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二十章 把身世提上日程
    当黎明再现,忙碌的一天又将开始。

    八点钟左右,萧风离开别墅。刘流已经出院,寻找自己身世的事情,也要尽早的提上日程,毕竟这才是正事儿。

    驱车来到刘流的办公地方,萧风拎着黑色塑料袋跳下车。

    进了办公室,两个人拥抱一下,萧风看着刘流:“流氓,肋骨没事儿了?”

    “擦,这点小伤小意思。”刘流满不在乎的说道。

    萧风撇撇嘴,也不知道是谁当初在医院叽哇鬼叫来着。“给你带的礼物。”萧风提起手里的塑料袋,递给刘流。

    “哎呀,来就来吧,怎么还带东西了。”刘流嘴上让着,手却很痛快的接了过来,打开一看:“我擦,排骨?”

    萧风似笑非笑:“呵呵,吃什么补什么。”

    刘流无语的摇摇头,把塑料袋放在了桌子上。“坐吧。”说着,给萧风倒了杯水。

    “我们来谈谈正事儿吧。”刘流坐在萧风对面,认真的说道。

    别看刘流平时猥琐随意,但是该办公的时候,却异常认真。尤其是上来一阵,可谓是工作狂人。

    有次跟踪一个高官,人家高官在宾馆里打炮,刘流就蹲在隔壁看了一夜现场直播,这份工作热情,值得所有人学习。

    萧风点点头,从脖子上解下玉坠,抚摸着,递给刘流。

    刘流接过来,仔细的看了几眼,又用照相机拍摄下来,还给萧风:“还有呢?”

    “没了。”萧风无奈的摊摊手,他身上可就这么一件关乎身世的线索。

    刘流目瞪口呆:“我擦,没了?你就让我凭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小玉坠来查你的身世?”

    萧风挠挠头:“我也很无奈,知道吗?要是上面写着我爹妈是谁,我早找到他们了,还用得着找你?”

    “……”刘流无语了。

    萧风抚摸着手里的玉坠,说道:“流氓,你可以把范围放在华东,这个我可以确定。”

    “……”刘流擦了把冷汗:“我擦,不是在九泉?整个华东六省?大哥,别玩我了好不?”

    萧风拍了拍刘流的肩膀:“兄弟,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

    “得,你别这么说,我有压力。”刘流拍掉萧风的手,皱起眉头:“几十个市,难度不小。阿风,兄弟会尽心的,但是能不能找到,这不好说。”

    萧风点点头:“嗯,我知道。尽人事听天命吧,呵呵。”说着,把玉坠再次戴在脖子上。

    “我觉得你应该借助媒体来运作这件事情。”刘流指着玉坠说道。

    萧风叹口气:“先试试吧,最后没办法也只能如此了。”

    两个人又聊了会,萧风站起来:“我得先走了,我去找许诺有点事儿。”

    刘流做惊叹状:“我擦,你还真把她搞到手了?到什么地步了?”

    萧风撇撇嘴,故作低调:“唉,也没啥,朋友而已。我走了。”说完,向着外面走去。

    刘流看着萧风的背影,狠狠吐口唾沫:“我擦,这小子故意气我呢!”

    外面,萧风坐进车里,给许诺拨去了电话。动听的彩铃刚唱几句,电话接通:“喂,哪位?”

    “萧风。”法拉利发出轰鸣的声音,手指敲打着方向盘。

    “萧风?我也在找你呢,你来我公司吧。”许诺的声音有些疲惫。

    萧风挂断电话,一脚油门,冲向诺源集团。停好车,拿着相机,直奔大门口。

    门口保安还记得萧风,一看是他,赶忙又低头系鞋带去了。

    萧风笑了笑,优哉游哉的走进了电梯,驾轻就熟的来到董事长办公室。

    萧风见到许诺时,她正在处理文件。抬头看了眼萧风,对他身后的秘书摆摆手:“小文,你先出去吧。”

    “是,许董。”女秘书点点头,转身离开,轻轻关好门。

    许诺见秘书离开,这才露出笑脸。“萧风,请坐吧,稍等,我处理完这份文件。”

    萧风点点头,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四周。上次来光欣赏现场直播了,对于许诺的办公室倒也没仔细看。

    两分钟后,许诺收起文件,抬头看着萧风:“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呵呵,我怎么感觉这么别扭。难道女强人在办公室,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面孔吗?”萧风笑道。

    许诺笑了笑:“抱歉,养成职业习惯了。萧风……”

    话还没说完,就被萧风打断:“许诺姐,叫我阿风吧。给,这是上次我在这里拿到的东西。”拿出相机,放在了桌子上。

    许诺点点头,拿过相机,开机,开始翻看。上次的事情,她知道的并不全面。秘书小丽与小强勾结偷窃文件,但却被萧风撞上暴揍,她知道的仅是如此而已。

    许诺脸上闪过丝丝怒气,最后把相机放在桌子上:“谢谢你了,阿风。要不是你,公司的损失很大。”

    “没什么,恰巧遇到而已。哦,对了,那个保镖和秘书怎么处理的?”萧风随意的问道。

    “我报警了,警方已经介入调查。这是一宗典型的商业间谍案,等待他们的将会是法律的判决。”许诺看着萧风,忽然笑了:“不过这也给了我机会,商业对头也被拘留。”

    萧风点点头,没有说什么。许诺能在竞争激烈的商场上位,当然不会是心慈手软之辈。对方既然把主意打到了她的头上,再不反击不是她的性格。

    “许诺姐,那个女秘书,如果可以,放过她吧。”萧风耳边响起那天小丽悔恨的哭喊声,忍不住说道。

    “嗯?放过她?”许诺一愣,随即笑了:“给我个理由,好吗?”

