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苍莽人生 > 第八百二十八章 余光
    “怎么?看你的样子好像有些不太耐烦?”趁着空闲的时候,丁羽也是跟旁边的泰勒说了一句,在这样的场合呢?真的要想交际的话,会显得有那么一些杂乱,更何况丁羽并不是一个喜好热闹的人!

    “有那么一点!”泰勒也没有太多含蓄的意思,当着丁羽的面也可以说是直接了当,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要知道就算是在美国的时候,自己也不会刻意的去恭维什么,而现在来到了港城,自己会更改自己的观念和看法吗?不可能的。

    也就是因为丁羽在这里了,不然的话自己也未见得会有所停留。自己只不过是看在丁羽的面子上而已,跟其他并无任何的关系。

    丁羽看着泰勒,随即也是站了起来,众人倒也没有太多的在乎,反正主桌上面给丁羽六一个位子就好,至于其他的吗?倒也不需要那么的在意,更何况现在宴席还没有开始,就好像有些大佬依旧是在里面休息一样,真的坐在了宴席场地里面,给大家当背景板?

    泰勒也是小心翼翼的跟在丁羽的身后位置,一边走的时候,丁羽也是低声的说到,“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面,婚丧嫁娶,红白喜事,是很严肃的事情,开不得其他的玩笑,你虽然说是美国人,但是需要入乡随俗!”

    “如果不呢?”泰勒直接的就回顶了丁羽一句,倒不是说故意的要顶撞丁羽的意思,自己就是对于其中的问题和状况有那么一些不太明白,虽然泰勒说很是聪明,但是社会的阅历还是很少,因为没有那么多的时间来处理这些。

    “人生呢?不仅仅就是生存和死亡这么的简单,至少你现在身上面应该不会有这个牢笼了,所以多去感悟一下生活吧!老佩顿让你跟着我过来,绝对不是让你看什么是生存和死亡的,他只不过是让你看一看世界的另外一面又是什么样子的!”

    泰勒沉默不语,隔了好一段的时间,脸上面才能够看到些许的笑容来,但非常的生硬,甚至是给人的感觉有那么一些虚假,可不管怎么说呢?至少是能够看到些许的变化,这个就是好事。

    虽然说先前的时候在主桌那边坐下来,但是丁羽是真的不太喜好热闹的场合,加上现在宴席也没有要开的意思,所以丁羽也会在房间里面,并没有要出去的意思。

    不过丁羽没有出去,并不代表着就真的不会有其他人来拜访丁羽,昨天晚上的时候几大家族的人跟丁羽见了一面,但是这个见面呢?除了丁羽带了一个向左,这个随从之外呢?其他的人全部都没有带人过来。

    但是今天的情况呢?就稍显有那么一些不太一样了,今天来参加霍家的婚礼呢?基本上都是带着家仔来的,一方面呢?是联络感情,另外一方面呢?是为了熟络彼此之间的关系。

    现在丁羽做在主桌上面的时候呢?还真的就不好让家仔们过来,要知道丁羽做在主桌上面呢?就已经是吸引了相当的注意力,如果说再去打扰丁羽呢?引起来的喧闹会更多,更何况丁羽本来就不是一个喜好热闹的人。

    现在丁羽离开了主桌,那么情况就不一样了,所以有人也是过来跟丁羽打着招呼,而且这一次来呢?基本上都是拖家带口的,反正昨天的事情基本上都已经谈的差不多了,现在就是把家里面的下一代给拽出来,在丁羽的面前遛一遛!

    丁羽呢?不仅仅是可以跟他们这些老家伙平起平坐的人,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面,也是超过大家诸多,只不过人家不愿意去装腔作势,所以大家也别有太多的拿捏了,真的要是比较起来的话,人家是什么出身?真的以为王老和苏老就是面捏的?

    对于诸位大佬带过来的家仔,丁羽倒是没有任何要去评断的意思,丁羽的骨子里面呢?可能会稍微的有那么一些高傲,但是在这样的场合,丁羽却不会有什么所谓的表现,何必恶了彼此之间的关系呢?完全就没有这样的必要。

    你好我好大家好!这个才是真的好!场面之上的事情就是这么一个样子。

    虽然说丁羽是这个样子,但是并不代表着所有人呢?都跟丁羽一样的心思,有些人看向丁羽的时候,虽然说面子上面呢?也都是和颜悦色的,但是眼睛里面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些不屑,表现的可以说是相当的直观!

    甚至连后面的泰勒都看得一清二楚,她对此也可以说是相当的好奇,这样的行为对于丁羽来说,可以说是相当的打脸了,整个世界上面,能够跟丁羽平起平坐的人又有多少?现在竟然有人打脸丁羽,这倒是非常有意思了!

    但是丁羽完全就是视而不见,面对种种的行为呢?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态度表露,对此泰勒倒是真的有了些许的兴趣,丁羽就这么的被人打脸?难道他就真的是无所谓吗?

