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隐身侍卫 > 章节目录 14.第14章 :开A8耍耍
    半夜零点,是新一天的开始,而就在零点刚刚一过时,张易又一次以意念冲击脑海中的血珠,同时他也清晰的看到自已的身体在一瞬间消失不见!

    又成功隐身。

    他静静的等待着时间,当三分钟过去时,他的身体也又重新现形。

    “继续!”张易没有片刻耽搁,立即继续试验,他的主要目地是要试试这个隐身可不可以连续的。

    “呼~”意念冲击血珠时,并没有出现刺痛感,他的身体也没有再次隐去。

    “嗯?难道要等等?”张易皱眉,等了大约十秒钟后,继续冲击。

    “嗡~”身体又一次凭空消失不见!

    “这区间有间隔,不能连续隐身。”张易在累积着经验。

    十二点零六分时,第二次隐身现形,他又立即试了试时,还是没能直接第三次隐身。

    等了十秒后继续试时,也没能继续隐身。

    “难道要二十秒?”张易默默等待,焦急的等待,二十秒一过,他又一次冲击。而这一次则成功了,第三次隐身。

    虽然不能连贯,但间隔的时间并不长。

    零点十分四十秒,他试验第四次时,并没成功。

    零点十一分时,继续试验,依旧没成功。

    “难道从第四次开始,间隔的时间就要延长了?”张易想起之前在宿舍的时候,也试验了三次的,而第四次隐身的时候,则是在警局之外,那之间,隔了七八个小时呢。

    他开始不停试验,每间隔一分钟都要试一次,但是第四次隐身情况却也迟迟没有出现。

    十二点二十分时,就在他又一次失败时,突然间,他手中的手机猛的响了起来,来电显示竟然是董事长许嘉允的电话。

    “这女人难道对我有好感了不成?到家了还要和我报个平安?”算算时间,许嘉允这时候应该到家了吧?

    他有点莫名其妙的接了起来,然而,电话里面传过来的声音却不是许嘉允,而是一男人。

    “请问,您认识机主吗?”

    “呃……你是谁?我认识机主啊,是我老板。”张易莫名其妙道。

    “你好,是这样的,我是东城区‘朝阳门派出所’的,刚刚我们接警处理一桩案子时,这个电话的机主遇袭,并受到很大刺激,现在正在医院,我们不知道她的亲人都是谁,所以就把最近和她通话的通话记录翻出,给您打了过来,如果您与机主认识,请帮助我联系她的家人,或者您亲自过来一下,在朝阳医院急诊中心二楼。”

    “我马上过去。”不等警察说完,张易一下子就跳将起来,风一样的向楼下跑。

    许老总竟然遇袭了!!!

    张易的为人虽然不怎么样,但这人却是个实打实的热心肠,别说许嘉允和他之间还有点关系,就算是没什么关系,碰到这种事儿,他都会伸援手的。

    当然,他也在点纳闷,许总的手机上难道没有父母亲人的联系号码?

    他快速下楼,跑到酒店门前就直接上了一辆出租车,这个时候,他也不差钱了,轻重缓急他还分得轻!

    “嗨,小张,去哪啊!”出租车司机认识张易,因为丰都酒店门前到了半夜时,总有几辆出租车聚在这等活儿,而张易这一个月基本上都是晚班,所以也就和几个出租司机熟悉了,平时坐一起抽根烟什么的,互相也都知道叫什么。

    “‘上税哥’啊,我去朝阳医院,快点,有事儿!”张易认出了这司机,这司机的姓氏非常特别,姓禾,禾苗的禾,且他又单名一个‘兑’子,组在一起叫禾兑,又像一个税务的税,所以平时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总开玩笑,都叫他‘上税哥’,这禾兑年龄也不大,二十五六岁的样子,好像也不是京城人,但却在京城混了有些年头了。

    “别叫上税哥,难听,你就叫我禾哥得了。不过你这是出啥事了?半夜往医院跑?”禾兑满脸诧异,这小张火急火燎的后半夜去医院干嘛?谁出事儿了?

    “我一朋友让狗咬了,我去看看。”张易没说许嘉允遇袭,这事可大可小,他不能乱嚼舌根。

    “哦,呵呵。”禾兑笑了笑,并没有再问其它。

    转眼间,不到半个小时,朝阳医院到了,而张易下车时也给禾兑扔了一百块,道:“等我晚上上班你再找我!”

    “草,我还以为你不让我找了呢!”禾兑摇下车窗气得笑骂道。

    “你咋不说不要我钱了呢,走了走了,急着呢。”张易一边走一边挥手道。

    禾兑笑着摇上车窗,实际上他还真就没打算要张易的钱,只不过张易这厮下车时扔钱就走,所以他还没来得及说不要呢。

    张易很快来到了二楼急诊处,并看到走廊里有几个警察正在询问一个女子,似乎在做着笔录,而二楼的楼梯口处,也站着一穿西装的冷峻男子,张易上来时,那男子的目光像刀子一样在他身上扫了两遍。

