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十八章 谁碰谁死
    看守所大门,缓缓的打开,发出‘咔咔’的声音。

    一幕只能在**题材电影或电视剧中才能看到的情景出现了——**大佬出狱。

    萧风叼着香烟,满脸轻松的微笑,缓步从里面走了出来。胸前裸露在外的玉坠,闪闪发光。

    在其身后,彪子等东北兄弟,一字排开,一色黑西装,步伐沉稳,充当着小弟的角色。

    张羽嘴里的香烟‘吧嗒’一声,掉在地上,脸上尽是错愣:“我擦,风哥拍电影呢?”

    不过,到底是发小儿,他立刻反应过来,满脸笑容:“风哥,欢迎出狱。”站在张羽身后的小弟们配合的更是绝了,齐声大喝:“风哥好!”

    萧风听着张羽的话不是个滋味,老子进的是看守所,不是监狱啊!我擦!“嗯,辛苦大家了。”

    萧风与张羽拥抱一下,指着彪子等人介绍了一番。没什么废话,一行人钻进车中,向着九泉南城开去。

    “林琳呢?”在路上,萧风随意地问道。

    张羽从后视镜看了眼萧风:“别墅呢。林琳知道你被抓进去,很担心,一直哭呢。阿天让舞儿在别墅陪她。”

    “舞儿?这小疯丫头,上大学了吧?”萧风咧咧嘴,笑了。舞儿大名火舞,是火天的亲妹妹。不过,萧风向来都是把她看做亲妹妹一般的。

    “嗯,听说在大学里惹了麻烦,跑回来躲一阵。呵呵,阿天整天都为她擦屁股,但却拿她没办法。”张羽有些好笑的说道。

    萧风点点头,儿时的一幕幕如放电影般,闪现在脑海中。“对了,别墅的安全没问题吧?”他可不想再出现一次绑架。

    “放心吧,木头在那呢。”张羽回头说道,顿了顿:“小刀为了承担责任,自断了一根手指。”

    萧风听到张羽的话,沉默了一下:“嗯,如果没记错,就是昨天过生日的那个吧?有担当讲义气,不错的兄弟。”

    “是啊,小刀可是最初跟我们混的一批老人了。”张羽笑着:“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已经订好了酒店,为风哥压惊。”

    萧风哭笑不得:“惊个毛啊,这点小事儿就能惊着我?不用压,你送我会别墅,然后带着彪子他们出去吃饭。”

    张羽知道他放心不下林琳,给后面车打个电话,车分两路,一踩油门,向着别墅快速驶去。

    车到了别墅,萧风刚从车上下来,一道身影就扑进了他的怀里。“风哥,我想死你了~!

    萧风一愣,这林琳啥时候这么大胆火辣了?声音不对啊,低头再一看,忍不住苦笑道:“舞儿,别闹了,先下来。”

    火舞身体犹如八爪鱼般,吸在萧风的身上,就是不下来:“不下来,你都几年没有抱我了。”

    张羽站在旁边,幸灾乐祸的嘿嘿笑着。这些年,他是没少被火舞烦,现在看到风哥也吃瘪,终于心里平衡了一些。

    萧风无奈了,忙对着张羽打了个眼色。

    张羽刚准备无视掉,但是看到萧风威胁的眼神,立刻屈服了,忙上前把火舞从萧风身上‘拽’了下来。

    “舞儿,别闹了,风哥这不是回来了嘛,以后你有的是机会缠着他。”张羽如此劝说着。

    火舞一想,也是这么个道理,这才勉为其难的不再扑上去了。

    萧风松了口气,忙向着别墅内走去。他心里还惦记着林琳,这小丫头估计长这么大,也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还不得吓坏了。

    “哼,重色轻妹的家伙!”火舞冲着萧风的背影竖起一根中指。

    张羽嘿嘿笑着:“舞儿,走吧,给人家小两口留点空间。走,羽哥哥带你去喝酒去。”

    火舞瞪了张羽一眼:“臭小子,别在本小姐面前称‘哥’,要不然有你好看的。”说完,气呼呼的摔门坐进车中。

    张羽满脸郁闷,这是怎么回事儿?谁又招惹这姑奶奶了。“木头,我没得罪她吧?”

    “不知道。”林默摇摇头,也钻进车中。

    张羽撇撇嘴,满脸无辜的回到车中,开车呼啸着离开别墅。

    别墅中,萧风看着眼睛红肿的林琳,有些怜惜的拍了拍她的脑袋:“小丫头,别哭了,没事儿了。风哥对你发誓,以后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好不好?”

    林琳梨花带雨的摇摇头:“风哥~对不起,都是我惹得事情。”

    萧风揉着林琳的长发,佯装不高兴的说道:“小丫头说什么呢,我这不没什么事情嘛。好了,别哭了,我明天带你去娱乐场玩,好不好?”

