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章节目录 42.第42章 :妹妹出事
    晚上十点,快餐公司的送餐车到了,由于全员加班,许嘉允也不是真正吸血的大财主,所以所有在公司的员工,都放下手头的工作,抓紧时间吃饭。

    张易在八点前的时候,自已偷着跑到阿香饭馆吃了个饱,实在他太饿了,这两天他就没吃饱过,所以终于饱餐一顿的他,也回到了座驾a8上睡着了。

    直到刘二水敲他车门,才把他弄醒。

    “张易,吃饭了,今晚伙食好,每人一杯咖啡,一份三十块的盒饭呢,楼上董秘特意给你送来三份,说是许总吩咐的!”刘二水手里拎着三份餐,他是特意给张易送饭来的。

    “你们拿去吃吧,我刚吃完没多久,你看这肚子还是圆的呢!”张易下车,伸了伸胳膊腿,说实话,a8再好,但在车里睡也难受得很,全身到骨头都酸了!

    “得,后面几个没当班的在看小电影呢,这个点也肯定饿了,我给他们送去!”刘二水也没客气,张易之前去吃饭的时候,和他打招呼了的,所以张易还真吃完没多大一会。

    “队长呢?帮我给队长喊来,和他聊聊!”张易抽出烟,扔给了刘二水一根道。

    “草,还是大前门,你都是老总的人了,地位水涨船高,咋还抽这个?”刘二水把烟别在了耳朵上,他抽的烟都比张易的好。

    张易笑骂道:“滚粗,什么老总的人了?帮我喊队长,你该干嘛干嘛去!”

    “嘿嘿,走了。”刘二水嘿嘿一笑,一边手一边拿出对讲机喊道:“呼叫队长,呼叫队长,张易停车场找你聊天。”

    “沙沙~收到了。”对讲机里传出何森的声音。

    不大一会,何森带着李铁柱就从地下停车场走了出来,二人都没穿保安制-服,通常情况下,何森算中层,平时上下班是穿西服的,而那李铁柱今天不当班,所以也穿着平时的便装。

    二人倒是形影不离,活生生的一对好基友!

    “怎么样?事办完了?”走到张易身边后,二人都靠在a8上,何森抽出软中华,扔给了李铁柱一根,李铁柱也自顾自的打火点燃,并没有给何森点上。

    二人关系实在很妙微,也很特殊,到现在张易也没弄明白二人到底为什么整天粘在一起。

    “办完了。”张易点点头,然后从兜里把别克车的钥匙掏出来扔给何森道:“明天我要和许总去上海,那车是我一朋友的,现在不用,你可以暂时代步,晚上带弟兄们出去兜个风什么的!”

    “哦?”顺着张易的目光,何森和李铁柱同时眼睛亮起。

    虽然他们在京城打拼也有些年头了,但也仅仅是混出一点小名声而已,至于什么房啊车的之类,似乎距离他们很遥远!

    不是他们赚不到钱,而是实在是他们太能花钱了,都是光棍,工资一开,吃两顿好的,再做几次‘大保健’之类的,一个月也就剩不了啥钱了。

    北漂北漂,哪里容易出人头地?

    “行,客气话不说了,走,柱子,咱俩溜溜车,哈哈!”何森哈哈一笑,迫不急待的带着李铁柱上了车!

    车况差不多全新,因为还不到一万公里。

    而就在何森和李铁柱上了车的时候,张易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他以为是许嘉允,但看了来电显示竟然是妹妹张佳了。

    晚上十点半了,张佳给自已打电话干嘛?

    张易快速接起,直接问道:“咋了小佳?”

    “呜~呜~哥,你快来,拿点钱,我惹祸了,我在温莎国贸店的ktv……”话没说完,张易就听到那边传来的争吵声,同时手机也掉线了!

    张易只感觉热血上涌,他这一辈子,最在意的就是妹妹张佳,可以说,张佳是他的命,是他的心头肉,而张佳现在竟然哭着打电话求援?还要他拿钱?

    他很清楚妹妹的脾气性格,那是不遇到难事,绝不会求到他的,因为他妹妹也知道他的脾气,害怕他惹事!

    可是现在,妹妹急着要他过去,那就一定是出了大事了!

    张易飞奔着跑向了刚刚启动,并向前开的别克车前。

    而张易的突然出现,也把何森吓了一身的冷汗,他这才刚刚要踩油的啊。

    “哗!”张易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并大声道:“国贸温莎ktv在哪,快带我去!”

    “怎么了?”何森就大吃一惊,因为此时张易像一只凶猛的狮子一样,他的眼睛已经变红了。

    当然,何森一边问着,也一边立即加速驶出停车场!

