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章节目录 53.第53章 :呕吐的怪病
    听着电话里的哭泣声,听着是爽美的同事,张易就一个脑袋两个大,也暗怪那爽美怎么就把他电话号给别人了呀,这不是把他出卖了吗?

    “张新月是吧?我今年二十一,你应该比我大,所以我叫您一声张姐,我真不会看什么病,更没有行医执照,之前在飞机上那纯是意外,所以你们找错人了,嗯嗯,就这样吧。”张易不等对方说话,就把电话给挂断了。

    然而,电话挂断十秒钟都不到,张新月又重新打了过来。

    张易就被气笑了,这特么的是硬要让他缺德,硬要给他塞钱啊!

    电话重新接通,而那张新月也继续用着沙哑的嗓音道:“雷先生,我们这也是走投无路了,听说了您在飞机上的事迹,我们真的想请您帮助,我丈夫他……真的挺不住了。”

    “可是我真不是大夫啊。”张易无奈道:“张姐,医学现在这么发达,什么癌症都能治的。”

    “可是我们连美国都去了,但连病因都没查到啊,雷先生,求求你,你只需要给我丈夫看看就可以,钱不是问题,真不是问题。”张新月提钱了,他不相信现在的人给钱还不要的。

    “行,你要这么说,那就看看,不过不保证看出什么明堂,还有,我收费比较高,看一次的诊费五十万,如果到时候能治好的话,另算,你出不出得起?”张易这也是下了狠茬子了,想让对方主动放弃,所以故意把价钱抬高!

    “没问题,您在哪里,我们过去找您,还是您亲自过来?”令张易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张新月竟然不差钱,五十万的诊费,人家连想都没想!

    “操!”张易心里就骂了一声,同时也豁出去了,缺德就缺德吧,这五十万他赚了!

    “你们去万豪酒店开个房间,开好后打电话给我,告诉我房间号,不过我不希望人太多,让爽美也过来,就这样!”张易说完再次挂了电话。同时他也有些发楞,自已被电之后,似乎好运接连不断,财运桃花运,这都接種而上了,他想推想躲都躲不掉!

    张易哭笑不得道:“如果以后不干保镖了,真当个野大夫也能养家糊口了啊!”

    许嘉允等人还没回来,这个时间应该是午饭还没吃完呢,

    张易回到房间,抽了根烟,看了会电视,大我过了四十几分钟的样子后,张新月的电话再次打来:“雷先生你好,我们已到万豪,在七零七号房间,请问您……”

    “等着吧。”张易打断了她,并直接挂了电话,继续看电视。

    电视演的是甄寰传的最后几集,画面上那个皇后娘娘跪在皇上面前说着什么‘皇上臣妾不甘啊’之类的。

    张易很同情皇后,其实他认为这部电视剧就是鼓励小三上位的奋斗史,而且这小三还勾引自已的小叔子,上了位后,还给丈夫戴绿帽子,最可恨的还是和小叔子生了娃,最后又掐死了自已的丈夫。

    皇上很无辜,皇后有可恨的一面,但也值得同情,换了谁,自已那么优秀一老公被抢,都是受不了的。

    张易把这集看完,才出了房间下楼,径直到了七零七门外,敲了两声!

    开门的是爽美,毕竟她算中间人,而且张易申明让她跟过来的。

    爽美对张易眨了眨眼睛,并没有笑,而是很正式的说道:“雷先生,谢谢您能过来。”

    张易知道,这爽美在演戏呢,不想让别人误会她和自已的关系比较好。

    “我都说了别把我电话告诉别人,你怎么回事?”张易配合她道。

    “哦。”爽美伸了伸舌头,请张易进入后,才把房门关上。

    房间里,一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高挑美女迎了过来。这女人绝对是个极品,瓜子脸,白嫩的皮肤,修长的美腿,穿的也是那种短裤,高跟鞋。

    张易对长腿女人很敏感,实在是女人有一双修长的美腿是极养眼的。

    “雷先生你好,我是张新月。”高挑美女主动伸出手,落落大方。

    张易与张新月的手轻轻的搭,她的手微凉,但很软。

    当然,这个时候,他也看向了房间里坐在床上的男人。

    这是一个五十多岁,头发稀疏,差不多都快秃顶,脸色腊黄,个子最多有一米七的老男人,老男人很瘦,虽然穿的不错,也有些气质,但他真的很老了。

    张易什么都没问,这种情况,无非就是空姐儿傍了个大款而已。

    “雷先生你好,我叫孟庆鑫,谢谢您能抽出时间为我看病!”这男人显得很虚弱很累的样子,并且一边说着话的同时,也一边对着张新月使了个眼色。

    张新月会意,直接把放在床头的一只皮箱递过来道:“雷先生,这是五十万的诊金,请您一定治好我丈夫的病!”