    一直等人都出去了,丁羽也是没有任何的动作和反应,甚至看向泰勒的时候,也没有表现的有多么气愤和恼怒,就好像先前的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生任何的事情一样!

    “这样真的好吗?就这么的能够隐忍?”

    “怎么感觉你好像是一只被抢了小鱼的猫呢?头发毛都已经炸了起来?”

    泰勒也是龇牙,很显然丁羽的说话让她极其的不满,不过自己也知道,在丁羽的面前自己是没有太多位置的,所以也就是简单的表示了一下自己的愤怒,要知道他们不仅仅是针对丁羽,同时也是在针对自己!

    “你觉得一只蚂蚁站在你的身前挑衅你,是对自己的蔑视,还是尊重呢?”丁羽很是不在意的说到,整个人这个时候也是给人一样很异样的感觉,泰勒则是眯缝起来了自己的眼睛,现在丁羽不经意流露出来的霸气呢?才是自己印象当中的丁羽。

    “站的层次和位置不一样了,所以看问题的方式和方法自然也是不一样的!”丁羽坐下来的时候,不以为意的说到,“说起来呢?还是你爷爷这个老家伙更为的冷酷一些,我记得当年动手的那个人呢?跟你爷爷的关系非同寻常!”

    “没有听说过?”泰勒狐疑的看着丁羽,考虑着这个是不是故意的在挑拨?

    “早晚而已!这样的事情对于整个世界来说呢?可能都是秘密,但是在固定的圈子里面,却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你应该已经突破了你自身的界限。”说话的时候,丁羽也是指了指泰勒的脑袋!

    “什么意思?”泰勒有那么一些费解,不知道是因为好奇,还是因为什么原因,这个时候也是坐在了丁羽的身边位置,“我觉得你好像是意有所指!”

    “你研究过道家,也知道道家有自成体系的东西,不过看样子呢?你的涉猎肯定不会太多,我对此呢?倒是有些许的研究!”但是丁羽的画风又是突然的一转,“不过我知晓多少,这个跟你却没有太多的关系!”

    泰勒又一次的咬着自己的后槽牙,如果可以的话,自己恨不得现在第一时间就化身成吸血鬼,直接的就咬在丁羽的脖子上面,直接的就给他咬死算了!实在是太过于的可恨了!要知道自己最为讨厌的,就是说话说半截的哪一种。

    来来往往的不多,但也是很明显的区分成两种状况,一种呢?是对丁羽极其有兴趣的,另外一种吗?则多少对丁羽有那么一些不屑,但不管是那一种,丁羽都是一个态度,没有任何的流露,也没有任何的彰显!

    出席了婚宴,甚至是整个晚上的时候,丁羽都在,在婚宴结束的时候,霍震霆带着自己的前妻、儿子和儿媳也是恭送丁羽,虽然说年轻,但在一定程度上面,丁羽恐怕才算是今天最为大牌的客人!但是他的表现却是如此低调和随和,不怕货比货,就怕人比人。

    从除夕婚宴到结束呢?都没有任何的怨言,反倒是显得霍家略显有那么一些招待不周,所以在丁羽临行的时候,众人也是亲临,“阿羽,今天的招待有些寒酸,还请...。”

    “客气了!今天是霍家大喜的日子,我们就是过来沾染些许的喜气,只要大家不介意就好!”花花轿子人抬人,是不是,丁羽还真的就没有任何要找麻烦的意思,人家跟自己客气呢?是尊重,并不是说人家就真的低你一等!

    霍震霆也是拉着丁羽的手,真心的表示了感谢,丁羽的身份呢?不仅仅是王家和苏家的孩子这么的简单,他还有着其他的身份,今天霍家的婚姻,是重新展现霍家身份的明面表露,而丁羽呢?则是在暗地里面,又给烧了一把火。

    这把火真的来的太及时了,当年老爷子留下来的余光呀!真的是起到了大作用,从家族的层次来说呢?霍家可能不及六大家族了,但是老爷子留下来的东西和精神确实很少的保留了下来,甚至于几辈子都没有任何的问题!

    现在轮到自己的大儿子来接班了,相信他可以做好这一切的,坚定自己的路线和想法走下去,就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和状况,换句话说,如果不是这样,丁羽今天回来吗?要知道就算是其他的六大家族办喜事,丁羽可能会说一声恭贺,但回不回来?看心情吧!

    说穿了,就是这么的简单和现实!

    不过霍震霆也是非常的清楚,丁羽这一次来呢?也已经是给了自己的父亲和霍家相当的面子了,下一次再去请丁羽就是另外一回事情,不可同日而语!

    下一次丁羽来的话是人情,不来的话也是常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这一次来呢?也是让霍家凭空的添彩,现在霍家呢?不能够依旧沉迷于过去的荣光当中了,自己呢?都已经这么大的年纪了,剩下来的就要看自己的儿子了!

