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五十五章 身体状况
    烛光亮起,映红了原本漆黑的房间,映红了荆贝儿白皙的俏脸。

    “贝儿,生日快乐。”萧风从身后拿出花,递给了她,并送上了自己的生日祝福。

    荆贝儿捧着鲜花,开心的笑着:“谢谢哥哦,呵呵。”

    “小丫头,许愿吹蜡烛吧。”萧风看着烛光旁的笑脸,轻轻的说道。

    荆贝儿满脸的幸福微笑,四年多了,他没有陪自己过生日。今年,他又回来了。

    烛光灭,灯光亮起。

    “贝儿,和哥说说,你许的什么愿望?看看哥能不能帮你实现。”萧风宠溺的摸了摸荆贝儿的脑袋。

    荆贝儿调皮的摇摇头:“不告诉你,告诉你就不灵了。”

    “贝儿不会是想哪个帅哥,许愿抓紧时间嫁出去吧。”萧风开着玩笑说道。

    荆贝儿俏脸一红,皱了皱鼻子:“我才不要嫁出去,我要陪着爷爷。”

    荆老满脸的笑意,看着孙女:“你呀你,呵呵,我这个老棺材瓤子可不用你陪呦。”

    荆贝儿拿起桌子上的刀,乐呵呵的笑着:“爷爷,哥,我要切蛋糕喽。”说完,切了下去。

    萧风看着递过来的蛋糕,刚准备接过来,却发现持着蛋糕的芊芊玉手,猛地一晃,躲过自己的手,一小盘蛋糕全部被拍在了自己脸上。

    “唔。”萧风脸上满满的全是奶油,心里却惊讶的叫了起来。贝儿的速度好快,比四年前足足长了一个层次。

    “嘻嘻。”荆贝儿看击中了萧风,不由得掩嘴轻笑起来。笑声还未完,却见一团蛋糕飞了过来,堵住了嘴巴。

    “小丫头,敢用蛋糕拍我,哼哼。”萧风擦了把脸上蛋糕,得意的笑道。

    “哥你欺负人。”荆贝儿嘟着嘴,满脸的蛋糕,加上那无助的眼神,显得格外可怜。

    荆老看着两人,心里叹口气,脸上却乐呵呵的:“看看你们两个,都是大人了,怎么还像个孩子。”

    生日宴会在欢声笑语中结束,荆贝儿开始收拾桌子。萧风想要帮忙,被她给华丽的拒绝了。

    “阿风,走,咱们爷俩谈谈。”荆老笑看着萧风,低声说完后,转身向着自己房间走去。

    萧风看着荆老的背影,眉头微皱,随即快步跟了上去。

    “坐吧。”来到房间,荆老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缓缓坐下。

    萧风点点头,坐在椅子上:“老家伙,什么事。”

    “小子,渡边三郎的事情,是你在负责吧?”荆老枯柴的手指,轻轻的敲了敲桌子。

    萧风心里恍然,原来老家伙是因为这件事情找自己。“嗯,可以这么说,怎么了?”

    “今天朱老和温老都给我打过电话,他们告诉我,在必要情况下,让我给你提供帮助。”荆老淡淡的说道。

    朱老?温老?萧风心中一惊,荆老认识这二位?不过想到荆老的身份,他又有些恍然了,看来一切都如自己猜想的那般。

    “放心吧,老家伙,这件事情我会解决的。”萧风笑了笑,“就不劳烦您老人家出手了。万一再闪着您的老腰,那我可就是罪人了。”

    荆老听到这话,原本波澜不惊的脸上忍不住扭曲,笑骂道:“臭小子,不用你现在得瑟,我保证你会来求我老人家的。”

    “ok,到时候再说了。老家伙,你跟我说说,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萧风实在是忍不住好奇了。

    荆老眼中精光一闪,笑眯眯的说道:“我昨天不是告诉过你吗?”

    “额,我想知道你的准确身份。毕竟,朱老和温老可不是能随便给人打电话的。”萧风满脸鄙视的看着荆老,这老头跟自己玩了二十年神秘,擦!

    荆老摇摇头,笑道:“小子,这我可不能说。不过,有两个人倒是可以告诉你我的身份。”

    “谁?”萧风忙问道。

    “朱老和温老。”荆老笑的像个老狐狸。

    萧风瞪着荆老,良久才吐出两个字:“我擦!”