    而警察和那女子发现有人走过来时,也同时看向了他。

    “那个,我叫张易,刚才有警察叔叔给我打电话,说我们老板遇袭了?我们老板在哪?”张易站在楼梯口道。

    “哦,是我打的,你来的挺快啊。”一个警察站起来道。

    “能不快吗?这时候不拍马屁什么时候拍啊,我老板怎么样?”张易一边说着话,一边向前走道。

    “没事儿了,你回去吧,谢谢你了!”突然间,那个之前做笔录的女子站了起来,并对张易感谢,也让他回去。

    “你是?”张易这才正式看向了这女子,这女子个子和许嘉允差不多,长的也非常漂亮,还有一种张易说不出来的气质。

    那种气质就好像是富家女那种清高与忧雅般的感觉。

    女子回道:“我是你们许总的同学,几位警官,你们也先走吧,嘉允受了惊吓,刚打过镇定剂,等明天她好一些,我带和她亲自去你们警局做一份笔录吧,这个时候不易再打扰她。”

    “也好,那你们注意安全。”坐着的两个警察起身点头,与女子和张易再次握手后,便转身下楼。

    而张易这时候也看到了对面病房中的许嘉允,她好像睡着了似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头发有些湿,也有些乱,但脸上却并没有任何伤痕,只有胳膊上缠着绷带而已。

    看到她没什么大的伤势,张易这才深吁一口气,同时也一屁股坐了下去。

    女子看到张易不但不走,反而坐下时,就皱了下眉头,但随即又摇头笑道:“这里不用你的,谢谢你的好意,等你们许总醒后,我会告诉她你来过。”

    “我歇口气儿,你不用管我,我坐会儿就走。”张易掏出烟想要点上,但又看了看走廊里的禁烟标志时,还是把烟揣了起来。

    楼梯口处的那冷竣男子缓步走了过来,然后一动不动的站到了张易对面。

    而张易也猜出来了,这冷竣男子应该是个保镖,许嘉允这女同学的保镖。

    女子没再说话,而是返身回到了病房,张易独自坐了十几分钟后,也起身离开。

    这里的确没他什么事儿了,况且他和许嘉允之间也没什么亲蜜关系,他在这里不合适的。

    然而,就在他还没有走出医院走廊时,那女子突然从病房里走了出来,并叫道:“那个……你等一下。”

    “怎么了?”张易转过身道。

    “你会开车吗?有驾驶证没有?”那女的问道。

    张易点点头:“会啊,有啊,怎么了?”

    “这是你们许总的车钥匙,你送到4s店去,明天修好再开回来,到时候花多少钱你先垫上,然后回来找你们许总报销。”

    “她车坏了啊?我兜里就四千块钱,够不够修的?”张易一边接过车钥匙一边问道。

    听到张易的话,女子的眉头就皱了一下,然后也转身就回了病房,把自已的包从病房中拿了出来。

    “这是三万,这是我名片,如果还不够,就给我打电话!”这女子一下子就扔给张易三捆百元大钞,并递来一张小巧精致的镶金名片,名片上写着‘涂彩虹’三个字,其它信息一概没有。

    看到这涂彩虹如此雷雳风行,又如此阔绰时,张易不禁暗自砸舌,这女人也不怕他把这三万块钱给黑掉?

    “行,明天修好我就把车开回公司。”张易把钱一揣,拿着车钥匙就走。

    同时,他也兴奋无比,美女老总的座驾啊,最次也会是a4吧?他还没开过那么高档的车呢。

    一路小跑着下楼后,他就用遥控器对准了停车场。

    “小张,这呢,这呢,往哪看呢。”出租车司机禾兑竟然没走,在等着他。

    “靠,你咋还没走?”张易瞪起了眼睛道。

    “没活啊,等活呢,就把你等下来了。”禾兑嘻嘻一笑道。

    “那可能让你失望了,哥现在有车了。”

    “啪啪~”两声,停车场一辆奥迪车响了起来,张易也立即精光大闪的跑了过去。

    禾兑满是诧异,也开着车跟了上去。

    “a8,我草,竟然是a8啊,这车得一百多万吧?”张易走到车旁时,满脸惊讶,原以为是a4,但却是a8。

    “最少二百万打底,不过这不是你们丰都老总的车吗?楼上被狗咬的是你老总,不过不对啊,他这车玻璃被砸了。”禾兑也下了车,并趴在破碎的玻璃窗向里面看了看。

    “怎么这么多血?”禾兑大吃一惊道。

    “是啊,这血咋这么多?难道割动脉上了不成?”张易也看到了,这车里连副驾驶那边,靠背上,中控平台上都是红色的血迹,非常多。

    “不对,这不是血。”突然间,禾兑用手指抹了一下车门上的血迹,并闻了闻道:“钢笔水的味道。”

    “你这也能闻得出来?”张易就有点蒙了,这禾兑可以啊,连钢笔水的味都能闻出来?

    “应该是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家老总遇袭了吧?有人砸了她的玻璃窗,然后又用红色的钢笔水泼她一脸一身吧?”

    “我不知道,我老总睡着了,只是让我给她修车去,而且还要麻烦你,这a8的4s店在哪啊,我找不到啊。”

    “我倒是能找到,不过人家4s店晚上也不营业啊,明天吧,明天白天我带你过去。”

    “行,我开车去耍耍,明天怎么找你?”张易心痒难耐,他也喜欢车的,这种只见过没开过的好车,现在终于有机会开了啊。

    “还找个屁啊,和你一起去耍,哈哈,不拉活了,走走走!”禾兑也挺兴奋,他也想试试这车。

    。

    ps:推荐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