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二十八章 魏延
    夜幕下,原本一片安宁的鲁阳城,仿佛在一瞬间,化作修罗炼狱,火光、厮杀声惊醒了沉睡中的百姓,听着门外街道上凄厉的惨叫声,无数百姓瑟缩在房间里,无助的颤抖着,他们不知这伙突如其来的军队是否会迁怒于他们,在这混乱的世道,人命如草芥,做为生活在最底层的百姓,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们只能在心中默默地祈祷,为自己的命运去哀求上苍的庇佑。

    火光中,吕布率领着五百精骑,犹如来自九幽地狱的幽冥骑士,带着来自地狱的幽涛,将视线之内,一切可以看到的敌人,尽数摧毁。

    高顺浑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杀机,带着六十名陷阵营将士,自城墙上下来,所过之处,便是尸横满地,在夜幕下,这支经历过一场杀戮而迅速获得蜕变的陷阵营战士,浑身散发着一股令人心寒的杀机。

    “子明!”张辽带着大部队紧随吕布入城,正遇上自城墙上杀下来的高顺:“主公已杀向县衙,命你我迅速将城中两处军营占领,管亥、徐盛,你二人率千人随高将军往西城军营,其他人随我去东城军营。”

    在进攻鲁阳之前,鲁阳城内的格局已经被吕布派出的人马摸透。

    “走!”高顺漠然的点点头,带着管亥、徐盛,领了一千人马汇合了陷阵营,往西城而去。

    鲁阳县衙,城守听到厮杀声已经察觉不妙,待领军出征时,城中已经火光四起,听得马蹄声响,连忙聚集了县衙将士据守县衙,远远地,吕布那醒目的造型还有胯下赤兔,便让他认出了吕布的身份。

    “吕奉先,我等与你无冤无仇,何故无故犯我城池?杀我将士!?”在看到吕布的瞬间,鲁阳城守绝望凄厉的声音响彻在黑夜里,甚至压过了那黑夜中无尽的喊杀声。

    吕布抬起头,就着火光,看着城守在明暗不定的火光下,显得有些狰狞的脸庞,沉声道:“既知我名,还不早降!”

    “哈哈哈~”城守突然仰天长笑一声,厉声道:“别人怕你吕布,我却不怕,今日又死而已,又岂能……”

    “咻~”

    利箭破空,城守的声音戛然而止,周围的鲁阳守军正被城守的话语激励的热血激昂,准备与那闻名天下的第一战将一较高下,然后便愕然看着他们英明神武的城守大人被破空而至的箭簇射穿了头颅,强大的力道生生的将身体带的飞起,狠狠地盯在背后的墙上,心中顿时一寒,刚刚被激起的士气瞬间如同被一盆凉水泼下,浇的透心凉。

    “城守已死,尔等还不早降!?”吕布收回了震天弓,目光看向县衙上一群面色惶惶的将士,厉声喝道。

    “降者不杀!”吕布身后,陈兴举起手中的钢枪,亢奋的怒吼着。

    “降者不杀!降者不杀!降者不杀!”身后,五百铁骑愤怒的举起了手中的兵器,炸雷般的怒吼声一浪高过一浪,直冲天际,仿佛要将整个天给捅破了,县衙内一众守军脸上尽皆露出惊惧之色。

    “大……大人,要不……我们投降吧……”城守虽死,但副将犹在,此刻躲在县衙大门后面,一名亲兵被外面炸雷般的怒吼声吓破了胆子,战战兢兢的看着副将,提议道。

    副将眼中闪过一抹寒芒,陡然拔剑,一剑将这名亲卫枭首,厉声道:“再敢言降者~杀!”

    “噗嗤~”

    话音未落,副将突然感觉后心一痛,不可思议的低下头,看着胸口冒出的一截枪尖,滚烫的热血疯狂的涌出,自枪尖滴落。

    “吼~”副将狂暴的怒吼一声,豁然转身,凶狠的看向那名失措的亲卫,双目怒睁道:“逆贼!”

    “噗噗噗~”又是三根长枪刺入体内,一群亲卫不敢去看副将的眼睛,只有之前最先动手的人冷冷的看着副将:“将军,我们只是想活!”

