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穿越小说 > 马前卒 > 第五百八十四章:邓方的礼物
    高耸的宫殿二楼,一个灰衣人脸色阴郁地看着下方校场之上的新老敢死营的交接正在进行。老敢死营士兵一个接着一个的走上前去,亲吻着伴随了他们多年的战旗,有的更是泣不成声,当他们依次退出校场中央的时候,新的敢死营士兵则大踏步的走上前,接替了他们的位置,站在最前面的,则是五百少年兵。

    秦风高高的举起手中的烈火战刀骷髅旗,马猴向前一步,单膝跪下,双手高举过头顶。秦风将战旗交付到他的手中。

    马猴霍的站起,转过身来,面对着校场正中央三千余士兵,用力的挥舞着战旗,厉声喝道:“可敢死?”

    “敢死!”

    “敢死!”

    呐喊之声响彻整个皇宫。

    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走到了灰衣人跟前,含笑看着他,轻声问道:“如何?”

    “震恐!”灰衣人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回答道。

    “较之你们的雷霆军如何?”

    “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是一支有了魂儿的战营!”老人感慨地道:“其实当初我在落英山脉初见他们的时候,他们并没有现在这么强大,因为那个时候,他们还缺了这个魂儿。现在的敢死营,才是真正的无敌之师。”

    “一支没有魂儿的敢死营,便让我们大秦边军死伤惨得,大秦边境,敢死营之名可止小儿夜啼。郭老儿,你是在恐吓我吗?”灰衣人转头,盯着郭九龄,灰扑扑的眸子里没有一丝一毫的生人气。

    郭九龄哈哈一笑:“我恐吓你干嘛?更何况,你是能吓倒的吗?那时候的敢死营,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活下去。而现在的敢死营,有国有家!此魂非彼魂也,与现在的魂儿比起来,以前的还真不叫魂儿。”

    灰衣人沉默半晌,居然点了点头:“有理!如果你们大明军队都像这支敢死营一样,有了这样的魂儿,的确会是一支可怕的队伍。”

    他突然笑了起来:“可惜,你们也只有而且仅有这样一支。”

    郭九龄含笑不语。

    灰衣人也不再说话,两人默契的一齐转身,看着下方的校场。此刻,一张张桌子摆出来,美酒佳肴流水价般的端了上来,秦风要在皇宫之中招待这些老兄弟。这样的宴席,新敢死营士兵自然是没有份儿的,除了那些少年兵充当着酒童,专门负责给老兵们倒酒外,其它的,已经退出了校场。

    片刻之后,闵若兮牵着小文小武居然也出现在校场之上,两个小家伙捧着酒壶,显得很是吃力,却仍然一桌一桌的慢慢的敬过去,每到一处,老兵们无不感激涕零的跪下,将酒碗奉过头顶,等到倒满了酒,再重重的叩一个头,一仰脖子,一饮而尽。

    灰衣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要说到邀买人心,秦风真是能人所不能也。”

    “你错了,陛下这不是邀买人心,而是真让这小皇子和小公主将下面这些人当成了叔叔伯伯。”郭九龄摇头道:“陛下不是迂腐之人,也不会认为就凭这些便能让人拼死效力。”

    “那凭什么?”灰衣人问道。

    郭九龄沉默半晌,才道:“你到过太平城,也到过沙阳郡,想来长阳郡你也肯定去过了,如何?”

    “太平城世外桃源,沙阳郡蒸蒸日上,长阳郡欣欣向荣。”灰衣人想了片刻,道。

    郭九龄点点头:“这就是了!”

    灰衣人若有所悟。

    外头传来了脚步之声,大殿门推开,秦风出现在两人的眼前,邓方愕然地看着秦风一手提着两只烤鸡,一手提着一大壶酒。

    单手一抛,两只鸡分别飞向灰衣人和郭九龄,自己却去寻了两个杯子,给两人倒满,递到各自手中。

    郭九龄似乎很习惯秦风的这种作派,邓方却有些发楞,眼前这位,可是大明帝国的皇帝,虽然还没有登基,但也没什么区别了,可看起来,跟他平常所见的那些武夫似乎并没有什么两样。

    当然,他知道,秦风绝不是一个简单的武夫。

    “今天这个场合,不好邀约邓大人出席,实在抱歉。”秦风随手甲胄之上擦着手上的油腻,使得甲胄变得更加明晃晃的耀眼。

    “对于敢死营的每一个人来说,今天就是一个大日子,外人的确不宜出现。”邓方一手持着酒杯,一手提着烧鸡,本想施礼,但现在这个样子,怎么着也觉得有些来伦不类,一时之间,竟是有些不知所措。

