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章节目录 37.第37章 :郑楚楚
    张易其实有好多话想问禾兑,只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时机,因为杉杉死了,这个时候禾兑恐怕没有心情回答他的问题。

    回到高速路服务区后,张易并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坐在车里把刚才杀人的所有经过仔细想了一遍,最后确认没有什么线索留下后,他才把两个手机拿出,取下电池和手机卡,把卡掰碎,手机也用力捏成一团。

    不过他并没有把碎掉的手机和手机卡扔在服务区这,而是发动车子,向石家庄方向驶去。

    这里虽是服务区,但高速公路都是单向行驶的,所以他调头,到了石家庄再说。

    路上的时候,他把手机卡和手机分了几段扔到了高速路下,他平时看似神经大条,实际上是个粗中有细的主儿。

    后半夜两点到了石家庄,由于路不熟,所以他只能顺着大街缓慢向前开,他饿了,也困了,所以准备休息一下,明天上午再往回赶,还有就是,他这一身实在太脏了,一脚的大泥巴不说,全身都湿嗒嗒的,一股子酸味,他准备找个浴池洗一洗,等衣服鞋干了,再回京城。

    而就在他开过一条路口的时候,突然之间,一个穿着高跟鞋,一瘸一拐的女人摇摇愰愰的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张易吓了一大跳,也立即踩刹车。

    “吱~”的一声,车头距离那女人的大腿不到五公分出停了下来。

    张易那个气啊,摇下车窗就要骂人。

    然而,还没等他骂呢,那穿着高跟鞋的女人就使劲的踢他车头:“你敢撞我?你敢撞我?老娘我弄死你,你信不信?下车……给老娘我下车……”这女人明显喝高了,舌头都大了。

    张易把伸出车窗的脖子缩了回去,没必要和一女醉鬼较劲了,不值当。

    他轻轻倒车,准备绕路离开。

    只是……那女人却不依不饶,一瘸一拐的追了上来,还一边追一边踢车,嘴里骂着“让你跑,让你跑,老娘踢死你”之类的。

    张易就被气笑了,也随后从副驾驶座位上拿起两瓶水,灭火下车。

    “你谁呀你……”看到张易拎着两瓶水下车,那女的就停了下来,睁着朦胧的醉眼看着张易道:“你滋不滋道,你差点撞到我?”这女人舌头都麻了。

    “我知道你今天晚上恐怕会被轮。”张易拧开两瓶矿泉水,直接对着女人的脑袋淋了下去。

    这厮也够坏了,都深秋了,夜里还凉,这两瓶水一淋下去,不感冒才怪。

    而果然,水淋下去之后,女人的醉意就醒了七分,同时也‘啊啊’大叫起来。

    “醒了没?醒了赶紧滚!”张易瞥了女人一眼,这女人穿的是那种紧身裙,所以被水淋完之后,她的头发湿潞潞的,还有她胸前的两个大馒头也若隐若现的。

    这女人倒有几分姿色,年龄也不大,二十五六岁的样子。

    可能被张易的举动和凶狠的眼神给吓到了,听完张易的话,这女人不喊也不叫了,只是楞楞的看着张易,并且眼睛里面出现水雾,她要哭!

    “得,别哭,别哭,你喝多了,赶紧回家吧。”看到她要哭,张易就举手投降,心也软了下来,自已这是犯哪门子劲和一醉鬼较什么劲啊。

    然而,张易这话一说完,女人不但没止住眼泪,相反还“哇~”的一声,蹲下去大哭起来。

    “得了,我惹不起你,我走!”张易说完就要开溜,他并不想在这里惹什么大麻烦的,毕竟只是过路,明天他要离开的。

    迅速上车启动,倒车,然后从女人的身侧开了过去。

    女人果然没在拦着他,只是蹲在地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委屈的哭着。

    张易开出五十米左右,从倒车镜看了一眼时,发现女人还在哭,所以他就把车放慢速度,也考虑着自已是不是有点过份啊,不就踢你几下车吗?又没踢坏,你至于用水淋人家脑袋吗?

    车子开到六十米左右时,张易就把车停了下来,点上一根烟抽了起来。

    “嗯?”就在他一根烟还没抽完时,突然间,一个男人走到了那女人面前,半蹲下与女人说着什么,而后,又有两个男人也走了过来,并开始拉住女人的胳膊,似乎要带女人走。

    那女人在反抗,用力挣脱。

    “草!”张易立即倒档,快速向那女人倒过去!

    而几个男人发现前面有车子倒过来时,也一下子就楞住了,抓着那女人的手,想松开,但也不想松开。

    他们想看看是什么情况。

    “砰~”张易叨着烟下车了,一身大泥巴的他,此时特狼狈,像个农夫。

    “松开她!”张易走到几人面前,喝道。

    “你谁呀……”

    “老公……”那女人倒聪明,没等那男人问完,就主动叫了声老公!

    “对不住,对不住,我们认错人了,认错人了!”那几个男人一听,立即松开女子,陪着笑脸后退,而那女人一被松开,就扑到张易怀里。

    她的身上冰凉冰凉的,嘴唇都冻得发白了。

    那几个男人趁着女人投怀送抱之时,撒腿就跑!