    李铁柱就皱眉,半转过身,平静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妹妹刚来电话,哭了,说惹祸了,要我拿钱去,她晚上的时候和同学去那里练歌了,有个同学参加什么电视台的好声音。”张易脸色阴沉道。

    “那地方什么人都有,过去看看情况再说!”何森点点头,他和李铁柱常年在京城地面上瞎混,所以一些场子里的门门道道他都清楚的。

    ktv那种地方,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的,学生有,社会上的人也有,明星还有,官员也有,总之,那是一个乌烟瘴气的地方,学生去那里玩的话,还真就不安全,特别是外地来京读书的学生,地面上的人欺负你没商量,随便设个套下个局什么的,你就钻进去了。

    张易没吭声,柱子也没吭声,而开着车的何森则笑道:“没事,别担心,等过去了,你先照顾咱妹,其他的事儿,交给我和柱子办,柱子,给亮子打电话。”

    “嗯。”柱子点点头,看了张易一眼道:“放心吧,没事儿!虽然和张易打了一架,但不打不相识,张易这人虽然在钱方面小气一点,但够意思,也够狠,张易挺对何森和柱子胃口的。

    李铁柱拿出自已的手机,迅速拨通一个号码:“亮子,在哪?”电话接通,李铁柱便直接询问对方在哪。

    “夜班啊,怎么?森哥找我呀?大保健?”电话那边笑嘻嘻道。

    “我们正在去你那里的路上,你先听我说,有个哥们儿的妹妹在你们那里唱歌,可能与人发生了冲突,你先去看看什么情况!”柱子吩咐道。

    “哦,在几楼知道吗?”电话那边的亮子问道。

    “张易,你妹有说在几楼吗?”李铁柱看着张易道。

    “没说,她手机关机了。”张易摇了摇头,这么大一会,他已经打了四五次妹妹的手机,但都提示关机。

    “没说几楼,不过你赶紧去探探情况,人不能有事。”李铁柱加重语气道。

    “懂了,等我消息!”电话很快挂断,而何森这时候也笑道:“有个认识的哥们正巧在那里也当保安。”

    “嘘~”听到何森的话,张易就吁了口气。

    三人都安静下来,也都在等着那亮子的电话。

    也就六七分钟的样子,李铁柱的手机响了,同时李铁柱也立即按了免提键!

    “草,柱子,电话给森哥!”亮子似乎有点急!

    李铁柱把手机递到了何森耳旁,何森道:“说!”

    “森哥,你那朋友和你什么关系?”亮子小声道。

    不过他虽然小声了,但键子却是免提键,所以车里的三人听得一清二楚!

    何森就皱眉道:“说经过!”他没说具体的关系,而是提示亮子说经过!

    “是红棍曲扬,他带着马子来玩,然后好像在卫生间被一女学生给撞了,也摔倒了,手表掉地上摔碎了,那曲扬你也知道,张口就要八十万,不给八十万就让那女学生陪他睡一个月,现在已经把几个女学生手机下了,围在包房里呢!”

    “森哥,曲扬那人你也知道,别趟了……”亮子提醒着何森别趟这趟浑水了,曲扬那人他们惹不起。

    “我五分钟内赶到!”何森没说什么,而李铁柱也立即挂断电话,并且二人的脸色都很难看。

    张易把全程的经过都听到了,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而何森又开了一段之后,才突然说道:“曲扬,也叫红棍曲扬,他是京城‘道哥’的人,怎么说呢……”何森道:“现在道上的人都玩公司,也都是表面上不沾黑,但实际上都干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曲扬在京城各个场子里的名声很响,因为他很能打,人也狠,所以绰号红棍,早些年在河北混了,后被道哥发掘,招了过来,具体干什么咱们不知道,不过有钱,有人,有势力!”

    “至于那道哥,我只听说姓廖,是一很年轻的京城‘大玩主’,他的层次太高,我们没接触过!”

    “哦。”张易轻轻‘哦’了一声,点点头道:“呆会你们不用上去。”

    “呵呵。”何森笑了笑:“你别多想,这事交给我和柱子办,你只照顾好咱妹就行,我跟你说,虽然咱们在京城没什么势,没什么能量,但交人交心,今个儿这事儿,咱们一起扛,而且我对这里的门门道道也清楚,所以交给我出面主持吧。”

    “我妹妹如果有事,就不是八十万的问题了!”张易脸色冰冷道。

    “千万别冲动,我知道你能打,但现在这社会,不是喊打喊杀的年代了,交给我办,你别吭声。”何森一边说着话的时候,也直接将车开进了一个停车场!

    “唰~”张易第一时间跳了下去,在停车场扫了一眼后,便大步向一个迎过来的保安走去。

    很显然,这保安是等在这里的亮子,他要问问妹妹在几楼!

    李铁柱与何森也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