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玄幻小说 > 重生之都市修仙 > 第五十六章 谁是,陈大师?(第二更)
    他自从随师父修行古泰拳秘法以来,纵横无敌,自以为也算顶级人物。但今日见到林虎踏浪而来,方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不过颂韬有诚于武道之心,虽然惊骇,反而激起了他心中的悍勇之气。

    “请!”

    他再次躬身抱拳。

    “你来吧。”

    林虎一只手背在身后,另外一只手微微侧抬。

    颂韬见状,心中大怒。

    眼前这人固然有如神通一般,但自己也是横行东南亚的高手,岂能轻辱?

    他怒吼一声,催动古泰拳秘法,全身青筋猛胀,皮肤瞬间青黑如铁,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化作近两米高的大汉。

    “古泰拳的舍身秘术?这才像样嘛。”

    林虎微微点头。

    四叔低声叫道:“颂韬拼命了。古泰拳的舍身秘术一生中最多也就用三四次,每次用过后都会元气大伤,几个月虚弱无力。”

    陆姓女子充耳不闻,只是目光紧紧盯着林虎。

    颂韬发出阵阵狂吼,抬手就打来。

    这次他速度明显慢了下来,但这一拳之威,就如同泰山倒倾,力量之大,不可思议。

    郭威脸色又白了几分,若颂韬开始就用出这套秘术,他只怕连三拳都挡不住。

    台上的林虎却出人意料的站在那里,不挡不躲。等拳头靠近时,右手才猛地一握,同样一拳击出。

    他这拳出时悄无声息,却后发先至。

    只听“咔嚓”一声。

    两拳相撞,却是颂韬整个人如稻草一样倒飞出去,他的胳膊向外诡异的弯曲,似在林虎那一拳之下已经折断。

    这时林虎却丝毫没有留手的意思,反而身形一闪,到了颂韬上空。

    颂韬发出一声惨烈的嘶吼,另一只手撑在胸前,但林虎已经一脚踏下。

    他这一脚,轻灵如飞燕掠水,轻易穿过了颂韬的防护,直接把他连人一起踏在擂台上。

    “轰隆!”

    就如巨石撞地。

    颂韬整个人重重砸在地上,把擂台都砸出个小坑。胸部深深凹下,似被巨型重卡拦腰撞中一般。受了如此重伤,显然已经没法活了。

    一拳一脚!颂韬毙命!

    全场死寂,看着那个轻描淡写就打死颂韬的男子,只见他摇摇头道:

    “太弱了。若是你再练二十年,还能和我过上几招。”

    说完,林虎负手傲立,环视高台,淡淡道:

    “还有谁要来领教?”

    高台上虽有众多江北大佬,却无一人敢开口。

    林虎踏水而来,一击杀人之威已经深深震撼住他们,连在场实力排前三的颂韬都挡不住他一拳一脚,谁还敢上去送死?

    光头大汉此时如霜打茄子,恨不得把自己埋入座椅中,让林虎永远别注意到他。

    陆姓女子也没了一派淡定从容之气,目光凝重。

    林虎的登场打破了她所有算计,他实力太可怕了,只怕四叔上去也是白送。

    “没有人了吗?”

    林虎目光扫视一圈,最终落在了中间的徐傲身上。不仅是他,高台上诸多大佬以及台下众人都看向他,看着这位江北第一大豪,海东傲爷!

    徐傲长吸一口气,知道自己终究没法再避让了。

    既然坐在了江北第一大豪的名头,那就必须承担它的责任。他沉声道:“顾老,你有把握吗?”

    顾老却一反常态,郑重的躬身道:“徐爷,多谢你这些年收留老头子。”

    “我都一把年纪,半只脚踏进棺材里,今天就让我再为徐爷战上一场吧。”

    他说完头也不回的向擂台走去。背脊挺直,整个人仿佛都充满精气,年轻了二十岁。

    徐傲面色如水,眼中却露出一丝哀伤。

    顾老此言,是抱着战死在擂台的信念啊。

    见到顾老登台,林虎终于脸色稍微庄重了点,狐疑的看着老者道:

    “内劲大成,也算不错的高手了,可惜受了点伤,实力大打折扣。”

    “看你这行走姿态,有点顾家功法的影子,顾世通是你什么人?”

    顾老皱眉道:“你认识我顾家家主?”

    “呵呵,十七年前,我曾随老师来过华夏。当时顾世通是第七个败在我师手下的人。”林虎淡淡道。

    “怎么可能!”顾老为之色变。

    顾家是传承两百年的武道世家,家主顾世通更是内劲巅峰,半步化境的人物。此生也只败在一个人手下罢了,也正是败于那人,才受了重伤,否则早入了化境。

    他心中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涩声问道:

    “你师父是谁?”

    林虎背负双手,傲然吐出五个字:

    “洪门,雷千绝!”

    他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听说过雷千绝的人不多,但洪门的名头太大。这可是从上百年前就名满华夏乃至世界的大组织,迄今为止也是海外华人圈的老大。相比起这种传承上百年的庞大组织,江北这群大佬只是小鱼小虾罢了,人家可是能直接和国家对话的势力。

    便是最强的海东徐傲,在洪门面前也是屁都不是。

    忽然有人惊呼出来。

    “虎爷?他是洪门的阿拉斯加之虎!”

    有些对海外势力圈比较熟悉的也纷纷色变。

    相比起林虎,知道阿拉斯加之虎的人就太多了。传说他是阿拉斯加那一片的华人老大,心狠手辣,掌控白令海峡和东北太平洋海域的航线,从那片经过的船队,都要按船抽税给他,否则就会遭遇海盗截杀。

    这种坐镇一方的国际大枭,哪是江北这群小打小闹能比的?