    “邓大人随意一些,我这儿没有什么讲究。”秦风笑着指了指他手里的烧鸡,又指了指正在狼吞虎咽的郭九龄,“正是吃饭的时候呢。”

    “邓方多谢陛下赏赐。”灰衣人道。

    秦风笑着摇摇头,神色看起来却是有些失望。不过这点小小的情绪,却是在眼中一闪而逝,邓方此时心神有些乱,竟是没有注意到。

    “邓大人送来的礼物对我们来说,十分重要,秦风在这里代表我们所有的敢死营士兵向你表示感谢。”秦风道。“这些东西,虽然值不了多少银子,但在我们的心中,却比万两黄金更贵重。”

    “这些盔甲埋在落英山脉之中,大秦边军偶然发现,我们都觉得应当还给陛下。”邓方微笑道。

    邓方这一趟送来的,是六百余名敢死营士兵借道秦国潜往越国的时候,埋藏在落英山脉之中的,不想却让大秦边军发现,然后又被邓方送了回来。

    “邓朴将军一向还好吧?”秦风笑着问起这位老朋友,也是老对手。对于邓朴,虽然就只打了那么几次交道,但秦风却极是欣赏此人,比前眼前的这位,要顺眼得多。

    “不太好!”邓方摇头,他终是没有吃手里的烧鸡,而是将其放在了一边的案几之上。

    “哦?为什么?他的伤应当早好了吧?”秦风有些诧异。

    “陛下,二弟在一月之前,已经踏足宗师之位,对于舒大师的援手之恩,他感激不尽,便是我们邓氏,对于秦将军,舒大师,也是怀有深深的谢意。邓朴踏足宗师,可保我邓氏数十年荣华不败。”邓方道。

    “既然如此,又为何说他不好?”秦风奇怪地问道:“邓将军晋位宗师,这是可喜可贺之事啊。”

    邓方叹了一口气,“二弟晋位宗师的消息传回雍都之后,皇帝陛下便决定召二弟回朝,担任兵部尚书。”

    “原来是这样啊!”秦风笑道:“原来邓朴将军要离开大秦边军回朝供职了,不知接替邓将军的是谁?”

    “卞文忠!”邓方说出了一个有些出乎秦风意料之外的名字。

    “原来是卞无双的儿子,这一次你们的皇帝陛下手笔很大啊,居然让卞氏一下子握住了十万边军!”秦风笑道。

    “当上了这个大帅,也不见得便能掌控这支军队。”邓方冷笑。

    “那也不见得,以卞无双的手段,只怕这支军队用不了几年,便不再姓邓了。”秦风道:“不过如此一来,倒是要便宜安如海了,如果我所料不错,只怕你们不久之后,又要退回到落英山脉之中了。卞文忠固然不错,可却不是安如海的对手,更何况,你们邓氏肯定是要下下绊子的,对不对?”

    “可笑的平衡之策!”邓方恨恨地道:“二弟好不容易打下来的这些地盘,只怕转眼之间,就又要丢掉了,陛下,我们邓氏不会给他下绊子,您小瞧我们了,可即便如此,卞文忠也是守不住现在这些地盘的。我们的陛下啊,在他看来,国内的势力平衡,比起那些膏腴之地,还要重要一些。”

    秦风大笑起来:“邓大人,邓朴刚刚立下大功没几年,而你们的父亲又替大秦拿下了开平郡,邓氏风头,一时无俩,你们的皇帝陛下,自然是要睡不着的,倒也怨不得他,恐怕他早就盘算着要划拉划拉了,邓朴晋位宗师,只不过是个引子而已。不过邓朴将军去当兵部尚书那也不错啊,至少你们边军以后不用像以前那么穷了?”

    “一个肯定被架空的兵部尚书!一尊供在朝里的菩萨。”邓方叹息道。“陛下如此做法,让人寒心。”

    “李大帅呢?他没有说什么?现在李大帅正在我这里做客,要不要去找他诉诉苦,说不定李大帅发句话,这事还能扳回来。”

    邓方摇头:“李大帅不会说话的,这平衡之策,本来就是李大帅这些年一手促成的。邓氏掌边军,卞氏掌朝政,皇室居中。如此做法,倒也的确让我大秦稳如磐石,却也让我大秦根本没有对外进取的能力,守成守成,能守到何时?”

    秦风呵呵一笑,却并不言语。秦国这些年一直无力发起大规模的对外战争,固然与国力有关系,但也与这个国策不无关系。卞邓两氏,斗得厉害,你扯我后腿,我下你绊子,皇室的确是稳固如山了,但两大家的内耗,却也让他们的国力始终不能有大幅度的上升,正如邓朴所言,卞文忠接替邓朴,安如海肯定睡着了都要笑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