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奇术之王 > 541章 镜室毁灭(1)
    老虎后面说的话我一个字都没听清,脑子里只有一个声音在轰隆隆响着:“唐晚完了,唐晚完了,唐晚完了……”

    海沟吞噬了一切,而遭受毁灭性攻击之后,镜室无法保持原有生态,里面的人要么在爆炸中立毙当场,要么苟活于深海,最终在煎熬中送命。

    总之一句话,唐晚随着镜室一起毁灭了。

    “是你的人?是你的人!”我咬牙切齿地向着韩映真。

    韩映真惶急地摇头:“夏先生,不可能出现这样的情况,我的作战计划中,准确地标明了攻击点,是在镜室的顶端和底端,蛙人部队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冲进去救人。相信我,这不是我原先的作战计划,一定是中间出了什么岔子!”

    我不想反驳她话里的漏洞,只是尽全力指着她,反复地大声叫:“你杀了唐晚,你杀了唐晚,你们日本人杀了唐晚,你们他妈的杀了唐晚……”

    唐晚死了,我的生命顿时黯然失色,雄心壮志瞬间化为乌有。

    一阵天旋地转之后,我慢慢滑倒,双手无力地向上伸着。

    “唐晚死于水中,是不是临终之前,也将保持这样的姿势?好了,唐晚,我来陪你,我来陪你……”迷迷糊糊之中,我抱住了一个人,死死抱住,再不撒手,就好像濒死之人抱住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

    我的天空一片黑暗,随着唐晚的离去,那黑暗垂落下来,连我一起裹住。

    很久很久之后,我醒了。

    一睁眼,我发现自己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旁边摆满了各种滴答作响的仪器,仿佛已经变成了一具被人研究的尸体。

    我没有力气喊叫,因为唐晚真的死了,镜室毁灭已经成为事实,再怎么疯狂呐喊,都换不回唐晚的命。

    “我还活着?真是可笑,人在大自然面前毫无抵抗力,深海吞噬一切,就算有阿基米德说的巨大竹竿,又怎么能探索到海沟最深处?本来,唐晚也有机会活下来,却因为日本人的无知莽撞,提前葬送了她的性命——”我咬牙切齿,心里对日本人的恨即将爆发。

    这是一间四面洁白的病房,门口旁边横放着一张沙发,韩映真蜷缩在一张薄毯之下,一动不动地睡着。

    我不知该恨她还是感谢她,至少在巨变发生后,她对我悉心照料,确保我能平安活下来。

    “我的心死了。”我艰难地抬起右手,拖着各种管子,抚摸自己的左侧胸口。

    当然,我的心还在跳动,均匀地、一下一下地跳动着,十分健康,十分熨帖。我能保持健康,都要感谢这些管子、注射器、监控仪器,可我宁愿自己半死不活,也想要唐晚能逃一死,用我半条命去为唐晚换一条活路。

    韩映真突然跃起,揉揉眼睛,向我这边望过来。

    “我醒了,放心吧。”我强装笑脸。

    到了这个时候,我不笑又能怎么样?难道要学着妇人和儿童大哭大叫,上演一出哭哭啼啼的苦情戏?我是夏天石,那种哭法不是我的本色。如果要哭,也只会在暗夜里偷偷流泪,为自己的心而哭。

    “你终于——”只说了三个字,韩映真便放声大哭,哭声惊天动地,满脸热泪滚滚。

    我既没有装出铁石心肠的样子,也没有张开手臂做出拥抱的姿势,只是任由她大哭。

    不知过了多久,她的哭声停了,我心里的恨也慢慢散去。

    “如果你随着唐晚死了,我也随你一起死。唯有那样,才能消除我内心的愧疚。”韩映真走到床前,轻轻地屈膝跪倒。

    她变得十分憔悴,脸上泪痕模糊,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那已经是既定的事实,哭或者死,都改变不了结果。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都要好好活下去,尽量挽回损失。”我淡淡地说。

    “我已经责成有关人员追查战斗失误的原因,对于直接责任人格杀勿论。稍后,调查结果就会送来,我一定会让唐晚的死有个合理的交代。”韩映真说。

    “那不重要。”我扭过头去,不看她的脸。

    窗外夜幕沉沉,就像我此刻的沉重心情。

    杀再多的人,追查资料做得再细,都无法给唐晚一个交代。进一步说,就算杀光所有日本人、美国人,也不可能让唐晚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

    死就是死,离开就是离开,倾我毕生之力,也无法改变事实。

    命运之神既然判了唐晚死刑,那么说再多、做再多都是徒劳的。

    “你可以回去复命了。”我说。

    “我不回去,等你好了,我就陪你浪迹天涯。”韩映真说。

    我笑起来:“浪迹天涯?我哪有那种心情?结束了这里的一切,我要回曲水亭街老宅去,远离奇术世界,让生活重新开始。”

    或许是睡得太久了,也或许是还没从镜室毁灭的打击中复苏过来,我觉得自己对任何事都意兴阑珊,不愿跟任何人说话,只想封闭自己,如蜗牛一般。

    “我陪你。”韩映真说。

    我冷冷地哼了一声:“你该走了,难道我说得不够明白?”

