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科幻小说 > 星辰之主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笑面虎
    “咦?”

    “不需要吗,或者你觉得,这种通讯方式不安全?”

    下一刻,罗南与猫眼之间的通讯模式,进入更深层的精神领域。通过生命星空的牵引,往来传递信息。

    “看啊!”猫眼低笑起来,全不管身边居凌等人的古怪视线,“明明是这样最直白,可你还要我过来……是要打什么算盘呢?真让人缺乏信任感。”

    罗南不理会猫眼的讥讽,直奔主题:“你想帮我什么?”

    猫眼更直白:“你敢说出现在云都水邑的人面蛛,与你无关?”

    罗南咂了下嘴,按住瞬间的心绪波荡,继续用问句回应:“……你知道多少?”

    “呵呵,你那种无形锁链,难道只有我一个俘虏?你能用这法子征服我,为什么不能用同样的法子征服人面蛛?更别说你的很多精神攻击手段,几乎与人面蛛一模一样,是水邑青石酒店时得手的对吗?”

    猫眼肯定已经把这些话藏在心里很久了,一旦出口,就是一发不可收拾。她的逻辑很正确,就是在人面蛛入手时间上有瑕疵,可这种细节已经无关紧要了。

    罗南忍不住叹气:为什么要说出来呢?难道就不清楚,越是如此,就越不可能放手……草!

    这一刻,罗南觉得自己的私心满溢。

    诚如猫眼所言,罗南请她过来,其实并没有想好怎么处置,说是愧疚吧,也许更多还是安抚的意味儿。

    这就是私心——有一些不奇怪,可他却没想到竟然会如此浓重。也许,他从来没有真正考虑过,会对猫眼放手。今晚上的邀请,只是一次伪善的自欺?

    认清自己不容易,认清自己的苟且更难。

    罗南心里发闷,一时不知怎么交流下去。

    也许猫眼很喜欢看自家BOSS哑口无言的样子,可在任务窗口那边,罗南未免沉默得太久了。

    剪纸觉得,很可能是猫眼那句“习惯”,戳中了罗南的痛点,对年轻人来说,这是矫正性格的好时机。他也开始绕圈儿试探:“习惯也没什么不好,话说南子你比较喜欢什么活动?”

    “没有特别喜欢的。”

    “怎么可能呢?比如说,我就很喜欢玩手工,尤其是剪纸,才有这个绰号。在琢磨手工技巧的时候,感觉到特别有趣味儿……类似的感觉有没有?

    罗南希望借着聊天,缓解自我解剖的痛感,还真的认真考虑了一下,回答道:“搞研究的时候,偶尔。”

    剪纸一时语塞:你这样聊天没朋友的!

    可罗南确是实话实说。他十岁之前的记忆,大半模糊了。

    出生之前,母亲就已辞世;懂事那几年,爷爷入狱、就医,还有父亲失踪,这些都是浑浑噩噩,涂满了深沉幽暗的色彩。

    倒是十岁之后,印象非常深刻。他复刻爷爷的试验,每一次成功、失败,以自己为活体,进行实验时的恐惧、突破的喜悦,都历历在目。

    他的日常生活就是如此,若有乐趣,也只能从中找寻。

    临时任务窗口的话题眼看就要终结,一直没有参与进来的何阅音,突然发来了一段讯息:“超凡力量并不是人类的本质区别,里世界与世俗社会的差异也是个伪命题。不过,研究超凡力量的本质,或者开发各种新应用,一直是最具价值的两个选项。罗先生和猫眼的做法都很有意义。”

    猫眼送来一个“……”,对何阅音新闻播报式的正经表述无语了。

    要不说是老板和秘书呢,真般配!

    不管有没有道理,这种播报式的言语都是能催毁气氛的大杀器,话题真正终结。

    猫眼又从生命星空渠道发来“私聊”:“发现没有?何阅音是满得要溢出来,而你的人生是贫乏得可怜!”

