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兄弟情,大于天!
    九泉市第二人民医院,某外科病房中,一片烟雾弥漫。

    “妈的,给我继续查,我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张羽全身包扎的如同木乃伊般,举着手机吼道。

    火天躺在旁边床上,胳膊上打着绷带,同样打着电话:“草,小海,带着兄弟给我把南城翻过来,无论如何,也要找到林默。”

    窗台前,萧风叼着烟,静静的吸着。双眸如一汪潭水,平静且深邃。

    脑海中,以往的情景,如同幻灯片般,一张张的闪现着。每一张中,都有同一个男人,他的名字,叫做‘林默’。

    林默,这个平时沉默寡言,偶尔语出惊人,有担当,够义气的男人,在萧风的心中,占着极重的位置。

    “如果林默真的出事,无论是谁,我一定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萧风原本平静的脸上,涌现出一股不常见的戾气和狰狞。

    一阵铃声响起,阿天按下接听键,有些希冀,又有些害怕的把手机放在耳边:“说。”

    “嗯,我知道了,把他的尸体,带回地狱火。好,先挂了。”阿天脸色黯淡了一下,缓缓挂断电话。

    当张羽听到‘尸体’二字时,心仿佛被人操刀狠狠砍了几刀般。谁说男人和男人就没有感情?有,有着不比男女间感情差一点的兄弟情!

    “阿天,谁的尸体?”张羽全身的力气,仿佛被瞬间抽空了般,有气无力地问道。他怕,怕听到那个名字。

    萧风拿着火机正在点烟的手,哆嗦了几次,才把香烟点上。缓缓转过身,眼睛看向火天。他也在等火天的答案。

    “老狮死了,被人乱刀砍死在胡同里。”火天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很复杂。说不出高兴还是悲伤。高兴的是,没有听到‘林默’这个名字。悲伤的是,老狮也是天门的兄弟。

    心情同样复杂的,不止火天一人。在病房中的所有天门兄弟,都是这般心情。

    张羽黯淡的眼神明显亮了亮,随即脸上尽是怒气:“妈的,今晚的事情,一定是野狼帮搞出来的!”

    天门兄弟听到张羽的话,悲伤瞬间化为仇恨,纷纷附和:“妈的,我们去找野狼帮算账;肯定是,这件事情除了野狼帮,没别人了……”

    萧风松了口气,不是木头那小子就好。转过头,看着窗外,继续狠狠的吸着烟。

    “除了野狼帮,还有一个可能。”小刀忽然扬声说道。

    “谁?!”除了萧风,病房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

    小刀咬咬牙,看了眼萧风的背影:“冯氏。”

    “冯氏?!”小刀的话,立刻引起了天门兄弟的惊讶。

    张羽和火天对视一眼,彼此点点头,这也是有可能的。

    萧风目光一缩,再次转过身,看了火天和张羽一眼,缓缓走出病房。

    张羽张张嘴,刚准备叫住萧风,但却被火天制止了。“风哥心情不好,不要烦他了。”火天叹口气,说道。

    张羽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混乱,是今晚南城**的主旋律。

    天门,这个原本南城的二流帮派,一夜之间,扬名九泉市。大大小小的黑帮,都把目光放在天门这里,想要看看天门,是如何度过这次危机的。

    东城的战斧,北城的云社,西城的骷髅团,甚至南城的霸帮,都纷纷在猜测,这到底是谁,想要灭了天门。

    黎明再现,又一件震惊九泉**的大事,传遍整个九泉市。

    南城五湖帮,一夜之间,被灭!

    五湖帮老大赵五湖,死在自家别墅中。老二刘大山,出了车祸。老三胡汉被人绑架后,骨头在油锅中发现。

    五湖帮总部,五湖夜总会,一夜间化为灰烬。

    据附近居民透露,凌晨三点中左右,五湖夜总会发生大爆炸,整个娱乐场瞬间被火势吞没。

    更有居民传言,有人亲眼所见,在凌晨两点半左右,五湖夜总会来了一位神秘人。自从这个神秘人进去后,里面惨叫不绝于耳。仅半小时后,夜总会就发生大爆炸,被夷为平地。

    总之,这一夜,九泉的**,为之惊悚变色。

    某位大哥猜测,九泉市的**,要变天了。

    也有大哥担心,九泉市来了一批抢食野狗,天门和五湖帮的事情,是同一伙人所为。

    甚至更夸张的谣言是,五湖帮的覆灭,是来源于天门的报复。

    无论哪一种,都预示着,九泉的**,不会再平静下去了。

    依旧同一个病房,依旧昨天的那些人。五湖帮的事情,天门的兄弟,也都听说了。

    “难道,不是野狼帮下手的?”张羽叼着烟,瞪着血红色的眼睛说道。

    火天同样一夜未睡,眼睛中布满血丝。“有可能真的出现了抢食的野狗。如果凭野狼帮,绝对吃不下五湖帮。”

    “妈的,木头还没有消息,帮派现在也岌岌可危,真***!!”张羽忽然怒了,一拳轰在了墙上。雪白的墙壁,瞬间绽放出一朵血色红花。

    火天刚准备劝劝张羽,话还没说出口,手机响了起来。看着手机屏幕上跳动的名字,火天的手猛地哆嗦一下,不敢相信的叫道:“是木头的手机!”

