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十四章 刘备请战
    “这周瑜名头挺大,也不怎样吗?”战场已经清扫完毕,一行人马也没回城,直接带着粮草辎重徐徐上路,管亥回头看了一眼舒县的方向,不屑的撇撇嘴道。

    陈宫摇摇头:“将不以怒而兴兵,周瑜心忧舒县,连夜赶路,本就人困马乏,而且对我军了解不足,又被主公突袭得手,更被主公言语扰乱了心智,才会表现如此不堪,我观此人用兵颇有章法,之前虽败不乱,硬生生将主公与雄将军挡住,已是难得,若非我军占了先手,又有主公和雄将军这样的盖世猛将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冲乱敌人阵脚,这一仗,就算能胜,恐怕也要付出不少的代价。”

    “先生,您怎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家威风?”管亥不满的看向陈宫道。

    “公台说的是事实。”吕布坐在马背上,看着两侧风景不断倒退,倏然道:“蔑视敌人可以,但不能小看他们,为将者,最忌因怒而兴兵,那样就会中了敌人的圈套,周瑜是个人才,可惜太年轻了。”

    如今的江东生机勃勃,无论孙策、周瑜,还是那些日后名动天下的江东名将,如今都还显得有些稚嫩,如果过两年将今日的事情重现,恐怕不会再有这样的战果,这些人,会在接下来的乱世之中,迅速的成长起来。

    见吕布说话,管亥只能乖乖的闭起嘴巴,只是对于陈宫的话,终究不以为意。

    “姐姐~”马车里,小乔失魂落魄的靠在大乔的怀中,马车外,吕布等人不时传来的交谈声她没有听进去,此刻她只知道,自己的偶像败了,那个好像无所不知,战无不胜,算尽天下,儒雅风趣的男人,败给了那个大恶魔,巨大的反差让她一时间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貂蝉没有说什么,人总是要经历许多事情之后,才会成熟起来,她跟着吕布几乎走遍了整个大汉朝,起起落落,苦她吃过,福也享过,唯一不变的,就是吕布始终如一的呵护,所以,她能够理解小乔此刻的心情,不过理解,不代表认同,她不会去说三道四,但也不会去帮她们,虽然二女的遭遇有些可怜,但这乱世,可怜的人太多,归根到底,事情还是因为他们的父亲先挑起的。

    “妹妹,不要哭了。”大乔歉意的看了貂蝉一眼,有些无奈的抱着小乔柔声安慰,只是这个年纪的少女,正是最爱幻想的时候,当美梦破碎的那一刻,不是每个人都能很快从打击之中坚强起来的。

    旅途无疑是枯燥而乏味的,路边冬日留下来的积雪开始慢慢解冻,使得沿途的驿道变得泥泞,也使得吕布的行军变得缓慢起来,无法与之前的来去如风相比。

    相比于这边的小打小闹,北边曹操与袁术之间的征战已经正面拉开了序幕,可惜,诸侯想象中的僵持局面并未出现,在北方战场上,袁术几乎是被曹操吊打的节奏。

    袁术虽然众叛亲离,但帐下士卒不少,足够凑出十万之数,但袁术如今手中,最缺的就是领兵将领,除了纪灵还算一员猛将之外,袁术这边根本拿不出能够独当一面的将领,一个纪灵,面对曹操帐下诸多猛将,也是独力难支,很快便被曹操打的权限溃败。

    寻求吕布帮助无果之后,只能收缩兵力,逐城放手,依托城防,来弥补自己在将领方面的不足,但也因此,彻底失去了主动,只能被动挨打。

    “袁术虽败,但四世三公的底蕴却实在丰厚,不知诸公有何良策助我破敌?”上蔡,曹操的中军大帐之中,曹操有些头疼的揉了揉鬓角,袁术打定了主意要做缩头乌龟,弄得曹操只能一城一城的收服,虽然胜局已定,但汝南三十七县,虽然袁术已经放弃了不少城池,但也因此,每城都有大量士卒防守,袁术现在最不缺的就是兵,这么打下去,等到灭了袁术,恐怕要一年的时间。

    别说如今曹操粮草告罄,就算有足够的粮草跟袁术耗下去,曹操也没时间耗,最近北方袁绍频频调兵遣将,冀州兵马频繁开始向黄河一带调动,如果在袁术这里真的耗上一年,就算最后败了袁术,曹操的菊花恐怕也要被袁绍给爆烂了。

