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都市小说 > 玩美房东 > 正文 第十五章 林琳被绑
    萧风记下时间地点,歪着头,看着野狼帮的小弟:“基督教堂,四点半。好了,你的兄弟在等你,去吧。”手上用力,骨裂声传来,脑袋无力的耷拉下来。

    手轻轻松开,尸体滑落在地上。“野狼,这是你自己找死!”萧风忽然怒了,一脚踹飞地上的尸体。

    上了二楼,走进林琳的房间中,坐在床上,喃喃自语:“林琳,我会救你出来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墅外的声响惊动了出神的萧风。“怎么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萧风甩了甩头,轻轻带上门,离开了林琳房间。

    萧风目光扫过客厅的两具尸体,把枪踢进沙发下,一手提着一具尸体,向着别墅院中走去。

    “天门的人么?”萧风看着四周隐匿的并不高明的人影,脸上闪过怒气。“都给我滚出来!”忽然,萧风大吼一声!

    临去酒吧之际,火天派了二十精英小弟前来保护林琳。可是现在呢?林琳被绑走了,这些人却狗屁用没顶上!

    空气中,弥漫着一丝酒气,让萧风的脸更是阴沉起来。

    隐匿的天门小弟,见别墅中走出一个人,还敢挑衅让他们出来,个个愤怒,拎着斧头蹦了出来。

    “妈的,小子你找死!赶紧滚蛋,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一个小弟打着酒嗝,一斧头向着萧风劈开。

    萧风咬咬牙,这就是天门的精英吗?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自心中涌起,抬腿一脚踢出,小弟直接飞了足足十几米,摔落在地上。

    “火天派你们来是干什么的!过来喝酒的吗?!”萧风瞪着围上来的天门小弟,杀气弥漫。

    小弟们听到萧风这话,都停下脚步,看着萧风。

    忽然,一个迟疑的声音响起:“风哥?都放下武器,是风哥。”话落,一个青年忙走出来,凑近萧风。

    “你们刚才干嘛去了?知道不知道,你们保护的目标,被别人绑走了?都滚吧,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们。”萧风指了指院中:“把那两具尸体也带着,赶紧滚。别等我发火,滚!”

    萧风有些失望,天门的精英就这幅德行?凭着这些人,还谈一统南城,一统九泉吗?

    小弟们听说保护的人被人绑走了,都是大惊,随即满脸愧色的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风哥,对不起……今晚是我的生日,刚才我带着大家去喝酒了。要处罚,就处罚我吧。”刚才认出萧风的青年向前一步,满脸内疚的看着萧风说道。

    “滚。”萧风冷冷扫了一眼青年,转身走进别墅中。

    青年咬咬牙:“你们两个把小四抬走,其余人等进去打扫现场,带走尸体。”

    “是,小刀哥。”其他人都点点头,酒也醒了,开始干自己的事情。

    小刀叹口气,今晚的事情,总有人要负责。这个顶缸的人,就让自己来吧。

    “小海,等兄弟们做完后,后退五十米,谁也不准离开,等天哥的命令。”小刀说完,转身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

    半小时左右,萧风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萧风缓缓睁开眼睛,接听了电话:“喂,阿天,什么事。”

    “风哥,事情我都知道了。我们现在就点齐人过去,一起去找林琳。”火天的声音,充满了歉意。

    “不用过来了,人多也没用。林琳在野狼手里。”萧风虽然恼怒天门的人太差劲,但对于兄弟,却没什么埋怨。

    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声音再次响起:“对不起,风哥。”

    “呵呵,放心吧,没事的。”说这话的时候,萧风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还是安慰着火天。

    “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林琳出了什么事情,你千万不要冲动。”火天有些担心的说道。

    萧风的心猛地一跳,双眼杀机暴涨:“如果林琳真的有事,那我不介意血洗整个南城!”

    火天叹口气:“风哥,小心。”他知道,萧风做了决定的事情,没有谁能够改变。

    “嗯,我知道了。你们睡觉去吧。先挂了。”萧风挂断电话,看了眼时间,已经是三点五十三分。

    萧风装起手机,关上门,开车离开了别墅。他的目标,是市中心的基督教堂。

    凌晨下半夜,九泉的路上,已经少有车辆出行。萧风踩着油门,时速达到三百,穿梭在大马路上。

    十分钟左右的路程,法拉利咆哮着,停在基督教堂前。萧风坐在车上,扫了眼教堂,冷笑着,野狼,今天就算是上帝,也拯救不了你!

