,一个倭国人走到了他的面前指着前方说道。

    罗德看了眼这个倭国男人,他叫酒井,是这片海域的倭寇,自从他们在倭国的九州岛长崎建立贸易点以来,他们和倭国通商已经超过了三十年,在倭国他们有稳固的关系。

    这些倭寇在外人看来是海盗,其实他们心里清楚这些倭寇不过是倭国大名派出劫掠财富的士兵。

    在他们的教化下,倭国人比大渝国更早掌握火绳枪的生产技术,而且这些年来,随着倭国使用火绳枪武装军队,倭国的野心渐渐膨胀。

    不过对荷兰人来说,倭国依旧态度恭敬,这让他们减少了对倭国强大起来的忧虑。

    而倭国对外的扩张对他们来说也并非没有好处,至少他们可以贩卖更多的物资给倭国。

    “酒井先生,还请你们在前面带路,毕竟我们对这里缺乏了解。”罗德说道。

    酒井点了点头,眼睛在荷兰士兵身上的安装刺刀的燧发枪上扫过,接着他又看向正在被运上岸的六磅野战炮,这种火炮被安装在两个车轮中间,运送十分方便。

    转过头,这些散发着危险气息的武器让他的眼中隐藏着一丝贪婪,他说道:“好吧,罗德先生,如你所愿,我们的军队会走在前面。”

    说着,酒井开始召集三千名士兵集合,排成整齐的纵队向登州城出发。

    这些倭国士兵每个人身上都背着火绳枪,腰间挂着弹药袋,这都是荷兰人交给他们的作战方式。

    在倭国的军队之后,罗德指挥着荷兰士兵上岸,一千兵步兵扛着枪走在倭国人后面,在步兵后面炮兵正在把六门野战炮拴在马匹后面。

    紧跟着步兵,炮兵也想登州城前进。

    二十里的距离不是很远,两个小时以后,他们见到了被城墙包裹起来的大渝国城池。

    罗德这时拿起望远镜看向城头上戒备的士兵,忽然大笑起来,“这是板甲吗?有点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