    “得了,戏演完了,赶紧回家吧,我要是不回来,你今天晚上就被轮了吧?”张易推开女人,虽然女人胸前很肉,很软,但这时候的他真没有找女人的兴趣,没啥邪恶想法,所以他毫不客气奚落着女人。

    “谢谢你。”女人的酒已经彻底醒了,她也后退了两步,对着张易轻轻鞠躬道。

    “不客气,晚上不安全,赶紧回家吧,我帮你叫车。”张易害怕自已离开后,那三个流氓折返回来,所以准备给女人叫辆出租车。

    只是……现在已经快凌晨三点了,出租车非常少,就算有几个过路的,但车上也都有乘客,张易一连招了几次手,都没打到车。

    而这时,那女人抖得更历害了,不只是嘴唇发白,脸都白了。

    “得,送佛送到西,你要是不怕,就上我车行不?我给你送回去?”张易无奈道。

    “谢谢,不怕。”女人打开车门就坐到了后面。

    张易同时也上车,并把外套脱下来道:“赶紧穿上,我把暖风打开,你指下路,我刚从京城过来,身上太脏了,准备找家宾馆或浴池洗个澡和洗衣服的,没想到被你这女流氓给劫车了。”

    “我不是女流氓,对不起,我之前喝多了……”女人小声辩驳道。

    “现在酒醒了?”张易笑道。

    女人回道:“头疼,好像要裂开一样,我第一次喝酒喝多。”

    “到路口了,指路。”张易道。

    “直行,下个路口向右。”

    “哦。”张易加速,夜里车少,所以他开的很快。

    “再向左……向右。”女人在后面不停的指路,七拐八拐之后,把张易都拐得迷糊了,最后也终于进入了一个小区里面。

    “到了,三号楼。”半个小时左右,到女人家楼下了,而张易也没提要送她上楼之类的,以免她误会什么。

    “今天谢谢你。”女人没有立即下车,而是把张易那一身汗味的衣服脱下叠好,再次说了句感谢。

    “你回家后,别急着睡觉,先熬点姜汤,再洗个热水澡,去去寒气吧,之前对不起,我这脾气有点不好。”张易道歉道。

    “嗯。”女人轻轻嗯了一声,并再次看了一眼张易的脸,然后才打开车门。

    “对了,这附近有没有宾馆洗浴之类的?你知不知道?”张易突然道。

    “这附近啊……你开车,我给你指路吧,我送你过去。”女人回道。

    张易哭笑不得道:“你给我送去,然后我再给你送回来,你再给我送去,咱们这是折腾啥呢?”

    “噗哧~”女人被张易逗乐了,然后静静的想了想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今天住我家吧,再说你的衣服和鞋子之类的,也未必有人会给你洗。”女人说完就低下了头。

    “呃……”张易就有点蒙,也挠了挠脑袋道:“去你家方便吗?”

    女人没有回答他,实在是邀请一个陌生男人回家,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她又不是那种随便的人,所以刚才能说出让张易去她家,已经是很难得了,现在要她确认,她还真开不了口。

    “得,我不娇情了,下车上楼!”张易把火一熄,车钥匙一拔,他还客气啥呀,住这还不用花钱,还有人给洗衣服,一举好几得的好事。

    女人果然下了车,并在前面带路,也像小偷一样,不敢弄出太大的动静。

    她住的是高层,里面有电梯,十二楼1202室。

    房间很大,少说也有百多平,两个卧室,客厅也大,装修很豪化。

    张易鞋上全是泥,所以是光着脚走进来的,女人给他拿拖鞋他都没穿。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张易,弓长张,周易的易,你叫什么?”张易也没坐下去,就站在客厅里面,实在是他屁股上也有泥的。

    “郑楚楚。”女人把窗帘拉上,红着脸打开卫生间的门道:“里面有热水,你先洗,进里面穿拖鞋,否则地滑,我看看家里有没有大号衣服,你先去洗吧。”

    “行,那我就不客套了。”张易看着她笑了笑,这时候他才发现,这女孩儿不错。他能感觉到这女孩不是那种不三不四的人,所以他也就没往‘那方面’想。人家让他住在这里,还要给他洗衣服,这是好心,所以他不能让人家引狼入室。

    如果他真想找女人的话,找家洗浴,砸两千块钱能双飞好几个,所以他今晚,是纯粹的借宿在这里。

    他点点头后,直接走进了卫生间,并关上门。

    “对了,你的衣服脱下来后,直接扔进洗衣机吧,一会我进去洗。”郑楚楚在外面喊道。

    张易回了一声道:“知道了。”

    站在卫生间门口的郑楚楚就拍了拍胸口,这是她第一次带男人回家,最重要的是这男人还是一个陌生人!

    “阿嚏~”突然间,她打了个喷嚏,并且有些眩晕,身子还是冷。她知道,自已真要感冒了,所以扶着墙稍微缓解了那种眩晕感后,才向厨房走去。

    。

    ps:新书期间,免费阅读,请抬抬手,将此书架入书架之中,收藏一下,这样就能及时了解此书的更新信息了,还有,别忘了投票哦。大叔谢谢同学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