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六十七章 舞会冲突
    冯龙习惯性的整理了一下白西服,微笑着冲许诺点点头:“诺姐,不知道可否请你跳支舞?”

    说完话,微微弯腰伸出手,做出邀请的姿态。至于许诺旁边的恶魔面具男人,则是直接被他无视掉了,别说正眼,就是眼角都不甩。

    许诺看着冯龙伸出的手,咬咬牙,笑着摇摇头:“不好意思,龙少,我刚刚跳完,有点累了。”

    冯龙心中一怒,面色也阴沉下来:“诺姐是不给我龙少面子吗?”同时心里打定了注意,既然这个女人真的不识相,那一会就下药带进房里吧。

    “龙少,你觉得你脸很大吗?用不用我陪你跳一支?”萧风向前一步,把许诺挡在了身后,声音中尽是戏谑。

    冯龙脸色猛变:“萧风!是你!”

    “呵呵,龙少还记得我,我是不是该感到荣幸呢?”萧风阴阳怪调的说道。

    冯龙怒目瞪着萧风:“萧风,我不去招惹你,你来招惹我?今天既然来了,那就别走了。”

    “龙少说这话就没意思了,我是来参加舞会的,怎么会招惹你这个东道主呢。”萧风淡笑着说道。

    周围的宾客,似乎也注意到这里的情况,纷纷向着这边看来。甚至还有低声讨论的,他们都有些惊讶,是什么人敢在冯家大少面前找麻烦。

    冯龙目光扫向周围,硬生生的压制住内心的怒火,指了指萧风,低声冷笑道:“萧风,我让你再嚣张一会。”说完,转身离开。

    萧风看着冯龙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的笑了笑,回身对着许诺轻声说道:“许诺姐,没事了。”

    许诺有些担心,抬头对萧风说道:“阿风,要不我们先走吧,怎么样?”她一直在旁观,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虽然有萧风在,冯龙貌似有些忌讳,但却并没有多少害怕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萧风笑了笑,拉着许诺的手:“走?为什么要走,我还没蹭吃蹭喝没玩够呢。放心吧,一切有我。”

    虽然看不见萧风的脸,但是许诺从他的目光中,却看到一种让自己安心的东西。犹豫一番,最终点点头:“嗯,好吧。”

    “好了,许诺姐,开心点撒。”萧风像是哄小女孩般,轻轻拍了拍许诺的脑袋,目光却瞟向别处:“我似乎遇到熟人了,走吧,我带你过去认识一下。”

    许诺心里泛起一种异样,他的动作,他说话的语气,难道把自己当做小女孩在哄吗?正当许诺胡思乱想之际,却感觉萧风拽着自己,向着一个方向走去。

    此时来客看着萧风的眼神,都有些怪异,有的幸灾乐祸,有的为他感到可怜,这小子还真不知死活,得罪了龙少不赶紧跑,竟然还敢留下把妞。

    萧风看着身前不远处的‘咸蛋超人’,忍不住想笑,这小子到哪也不忘了泡妞。再看看旁边戴着‘白雪公主面具’的妞,显然已经被咸蛋超人忽悠的差不多了,竟然伸手开始摘脸上的面具。

    “我擦!”萧风看着白雪公主摘下面具,喉咙忍不住咕噜一下,差点把刚喝的红酒吐出来。

    这他妈哪里是白雪公主啊,分明是黑炭大妈,一张脸又黑又瘦,布满了眼角纹抬头纹等各种皱纹,三角眼吊脚眉,大厚嘴唇猩红色,人长成这模样,活着是真需要勇气啊!

    咸蛋超人吓得也怪叫一声:“我擦,大妈,就你长成这模样,还有勇气装白雪公主?你回火星吧,地球不适合你!拜托,长成这样不是你的错,可是你出来祸害我这种帅哥,就是你的错了!”

    “你!!”白雪公主恼羞成怒,指着咸蛋超人:“我他妈长成这样,也比你没有**强!”说完,扭着小蛮腰掉头离开。

    “……”咸蛋超人很无语,瞪着白雪公主的背影,咬咬牙,嘴里蹦出两个字:“我.操!”

    看咸蛋超人的样子,似乎很受伤,端起桌子上的红酒一口干掉。如果他真是咸蛋超人,估计此时能大喊一声:“奥特曼,变身!”然后代表天下男同胞灭了白雪公主这娘们!

    “哈哈,咸蛋超人,我都替你感到丢人。”正当咸蛋超人郁闷呢,身后响起一个幸灾乐祸的声音。

    咸蛋超人听到这话,心里大怒,猛地一拍桌子,转头骂道:“你他妈……嗯?风哥?!”眼睛触及到恶魔面具,忽然惊喜的叫道。

    “哈哈,小羽子,你现在的眼光可真差,那种娘们都喜欢?”说完,故意的伸手拉着许诺的手:“这才是真正的白雪公主,你刚才那个,是黑炭大妈!”