    “……”

    猫眼又找到了一个打击罗南的角度,也是毫不留力:“有人以爱好为理想,爱好可以转移,终究无有穷尽;有人以追逐更高标准为理想,欲望没有止境,也是一辈子的追求;至于你,貌似就是要弥补缺憾,完成了之后做什么?BOSS,我很为你担心哪。”

    (本章未完,请翻页)

    罗南不知道自家人生后半段是什么模样,但他知道,现在必须回到正题上去。他硬扳话题:

    “你现在到指挥中心了?”

    “嗯哼。”

    “很好。”

    其实猫眼不知道,她不必主动帮什么忙,只要她在那儿,就很有用了。

    罗南离开之后,虽有人面蛛为支点,视角还是萎缩了不少,可多了一个猫眼,双支点、多角度观察,就能重新架设起一个相对完美的观测图景。更别说,其中一部分就插在对方大脑中枢。

    有这样的支撑,魔符再让这帮人逮到,罗南把名字倒回来写。

    不过,罗南慢慢也品出味来。貌似军方在这里的抓捕,并不是特别决绝。这个时候,以协会四面漏风的属性,殷乐也应该查觉不对了。

    她之前已经有了离开的趋势,可现在又与陈维灿深入交流,慢慢地将一个本质为争风吃醋的事件,越挖越深,连范渠的违规操作都暴露出来。

    作为一个管理者,宁愿家丑外扬,影响企业形象,也没有考虑止损,是什么缘故?

    大概,是打草惊蛇有效果了。

    猫眼站在临时搭设的前线指挥中心内部,前方大屏幕上,就是对殷乐的实境监控图像,直白的倾向,让她多少有点儿意外:

    “你们在怀疑她……喂,这是定向目标对吗?”

    居凌简单回应:“从情报和表现来看,她的嫌疑最大。”

    猫眼嗯嗯应付着,终于忍不住在任务窗口表达疑惑:“他们吃错药了,这么大方?”

    何阅音适时回应:“协会已经给予你临时授权,你现是协会在本次事件中的总联络人,具备相关权限。”

    毫无疑问,这是何阅音的手笔。

    猫眼也受了这份人情,发了个大拇指图像,表示赞叹。

    也在此时,有个人走进指挥中心。衣着很随意,穿了件T恤,套着运动型卫衣,下身是牛仔裤,白球鞋,学生味儿爆表。而且应该是很爱笑的性格,脸上笑容没断过。

    猫眼与罗南交流:“还有能力者应征啊?比较脸生……”

    话没说完,身边居凌已经立正行礼:“田少将。”

    “……”

    来人无疑就是田邦了,传说中自幼接受改造、掌握一只正规野战部队的燃烧者,也是B+级别的强人。然而纯看面相,他似乎比居凌都要年轻。

    罗南确认:“就是田邦没错。”

    外形可以迷惑人,精神领域的印记却是实实在在的。恰在此时,罗南忽地想起一事:“你问一下田邦的年龄和改造时间。”

    “收到。”猫眼转手将信息发到了临时任务窗口。

    没毛病!

    当面问人突兀又失礼,真不如去查阅情况资料,反正何阅音就在这儿。答案也很快出炉:

    田邦,25岁,官方资料是五岁起接受“义肢重塑治疗”……

    “二十年?”罗南忍不住发言,“这不对吧?”

    燃烧者理论技术成熟也不过五六年时间,就算把以前的时间也算上,十年吧……还有一半时间横在那里,较真点儿讲,严永博这个“燃烧者第一人”到哪儿吃屎去?

    为此,何阅音进一步解释:“前期改造以单纯的机械强化为主,不涉及‘原型格式’理论。”

    “半机械生物?”

    “嗯,半机械。”

    “你们看着像吗?”

    猫眼微扬眉毛,开启了共享视角,将这边的情景与何阅音等人分享。

    罗南暗赞一声,猫眼的动作看似随性而为,其实是给他打了掩护。很多事情会便利得多。

    猫眼则是一脸轻松,主动伸手,与田邦相握:“田少将,久闻大名。你比想象中更年轻。”

    “猫眼女士在94年的精彩表演,也让人印象深刻。那一枚导弹,节省了大量时间,也许还有士兵的宝贵生命。”

    也许是身居高位的缘故,田邦说起话来,也是一板一眼,颇为成熟。可配合他这身便装,还有阳光似的笑脸,总觉得有种念台词的味道,而且是演技稀烂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那一类。