    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与其纠缠,不如就此断开,尘归尘,土归土,就只当是大家从未见过面。我不需要韩映真的愧疚,更不想让她毕生追随我,那都没有什么意义。

    “夏先生,我到底怎么做才能让你原谅我?请说出来,我愿意粉身碎骨去做。”韩映真依旧跪地祈求。

    我不理睬她,再次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时间真是奇怪的东西,我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直到在刺眼的阳光中醒来。

    这一次,站在我床前的是老虎。

    “就此自暴自弃下去吗?”他问。

    我努力睁眼,但窗外阳光太强,令我不得不再次闭眼。

    “追查原因,为死者报仇,让死者安息,不正是我们的责任?夏先生,真是没想到,一次意外事故就把你彻底打倒了,连续昏睡了三周,还赖在床上不起来。好了,起来吧,我们研究一下,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老虎毫不客气地掀掉了我身上的薄被。

    我被动起身,换了一套睡衣,然后去卫生间洗漱。

    “夏先生,我查看过韩小姐提供的作战计划,她标明的攻击点的确是在镜室的头、尾两部分,并且明确指出,*射击角度为右偏十五度。按照弹道学的理论,当*精确击中目标时,镜室倒塌,必定倒向远离海沟的一侧,而不是像目前这样。她没有故意害人,一定是潜艇那边出现了大问题。所以,你把所有怨气都撒在她身上,真的很不公平。”老虎倚着卫生间的门框,不住地自说自话。

    “问题出在哪个环节?你能解释吗?”我问。

    “不能,这需要日本海岸自卫队那边给出解释。三周来,韩小姐寸步不离你的病床,还没来得及深入追查此事。现在,你已经康复,她应该回去处理此事了。”老虎回答。

    除非有人修改了作战计划,否则,事情不会离谱到这种程度。

    在我看来,问题应该出在潜艇操作人员那里。

    “还有件事,镜室出了意外,所有海眼竟然跟着发生变化,全都自动封闭,再也没有动静。我已经通知太平洋舰队,暂时按兵不动,听候调遣。我怀疑,海底深处发生了另外的变化,导致鲛人的世界发生了自毁……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猜测,目前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夏先生,我希望你能振作起来,跟我一起彻查此事,解决问题。”老虎的声音犹疑不定。

    我们一起回到病房里的小会客室,一部笔记本电脑上正在播放*击中镜室的经过,旁边则是厚厚的一叠调研报告。

    “根据我们的调查,镜室滚落深度至少低于海沟边缘一千米,无人探测车进入海沟,去四还二,另外两辆估计已经陷落至更深处。依照现有的科技手段,我们无法对镜室的残骸做任何事。”老虎说。

    “残余部分呢?”我心存侥幸,希望唐晚能够有先见之明,藏身于镜室最底部。

    “那是机械系统舱,高温无氧,无人能够栖身。不过,我已经派人仔细搜索,生怕漏过一些东西。结果,很抱歉,事故没有留下侥幸生还者。”老虎回答。

    我端起杯子喝水,双手捧杯,杯子里的水仍然颤抖着飞溅出来。

    老虎按住了我的肩膀:“夏先生,这是一场战争,既然是战争,总要有伤亡。如果你我冲在第一线,也说不准会发生什么意外。所以,节哀,保重,重新上路,可以吗?”

    我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水,深吸了一口气,把那些资料拿起来翻阅。

    美国军方详细研究了潜艇型号、*型号、发射弹道轨迹、爆炸力度、镜室受损情况、潜艇逃逸方向、潜艇通讯信道等等数字问题,但却无法拦截潜艇,以确定其到底出了什么问题。军方力量再强,等潜艇越过了公海分隔线,就鞭长莫及了。

    另外一些资料说明,军方所有的攻击目标都已经自然封闭,失去了海眼功能,变成了海底凹地。

    换句话说,鲛人进出海洋的通道已经关闭,再也无法兴风作浪了。

    这是个好消息,五角大楼应该能松口气了。

    “蛙人部队呢?又得到什么?”我问。

    “一无所得。”老虎回答。

    我不禁怅然,蛙人部队是海中先锋,如果他们都无法发现生还者,则镜室尽毁,人员全死,再也不可能有唐晚的消息了。

    在病房里用餐后,老虎带我离开了这所秘密战地医院,回到了基地附近的一个军方酒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