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章节目录 55.第55章 :请君入瓮
    手机来了短信,是手机绑定的银行卡转帐提示的短消息。

    张易看到了前面出现一个2和5,后面则是五个0,加在一起就是二百五十万。

    张易瞬间就无法淡定了,他原以为,那孟庆鑫最多能给他转帐三十万或五十万来着,可是这位款爷竟然一下给他打来二百五!

    加上之前的五十万现金,整好三百万啊。

    他张易瞬间就成百万富翁了!而之所以成为百万富翁,也是因为他这个假大夫给人家治了病。

    “铃铃铃~”张易进入电梯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来电显示,长腿空姐张新月。

    “你好。”张易接起电话礼貌道。

    “张医生,稍后你去银行查询一下余额吧,刚刚我公司给你转帐两百五十万,而之所以转了这个二百五十万的数字,也没别的意思,几个月来,我跑遍各地,也花了三百多万,但还没治好。这次多亏了你,让我捡回一条命,等我病好,一定请张医生喝酒!”说话的人不是张新月,而是孟庆鑫,刚还没完全康复,但他说话明显中气十足的样子了。

    “多谢,注意保养!”张易笑了笑道。

    “会的,张医生,我挂了啊,以后常联系。”孟庆鑫说完就挂了电话。

    “发达了,发达了。”挂了电话的张易,兴奋的连连深呼吸,冒充大夫看个病而已,竟然净赚三百万啊,有这三百万他可以在京城全款买个楼了。

    要知道,几天之前,他的梦想还是在京城买个不足百平的房子,再买个不足十万块钱的车,过上小资狭隘的生活。

    可是这才过去几天,他的梦想一下子就实现了,有这三百万,他至少少奋斗二十年。

    “嗯,先不考虑以后,许总人不错,而且我发迹就是因她而起啊,要不是她,我也不会被电,不被电,也就没有这么历害,况且答应她要保护她,所以有钱了就闷声发财,保镖继续做。”张易瞬间就做了决定,短时间内,先闷声发大财,等以后许嘉允什么时候不用自已,自已再选择离开,干其他行业,甚至投资弄个买卖也是可以的。

    张易乘电梯到了酒店大堂时,爽美并没有过来,张易找了一圈也没找到她,所以只能拨通她的电话。

    “人呢?”张易问道。

    爽美咯咯笑道:“坐公车走啦。”

    “为什么啊。”张易就有点蒙,这爽美竟然不要钱?

    爽美道:“什么为什么啊,等你回京城再请我吃饭吧,我才不要你的钱!”

    听到爽美的话,张易不禁惋尔,这蒙古族美女真心不错,不是见钱眼开的那种类型。不过他也还是在电话里逗她道:“是怕我吃了你吧?”

    “我现在给你吃,你敢吗?”爽美撇撇嘴道。

    “呃……不敢!”张易立即就想起爽美那妞来例假呢,真给他吃,他也不敢吃。

    “哈哈,我改主意了,你要请我吃十顿,答不答应?”

    “没问题。”

    “咯咯,算你识相。”爽美咯咯一笑:“挂了,常联系。”

    “好,到京城给我打电话。”张易与爽美客气了一句后就挂了电话。

    而就在这时,电梯打开,许嘉允与两个拎着公文包的西装男子一并走出电梯。

    “明天你们正常发挥就行,农副总和你是校友,他也对你们丰都很感兴趣的。”

    “还有那个企划方案,也要尽快做出来,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随时电话。”

    “谢谢,我知道。”许嘉允含着笑,随性自然,不显得低声下气,也不显得盛气凌人,总之,她体现了职场上女强人那种自信与从容。

    此时张易就站在大堂,许嘉允也看到了他,只是她并没有和张易打招呼,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就继续将那两个西装男送出。

    两个西装男乘车离开后,许嘉允才返回,而张易也立即跟了过去。

    “你怎么在这?小佳呢?”许嘉允疑惑道。

    “张佳和她同学去玩了,怕打扰你,就没给你电话。”

    “哦,明天下午吧,如果没有变化的话,明天下午咱们集体放假,到时候再去找她逛上海。”许嘉允是真忙,今天晚上还要重新做企划方案之类的,明天还要去鼎盛总部做企划演讲,所以她今天晚上必须把方案内容吃透。

    一行人上楼之后,许嘉允带着团队继续工作,而张易只能回到自已房间休息。

    下午六点,张易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时候,手机铃声再次响了起来。

    是飞机上那洪雨晴小姑娘她-妈叶树的手机号。

    不用猜,一定是又要找他吃饭。

    而果然,电话接通后,叶树询问张易有没有时间,也要请他出去吃饭。

    张易只能拒绝,之前爽美要和他出去吃,他都没同意呢,实在是许嘉允这里走不开,他是保镖的,雇主来到外地,他做保镖的怎么能自已离开?

    而张易再次拒绝之后,叶树也声称他们一家要离开上海,明天早上的飞机,回大连,他们家是大连的,并不是京城人,之前在京城坐飞机,只不过是他们在京城看病来着。

    在电话里客气几句后,双方挂断电话。

    与此同时,上海南京西路奇石古玩市场的一间铺面里面,三个中年男人一边在喝茶,一边在品鉴着桌子上的一对核桃。

    没错,就是核桃,现在流行各种文玩,其中核桃在这几年内悄然兴起,那些形状好,纹理好,份量足、手感好的核桃,成对儿的核桃,往往也能卖出天阶。

    几千上万的稀松平常,听说有的核桃,一对十几,甚至几十万的都有。

    不得不说现在有钱人真多,有钱任性的人更多,普通老百姓很可能舍不得拿出几百块钱买核桃吃,但那些有钱的顽主却能花个几十万买俩核桃在手里玩!

    “五爷,您给定个价吧,您是行家,这俩核桃以后就是我的镇店之宝了。”说话之人是穿唐装的肥胖子,拿着一紫砂茶壶,手上戴个大扳指,手腕上盘了一串小紫叶檀的手串,这胖子笑起来的时候,两只眼睛只剩一条缝。

    当然,此时他所说的五爷也并不是上了年纪的老爷爷,而是一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中年人穿的是长袍,现代人穿长袍。

    当然,长袍只是工作服,在这种古玩铺面里面,很多人都穿长袍的,下了班回家时再脱下去。

    五爷也在喝着茶,不过他的茶具不是杯,也不是紫砂壶,而一个大茶缸,那茶缸上面还写着‘为人民服务’五个字,一看就是有些年头的老古董了,产于上个世界七八十年代的那种。

    茶缸内部都挂了一层厚厚的茶渍。

    五爷喝了一口茶,想了想道:“四十八万吧,二百年的的闷尖狮子头,值这个价!”

    “得,有您给定这个价,我看谁还敢不服?”唐装胖子起身,乐巅巅的抓起核桃就走。

    “五爷,今天就到这儿,明天下午三点,别忘了,一起去老黄那里砸场子!”另外一人也起身告辞,并抿着嘴在笑,似乎他们要干什么坏事一样。

    五爷哈哈一笑:“他要是知道我会过去,肯定会取消明天的鉴宝会。”

    “嘿,您能过去,那是给他面子。”那人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

    五爷摇头一笑,没在多说,将二人送到门外拱手道别。而就在二人离开之后,五爷接了一个电话,电话那边声称人找到了,住在万豪大酒店。

    五爷想了想,道:“找个时间,找个机会,做得漂亮一点,将人请过来吧,记住,做得漂亮一点。”

    “知道了五叔。”电话挂断。

    五爷,就是京城道哥所找的五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