    萧风点了根烟:“没什么理由,她只是个可怜的女孩罢了。”

    许诺盯着萧风良久,终于点点头:“好,我可以放过她。现在来谈谈我们的事情吧。”

    “呵呵,你不是都知道了吗?”萧风吐着烟圈,表情似笑非笑。

    “你是私家侦探,跟踪我去了舞会,对吗?”许诺双手撑着办公桌站起,俯身盯着萧风,情绪有些激动。

    许诺今天上身穿了件系扣开领职业装,在她弯腰撑着桌子时,深深的**,甚至半个圆润的球体,全都映入萧风眼中。

    萧风不动声色的扫了几眼,笑了笑:“首先,我不是私家侦探。那天我去舞会,纯粹是为了找把我兄弟肋骨打断的那个人,也就是你的保镖。还有,你家的事情我没兴趣,我只是对你有兴趣而已。”

    “对我有兴趣?怎么说?”

    萧风撇撇嘴巴:“我可以说句题外话吗?”

    “请说。”

    “许诺姐,你能坐下说话吗?你这样我很有压力的。”萧风目光放肆的扫过许诺的某个部位,玩味儿的笑道。

    许诺听到这话,再看萧风的眼神,脸色刷一下红了,立刻直起身子,小声啐道:“流氓。”

    “……”萧风无语,流氓?如果我真是流氓,我能提醒你吗?

    “我对你有兴趣是因为你能发现我兄弟的跟踪和监视,呵呵,我对我兄弟的专业水平是很认可的。”萧风不敢在‘流氓’这个话题上纠缠,忙回归主题。

    许诺恍然:“你是说这个?我从小第六感就超强。”

    “哦,原来如此。”萧风亦恍然,心里加了一句,貌似娘们第六感都不错。

    “现在你了解我了,还打算继续跟踪监视我吗?”许诺嘴角微翘,看着萧风。

    萧风忙摇摇头:“得了吧,你想让我跟着,我还没那时间呢。”

    刘流既然出院,萧风当然要全力开始追查自己身世。何况,野狼帮还是个麻烦,得抽时间解决了。

    许诺点点头,笑着:“哦,呵呵,那就好,我可不想自己没有一点**。”

    “好了,事情说清楚了,我得走了。”萧风站起来,拍拍屁股就准备离开。

    许诺看着萧风,发现越来越看不懂面前这个青年了。萧风给她的感觉是,虽然近在眼前,但却远在天边朦胧一片。

    “为了表示感谢,我晚上请你吃饭吧。”许诺笑了笑,说道。

    萧风咧咧嘴,果然来了。“好吧,美女相邀,不去岂不是不解风情。许诺姐先忙吧,晚上电话联系哦。”摆摆手准备离开。

    许诺把萧风一路送到电梯口,看着缓缓关上的门,叹口气:“萧风,你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估计如果萧风听见许诺的话,直接会来一句,当然是真正的男人。

    刚坐进车中,手机响了起来。“喂?红桃a,说吧。”萧风发动起车,缓缓开着。

    “渡边三郎这次在九泉进行一种具有辐射性的实验,对人体能产生巨大的危害。”

    萧风点点头:“继续。”

    “没了。”

    “我擦!红桃a,你他妈玩我呢?!”萧风一脚刹车,怒了。这么人命关天的大事儿,竟然就给这么点资料?扯淡呢么这不是。

    红桃a那边也挺委屈,可怜巴巴的:“老大,我哪敢玩你啊。这件事情查了到这么多,就很不容易了。”

    “尼玛的,那买主呢?有消息没?”萧风咬牙切齿的问道。

    “买主是个美国佬,价格二百万。还有,那个美国佬要求中国人去做这个任务。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了。”红桃a讪笑着说道。

    萧风破口大骂:“**,十几万生命就二百万?老子就这么不值钱?”

    “额,貌似这个美国人跟大王有关系,所以有打折优惠。”红桃a也很无奈。

    “好了,我先挂了,有情报马上给我打电话。”萧风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萧风陷入了沉思中。他与渡边三郎有旧仇,也知道渡边三郎的身份。

    渡边三郎是日本山口组的高级顾问,在山口组是个实权人物,与组长筱田建市以及高山清司关系很好。

    如果说渡边三郎在日本混腻歪了,拿着炸弹来九泉炸着玩萧风都相信,但是说进行辐射性实验,萧风就不能不多想了。

    还有,买主竟然是个美国人,这九泉市民的生死跟他有毛关系?大王是谁?与这个美国佬什么关系?这是不是一场巨大的阴谋?

    “算了,什么阴谋跟我无关,我只需干掉渡边三郎就ok了。回去上报一下,阴谋让他们操心吧。”萧风嘟囔着,踩着油门,向着别墅疾驰。

    此时萧风不知道的是,别墅中,一场危机正在蔓延……等待他的,将又会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