    “poker那边再没有消息吗?”荆老隐匿起笑脸,恢复了严肃表情。

    萧风点点头:“嗯,红桃a再没给我打电话,大王的身份更是无从得知。”想了想,摸出了手机,当着荆老的面,播出了电话。

    “哇哦,黑桃a,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红桃a的声音,透过听筒,清晰的传了出来。

    萧风撇撇嘴:“红桃a,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什么事情?”红桃a尽是疑惑。

    萧风怒了:“擦,当然是九泉渡边三郎这件事情,你脑子进水了?”

    “哦哦,记起来了,呵呵,黑桃a,你别生气呀,我逗你玩呢。渡边三郎,三天后将会来到九泉市,27号正式实施他的计划。至于他是不是真正的领头人,还查不到。”

    萧风眯着眼睛,看了眼荆老:“那个美国买家查到了吗?”

    “我很抱歉的告诉你,除了查出他是个男人外,再无其他消息。”

    萧风听着这个很欠揍的声音,彻底怒了:“妈的,那他的居住地址呢?”

    “美国。”

    “……”萧风无语了,骂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荆老有些发愣:“这就是被外界称为‘血杀’的poker红桃a?”

    萧风无奈的点点头:“嗯,就是他。”

    “额,我怎么感觉他更像一个混混,或者无赖呢。”

    萧风摇摇头:“呵呵,他确实是个无赖。荆老,刚才他的话,你都听到了吧?”

    荆老点点头:“时间很紧张,七局的小王那里,准备的怎么样?”

    萧风想到老王这会可能趴在纯纯身上努力抽动着,不由得打了个哆嗦,含糊其辞的说道:“嗯,应该差不多了。”

    “记住,无论如何,一定要解决掉这个麻烦。”荆老认真的说道。

    萧风沉默一下:“只是不知道,渡边三郎到底是要进行何种实验!难道是二战时期的细菌武器?这不可能吧。”

    “如果是这件事情,那我到可以告诉你。一种药,能让人精神抑郁,甚至自杀的药物,无色无味,带有渗透性,辐射性。”荆老脸色凝重的说道。

    “药物?渗透性?辐射性?我擦,还有这样的药?”萧风一愣,大惊问道。

    荆老叹口气:“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不知道的,多了。”心里犹豫一下,最终缓缓开口:“你身体的毛病,也是因为一种药物引起的。”

    “不是因为我受伤?”萧风倒没有太过激的表现,淡然问道。

    荆老看着萧风:“每个国家,都会有各自的手段。除了核弹等这些表面上的东西,背地里不为人知的东西多了去了。你身体的情况,据我猜测,可能就是因英国某种药物所致。这种药物会使人渐渐的力量和敏捷度下降,引起晕厥等各方面毒害作用。”

    “最后呢?”

    荆老勉强笑了笑:“最后变成普通人。”

    萧风也笑了,点点头,没有再问下去。普通人?哼,最后变成普通人,恐怕都是一种奢望吧。不过既然荆老不忍说出,那他自然也不会去问。

    “阿风,你不要有心里压力。据说,北京已经有这种药物的抗毒血清,我已经在联系了。”荆老拍了拍萧风的肩膀。

    萧风点点头:“呵呵,放心吧,老家伙,我没事。”

    “哥,你们在聊什么呢?”荆贝儿推开门,走了进来。

    萧风微笑着站起,摸了摸荆贝儿的头发:“小丫头,我和爷爷在聊,该给你找个什么样的男朋友,哈哈。”

    “哼,难道你就这么想我嫁出去吗?”荆贝儿皱着眉头,不乐意了。

    萧风刮了刮她的小鼻子:“呵呵,贝儿,我那里还有点事情,我先回去了。”

    “你这就走?”荆贝儿有些不舍。

    “傻丫头,我现在就在九泉,你想见我了,我保证随叫随到,好不好?”

    “真的?”

    萧风点点头:“那当然了。”说完,转头看着荆老:“老家伙,我先走了。”

    荆老站起来,拍了拍萧风:“阿风,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

    “嗯,我知道了,先走了。”萧风说完,离开了房间。

    “我送你,哥。”荆贝儿忙跟了上去,一直把萧风送出了门口。

    车开出去后,找了处黑暗的地方,缓缓的停下,熄了火。萧风坐在黑暗中,透过挡风玻璃,静静的看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