    张羽一把扯下面具,满脸郁闷的瞪着萧风:“风哥,你能不能别刺激我了?擦,都戴着面具呢,我哪知道那是个黑炭大妈啊。听声音和看身材,都是白雪公主的标准配置,哪想到一摘面具,就惨不忍睹了。”

    萧风笑了笑,也摘下了面具,走到餐桌旁,端起一杯红酒,递给许诺:“许诺姐,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兄弟张羽。小羽子,这是许诺。”

    “吆,许诺姐,你好你好,呵呵,大名如雷贯耳啊。”张羽一愣,忙伸出了手,客气的笑道。他可是知道,这风哥啊,和许诺这娘们有点事儿。

    许诺摘下面具,微笑着,对张羽点点头:“哦?呵呵,我有这么有名吗?”

    “那是必须的,风哥天天在我跟前絮叨,说许诺姐怎么样怎么样,”张羽看着许诺那吹弹可破的脸蛋,满嘴随便跑火车。

    许诺怪异的看了眼萧风,随即笑道:“他经常提我?那是夸我呢?还是骂我?”

    “额,当然是夸你,呵呵,说你如何如何漂亮,如何如何能干。”张羽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拍萧风马屁的机会,忙说道。

    ‘啪’的一声,萧风一个响头砸了过来:“你小子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张羽撇撇嘴,捂着脑袋不说话了,完了,这是马屁拍马腿上去了。

    许诺捂嘴笑着,脑袋也琢磨,张羽这个名字到底在哪听过呢?当她目光触及到张羽一头银发的时候,猛地想了起来。“你是天门的张羽,羽少?!”

    她作为商业女大亨,平时和什么人也打过交道。尤其是在商业,那和**脱不开联系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用到他们。

    “额,你听说过我?得,你可别叫我羽少,要不然风哥能大巴掌扇我,叫我张羽吧。”张羽挠了挠头发,笑着说道。

    诺源集团,如果详细划分,属于南城的地界,她当然听说过最近**上的风云变幻。天门最近风头正劲,隐隐有与霸帮抗衡的姿态。让她没想到的是,萧风竟然与天门有联系,而且天门的大哥,还得叫他哥!

    “我似乎认识一位**大佬哦。”许诺把头转向萧风,玩味儿的笑道。“你可是从没告诉我哦。”

    “额。”萧风讪笑着,摇摇头:“你误会了,我可是大大的良民,哪是什么**大佬。”

    许诺笑了笑,也没有在说什么。

    “不对啊,风哥,你怎么来了?”张羽看着萧风,想起什么,忙问道。

    萧风撇撇嘴,没好气的说道:“难道只允许你来,不允许我来吗?我还没问你呢!”

    “额,以前我和冯龙一起赛过车,所以这次他给了我一张请帖。本来我不想来的,阿天和木头都说让我来,不能让冯氏觉得我们天门怕他冯氏,所以我就来了。你呢?”张羽解释着说道。

    萧风努努嘴:“我是给许董事长来当保镖的,呵呵。”

    “我可雇不起你这种保镖哦。”许诺笑看着萧风,对于他的身份,也越来越好奇起来。

    张羽目光眯了眯,看着萧风身后的方向,低声道:“风哥,冯龙过来了。”说着话,右手向着后腰处摸去。

    “呵呵,沉住气,没事的。”萧风按住张羽的右手,轻松的笑着:“看好你许诺姐,冯龙交给我了。”说完,转身向着冯龙走去。

    许诺满脸担心,看着萧风的背影,忙问道:“张羽,阿风没事吧?”

    张羽右手松开后腰的手枪,安慰着许诺:“放心吧,许诺姐,风哥说没事儿,那就一定没事。”

    “龙少,你又来找我什么事?”萧风点上一支烟,斜着眼睛,打量着冯龙。

    冯龙眼中杀机一闪而逝,脸上带着笑容:“萧风,我想我们应该谈谈。”

    “哦?谈谈?好啊,你说怎么谈吧。”萧风吐着烟圈,随意的问道。

    冯龙笑了笑,眼角瞥了眼远处的许诺,做出邀请的姿势:“这里人多嘈杂,我们找个安静的地方谈,怎么样?”

    “哈哈,先是让许诺引我前来舞会,然后想再找个安静人少的地方干掉我吗?你刚才的戏演得不错哦,不当演员可惜了。”萧风忽然冷笑起来,目光扫过周围,缓缓把手里的香烟掐灭:“冯老二,你如果继续在旁边看热闹,那我可不敢保证,你还有没有儿子给你延续冯家的香火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