    还好,田邦很快表现出军人的直白:“坦白说,猫眼女士,这次行动,用到你的机率不大。但希望你能时刻做好准备,一旦用到,很可能会是非常棘手的局面。”

    正说着,田邦忽又呲牙一乐:“其实我更希望那位罗先生能留下。毕竟他是公认的通灵者,而且有成功捕捉到人面蛛踪迹的记录。”

    猫眼懒散应道:“那还真不巧。”

    田邦却没那么容易打发:“不过有件事,想冒昧问一句,罗先生匆忙离开,是否不想牵扯进麻烦之中?我的意思是……以罗先生的通灵能力,是否早已经发现了人面蛛呢?”

    我草!罗南心里难免一抽。

    至于临时任务窗口那里,剪纸啧啧两声:“南子,这位对你很有信心嘛!话说你真有感应?”

    罗南回了一句:“我对他有感应。”

    指挥中心处,猫眼再次掩护:“那我可不清楚,不过这次没看到他画画儿……在你们军方的情报中,他的通灵能力难道不是通过画画儿展现的吗?”

    田邦笑容不减,点头道:“也许吧。猫眼女士你不用太在意,我只是随便说说而已。”

    猫眼暗骂一声“笑面虎”,也不想让这人舒服了。伸手指向屏幕,指尖前端正是殷乐:“田少将,你一直分心旁顾真的好吗?我看你们已经锁定了目标,接下来要怎么做?话说你们是针对殷乐一个人呢?还是整个血焰教团?我可是听说,你们军方和血焰教团一直合作得不错。”

    这下,轮到田邦顾左右而言他:“我是行动指挥,不负责考虑其他事项……啧,终于动了!”

    屏幕显示,殷乐终于结束了与陈维灿无意义的交涉,和助理、保镖一起离开。

    陈维灿已经比较好地完成了任务,自然不会阻拦。可是在指挥中心,却有一个问题要明确:“要不要动手?”

    田邦摇头:“按照流程,请她到鉴别室录权限。”

    居凌应了声是。可接下来看到田邦没有动,有些奇怪。录权限是怎么回事,大家都知道,田少将不准备近距离察看了吗?

    田邦瞥了猫眼一记,又咧嘴笑:“之前没有搜检出来,现在的可能性也不大。让她走也好,离开这种人流密集区域,我们还要感谢她……保持观察,各就各位吧。”

    “是。”居凌当即出门,准备亲自做引导员。

    猫眼私聊罗南:“这都没查到,是不是你在帮忙?”

    罗南嗯了声,又冷笑:“这田邦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主儿。嘴上轻松,背地里还在查,从没有放松过。”

    从罗南的观测视角,可看到精神火烟依旧缭绕,没有放过任何一丝可能性。

    猫眼小小赞了他一下:“你帮忙帮得也不错。”

    可现在的问题是,殷乐并不知道这一点。也很难让她把希望望寄托在虚无缥缈的侥幸之上。如果她因此做出错误判断或过激反应,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比如现在,殷乐表情还算平静,可脸色很不好看,心思极重的样子。

    前方,居凌已经在电梯间外等着了,殷乐多半也是瞄到了他。可接下来,这女人突然一个大拐弯,走进了侧面的洗手间,助理和保镖都停在外面。

    “田少将?”

    居凌几乎以为是殷乐要逃走,可指挥中心并无激烈反应,只无障碍切换了卫生间的监控。

    可以看到,殷乐就站在洗手台前,对着墙镜发了会儿呆,不顾精致妆容,反扭水笼头,用面部对上了冲起的水柱。

    猫眼将心比心,做了初步判断:“这是要下决心拼命……喂,和你说话呢。”

    罗南没有回答,因为他正用心倾听。倾听来自于魔符体内,此时正回响在“血魂寺”山峰之上的低语对话。

    血焰教团没有选择世俗社会的通讯工具,而是通过魔符,直接与殷乐联系。传递过来的特殊意念,无疑就是教团主祭哈尔德夫人。

    这位血焰教导的领导没有涉及任何芜杂枝节,直接一句:

    “我已知晓,即刻‘放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