    至少他的路还算是相当的平坦,这一次的大婚呢?也是让他展露与众人之前了,剩下来的路究竟要如何的去走,这个就要看他自己的,自己倒是没有期望他能够跟丁羽一样,因为那样的路呢?看着好像很是辉煌,但是背负的压力也太大了!

    希望他能够跟自己一样吧!这个就已经是非常的好了!对于孩子呢?虽然说应该是严厉一些,但是不能够要求的太多,事情呢?需要他一步一步的去处理,而不是说就只是希望他怎样?那样的话就不是儿子的问题,而是自己这个当老子的问题了!

    丁羽回来的时候,看着等候在楼下的向左,也是挺好奇的,这么晚了,怎么还留在这里?“阿叔?家里面呢?给你和两个小朋友准备了一些东西,也不是什么特殊的东西,就是家里面的一点小心意,还希望阿叔你不要见笑!”

    “怎么?突然之间的来了这么一手?”丁羽对泰勒挥挥手,让她上去休息了,反正她跟向家之间呢?也没有太多的交情,所以留在这里呢?也是相当的不自在,还不如让她直接的就上楼去休息,可能会更好一些的!

    “阿叔,一点小小的心意,就是希望你不要嫌弃了。”向左也是面带笑容的说到,表现的非常诚恳,“如果说真的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呢?阿叔你要是拒绝了,也就罢了,但是这些东西呢?就是一点吃的用的,就当做是给两个小朋友尝尝鲜!”

    “行,我知道了!”丁羽倒也没有婉拒的意思,“替我谢谢十哥和阿嫂,有心了!”

    在港城这边休息了一晚,隔天早上甚至刚刚的吃过了东西,丁羽一行人就去了机场,根本就没有任何要停留的意思,港城这边也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反应,大家都清楚的知道丁羽一行呢?就是过来参加婚礼的,并没有其他的事情和状况。

    国内呢?倒是知晓这个消息,但是知晓了又能够怎么样?让丁羽回一趟国内吗?回国内做什么?找丁羽谈一谈?还是其他的什么事情?现在的丁羽根本就没有这个方面的意思,直飞韩国,没有其他的什么目标。

    虽然说就是隔着京城边过去了,但是丁羽依旧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方方面面的事情也是比较的多,就好像是旁边的泰勒,他们家族恐怕也是日盼夜盼的,就是希望丁羽能够早一点的回来,给与他们相当的帮助。

    所以丁羽在韩国那边也没有做什么停留,接了两个小家伙,随即直飞美国,这两天在他们母亲这里呢?也是比较的欢乐,不过在机场这边的时候,稍微耽搁了一些时间,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的,是不是?

    “丁先生,你平时的时候就这么的无聊吗?”重新的坐在飞机上面,泰勒也是觉得有那么一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来了这么一趟呢?在自己看来是真的无趣,丁羽就是过来参加婚礼,但是港城这么小的一个城市,虽然说在国际上面可能比较的知名,但是在自己看来,随意的派个人过来,可能也不会有太多的问题!

    丁羽瞥了一眼泰勒,随即也是把手里面的书给放置到了一边的位置,这个孩子实在是有那么一些太不可爱了,同时这个情商呢?也真的是有待于商榷,这样的性格呢?不太好,至少不是想象当中的那么吃香!

    “坐立行,皆是修行,吃穿住,皆是修心!”丁羽哼了一声,“在中国的禅修当中呢?有所谓的三重境界,参禅之处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参禅有悟,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参禅彻悟,看山依旧是山,看水依旧是水!”

    两小这个时候也是好奇的看了过来,丁羽这个时候也是伸出来自己的手,找出来一个木棒来,用手轻轻的一削,木棍断裂,切口很是平滑,泰勒的眼睛也是微微的眯缝了一下。

    还是先前的那只手,在大家的注意之下,丁羽的手就好像凭空的被拉长了一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是一把锋利的刀一样,跟刚才的速率差不多,木棍又是被削短了一端,泰勒也是看的目瞪口呆,这个手究竟是怎么变化的?

    但是很快丁羽的手就恢复了正常,这一次丁羽的手慢慢的靠近了木棍,就是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木棍又一次的被切断,切口还是一样的平滑。

    把小木棍给捡了一起,丁羽也是看着泰勒,“有时间的话多学习一样中国的文化,你能够从其中找寻到很多有意思的东西,不一定要去学习谁的思想,找到合适自己的呢?才是最为合适的。”

    “对了,所谓的参禅三种境界呢?还有另外的人生含义,有时间的话去找一下王国维的东西看一看,总结的很是不错。”丁羽的话没有说完,“虽然说我刚才的演示呢?好像很能够说明问题,但是实际的来说,我的人生还没有达到那种程度,我的人生阅历不够,经验也不是那么的丰富,我不是神,我只是一个平常人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