    林琳可怜巴巴的摇摇头:“我不出去了,要不然又会惹麻烦。”

    萧风苦笑,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刚准备说话,门铃声响了起来。

    萧风给林琳擦了擦泪水,走到门口显示屏前,看着外面的人。“是她?”萧风眉头皱了皱。

    “萧风,我知道你在家,开门!”没好气的声音响了起来。

    萧风撇着嘴巴,打开门扫了眼韩爽:“进来吧。”等韩爽进来后,对着守在外面的天门小弟打了个手势。

    “萧风,知道不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韩爽冷着一张脸,坐在沙发上。

    萧风见韩爽这样,不乐意了,妈的,这是在老子家,摆脸子给谁看呢?“韩爽,有话快说,我忙得很。”萧风现在心里对警察,可是没一点好感。

    “忙?忙着去黑帮火拼吗?我告诉你,萧风,天门与野狼帮的火拼,震惊了整个九泉!如果你们再继续这么搞下去,早晚自掘坟墓。”韩爽怒喝道。

    萧风心中一动,天门与野狼帮火拼?张羽怎么没有告诉自己?!“我想你误会了,韩警官!我就是一守法的老百姓,什么**火拼,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哼,在二院附近,野狼帮十几条人命是谁杀的?黑子又是让谁给打残废的?萧风,你最好别在我面前装!”韩爽咬牙冷声道。

    林琳听到韩爽的话,身体一颤,那一夜的事情涌现心头。难道,那十几个人都被风哥杀了吗?想到这里,林琳脸色有些发白。

    不愧是以全优成绩毕业的警察,林琳的这点表情变化,没有逃脱她的眼睛。“看来,这个女孩一定知道什么!”韩爽如是的想到。

    林琳的脸色变化,萧风同样注意到了。不过他却不在乎,因为最近两天发生的事情,已经渐渐的触摸到了他的底线。

    “韩爽,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乱说。你说人是我杀的,有证据吗?如果你有证据,好啊,拉队人马过来,直接抓我去枪毙,我无话可说。”萧风冷笑着,神情也渐渐不耐。

    韩爽猛地站起来:“萧风,你等着,我会找出你犯罪的证据,到时候我会亲手把你送进监狱!还有火天,张羽,林默,他们涉黑,我都会把你们送进监狱!哼,火天现在躺在医院中,混黑的没有好下场!”

    萧风一愣,火天受伤了?不过,他瞬间就压下了担心,看着面前这个嫉恶如仇的警花:“韩爽,我萧风今天扔下话。”声音,有些低缓,但却夹杂着杀气。

    “我萧风的兄弟,谁也不准碰!即使是警察,也不行!在我眼里,不分白道和**,谁碰谁死!野狼帮伤我兄弟,一周之内,我定让野狼帮覆灭!”说到最后,萧风不再掩饰心中的杀气,目光变得冰冷。

    韩爽感受到萧风目光中的杀意,心中一颤,但却硬撑着冷笑:“好,我看看你到底是怎么让野狼帮覆灭的,我也会在那时候抓住你!”说完,站起来就要离开。

    “不送!”冰冷的声音,从后方传出。

    韩爽咬咬牙,摔门离开别墅。

    客厅中,再次陷入了沉默。

    林琳偷眼打量着萧风阴沉的脸色,低下头,不敢多说什么。

    “林琳,你以后小心点这个韩爽。”萧风抬头看了眼林琳,说道。

    林琳点点头,弱弱的小声问道:“风哥,你真的把那十几个人杀了?”

    萧风摇摇头:“别听韩爽瞎说,要真是我杀的,她早抓我了。那天晚上什么事情也没发生,无论谁问你都说没有,知道吗?”

    林琳见萧风面色不佳,站起来:“风哥,我去洗澡了。”说完,小步离开了。

    萧风看着林琳的背影,摇摇头,摸出了手机,找出火天的号码,拨了出去。“喂?阿天,你受伤了?”

    “我草,老子不是说不准告诉风哥的吗?这是哪个长嘴婆说的?!”火天听到萧风的话,一愣神,随即怒吼道。

    萧风听着火天这中气十足的声音,不由得笑了,看样子没多严重。“阿天,你们不是要混黑吗?好,我给你几天时间,重整天门。过几天,一鼓作气灭了野狼帮!”

    萧风说完后,火天那边出现了短暂的沉默,随即兴奋的大叫声响起:“妈的,去,那谁谁,给我办出院手续。还玩毛牌啊,老子要回去玩更大的!风哥,嘿嘿,我总算听到你这句话了。”

    萧风摇摇头,无奈的笑着:“好了,先这样吧。等我有时间,就去地狱火找你们。”萧风说着,挂断了电话。

    “野狼帮,这是你们自找的,为了林琳,为了充当兄弟们的垫脚石,只能灭了你们。”萧风把手机扔在沙发上,缓缓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