    “啊?!”张羽一听,顾不上身上的伤,从床上直接跳了过来:“真的?妈的,你倒是接电话啊!”

    旁边的天门兄弟,也都围了上来,满脸希冀的看着火天。不,更准确的说,是看着火天手里的手机。

    火天忙点点头,按下了接听键:“喂?”

    张羽怒了:“妈的,你没吃饭啊?这点声他能听得见?”动手直接把手机抢过来,放在耳边:“木头?”

    “嗯,出什么事了?”林默简短的回答,自听筒中响起。

    张羽的手哆嗦着,眼圈一下子红了。熬了一晚上,担心了一晚上,现在忽然听到这个声音,却发现喉咙处有东西卡住了般,怎么也说不出话来。

    “阿天,说话啊。”林默的这句话,天门兄弟都听清楚了,因为火天已经夺过手机,按下了免提键。

    “我,我在呢,兄弟。”火天呜咽着,用力的睁了睁眼睛,不想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

    平常,兄弟们在***打闹闹,没觉得什么。但是,林默这一夜的失踪,让张羽和火天两人才觉得,兄弟情,大过天!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这话一点没错。

    “你还好吗?木头。”张羽小声问道。

    林默那头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兄弟们怎么神经叨叨的了?“我很好啊。”

    “木头,我和小羽子都在二院,病房是xx,你过来吧,我们要马上见到……”火天的‘你’字还没说,那边就挂断了电话。

    张羽见林默挂断电话,有些急了:“怎么忽然挂了?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不行,我得去看看。”

    火天大笑着,收起了手机。“你小子急什么,他这是往这赶着来了。再说了,你知道他在哪?还去看看,看个毛啊。哈哈,哈哈哈。”

    张羽挠了挠头,也咧咧嘴笑了。

    兄弟相对哈哈大笑,笑着笑着流泪了。

    “哎,我说两位哥哥,这是咋了?默哥回来是大好事儿,咋都哭上了?你们赶紧给风哥打个电话,说一声默哥回来了。”旁边的小刀眼圈红红的,提醒道。

    火天听到这话,忙点点头,拨打了萧风的电话。话刚说没几句,那边也挂断了电话。火天一撇嘴:“得,信不信,风哥一会就得过来。哎,我说,小羽子你哭毛啊?”

    张羽用力擦了擦眼泪,笑骂道:“妈的,病房里好大的风,吹的我都流眼泪了,等着老子出院的时候,一定投诉他们。“

    火天忙应和道:“是啊,楼上还往下落沙子,都进我眼里了。”

    十几分钟左右,病房的门猛地被推开,林默风风火火的从外面冲了进来:“受伤严重吗?”

    张羽和火天两人看着林默,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扑向了林默。不等林默反应过来,兄弟俩已经抱住了林默。

    “怎么了?兄弟们。”林默轻声问道。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见兄弟们都如此,这一夜指定是有事情发生。

    “没事儿,回来就好。”火天当先松开了林默,摇摇头。

    张羽也猛点头:“对,你没事就好。”

    “我有什么事儿?”林默疑惑的问道。

    火天上下打量着林默,最后在他肩头擂了一拳:“你小子昨晚干嘛去了?打电话也不接。”

    “我~”林默脸色红了一下:“我去我女朋友家了。”

    “……………”整整一屋子人无语了,九泉**都乱成这样了,这么多人担心他,这小子竟然去女友家睡觉了?

    “女友?我没记得你谈女朋友啊。”良久,张羽压着火气,问道。如果不是兄弟失而复得,按照他以前那脾气,早就两拳上去了。擦,老子担心你一晚上生死,你倒是拱你女友被窝里了!

    林默不好意思笑了:“一直有,你们没发现罢了。”

    “……”再一次无语。这老实人闷不吭声办大事啊,女友找了自己等人愣是没发现?

    “你们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林默注看着火天和张羽的伤势,忙问道。

    火天叹口气,把昨晚发生的事情,捡重要的告诉了林默。

    林默脸色阴沉不定,昨晚兄弟们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竟然没和兄弟们在一起,还让兄弟们为自己担心了一晚上,真是该死!

    “五湖帮被灭了?”良久,林默抬起头,有些不相信的问道。

    火天点点头:“是的,我们怀疑,是有进来抢食的野狗。”

    “天哥,有件事情,不知道我该不该说。”忽然,一个小弟欲言又止的看着火天等人。

    “说吧。”

    “昨晚我带人搜南城,注意到十几个手持斩马刀的黑衣大汉,进了五湖夜总会。”

    张羽一听,怒了:“我擦,这么重要的大事儿,你怎么现在才说。”

    “当时我准备回来汇报的,在医院门口遇到风哥,我就先告诉了风哥。风哥嘱咐我,这件事情不用告诉你们了,交给他处理。然后,我就没对你们说。哪想到,一晚上时间,五湖帮就被灭了。”小弟满脸的委屈说道。

    火天三人互相看看,都从兄弟的眼睛中看到了一个答案:五湖帮的覆灭,与风哥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