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仙 > 第57章 一拳打爆!(第三更)
    在杨丽等人不可思议的目光中,陈凡缓缓站起身来。

    瞬间整个会场的目光汇聚到此。

    “你疯了?快坐下!”肖旺低声嘶吼叫道。

    没看到这是什么场合吗?江北那么多大佬都没一个人敢出口大气,你陈凡却站出来,不是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过来嘛?

    以台上如神魔一般强大的林虎随手杀人的性格,陈凡若惹到他,他绝不在意多杀一个。说不定连自己等人都要被牵连。

    想到这,肖旺的眼神真恨不得把陈凡当场剁成肉酱!

    杨丽等人也花容失色,正犹豫着要不要把陈凡拉住时,林虎的目光果然看了过来。

    被这杀人不眨眼的目光盯着,肖旺几人只觉全身上下仿佛被极寒洞彻,连一根小指头都不敢动弹。心中只想有多远跑多远,离开陈凡这个瘟神周围,拼命撇清关系。

    瞬间,以陈凡为中心的周围一圈人就四散开来。

    以省散打队的张哥跑的最快。

    他胆子早在颂韬出手时就被吓破了,林虎的登场更是彻底碾碎了他所有的幻想,此时哪还有一个技击高手的自信。

    陈凡站在圆心,孤单单一个,承受着全场人的目光。

    只有阿秀此时还留在他身边,这小丫头虽然有些贪财,但主要是被生活所迫,关键时刻终究良心未泯。

    此时阿秀拼命扯着他衣角,哭着哀求道:“陈大哥,你快坐下啊。台上那人是会杀人的。”

    “没事,我不怕他。”陈凡回头冲她笑了笑。

    然后摸了摸阿秀的头顶道:

    “小丫头心底不坏,你既然叫我一声陈大哥,那我就认你这个妹妹。”

    说完,剥开阿秀的青葱指瓣,负手向擂台而去。

    只留下阿秀愣在原地,脑海中全是陈凡最后的温柔笑脸。

    她突然间有些想哭的冲动。

    后悔自己这几天只顾着跟张哥他们后面赚钱,冷落了这个少年。现在想来,张哥他们只是贪恋她容貌,而陈凡才是真正平等对待自己。

    陈凡一路走过去,前面的人群如潮水般四散退开。

    大家都用看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有些好心人还低声提醒道:

    “小家伙,人家叫的是陈大师,不是你,你快停下啊。”

    在大家的印象中,既然叫‘大师’的,都是四五十岁以上的老者,像吴大师那种。陈凡才十六七岁,自然不可能是什么陈大师。

    陈凡只是对他们笑了笑,没有说话,继续走过去。

    他来到擂台下,仰望着高达两米的擂台。原先那些高手上台,都是一跃而上,最多手撑一把,但陈凡却老老实实的走着台阶,一台阶一台阶的缓缓而上。

    徐傲早在第一眼看见陈凡时,就感觉有些眼熟,等离得近后,发现真是陈凡,顿时心中大急。

    无论如何,这是他女儿喜欢的男孩子,他虽然不满这少年性格狂妄,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去寻死。那林虎在海外号称‘阿拉斯加之虎’,是用尸山血海堆出来的威名。哪怕认错人,也不会手下留情的。

    “你小子来干什么?还不快退下!”

    徐傲也不管什么老大身份了,急忙低声叫道。

    陈凡一脸无辜道:“他既然叫我,我自然得来啦。”

    徐傲真是恨不得甩一巴掌把他打醒,恨铁不成钢的道:“人家叫的是陈大师,不是你!”

    你以为随便一个姓陈的,都是大师不成?

    就和许多人的想法一样,在徐傲看来,这陈大师哪怕再年轻,也得三十岁以上吧。哪有十六七岁的学生当大师的?

    陈凡眨巴着眼睛道:“我就陈大师啊。”

    徐傲气急,只觉自己在对着一块木头弹琴,怎么都说不通。

    顾老此时已经从擂台上爬起来,虽然喘着粗气,终究没死。见到陈凡上来,眼睛都瞪大了,怒喝道:“就你那三脚猫功夫,连老夫都不是对手,还敢来送死?”

    “速速回去!虎爷是大人物,不会和你计较的。”

    一边说,一边拼命对陈凡挤眉弄眼。

    林虎在一旁双手抱胸,皱着眉看着这个少年。

    以他纵横海外的经验和超绝的眼光,自然看出这个少年一点武功底子都没有。

    不要说杀死林豹了,便是随便一个壮汉他都打不过。而且术法高人往往需要时间堆砌,同等修为的术法大师都要比武者要年老的多。

    纵然邢忠说那位陈大师比较年轻,但在林虎想来,这个年轻应该是相对的,比起六七十岁的吴大师来说,四五十岁的也算年轻了。

    “但这小子既然敢登台,得有死的觉悟。就拿他杀鸡儆猴,让江北见识我的手段!”

    想到这,林虎的目光不由沉了下来。

    高台上的其他大佬看着陈凡,心中既佩服又摇头。

    佩服他区区少年,敢直面林虎的锋芒。摇头是,终究太年轻了,不知道大丈夫能屈能伸。自己等江北大佬都乖乖低头俯首,等着日后机会再报复。你小子何必逞强呢?

