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附身吕布 > 第六章 士气交锋
    清晨的朝阳再一次普照大地,站在城头上的吕布终于微微松了口气,虽然曹操没有再一次发动进攻,但这一夜,吕布的精神却一直处于紧绷状态,如今的下邳城已经危如累卵,一丝一毫的差错,就是城破人亡的下场。

    疲惫的感觉涌上来,但吕布却依旧将腰杆挺得笔直,这座城池里,谁都可以表现出颓废,但唯独他不可以,此时此刻,他就是三军之魂,哪怕表现出一丝疲惫,都会对让三军心理上产生动摇。

    远处,曹营中开始升起炊烟,吕布站在城头上眺望,良久,眸子里闪过一抹森然,虽然目前凭自己手中的力量无法撼动曹操这个庞然大物,但也绝不能让他们好过。

    “郝昭,张广。”吕布深吸了一口气,声音带着几分默然。

    “在!”郝昭和张广站出来,看着吕布的眸子里,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怕死吗?”吕布看向两人,突然问道。

    “不怕!”郝昭和张广一怔,随即挺起了胸膛,眼中闪烁着灼热的光芒,几乎是怒吼出声。

    点了点头,吕布指向城门下,那成片的尸体:“两军交战,双方将士各为其主,战死沙场也是军人的宿命,但如今他们战死,本将军也不忍心这些将士就这样曝尸荒野,你二人将这些战士的尸体收拾一下,送往曹营。”

    郝昭和张广目光一凛,吕布扭头看向二人道:“虽说两军交战,不斩来使,但这其中,有曹操族人曹洪,还有大将乐进的尸体,我不保证曹操会不会因此迁怒于你们,此去,生死未卜,我不强求,你们可以选择拒绝。”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虽然是战场上不成文的规定,但通常是建立在双方实力对等的情况下,如今双方强弱明朗,曹操势大,未必会遵守这种不成文的规定。

    “末将愿往!”郝昭踏前一步,青涩的脸上,带着一抹坚定。

    吕布看了看张广,张广却是默然,吕布点点头,生死抉择,张广这样的选择,也无可厚非,这也是人之常情,拍了拍郝昭的肩膀道:“去挑人吧,等你回来,我请你喝酒。”

    “遵命!”郝昭一拱手,转身离去。

    扭头,看向张广一脸羞愧的神色,吕布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在意,作为吕布的亲卫,至少在忠诚方面,张广并不低,只是个人抉择不同,郝昭年轻,有闯劲,也有野心,而张广不同,他从并州就已经开始跟随吕布,如今已经四十多岁,已经没什么野心可言了,心态上,此时的张广跟前任很像。

    这个时代,还是需要年轻人呐!

    “其他人,换防!”吕布看向其他士卒,这些人已经在这里坚持了一夜,这里还有一百二十多个消耗了他两千四百多成就点的星级战士,吕布可不想这些人因为劳累过度的原因损失。

    此时高顺已经带着换防的兵马上城替换吕布,昨夜张辽虽然带领部队奸敌无数,但对体力和精神消耗也不少,就算张辽可以撑,但出征的将士也没办法出征,吕布只能让高顺来替换张辽。

    “主公,你也守了一夜,回去休息吧。”高顺一边指挥士兵换防,一边来到吕布身边,沉声道。

    “不用,我还要等一人。”吕布摇摇头,目光看向城楼下方,高顺跟吕布站在一起,顺着吕布的目光看去,却见下方,一名小将正在指挥士兵拾掇曹军的尸体,眼中闪过一抹疑惑,却也没有多问,告辞一声,前去巡逻城池,如今曹操对下邳可是四面合围,并不只是南门一门需要防守。

    很快,郝昭已经将曹军的尸体放置在车上,徐徐向着曹营进发,吕布眼中闪过一抹森然,郝昭是他发掘出来的武将,更重要的是年轻,未来能够发展的空间极广,这样一名潜力型武将,如果可以,吕布绝不想让他犯险,但吕布此刻手中可用之人已经不多,他不可能将张辽、高顺派出去,就算曹操不杀,也很有可能将他们扣留,老曹对于人才可是不择手段,宁愿养着不用,也绝不会让这些人才流出去与他作对。

    但他不能不派,如今他要跟曹操抢时间,拼士气,任何一丝能够撼动曹军士气的机会,他都不能放过,若曹操真的杀了郝昭,虽然可惜,但如果因此而错失战机,连明天都没有,郝昭就算再有潜力,跟自己又有什么关系?