    徐傲闻言心中直坠无底深渊。

    这已经不是邢忠请来的海外拳师了,而是一头霸王龙。人家来压根不是冲着奖金,只怕是要一口吞下江北,甚至整个江南省。

    林虎要钱有钱,要人有人,要拳头有拳头,背后又有洪门的滔天势力支持,给他时间,绝对能整合江北。而显然,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四叔也低声叫出来:

    “竟然是雷千绝的弟子,难怪难怪。”

    “雷千绝很出名?”陆姓女子皱眉道。

    “小姐你太小了,雷千绝成名的时候,你当时才不到十岁。”四叔苦笑道:“雷千绝是海外洪门的不世出大宗师。据说他在北极冰原上悟道,自创‘千机引’秘法,有鬼神莫测之能。”

    “当时他踏入华夏,连败一十六位高手,声势之隆,隐然有海外第一宗师之威。”

    “这么强?”陆姓女子脸色微变。她之所以一直有底气,是因为陆家也是传承数百年的武道家族,比顾家更强一筹,有化境宗师坐镇。

    但这雷千绝号称海外第一宗师,名头偌大,只怕非普通宗师能敌。

    “那后来呢?”陆姓女子赶紧问道。

    “最后幸亏叶南天宗师出手击败了他,逼得雷千绝立下今生不踏入华夏一步的誓言。”四叔长叹道。

    “叶南天,燕京军区那位?”陆姓女子真正失色了。

    相比起雷千绝,叶南天的名头就太响了。

    他是公认的绝世奇才,被期许有望踏入神境的大宗师,更是北方军界的擎天巨柱。便是她的父亲,陆家的化境宗师,对叶南天也推崇备至。

    “不错,叶宗师也就是从那一战之后,才真正名震天下。”四叔点点头道。

    两人这边说着,台上已经分出胜负了。

    顾老虽然惊骇,但却不得不战,毕竟他背负的是整个江北和徐傲的荣耀。

    只可惜他和林虎之间的差距太大了。他年过七十,又受过暗伤,而林虎正当壮年,无论肉身内劲还是武技都磨练到了极巅。

    在第七招的时候,顾老就撑不住,被一掌拍飞。

    还好林虎也留了手。

    毕竟他是来收复江北的,立威就可以,不好把事情做绝,否则顾姓老者绝对当场毙命。

    “还要继续打吗?”

    林虎淡淡看着高台道。

    徐傲脸皮直跳,终究只能低头道:“我们认输!”

    “虎爷威武啊!”

    邢忠猛地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挥舞拳头。

    徐傲坐在江北老大的位置上已经多久?今天却被林虎踩在脚下,意味着江北从此要换一片天了。

    台下所有人都心中戚戚然,感受到一位旧日霸主的陨落和新霸主的崛起。

    林虎目光扫去,高台上端坐的大佬们纷纷如鹌鹑一般低头,没人再敢站出来挑衅。便是陆姓女子,也不得不低首。只有周天豪死死的抓着太师椅扶手,脸上一片铁青。

    “林虎?是他!林豹的哥哥!”

    “洪门的报复终究来了!”

    却没想到林虎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掠而过。他的目标压根不是周天豪,他也不认为周天豪能杀死他弟弟。

    只见林虎立在高台之上,淡淡的道:

    “我弟弟林豹死在楚州,他若技不如人,死了就死了。但他终究是我的亲弟,是我师雷千绝的记名弟子。”

    “杀了我弟弟,那就必须给我洪门!给我师一个交代!”

    他猛地一睁双眼,怒喝道:

    “陈大师,我知道你来了!”

    “你杀我兄弟!坏我洪门名声!此仇怎能不报!”

    “我林虎度海而来,今日就想领教一下你那通天术法!”

    整个擂台旁,数百人鸦雀无声,只有林虎的咆哮声远远传播出去,连湖面都被他震起层层波涛。

    大家心中只剩一个念头:

    “这陈大师是谁?能让一位内劲圆满、武道惊天、威震海外的大高手不远万里前来复仇?”

    忽的有人低呼出来:

    “不会是前段时间,楚州盛传的那个陈大师吧?”

    他这话一出,很多人心中一震。想到楚州确实传出有个法术通神,号称能驾驭雷霆的陈大师。但面对这么恐怖的林虎,他还敢登台?

    不少人都暗暗摇头。

    ‘只怕那个陈大师早就闻风远遁了。他惹出的祸,却让整个江北来背。’

    林虎发言后,就站在那一动不动,如同标杆挺立。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陈大师并没有出来!

    周天豪双腿打颤,心中已经一片绝望。

    ‘难道陈大师也逃走了吗?’

    徐傲更是摇头苦笑。

    ‘自己还期望什么?真会有个法术通天的陈大师站出来击败林虎,挽回江北的败局?’

    ‘那只是童话故事吧!’

    正在高台上众人都陷入死寂,只剩下邢忠得意狂笑时。

    忽然,台下有一个人缓缓起身。

    “你在叫我?”

    PS:谢谢冬夜飘雪已凋零的3000,谢谢堃+堃的1000,谢谢伏三、帝战皇的500,谢谢看似斯文、續筽刮、无尽千殇、不坏不乖布帅、纯脆entrop、玄玄玄影、涛桃讨套、李随缘的打赏。

    第三更在12点后,呜呜,我从公众作者榜转到新人作者榜了,这个榜单好多大神啊,求票票,作者菌不想掉出前十啊,泪崩/(ㄒoㄒ)/

    ;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