    “主公可派一员上将领一支偏师,绕道攻击袁术后方,袁术后方空虚,几乎无人可守,只要我们的兵马出现在寿春城下,袁术必会调动兵马回师,我军正好可以趁机将战线推到寿春城下。”程昱抚须笑道。

    曹操默默地点点头,目光看向其他几个随军谋士,见没人能提出更好的提议,便看向帐下诸将道:“不知何人可担此重任。”

    “末将愿往!”曹操话音落下,曹仁、夏侯兄弟、徐晃、李典等人纷纷出列请战,这段日子一直是攻城战,打的他们都快吐了。

    曹操见状,不禁微微一笑,自己帐下将才何其多,想到袁术现在倒霉的处境,曹操就有些乐,正要点将,却见刘备站了出来。

    “哦?”曹操眼中闪过一抹讶然:“玄德也想出战?”

    刘备默默地点点头,沉声道:“备自受陛下隆恩,受封官爵以来,却寸功未立,心实为惶恐,总觉有负皇恩,今日袁术逆贼僭越称帝,备希望丞相能够恩准,让备有机会为陛下手刃****,以报皇恩!”

    “唔~”曹操看着刘备,目光里精光闪烁,若是往日,刘备请战,他自然可以借口其他事情打发了,但如今对手是袁术,刘备作为皇帝的本家人出战,代表的意义就不同了,袁术僭越称帝,这是对皇家威严的挑衅,刘备作为皇室中人,这个要求并不过分,只是若放他出去,曹操肯定是不放心的。

    “诸公以为如何?”曹操将目光看向一众谋士,询问道。

    程昱看了刘备一眼,微笑道:“玄德公心系皇恩,我等钦佩,只是玄德公入朝时日尚短,对军务难免生疏,可派一员将领辅佐玄德公,助玄德公管理军务。”

    “善。”曹操闻言,点头微笑着看向刘备:“玄德以为如何?”

    说白了,打仗可以,但军队,却是曹操的人掌控,就算刘备想要趁机反叛,也带不走军队。

    “听凭丞相号令。”刘备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只是恭敬地向曹操稽首道。

    “好。”曹操点头道:“那就以玄德为主将,车胄为副将,虽玄德一起以奇兵袭击袁术后方,愿玄德能够早日凯旋,我好向陛下为玄德请功。”

    “谢丞相。”刘备深深的拜下去,将自己眼底深处那抹激动的喜色掩藏下去。

    “此事就此决定,不过仗还要继续打,只有我们吸引住袁术的注意,玄德的奇袭才会成功。”曹操站起来看向众人笑道:“各自下去准备吧。”

    刘备带着关羽、张飞走出帅帐,回到自己的帅帐之中,张飞终于忍不住道:“大哥,你如今可是皇上亲自认下的皇叔,干嘛要对曹操那狗东西卑躬屈膝?”

    “翼德,不得对大哥无礼!”关羽皱眉道。

    “我不就是替大哥不平吗!”张飞闷闷不乐道。

    “云长、翼德。”刘备确定帐外无人偷听之后,脸上才泛起喜色,拉着两人的受道:“我们的机会,终于到了。”

    “兄长这是何意?”关羽和张飞不解道。

    “此次曹操让我们独领一军,正是我们趁机摆脱曹操控制的好机会,留在许昌,事事受曹操监视,根本不能有所作为,此番独自领军,正好借机自立,与陛下遥相呼应,他日待我们壮大几身,便直捣许昌,救出陛下于火海。”刘备狠狠地挥了挥拳头道。

    “可是,不是还有一个车胄在吗?有他在,曹操的军队怎么会听我们的?”张飞皱眉道。

    “这有何难?”关羽一捋五绺长髯,丹凤眼一眯,冷笑道:“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只需找个由头将那车胄斩杀,军队自然是受我们掌控。”

    “那不打袁术了?”张飞皱眉道。

    “袁术自然要打,但车胄也一定要杀,待杀了袁术这****,我们就伺机自立,与那曹孟德分庭抗礼!”关羽淡然道。

    刘备会心一笑道:“去请宪和与公佑前来,此事还需谋划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