    陆姓女子低声道:

    “四叔,你能救一下他吗?总不能让个普通少年在我们陆家人眼皮底下被人打死吧。”

    四叔无奈摇头道:

    “这没法救,林虎此时杀意已决!要用血腥手段镇住江北诸人,谁敢上前去,就是死路一条。”

    陆姓女子默然,只能心中暗叹。

    她本以为自己智珠在握,挟陆家的威势,夺个江北第一还不是探囊取物?结果冒出个强横绝伦的林虎,彻底颠覆了她的一切想法。

    尤其林虎背后的势力丝毫不逊色陆家,而且犹有过之!

    “我终究小看天下英雄了。”陆姓女子暗暗后悔。

    台下有些心底阴暗的观众,已经在想。

    ‘这小子大概脑子少根弦,既然想出风头,死就死吧。’

    只有阿秀急的真的哭了出来。她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陈凡,这段时间冷落了他。现在陈凡去慷慨赴死,以后只怕没机会弥补了,心中越发的悔恨。

    此时,林虎抱胸淡淡道:

    “我找的是陈大师,不是什么阿猫阿狗。当然,你若是想和我动手,我也不会留手的。”

    直面这位踏水而来,一拳杀颂韬,七招败顾老的绝世武道强人,陈凡丝毫没有惧色,反而摸摸鼻子道:

    “如果你说的是打败你弟弟的陈大师,那应该就是我没错了。”

    他这话一出,全场皆惊!

    “什么?我莫非听错了,他说自己是‘陈大师’?”台下诸人恨不得把眼睛都瞪出来。

    而诸位江北大佬也大吃一惊,有些人甚至被吓的从椅子上跳起来。

    “真的假的?”

    林虎也愣在当场。

    这时只听陈凡道:“你那弟弟林豹武功实在稀疏平常,会点三脚猫功夫罢了。我才出一招,就把他吓得狼狈而逃,害得我不得不再出一招。”

    无视林虎渐渐阴沉下来的目光,陈凡旁若无人的继续道:

    “唔,我本以为这次来的会是你师父雷千绝。还特地为他留了几手绝招。没想到却是你。”

    “也罢,你武功虽然比起雷千绝来说略显差劲。但也算有些特色,那个踏水而来的技巧就是我从来没想过的。”

    他之前就是在思索踏水之术,所以反应慢了,等几分钟才站起来。

    这种技巧,一开始让陈凡眼前一亮,但想穿了就一文不值,不过是内劲的运用法门罢了。就像一位诺贝尔奖大师见到小学生解奥数题一样,偶尔有个解法确实很有新意,但多看几眼,不过如此。

    这时,周天豪也总算反应过来,猛的从太师椅上站起来,激动道:

    “陈大师,您终于来了!”

    “大师,您一定要好好教训这个林虎,让他知道我们江北不是惹的。”

    满场死寂。

    众人这时候才勉强接受一个现实,这个看着像学生的少年,真的是什么术法通天的‘陈大师’。

    也就是他,打死了林虎的弟弟林豹,引得这位武道强人不远万里渡海而来。

    徐傲哪怕有几十年的养气功夫,此时也惊的合不拢嘴。

    “陈....陈凡竟然就是陈大师?这怎么可能?”

    他想起自己查过陈凡的资料,也就是身手比普通人略强,此外没有任何特殊之处,怎么会摇身一变,成为那个名震楚州,号称能驾驭雷霆的‘陈大师’呢?

    林虎都如此恐怖,想来他弟弟也不弱多少,能击杀林豹的陈大师,是何等存在?

    杨丽等人更是呆若木鸡,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死死看着陈凡。只有阿秀突然间恍然。

    “难怪张副镇长他们当时一口一个陈大师,我还以为这是楚州那边的特殊叫法。”

    “没想到,你真是陈大师啊!”

    看着台上那个和林虎谈笑风生,丝毫不落下风的少年,阿秀忽然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看走眼了。

    “原来真的是你!”

    林虎低头呐呐自语,他的声音越来越大,最后响彻整个会场。

    “我管你什么陈大师、北大师。”

    “你杀我弟弟,辱我师门,我今天就用你的血,来祭奠我弟弟在天之灵。”

    说完,他猛的一跺脚,身形暴涨三寸,全身上下仿佛有白雾流转,欲喷薄而出。他的双手在空中,如弹琵琶,每一个弹指,都打出一声凄厉的音爆。虽然是须眉大汉,手指却像江南秀女一般轻柔,拂过虚空,那些白雾随之成丝丝缠线。

    这些丝线道道洞穿空间,仿佛能断钢铁。若是缠饶到人身上,肉体凡躯必然要被撕裂。

    四叔也不顾之前陈凡身份的震惊,脸色凝重到了极致:

    “内劲外放!聚气成丝!这是洪门大宗师雷千绝的压箱底秘术。”

    “千机引!”

    “这下那小子麻烦大了!”

    只见陈凡也轻咦一声,笑道:

    “你不过内劲圆满,竟然就能劲气外放,靠的是这门秘法吧。”

    “也罢,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才叫真正的武学!”陈凡双手微抬,轻握虚空。气质猛的一变,仿佛能拿住整个天地一般。

    “真武三十六式!”

    “第一式,揽天锤!”

    PS:谢谢李随缘、帝战皇、花真的未眠的588,谢谢虚空大河、书友1408130、CrappyDemon、两宝天天见、海上de蓝天、玄玄玄影的打赏。唔,这段剧情被我写的有点长了,明天结束它。亲们,新的一天了,求推荐票啊。O(∩_∩)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