    “你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就不看了,因为咱们事先已经说好了,出诊费是五十万的,并不是包治孟先生的病!”张易并没有接过皮箱,他必须要把丑话说到前面,如果到时候没看出这孟庆鑫是什么病的话,而孟庆鑫再反咬自已一口,说什么无证行医,骗他钱之类的,到时候卫生执法都会把他给抓进去。

    这种例子不是没有的,这也是他让爽美跟过来的原因。

    他并不是没脑子的人,有的钱,真不好赚的。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说请雷先生一定要帮帮忙。”张新月连连道歉,同时也不由的多看了张易几眼,这个二十岁左右的大男孩,竟然有着与实际年龄不附的老道,说话滴水不露的。

    “雷先生放心,五十万小意思。”那孟庆鑫这时候也对着张易笑了笑,示意他不在乎这五十万的。

    张易点点头,也坐到了孟庆鑫对面,同时意念将他笼罩,探穿其身。

    “咦?”扫了一圈,张易还真没发现这孟庆鑫身体里有什么毛病,可以说,他很健康,脑袋里面也好,所有内脏器官也罢,都是正常的。

    “可以开始了吗?”孟庆鑫并不知道张易已经帮他看了一遍了,所以他笑着伸出手道:“用把脉吗?”

    “先不用,你说说你的病症吧。”张易脸色凝重的摇摇头道。

    “我这里有各大医院的病历,要不您看看?”一旁的张新月插嘴道。

    “不用,直接说病症,大医院的病历我看不懂。”张易对医生的字体不敢恭维,在他的印象之中,所有医生开的病历或药方也好,全都是行草。

    “是这样的。”张新月想了想道:“我丈夫在三个月前一次旅行回国后,就发烧了几天,而发烧好了之后,每天都会呕吐不止,平均两个多小时,就会吐一次,怎么止都止不住,这几个月已经把他折磨得瘦了近四十斤,整个人都垮了,我们在京城、上海、广州、香港、日本、美国,都看过,但最后都没治好,也没有得出具体的结论,中医方面也吃了很多副药,找了好多名医,但也没有治好,吃什么药都不起作用!”

    “呕吐?”张易就楞了楞,无故呕吐,这是什么病?不过要真是呕吐不止的话,也是极遭罪的,肚子里恐怕是翻江倒海!

    “如果是呕吐的话,胃肠、食道,或是脑部应该是重点吧?”张易想了想道。

    张新月回道:“是的,胃肠道,脑部等等,都拍过片子,胃镜都做了十几次了,但也没找出病因。”

    “哦,我把把脉看看吧。”张易示意孟庆鑫伸出胳膊,而他的手则搭在孟庆鑫的脉博上,当然,意念再次放出,主要针对的是胃肠和脑部食道等等。

    片刻之后,张易还是发现一切正常,并没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

    “怎么样雷先生?”张新月和孟庆鑫都很紧张,甚至爽美都显得提心吊胆一样。

    张易皱眉,想了想道:“知道下一次呕吐的时间吗?”

    “知道,知道,就是这个太规律了,连医生都感觉非常不解,因为每隔七十多分钟或是八十分钟左右时,就会无条件的呕吐,吃不吃东西,都会吐。”张新月连连点头道:“距离下次呕吐还有十分钟左右!”

    “雷先生,我这怪病折磨我都不想活了,说实话,我苦胆都快吐出来了啊,有病真受罪,有再多的钱也买不到健康啊!”孟庆鑫以老人家的姿态长吁短叹道。

    “孟先生,心情最重要,放松心情,不要多想,我们等等看。”张易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这老头肯定是个富贵之人了,连二十多岁小空姐儿都被他拱了,这厮也是个风流鬼。

    “人有病,哪会有什么好心情啊。”孟庆鑫摇着头道。

    “嗯,张姐,时间快到的时候,提前通知我。”张易突然提醒道。

    “好,我掐着时间。”张新月点点头。

    “雷先生职业给人看怪病吗?”孟庆鑫这时候饶有兴趣的问起了张易的私事,在他眼里,张易还是个孩子,都没他儿子岁数大呢,当然,听说了张易在飞机上的举动后,他也知道,这个年青人或许是个奇人,哪个中医世家的传人之类的!

    “我职业是一司机,不看病的。”张易摇摇头道。

    “司机?”听到张易的话,连爽美都楞住了,一个开车的竟然会看怪病?这尼玛太颠覆常理了。

    “呵呵。”孟庆鑫笑了起来,也摇起了头,然后就不再问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大约过了七八分钟之后,张新月突然提醒道:“马上要吐了。”

    “知道了,把手给我。”张易又把手指搭在了孟庆金的手腕上,同时意念密切注意着孟庆鑫身体里的一切。

    突然间,又过了几十秒的样子之后,孟庆鑫传出一声闷哼,紧接着他‘呕’的一声,一大口酸水被吐了出来,酸臭酸臭的。

    “有了。”张易在孟庆鑫呕吐的一刹那,终于发现了不对劲,他找到病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