    “呃啊~”副将的狂嗥声到了一半戛然而止,失去生机的尸体无力地跪倒在地。

    带头的亲卫冷哼一声,看向周围的众人道:“开门,迎接温侯。”

    县衙外,看着半天没有动静的县衙,吕布缓缓地举起了手臂,陈兴提起长枪,眼中闪烁着森然的杀机,只待吕布一声令下,便要闯入县衙,将顽抗的守军杀个鸡犬不留。

    “嘎吱~”

    县衙厚重的城门缓缓打开,五百铁骑同时拉满了弓箭,只待对方杀出,便要弓箭齐发。

    “温侯且慢动手,城守张康,县尉韦餔已死,我等愿降!”一名士兵提着两颗人头出来,单膝跪地,将城守和副将的人头高举过顶,在他身后,一名名丢掉武器的士兵跪倒在他身后。

    “何仪、何曼!”吕布看着两颗人头,心中一沉,城守是他杀的,但这副将可不是,这些人……,目光一冷,厉声道。

    “末将在!”何仪、何曼兄弟策马而出。

    “你二人分别带着城守和副将人头,分往东西大营,让张辽、高顺以此二人人头,招降军营守军。”

    “是!”何仪、何曼慨然应命,策马来到此人身前,分别接过一颗人头,快马向东西大营而去。

    “你,起来回话。”吕布策马,来到一群降兵面前,目光落在为首的那名亲卫身上,目光深沉道。

    “是,温侯。”亲卫闻言,站起身来。

    之前跪着还没发现,此刻站起身来,此人身高足有八尺,面若重枣,若骸下再留五绺长髯,活脱脱又是一个关公呐。

    “你是何人?”吕布抬了抬下巴,沉声道。

    “在下魏延,字文长,义阳人士。”魏延沉声道。

    魏延?

    吕布目光微微一眯,看向魏延:“鲁阳副将,可是你所杀?”

    “不错。”魏延昂首道。

    “为何?”吕布刀子一般的目光落在魏延脸上,森然道,没有人喜欢一个背主之人,吕布勇贯天下,就算做不了君主,但以他的本事,为何连曹操这等盖世枭雄都不敢收?就是因为丁原、董卓的先例,让天下诸侯心寒。

    “莫要说什么慕我之名,吕布这两个字,在天下有什么名声,我比你清楚。”吕布看着魏延想都不想的张口,开口打断道。

    魏延心中一寒,看向吕布,咬了咬牙道:“在下自幼熟读兵书,武艺精熟,本怀一腔赤诚来投张绣,却被张绣所轻,副将韦餔,嫉妒我本事,时时打压于我。”

    魏延话一出口,吕布身后,陈兴等人的面色顿时一变,这是士族的天下,同时也是一个讲求忠义的时代,这种为了前程,公然弑主之人,让人本能的生出一股排斥。

    魏延低着头,缓缓地捏紧了拳头,话已出口,无法更改,只要吕布下令杀他,他便要奋起反抗,就算明知打不过,他也绝不愿意就此认命,一定要拼一把。

    然而,想象中的格杀命令并未出现,令人窒息的等待声中,吕布终于开口了。

    “不错,有野心。”淡淡的话语,却并未有想象中的格杀命令,魏延疑惑的抬头看向吕布。

    “只是不知道,有没有配得上这份野心的本事!”吕布沉声道:“先跟在我身边,做一名亲卫,当然,你也可以试着来刺杀我。”

    “属下不敢!”魏延连忙低头。

    “主公!”陈兴大惊,看向吕布,想要开口。

    吕布挥了挥手道:“我会给你机会,也让我看看,你是真有本事,还是天生反骨!”

    “喏!”

    魏延抱拳,眼中闪过一抹灼热,将吕布恭迎进县衙。

    “主公,此人不忠弑主,就算不杀,也不该留下他。”进入县衙之后,陈兴向吕布道。

    “伯道不觉得,此人与你很像吗?”吕布没有回答,只是反问道。

    “我?”陈兴瞪大了眼睛,不解的看向吕布,皱眉道:“末将不懂。”

    “同样的心高气傲。”吕布摇摇头,看着县衙外依旧不断传来喊杀声的夜空,其实他想说的,是跟自己很像,无论前世还是今生:“不同的是,伯道有陈家为后盾,而他没有,他只能凭借自己的能力,去为自己博得一个未来,这种体会,伯道是不会明白的,所以,我愿意给他一个机会。”

    怀才不遇,却不甘平凡,为了谋求一个前程,谋求一个能够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不惜一切的想要上位,却因锋芒太露,被人打压,吕布其实很清楚,在现代,这种人不在少数,直到在社会上不断碰壁,被磨去了棱角,懂得藏锋,慢慢积累自己的底蕴和人脉,最终人到中年的时候,才可以上位,但也会因此,将原本的锐气给磨掉,这样的人,若能在一开始,有贵人相助,其实他们的忠心比那些世家之人,更容易获取,也更加纯粹。

    “既然主公已有决定,末将便不复赘言了。”陈兴点点头,躬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