    曹操军营,曹操此刻面色阴沉无比,昨夜曹洪再次偷袭,五千将士最终回来的不到一千,最重要的是,曹洪本人至今未归,虽然努力不去往那方面想,但所有人都知道,曹洪生还的概率不高。

    帅帐之中,气氛压抑无比,谁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开口,刘备静静地站在曹操左侧位置,眼观鼻鼻观心,对于曹营中的事情,不发表任何看法,其他武将也是面色阴沉,曹洪贪财,但对朋友却很大方,曹营中一众武将跟他的关系都不错,所有人心中,都压制一股难言的怒气。

    “报~”

    一名小校拖着长音冲进来,单膝跪地,向曹操道:“丞相,营外有吕布军将领带着我方将士的尸体前来,说是要归还我军。”

    “来将何人?”曹操一双细目之中,闪过一抹森寒,冷声道。

    “是一名小将,名叫郝昭。”小校沉声道。

    “我去杀了他!”蔡阳闷哼一声,提着刀就往军营外跑去。

    “站住!”曹操站起身来,冷哼一声道。

    “丞相!”蔡阳回头,不解的看向曹操。

    “两军交战,不斩来使,对方送还我军将士尸体,我等岂可乱了规矩?”曹操走出帅位,淡淡道:“走,随我去迎接将士们的尸体。”

    “是!”蔡阳不甘的握紧了大刀,跟在曹操身后,一众武将跟着曹操鱼贯而出,刘备睁开眼睛,看向曹操的背影,带着关张二将,跟着曹操一起往营外走去。

    军营外,已经聚集了大批的曹军将士,将郝昭一行百来人围在中间,目光不善,郝昭策马站在最前方,神情肃然,对于周围仇视的目光视若无睹。

    “好气魄!”饶是曹操如今胸中气闷,看到郝昭也不禁目光一亮,带着一群武将谋士出来,淡淡的看着郝昭道:“你便是郝昭。”

    “正是。”郝昭翻身下马,朗声道:“我家君侯有言,两军交战,战死沙场,乃是军人的宿命,但如今既然身死,他不愿这些将士曝尸荒野,特命末将将他们的尸骸送回。”

    四周的曹军听到此言,看向郝昭一行人眼中的怒意却是淡了不少,的确,战士战死沙场,本就是很正常的事情,此次是曹军围攻下邳,若下邳城破,吕布恐怕凶多吉少,难道还要怨人家不束手就擒?

    不少曹军看着那一辆辆马车上面的尸体,眼中流露出哀伤之色。

    郝昭一挥手,四名将士抬着两副担架出来,担架上,是两名武将的尸体,其中一个自然是乐进,尚还完整,但另一具却已经被烧成了一截焦炭,但能够从盔甲和兵器上辨别出,此人就是曹洪。

    看着两具尸体,曹操只觉胸口一闷,紧跟着眼中闪过一抹森然的杀机。

    郝昭似乎没有感觉到曹操的杀意,朗声道:“这两位,应该是贵方将领,末将恐他们尸身毁坏,特将他们的尸体单独用担架抬过来。”

    “乐进将军?”不少曹军低声惊呼起来。

    曹操看了看周围开始骚动的曹军,冷哼一声,森然的看向郝昭:“少年人,你不怕我杀了你?”

    “丞相为何杀我?”郝昭脸上不解道:“我家君侯常说,将军乃当世豪杰,既是豪杰,又岂会是非不分?我送回贵军将士遗体,就算不赏,丞相也不该杀我才对。”

    曹操森然的目光落在郝昭身上,气氛一时间变得沉闷无比,郝昭心中发紧,却仍旧强撑着看向曹操。

    “好,哈哈哈!”曹操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很突兀,周围的曹军武将被吓了一跳,不解的看向曹操。

    郝昭却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看着曹操,握着缰绳的手因为用力,指节变得苍白,但脸上依然是一副云淡清风的样子。

    良久,曹操才停止了笑声,摇着头叹道:“看来奉先经此一战,开窍了不少,也懂得用计了,不错,不错,来人,赏百金于这位小将军。”

    众人虽然不解,但此刻也不敢发问,很快,一名亲卫捧着一个托盘来到曹操身边,曹操挥了挥手,那亲卫将盛放着金子的托盘交给了郝昭。

    “多谢丞相赏赐!”郝昭一挥手,一名士兵上前,将托盘接过。

    “公台的伤势如何了?”曹操摆摆手,看似随意的询问道。

    郝昭目光一缩,这些天,四门紧闭,曹操是如何知道陈宫受伤的?

    看着郝昭变化的脸色,曹操微微一笑,也不多言:“回去吧,替我多谢奉先,他的好意,我收下了,等日后攻破下邳,我再与他喝酒。”

    “告辞!”郝昭点点头,向曹操抱拳,随后翻身上马,带着百名士卒徐徐离去。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