    打开车门,点上一支烟,静静的吸着。地上略显消瘦的影子,被月光拉的很长。当最后一口烟吸完,屈指间,烟头化作火星,飞了出去。

    看了眼时间,四点三十八分。右手按在教堂大门上,厚重的大门发出咯吱的响声,有些古老。

    萧风随意的走进教堂中,目光打量着。这座教堂,四年前他曾经来过。当然,他不是来做礼拜的,而是过来把妞。

    刚一进入教堂,萧风就察觉到,不下十道目光,射在自己身上。甚至,还有轻微子弹上膛的声音。

    萧风站在教堂中央位置,在空旷大教堂的衬托下,他显得格外的渺小。“野狼,我来了!”冰冷的声音,陡然如浪般徘徊在整个教堂。

    “咚~”教堂的钟声响起。

    萧风知道,四点半到了!

    古老的钟声,咚咚的响着。

    十几个黑西装男,自教堂二楼走了下来。手上拎着的是清一色马刀,闪动着寒光。

    萧风看都不看这些黑西装男,目光死死盯着二楼:“野狼,出来吧!”

    “哈哈,萧风,对付你还用老大出手吗?”黑子从阴影处走了出来,用枪指着萧风狂笑道。

    萧风眉头皱了起来:“野狼连见我都不敢吗?林琳呢?”

    “林琳?呵呵,那小丫头自然有帮里的兄弟伺候着。”黑子满脸淫.笑,刺激着萧风。

    “找死!”萧风气势陡然一变,滔天杀气弥漫在整个教堂。

    十几个西装男感受到这股杀气,身体不由自主后退两步,互相看看,暗道好强的气势。不过,他们也是专门干这一行的,这点气势吓不退他们。

    “麻痹的,哥几个,给我砍了这小崽子。”当头一个络腮胡子,操着一口东北腔,马刀指着萧风,下了命令。

    萧风目光始终没有看他们,而是死盯着楼上的黑子。“黑子,如果林琳真的出了事,我杀你全家!”话落,萧风的身体猛地弓起,随即脚下用力,消失在了原地。

    黑子大惊失色,甚至忘了手中有枪,掉头就准备跑。可是身体还未来得及动,一股大力轰击而至,身体直接飞起,向着一楼落去。

    “完了!”黑子心里尽是恐惧,张嘴就准备大叫。下一秒,他更加惊恐的发现,萧风竟然如影随形,跟着他从二楼上跳了下来。

    萧风脸上的狞笑,让黑子的身体颤抖着,脱口喊道:“林琳没事,我骗你的!”但是,已经晚了。

    萧风又是一拳重击,砸在黑子肚子上。这一拳下去,昨晚的宵夜混合着血液,吐了出来。

    黑子身体刚砸在地上,一只脚就踩在其胸膛上。“林琳到底怎么样了!”萧风脚下渐渐用力,肋骨隐隐传出爆裂的声响。

    黑子脸色惨白,忙摇头:“她没事,没事啊!”

    听到林琳没事,萧风暗松了口气,弯腰抓起黑子脖领:“那她人呢?”

    “在总部。”黑子哪里敢撒谎,忙叫道。

    萧风看着黑子,冷笑着:“在这杀不了野狼,那就先杀了你这条黑狗!”说完,抓起黑子的身体,向着扑上来的西装男砸去,俨然把黑子当成了武器。

    因为黑子的缘故,西装男们束手束脚,根本不敢下刀,心里大叫郁闷。“麻痹的,有本事放下他,看老子活劈了你。”地地道道的东北腔,再次传了出来。

    “好,那你们试试。”萧风双手将黑子举过头顶,随之向下猛地掼去,同时膝盖弓起,对着黑子的腰重重顶撞了上去。‘咔吧’,黑子惨叫着,身体略显夸张的变成n字型。

    萧风知道自己的力道,准确度把握的也很好,这一击之下,黑子的腰椎完全断掉。他死不了,但将是一辈子瘫痪了。

    出手废了黑子,随手扔了出去,晃了晃脖子,对着十几个西装男勾了勾手指:“你们一起上,我还赶时间。”

    萧风说的是实话,他确实赶时间。杀了这些人,他还要去野狼帮总部救林琳呢。

    十几个西装男见萧风这么轻视他们,怒叫着,拎着马刀冲了上来。

    “警察!举起手来!”忽然,教堂的大门被撞开,十几个真枪实弹的警察冲了进来。同时,二楼上也涌现出大批的警察,枪口对着萧风等人。

    萧风一愣,这他妈怎么有警察?可是当他看到西装男们脸上笑容时,目光一缩,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

    “妈的,野狼,原来你他妈玩得是这手!”萧风摸出手机,立刻拨打了火天的号码:“阿天,林琳在野狼帮总部,你们带人去救她。记住,我不想看到林琳出事!我这边遇到了点麻烦事,先挂了。”